曲滔一開始打的主意,就是自己親手了結這兩人。

「什麼?」

老者稍稍一怔,趕忙往後退去,與曲滔拉開丈許距離,神色警惕。

超級萬能搖一搖 總裁的甜心特助 「老人家為何這麼緊張?」

曲滔調笑一句后再度上前,來到漢子身旁,見他已經死透,這才滿意下來。

他餘光一直注意著老者那邊,看他只是戒備著自己,也懶得多跟他廢話。

視線中那漢子身上果然如他所料,泛起了絲絲縷縷的白光,緩緩飄起,在其身上匯聚凝結成一張白色卡片。

卡片一面是人形素描,另一面有字。

施施然的將白卡撈在手裡,這動作放在老者眼力,就是只看到他在漢子身上虛撈了一把,彷彿是把什麼東西給拿捏住了。

「骨密度(永久性)+1.9。」

曲滔神色一喜,雖然是頭一次見到這種屬性,但也能明白,這肯定是對應鍛骨階的,而且還是永久性增加的屬性。

「果然,還是殺人越貨最有前途。」曲滔嘀咕一聲。

那老者神色不定,看他這般動作,卻不明白他在做什麼。

卡片只有曲滔自己能看見,在旁人眼中,這種習根本不存在。

「逃!」

此時老者只有這一個念頭,見曲滔似乎注意里並不在自己身上,沒帶半分猶豫的轉身就逃。

他被漢子之前那一擊直接打斷數根肋骨,內腑都有損傷,這不是小傷,在這危機滿地的深山之中,帶著這樣的傷體,都不一定能安然逃脫。

更不提還有曲滔在一旁虎視眈眈。

這老者就像是毒蛇一樣,見機不對,轉身便逃。

看他快速離去的背影,曲滔卻是笑了,好整以暇地在漢子懷裡摸了摸,運氣好,還真讓他給摸出兩枚金錠。

又是二十個大錢入賬。

他估摸著再來幾個這樣不開眼的人,說不準三百個大錢都能湊夠了。

看了眼老者離去的方向,他起身輕笑,而後大步獨行追了上去,幾個跨步之後速度驟然加快,遠視能力之下,那老者根本無所遁形。

老者捂著胸口,在懷裡摸索一陣,掏出個瓷瓶,從裡面倒出一粒藥丸吞服下去,還回頭看了一眼。

發現曲滔並沒跟上來,稍稍鬆了口氣。

「一定要回去將這消息稟告家主,這小子有點邪性。」

他強提氣血,抑制住胸口的淤悶,喘息幾下后又加快了步子。

「老人家這是要去哪?」

耳邊傳來曲滔的詢問,聲音很輕,老者卻能感覺離他很近,頓時寒毛乍起,想都不想的將手中鞭子朝一側擊去。

鞭子如蛇,捲曲兩圈,激起重重鞭影,嗚嗚作響。

「啪!」

長鞭打在粗木上,瞬時就是一到深深地鞭痕。

放眼看去,身側哪有半個人影。

「老人家,莫動怒,容易傷身。」

曲滔的聲音又從另一側傳來,帶著調笑,彷彿是在貓捉老鼠般逗弄著他。

「啊!」

老者莫名有些膽寒,以他的能力,此時居然摸不著人影,這其中固然有受傷的緣故,但更多的則是曲滔身法了的。

他就像是一隻狸貓般,形同鬼魅,在他身後與身側躍動,在粗木上借力,只帶起些許風聲。

「咻!」

長鞭再次捲起勁風,這一次打在了身子的另一側,結果依舊,沒有見到半點人影。

如此這般數次,每一次都是老者聽到了聲音,應聲擊出之後,卻是根本摸不到人,曲滔有超乎常人的敏捷,讓他的長鞭一再落空。

「哎呀呀,差點打中我了,再快些。」

這一次聲音來自頭頂。

老者眥睚欲裂,心中恨意熊熊,都一次被一個凝練肌肉的小輩這般戲弄,讓他邪火噌噌的往上冒。

「啊!小子,你找死!」

他很怒,當即停下腳步,也不管傷勢,內氣涌動間,渾身勁氣鼓盪。長鞭被他舞的密不透風,彷彿涌浪一般,一層疊著一層,一道推著一道。

四周的粗木上,瞬間被打出斑駁鞭痕,劈啪作響,片刻就已是煙塵四散,籠罩丈許範圍。

他已失了分寸。

曲滔蹲在一根樹杈上,手中有一塊石子,拋了拋,而後咻地一下如箭矢般被擲出。

「啪!」

破空聲被老者聽到,鞭影一轉,石塊應聲碎裂,而後長鞭一個抖動,似毒蛇探頭,急速朝他這邊襲來。

「嚯,老人家你這聽聲辯位的功夫不錯啊。」

他剛忙躍起到另一根樹杈上,而那鞭影上則是透著微光,直接擊在他先前立足之處,人腰粗的枝杈都被打的斷裂。

老者畢竟是鍛骨階的武者,隨是受了傷,但依舊捕捉了到些許動靜,在他落下的一瞬間,鞭影就在空中詭異的拐彎,向他身上纏去。

曲滔持刀,手腕翻轉,刀光乍現,剛好砍在長鞭七寸之處。

「當!」

手上動作一頓,微微發麻。

心下瞭然,這鞭頭的一擊,居然蘊有千斤,著實不凡。

更詭異的是,那老者的長鞭上,有一股詭異力道順著刀身導入胳膊,瞬間手腕就是一軟。

「好手段。」

他輕笑,也不再去逗弄他,身子在半空一扭,繞過長鞭舞動的軌跡,落下時還用刀刃在長鞭上磕了一下,頓時讓鞭影去勢一頓。

長鞭收回,老者凝神而立。

「老人家,不打算跑了嗎?」

曲滔站定,兩人相隔丈許。

「小子,你也好手段。」

老者直覺胸口火辣辣的疼,胸中更是憋悶難耐,喉間有血欲要噴出,卻被他強忍了下去。

剛才不計後果的動用內氣,讓他無法壓制傷勢與自身內氣的躁動,此時戰力只剩三分。

曲滔對他一笑,很暢快,眼神卻是讓老者如同刺芒在背。

「唰!」

曲滔動了,沒再跟老者玩兒躲藏的遊戲,直接從正面飛撲而來。

老者來不及多想,只能強忍胸口的疼痛,提氣而動,長鞭飛舞,在半空幾次扭曲,滑過詭異的弧度,落點剛好是曲滔的頭顱。

側頭,頓步,矮身。

手中刀一揚,渾身巨力毫無保留。

就見寒光乍現,銀灰凜冽。

長鞭上密布的內氣瞬間被這巨力衝散,那鞭影無法維持軌跡,一頭被遠遠拋出。

「什麼?」

老者面色劇變,只覺手中長鞭自尖端傳來一股力,彷彿是有人在拉扯一般。

還未等他反應過來,就見眼前一黑,卻是曲滔在這瞬間錯步而過,身子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

就見其單手高舉,柴刀的刃口上閃爍著寒芒。

「給我死!」

曲滔身軀繃緊,如大龍擰身,柴刀夾雜著巨力瞬劈而下。

老者驚愕,不可置信。

「嗤!」

如切敗革。

自左肩起,一直斬到右邊肋下。

曲滔與其錯身而過,老者呆立,垂頭看了一眼胸口。

那裡有一個幾乎要將要一分為二的恐怖傷口,大捧鮮血灑落,心臟被斬開,生機頓逝。

老者到底,口中模糊的吐出幾個音節,致死都不敢相信,曲滔居然能將他瞬殺。

這還是曲滔最後將柴刀往回收了一點,不然就放在那一下,絕對能將其斬為兩節。

他沒那樣做,是因為留著這人屍體還有用處。

老者身上也有白光凝現,逐漸彙集在一起,化成一張白卡,在其身上靜靜懸浮。

(求收藏,求推薦,求打賞!黃山現在啥都缺!) 「又有卡片爆出來了。」

曲滔一喜,上前查看。

白卡一面依舊是人形素描,另一面的字跡清晰可辨。

「聽風(4h)+2.6。」

看到這個屬性,他稍稍一愣,念頭一轉就差不多理解了,這應該是跟強化耳力有關的屬性,就如之前的遠視一樣,一個強化目力,一個強化耳力。

可惜,與遠視相同,此屬性也是有時限的。

「到目前為止,四個人身上都爆了卡片,這種爆率可比一些螢蟲小獸強太多了,而且也都是白卡,這莫非是因為人是萬物之靈的關係?」

將白卡直接拍在身上,頓時一道暖流入體,在身軀中涌動一圈,最後彙集在了耳蝸之中。

那裡痒痒的,耳朵里還有點細微的響動,彷彿整個耳朵都在經受某種改造似的。

這麼久以來,他摸清了一個規律,就是類似這種半技能的限時屬性,可以隨心使用。一個念頭能力就能出現,並且在不需要使用的時候,一個念頭便能停止。

而非「氣力」那種基礎限時屬性,只要使用就無法停止,只能等時間流逝,最終失效。

這聽風屬性卡,雖然不是永久屬性,但怎麼也強於基礎限時屬性卡了。

到目前為止,看來所有爆出來的卡,大多都與載體本身的能力有關。就像是第一次爆出的迅捷屬性白卡,就是在一頭青狼身上獲得。

狼善撲食,速度自然迅捷。

又者,剛才那漢子身上獲得的骨密度屬性,很顯然對應其鍛骨階武者的階段。

而這個老者身上的爆出來的聽風屬性,那自然是其聽聲辯位的這一手功夫了。

不過凡事總有例外,他那張迅捷+200%的限時屬性卡,就是在一隻螢蟲身上爆出來的,這就是純粹的運氣了。

耳邊起了變化。

聲音由遠及近,比以往更加鮮活、動聽,彷彿身旁的一切都活了過來。

風兒吹動枝葉的聲音,枯葉下蟻蟲攀爬的聲音,還有密林深處走獸細微的活動聲,此時都能聽到。

隨著聲音傳來,曲滔此時覺得自己能輕易分辨出音源的位置,而且還很精準。

難怪這王家老者一手長鞭的功夫這般嫻熟,這聽聲辯位的能力也著實不凡。

念頭一動,將聽風散去,聽見再度恢復正常,這種能力與那遠視一樣,都能是關鍵時刻應急所用,興許危急之時,還能起到翻盤的作用。

長鞭就在老者身側,曲滔將其捲起,發現這鞭子長約一丈,其色暗淡無光,只有拇指粗細,但上面卻密布細鱗,如同活物。

再將鞭頭拿起一看,居然是一細長的三角蛇頭,蛇吻緊閉,上下顎融成了一體。

「好手段,好寶貝!」

曲滔讚歎,拿著長鞭有些愛不釋手。

這當真算得上是寶貝了,要知道方才以柴刀的鋒銳,加之他的巨力,居然都沒有將其斬斷,甚至連傷痕都沒留下。

足以說明此物不凡。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