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知道的。”

紫君和默兒也不知道是什麼事情,她們只是知道要按照命令執行就行。

“孃親,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赤炎不死心地問道。

“我都說了,這事你不要問,只管先把傷勢養好再說。”

赫連昭(zhao)有些怒氣責怪着她的兒子,這讓赤炎頓時語塞,不敢再作聲,他也知道即使是知道了,也幫不上什麼忙的。

倒不如先儘快把傷勢養好的是,他們四人或許也就他受的傷輕些,恢復應該比其他人快些,有了身體上的資本,纔是有了保護的能力。

見赤炎不再問了,赫連昭(zhao)說道,

“好好在房間內躺着,不要強忍着出來,這樣對我們更是不利,知道嗎?”

“我知道輕重,孃親。”

赤炎回答道。

“嗯。”

赫連昭(zhao)輕聲嗯了一下,便是離開房間出去了。 第六十九回 遲來圍觀

大唐國,皇宮城內,鳳荑宮。

這是皇上李同最寵愛的一個皇妃,名叫“採葑(feng)”,今正是風華絕代的時候,皇上當然好這口了。

從半夜的一聲驚叫,把皇上李同驚醒後,李同也是從密探那裏知道了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了。

密探上說:

是文家的文明遠又是和那個殺手組織交涉,讓對方再進行一次刺殺,便是在昨日的那個“秋稷大典”時候出手。

雖然細節並不是如李同所想的,但是結果卻是如他所料這般。

從這點上看,皇室李家不僅在文家有間諜,就是其他的幾個家族裏也是有的,當然了赤家是再說難免的。

不過幸好是赤豹做了充足的安排,幸好赤家的赤衛算是忠誠,不然赤削的一些事情也是會落到皇室李家之手中的。

“是做還是不做呢!?”

李同心裏糾結,若是此刻自己下令立即拿下赤家,那麼絕對是不費一兵一卒的,而且是相當的簡單。

如今赤家被文家二次暗算,花費重金聘請“夜閣”的人,來刺殺赤天的孫子——赤削,第一次沒有得逞,赤家又是把赤削找了回來。

而這一次,確實比上一次有個更好的機會,那就是赤家的幾員大將,除了還在對崖州的赤虎外,其餘的赤禾,赤豹及其赤家之人,全都在這裏。

那麼這一次一定是可以輕而易舉地便是可以把赤家滅殺完的,那赤虎根本的就沒有威脅。

李同知道,這一次是個良好的機會,以前的那次失敗了,只是沒有想到的赤家之人這麼的勇猛和好戰,統兵能力也是很強的。

“小軍神”——赤炎,老將軍——赤天,可謂是寶刀未老。

可是下一代的這個,被自己賜封爲“小將軍”和“紫霄公子”的赤削,可是有些不能夠達到他們父輩的那個能力了。

想來最近七、八年,大陸不會是太亂的,而他們赤家想要發展起來是有這個可能,但是不會很大。

一是因爲赤家受皇室李家制約着,二是那對崖州是連接大唐國、大金國和大衛國,的確是一個重要的州城。

若是亂的話,肯定是第一個被羣攻的,而且戰事非常慘烈。

如果留下他們赤家,到了天下打亂的時候,讓赤家衝鋒當個炮灰,想來是一件不錯的事情,也是省了自己的麻煩。

是的,的確是個好好主意,而且那個時候的赤家,還是逃不出皇室李家的手掌心,任由李家指使着,上陣殺敵!

“對,那就再留下這赤家!”

李同前前後後地把赤家的一切情況都是分析的一個透徹,得出的結果就是赤家只能被李家差遣,逃不出手掌心,即使是想稱王,也僅是自己李家手底下的一員大將而已,而且還是猛將的那種。

“的確是一個不錯的決定!”

可惜的是,就是他李同的這個想法,徹底的葬送了李家,卻成全了整個天下。

就是這一個現在處處被動的赤家,卻是在將來的時間裏,攪的風雲而變,亂戰天下,最終合天下歸一。

想來這也有李同的功勞的,只是那個時候的他,已經不可能看到了,他一經告別了這個世界。

“皇上,怎麼了?!”

採葑被震醒的李同一系列聚精會神地想問題的樣子給驚醒了,看着李同獨自發笑,她也是好奇地出聲問道,

“是不是昨天的‘秋稷大典’勞累的?”

李同嘿嘿一笑,伸出他的淫爪,在採葑的嫣紅的葡萄上輕輕捏了捏,捏的採葑發出誘人的叫聲來,讓得李同心裏癢癢的。

“沒事,我怎麼會累呢,就是再和愛妃大戰三百回合,也不會累的。”

“討厭……”

採葑柔柔的嗲聲,實在是太誘人了,於是這李同受不了,直接的翻身上馬,又是雙方交戰三百回合來。

一夜春×情,翻雲覆雨!

天漸漸亮了起來,李同起身,出了寢殿,便是吩咐手下,集結軍隊,立即包圍赤家,捉拿兇手。

這次李同沒有親自去,當然了也沒有那個必要,只是派遣了一個城防衛隊,簡稱城衛,還是由李家之人統領。

此人叫李屈,年紀和赤炎相當,修爲比赤炎低了兩個等級,纔是六坎凝玄境的修爲。

他接到皇上李同的指令,說有刺客在長平城的大將軍府公然行刺赤家之人,受皇上之名,前來捉拿兇手。

……

赫連昭(zhao)現在已經來到大將軍府門前,身旁只跟着赤幡,這個赤衛中唯一的一個上了年紀的人。

由李屈帶領的長平城城衛,此刻是近在咫尺之間。

李屈在戰馬上一個揮手,頓時整個城衛立即身停下來,嚴陣以待。

他跳下馬鞍來,快步走到赫連昭(zhao)身前,躬身行禮,說道,

“老夫人,有禮。”

雖然李屈是皇室之人,但是他的官籍只是一個小小的城衛而已,更何況輩分還小,給赫連昭(zhao)使禮,那是應當的。

赫連昭(zhao)點頭,然後道,

“不知李將軍清早前來我赤家,有何事?”

“稟告老夫人,聽聞有賊小之人,公然來大唐國都城行刺將軍府,我受皇上之名前來助陣,爲了捉拿兇手。”

在李同的授意之下,李屈如是說道,當然了對於昨夜的那一場大戰,他也是隱約知道,只是沒有上面的命令,他也不敢擅自行動的。

“那有勞李將軍了。”

赫連昭(zhao)語氣平靜地迴應道,但是內心卻是翻江倒海一般。

皇室李家前來助陣,看來是好的,但是不知道是否是別有用心的。

她也知道此刻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於是赫連昭(zhao)又是說道,

“兇手已經伏誅,想來李將軍要空跑一趟了。”

“真的?”

武俠之無限抽卡

“赤家果然是英勇之人,竟然可以聯手殺了入坎境的高手!”

“不過是僥倖而已,不過我們代價很重,如今我夫君都重傷在身。”

赫連昭(zhao)沒有表現出驚訝和吃驚來,對與這李屈知道昨夜來人的修爲是入坎境的,這裏面可是說明了太多的問題,不過她沉的住氣。

李屈轉身,大聲對這城衛道,

“原地待命!”

“是!”

總裁强情寵愛

安排好他身後的城衛之後,李屈躬身說道,

“老夫人,我想看一下赤老將軍的傷勢,不知是否可以?”

赫連昭(zhao)聽後,立即作出決定,說道,

“當然可以,請進!”

這個時候,赫連昭(zhao)不可能拒絕,這裏是大唐國的都城長平城,不是他們的封地對崖州。

赫連昭(zhao)也是在賭,希望皇室李家看在赤家幾代忠心的份上,能夠給個機會,不要趕盡殺絕。

不是赫連昭(zhao)乞求,而是她也知道,赤家是在大唐國裏唯一的一個異性將軍,不知道有多少次皇室都是想要撤掉他們赤家,可是還是李家的一位老祖出面,纔是免於危機。

之後她從赤天那裏知道,那李家的老祖便是和赤天的爺爺輩的人有過交情,所以纔是免於一場危機。

若是不讓李屈進來看看,那麼他那裏便是不好向李同交代,說不定看了一下,比不看更好的,希望如此。

若是讓看,便是讓實情不再掩藏了,說不定還會有殺身之禍,但沒有別的選擇了。

李屈在赫連昭(zhao)的陪同下,進入到了大將軍府,赫連昭(zhao)帶他來到昨夜大戰的地方,那就在赤削的房間之外。


只見原本的觀賞植被,還有一些裝點門外的花草樹木都是混亂不堪地折斷在地上,這些東西赤衛的人還沒有來得及打掃的。

李屈看着這,不禁唏噓,果然是真的,就是不知道昨夜的大戰如何的精彩,只是可惜錯過了。

赤家沒有入坎境的高手,憑藉着赤天幾人的破凡境的人,竟然可以殺了入坎境的高手,想來是赤天的戰訣不一般呀。

聽說是“焰燼天下”,呵呵,真是很令人好奇。

“老夫人,不知道那兇手何在!?”

“兇手已經被下人擡走了,不知道李將軍是否想要看看?”

“好,那就看看是何方神聖!?”

“來人,把兇手擡來讓李將軍過目一番!”


赫連昭(zhao)揮手吩咐幾個赤衛,於是不到幾分鐘,那兇手便是已經帶到李屈的面前。


“不知李將軍有什麼看法!?”

赫連昭(zhao)看着正在看着兇手面容的李屈,出聲問道。

“這人陌生,倒不像是我們這邊的人,只是不知道兇手是誰派來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