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雖然說惡鬼也是魂,但那些惡鬼就連地府都懶得去管了,所以自然不會算在因果關係內了,如果真的找到了,劉致澤也就可以幫助劉詩語了。

“真的嗎?”劉詩語聞言,心頭立刻一喜,如果真的按照劉致澤的說法,那自己完全可以去找個惡鬼啊,那樣一來的話,自己以後死了也就不會去地獄受苦了。

不過剛剛激動了一會,劉詩語就低下了頭,要想找到一個與自己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出聲的女孩哪有那麼容易啊,這大千世界千千萬萬的人,簡直就是海底撈針啊。

“劉致澤,你有什麼辦法嗎?”瑤姐開口問道。

“有,不過你得答應和澤哥去約會。”劉致澤笑了笑說道,哪怕你就算是劉詩語的護身符又怎麼樣?澤哥就是對你有興趣,就算是護身符,澤哥也能給你戳出兩個洞來不可。

臥槽!!聽見劉致澤的話,瑤姐和劉詩語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了起來,這劉致澤還真特麼的不是個人啊,竟然連一個護身符都有興趣。

見到兩女的臉色,劉致澤尷尬的笑了笑,繼續開口道“額,開玩笑的吶,不過劉詩語,當初你說好要讓我摸的,如今是不是該實現你的承諾了?”劉致澤雙眼停留在劉詩語那鼓鼓的雙峯上。

劉詩語一愣,回想當初,自己好像的確是答應過劉致澤的樣子,可是面對一個男的這種要求,劉詩語就算是不想害羞都不行,一眨眼間,她的臉色就緋紅了。

“劉……劉致澤,我說的是你把我治好了以後。”劉詩語羞澀的說道,她那整張臉都變得緋紅,就像是被開水燙過了似得。

“澤哥可不是個吃虧的主,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澤哥也不能多說什麼了,等找到了這樣的惡鬼,你大可來找澤哥,澤哥會履行承諾幫助你,但同樣希望你不要騙澤哥喔。”

劉致澤笑了笑,說完就直接站了起來,向着門口走去了,在他打開房門的時候,還忍不住偷偷的瞄了一眼瑤姐,那小臉蛋和身材,真特麼是沒話說啊。

離開了劉詩語住的地方,劉致澤直接向着酒店外走去了,他對劉詩語說的已經是最大的極限了,其實要劉致澤找人,他也能找,不要忘了,他可是修道界最強大的術士,更是精通奇門遁甲術。

只是如果利用奇門遁甲術去找人的話,會有傷天和的,劉致澤可不會爲了劉詩語去傷害自己的身體,那多划不來啊。

站在酒店門口,劉致澤攔了一輛出租車上了車後,他才發現,在副駕駛的位置上還坐着一個妹紙,看到那妹紙,劉致澤忍不住誹謗起了這司機,明明都有人,你停個毛的車啊。

“師傅,你幹嘛呢?這不是有人坐車嗎?你跟着瞎胡鬧什麼?”說完,劉致澤就直接下車了。

只是當劉致澤下車後,那出租車卻是一直沒有離開,劉致澤一愣,低頭看去,就看見那出租車司機正一臉懵逼的看向了自己,訕笑一聲,道“小兄弟,你在說什麼?我車內哪有人啊?”

劉致澤一怔,看向了副駕駛室的位置,那明明就有個妹紙在坐車,難不成這司機是睜眼瞎啊?

然而,就在這時,那妹紙緩緩的轉過頭來看向了劉致澤,差點沒有嚇死劉致澤。

就見那妹紙臉部蒼白,雙眼更是跟個熊貓似得,黑漆漆的,最重要的是,這個妹紙的臉部浮腫,就像是被水浸泡了很多天似得。

劉致澤這才明白,感情這位妹紙是個鬼啊,難怪這個司機看不見。

那女鬼看了劉致澤一眼,然後又呆呆的轉過了頭去,就像是什麼都沒有看到似得,這倒是讓劉致澤有些疑惑了,這女鬼坐車是幾個意思?難不成是想害這個司機嗎?

“小兄弟,你到底要不要坐車啊,不要的話,我可就走了。”那司機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要。”劉致澤說完,再次上了車,他就這麼靜靜的看着那個女鬼,就當作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似得。

“小兄弟,你要去哪?”司機開口問道。

“你要去哪?”劉致澤看着那個女鬼問道。

“去這裏。”那女鬼說完,就直接遞出了一張紙條給劉致澤,劉致澤緩緩的伸出了手接了過來。

這一幕都被那司機看在眼裏的,那司機倒是很奇怪,爲什麼這個少年怪里怪氣的,還有,他剛剛在和誰說話呢?想到這裏,司機看了一眼右側的副駕駛位置,但是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哦,師傅,去大明湖。”劉致澤看了看那張紙後開口說道。

“什麼?”那司機身體一顫,有些害怕的看向了劉致澤,道“小兄弟,你要去那裏幹嘛?”

“怎麼了?難道那裏不能去嗎?”劉致澤好奇的問道。

那司機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人,這纔開口道“那裏前幾天纔剛死了一個人,據說已經變成了鬼,現在在那邊四處遊蕩,小兄弟,你真的要去嗎?”

劉致澤笑了笑,估計這個司機說的就是他身旁的那個妹紙了,在那司機說完話的時候,那妹紙還微微轉頭看了這個司機一眼。

就聽劉致澤,道“沒事,師傅,你儘管開就是了,我別的本事沒有,但還是有點抓鬼的本事,在行業內,別人更是賞臉叫我一聲抓鬼小王爺。” “不行,我不去,小兄弟,你還是找別人吧。”司機搖了搖頭,現在據說大明湖那邊鬧鬼鬧的嚴重的很,他可不想去送死,當即就想要趕走劉致澤。

“師傅,你或許不知道,那鬼現在已經在你車上了吧。”劉致澤笑了笑說道。

“你少胡說八道了,趕緊下車,我還要趕着回家。”司機聽見劉致澤這麼說就更加的不爽了,這不是在詛咒自己嗎?要不是自己脾氣好,早就打死這小子了。

“你不信啊?那澤哥就讓你見見鬼。”劉致澤微微一笑,右手一伸一握,奇門遁甲被開啓了,哪怕是這個普通人,在這一刻也是能夠看到一些平時看不到的東西了。

“見鬼?小子,你再不下車,你信不信我讓你變鬼?”司機不耐煩的說道,這小子實在是有些過分,自己都快忍不住要打他了。

劉致澤聳了聳肩,一臉的無所謂之色,道“諾,你自己看看你右邊。”

“看你個頭啊,趕緊滾,你聽到了沒有?”司機怒喝道,說着,微微撇了一下頭,他正打算繼續罵劉致澤,忽然,那眼角的餘光看到了副駕駛位置上的妹紙。

他一愣,再次轉過頭去,而此刻那女鬼也微微的轉過了頭來,看向了他,兩人四目相對,忽然,車內響起了一道淒厲的大叫聲,一時間,整個車子都跟着晃動了起來。

這個女生不就是自己看新聞上面報道淹死在大明湖的女生嗎?想到這裏,他更加的驚恐了,想解開車子的安全帶,但是無論他怎麼解都解不開,這讓他更是欲哭無淚了。

“師傅,我不打算害你,你把我們送到大明湖就好了。”那女鬼幽幽的說道,聲音顫抖着,讓人一聽就無比的陰森恐怖。

“不……不要,我要下車,讓我下車。”司機尖叫着,他拒絕送着兩個不正常的去大明湖,但是不管他怎麼弄,都解不開那安全帶。

劉致澤也是很無語了,在經過他的數十分鐘講解下,那司機總算是平靜了下來,不過身體卻是不停的顫抖着,看來他依然很害怕。

不過,也總算是說服了這司機,讓他送自己和那女鬼去大明湖了,雖然路途有些坎坷,整個車子都是顫抖着的,還時不時的熄火,但也總比走路來的好。

“孫乾,如果我把她收了,算不算在開啓心塔之內的鬼魂上?”劉致澤看着那坐在副駕駛室的女鬼問道。

這女鬼是主動來找自己的,而不是自己以前碰上的那些惡鬼,所以劉致澤也慎重一些,問清楚比較好。

“主公,此鬼身上沒有陰氣,沒有怨念,證明她命不該絕,如果你把她收了,你會有損陰德的。”孫乾很老實的回答道。

臥槽!!真特麼是嗶了狗啊,這樣子也行啊?不過劉致澤倒是很好奇,爲什麼這女鬼命不該絕,卻是魂魄離體了。

“主公,相反的,如果你能夠幫助她還陽,你的陰德就會增加的。”孫乾繼續開口說道。

“哦?還有這種事情啊。”劉致澤驚訝的看着女鬼,開口道“喂,妹紙,你是怎麼死的?”

“我還沒死。”女鬼幽幽的撇了劉致澤一眼,那浮腫的臉龐分分鐘齣戲,就聽她繼續道“前天有鬼差來了,說是我命不該絕,若我想繼續活下去,就讓我兩天後到XX酒店門口等你,果然,那個鬼差沒有騙我,讓我等到你了。”

“鬼差?”劉致澤的眉頭一挑,這特麼是哪個吃飽了撐的鬼差啊,無緣無故的把澤哥牽扯進去幹嘛?而且連自己將要出現的位置都特麼被算到了,這個鬼差是神仙吧?

“你死幾天了?”劉致澤繼續問道。

“三天。”女鬼回道。

我曰!!你特麼都死三天了,那還活個毛線啊?這特麼的要怎麼活下去啊?還有那個鬼差到底是誰啊?這麼無聊的坑澤哥。

聽着劉致澤於那女鬼的交談,一旁開車的司機都已經被嚇得小便失禁了,他顫抖着看着頭頂的鏡子,就見劉致澤一臉淡然的坐在位置上,一點都不害怕自己身旁的女鬼。

當即開口道“小……小兄弟,你到底是什麼人啊?”

“澤哥是抓鬼小王爺,剛剛就和你說了。”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我靠!!抓鬼小王爺。

司機真的想要噴血了,之前自己還不信,但是現在就算他不信也已經來不及了,因爲現在這個少年已經讓自己見到這恐怖的鬼魂了。

“小……小兄弟,你那有賣符的嗎?我……我想買兩張,免得以後再次碰上這個。”司機有些害怕的撇了一眼副駕駛位置的女鬼說道,要是再讓自己碰上這麼一次事情,到時候自己估計會被直接嚇死去了。

這次還好有劉致澤在,並且給自己做了開導,要是下次劉致澤沒在車上,那自己去找誰啊。

“有哇,三百塊錢一張,你要嗎?”劉致澤嘿嘿的笑道,只要有錢,什麼都好說。

“好……好的,那你給我來兩張吧。”司機弱弱的掏出了錢包遞給了劉致澤,繼續道“你自己拿錢。”

劉致澤點了點頭,二話沒說,直接就從心塔內取出了兩張符還有司機的錢包遞給了他,這符咒可都是諸葛亮留下的,要是拿出去拍賣的話,估計幾十萬幾百萬都有人買。

只是劉致澤也信那個相逢就是緣,既然這個司機給自己和這個女鬼牽線了,那就便宜這個司機了,反正心塔內還有一層樓的符咒,想要多少就要多少。

司機拿到了符咒和錢包,這才放心了下來,他害怕的看着一旁的女鬼,要是女鬼有動靜的話,估計他就會直接甩出符咒對付她了。

只是讓他失望了,女鬼除了與劉致澤答話以外,就沒有多說過半句話了,一直到了所謂的大明湖把劉致澤和那女鬼送走後,他才猛踩油門直接飆着離開了。

看着那飆出去的車子,劉致澤無奈的笑了笑,至於這麼害怕嗎?

只是劉致澤不知道,對於他來說,妖魔鬼怪什麼的自然不害怕了,但是對於普通人來說,那他們就算不害怕都不行了。

劉致澤看向了四周,這所謂的大明湖,是一個在大山中的水庫,因爲在旁邊有着避暑山莊而聞名,此刻劉致澤和那女鬼站在大明湖邊上看着一片平靜的大明湖,一人一鬼都沒有說話。 “我就是在這裏跌落下水的,我家人至今還沒有找到我的屍身。”女鬼指了指眼前的清澈水庫開口說道,她的聲音有些傷心,畢竟這是她的死亡之地。

劉致澤看着面前平靜的水庫嘆息一聲,這人吶,就是這樣,總是會經歷各種各樣的事情,有人踩個石頭都能被摔死,有人走個馬路都能被撞死,而這位妹紙就更可憐了,好端端的走在水庫邊上,卻是直接掉了下去。

之前這位妹紙也向劉致澤說明了事情發生的一切,這妹紙叫王彤,原本這次是和家人一起來避暑山莊玩的,可是卻沒想到在三天前她發生了意外,直接掉進了水庫。

還沒等人來救援,她就已經被淹死了,甚至連屍體都找不到,而她的家人們與警方打撈了足足三天也沒有撈到王彤的屍體,也就沒有留在這裏了,反而是回去辦後事了。

不得不說,劉致澤需要爲王彤默哀五秒鐘,這種神奇的操作也特麼能出現,你走路爲什麼也會掉落到水庫被淹死?這是劉致澤很想問的,但是卻又怕提起王彤的傷心事,所以也就懶得問了。

其實這件事情,劉致澤有很多的疑問,就是那個出現的鬼差,爲什麼會讓王彤來找自己幫忙,而且王彤既然命不該絕那就不應該會死亡,但是現在在她身旁的的確是王彤的鬼魂。

劉致澤轉頭看向了王彤,那蒼白浮腫的臉龐顯得她有些醜,不過王彤的五官還是挺好的,如果不是因爲蒼白浮腫的話,王彤估計長的也不錯。

當然了,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劉致澤並不會游泳,而且就算是游泳了,他的法術在水裏面也是無用的。

這就要說道諸葛亮了,諸葛亮的手札裏面記載過,法術不能碰到水,否則的話,就會大大的折扣,對此,劉致澤就算是有心幫助王彤也沒有力氣幫助她。

“那個……妹紙呀,其實不是我不幫你,而是我幫不了你啊。”劉致澤有些尷尬的說道。

“爲什麼?那個鬼差對我說了,你很強的。”王彤蒼白浮腫的臉龐轉了過來,看向了劉致澤。

劉致澤一陣無語,哪來那麼多的爲什麼啊,澤哥難道還要告訴你,澤哥不會水,而且水是澤哥法術的剋星啊,那豈不是暴露自己的弱點了嗎?思來想去的,劉致澤正打算拒絕,忽然就聽見孫乾的聲音響起了。

“主公,你不能下水,但是有人能下水啊。”孫乾意有所指的說道。

聞言,劉致澤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道“你是說……”

是的,自己不能下水,能下水的人多着啊,關瞳、張伊、趙龍、秦昊、亦或者是南宮劍,對了,南宮劍,這小子的超能力不是入夢嗎?可以讓他先觀察一下王彤屍體的情況,要是餵魚了,那就沒有必要去撈了。

“你等等……”劉致澤對着王彤說了一句,當即掏出了手機,撥打其了南宮劍的電話號碼,不多時,劉致澤就掛斷了電話,對着王彤,繼續道“等會就會有人來幫忙了。”

王彤一愣,有些疑惑的擡起了雙眸看向了劉致澤。

時間一點一點的在流逝,差不多十分鐘的樣子,就有一輛車子從山下開了上來,停在了不遠處,並且從中走出了五個人,帶頭的,正是關瞳。

“少爺(澤哥)。”關瞳張伊趙龍秦昊和南宮劍等人叫了起來,秦昊現在和南宮劍一樣,是喊劉致澤爲澤哥,而不是大哥了。

“澤哥,你這麼晚把我們叫過來幹嘛?”南宮劍彷彿是忘記下午差點被劉致澤打死的事情了,他倒是滿臉的睡意,好像要睡覺了似得。

不過也是,現在都已經十點多了,正常人也是時候該睡覺了。

“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劉致澤指了指那王彤,正打算介紹,忽然,就聽趙龍驚呼了起來。

“彤妹。”趙龍驚叫道。

“啥?”劉致澤關瞳等人一愣,有些驚訝的看向了趙龍,就見趙龍激動的向着王彤走了過去,正想伸出雙手去擁抱王彤,忽然,他的身體卻是直接撲了個空。

趙龍雖然有着陰陽眼,但他始終只是個武者而不是修道者,所以碰不到王彤。

“彤妹,你怎麼了?”趙龍驚訝的問道,自己爲什麼會撲空?

而王彤也轉頭看向了趙龍,她滿臉的疑惑之色,看着趙龍好像不認識趙龍似得,思考了半天,她纔開口道“你是龍……趙龍,龍哥?”

“是我啊,彤妹,沒想到十年沒見了,彤妹你都大變樣了,我都差點沒認出你來。”趙龍苦笑一聲說道。

聞言,王彤臉色一變,趕忙轉過身去,她現在的樣子已經夠難看的了,沒想到竟然還碰到了自己的初戀情人。

是的,趙龍正是她的初戀情人,兩人是在上高中的時候認識的,那時候兩人都已經在一起被稱之爲情侶了,但是因爲後來趙龍家出了一點事,所以就輟學離開了,對此,王彤雖然很捨不得,但是卻也沒有辦法。

只是她沒想到,再次和趙龍碰面的時候竟然是在鳳林市而且還讓他看到了自己現在的這副模樣。

“彤妹,你怎麼了?爲什麼不敢看我?”趙龍詫異的問道,難道說彤妹已經嫁人了所以纔不敢看自己的嗎?想到這裏,趙龍臉上盡是苦澀。

當年家裏出了點事,他不得已之下輟學轉去做殺手,後來他也找過王彤,只是那時候的王彤已經轉校了,但是卻沒想到王彤來到了鳳林市。

“咳咳……”這時,劉致澤也差不多知道一些什麼事情了,他輕咳一聲,看着那滿臉苦澀的趙龍,開口道“這就是今天澤哥找你們來的原因,她現在已經是鬼魂了,你們瞭解一下。”

“什麼?”關瞳張伊趙龍南宮劍和秦昊等人震驚的大叫了起來。

之所以他們會這麼震驚,完全是因爲看不出王彤變成了鬼魂,因爲鬼魂一出場都會自帶恐怖的氣氛還有陰氣以及寒冷之氣的,但是他們在王彤身上卻是什麼都沒有感受到,這才讓他們以爲王彤是人。 “彤妹,是誰?是誰殺了你的?你告訴我,我去幫你報仇。”趙龍一臉的激動之色,再次遇到初戀情人的心情,趙龍是很興奮和激動的,但是當他聽到劉致澤說王彤已經死了,這就讓他有些接受不了了。

王彤沒有說話,反而是看向了劉致澤,她不明白爲什麼劉致澤要把這些人喊過來,特別是其中還有一個趙龍在,現在讓自己的初戀男友看到了自己這狼狽的樣子,就算復活了自己估計都不會開心了。

“咳咳……趙龍,別這麼激動,聽我說。”劉致澤輕咳一聲,忽然,寒芒一閃,趙龍一驚拿出了飛刀,臥槽!!劉致澤大驚,看來王彤對趙龍很重要啊,都直接出武器了。

隨後,劉致澤才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聽完劉致澤的話後,一羣人一愣一愣的,彷彿是覺得劉致澤在騙他們似得,不過也是,誰特麼會相信一個好端端的人會掉落到水庫從而被淹死啊。

“彤妹,少爺說的是真的嗎?”趙龍滿臉呆滯的問道。

王彤撇了趙龍一眼,微微的點了點頭,是的,劉致澤說的一點都沒錯,自己是失落掉進水裏淹死的。

“好了,別特麼廢話了,今天把你們叫過來不是敘舊的,趙龍,你想不想救她?如果想的話,那你就現在下水,去找到她的肉身,並且帶上來,因爲只有這樣,她才能夠還陽。”劉致澤說道。

“能行嗎?”趙龍關瞳等人疑惑的看着劉致澤,彷彿是有些不相信似得,一個明明死去的人,爲什麼還能夠還陽,這就讓他他們有些不敢置信了。

“廢話,難道沒看到澤哥在這等着嗎?”劉致澤大喝道。

“好的,我立刻下水。”趙龍二話不說,直接向着水庫邊上走去,不過在他靠近邊上的時候卻是一愣,轉頭看向了劉致澤,道“少爺,爲什麼你不下去反而叫我們?”

“澤哥神機妙算,一算就知道你和她有着緣分,這不是給你表現的機會嗎?如果你不要的話,那就讓給南宮劍了。”劉致澤眉頭一挑,思考了一會後才慢悠悠的開口說了起來。

自己的弱點可不能隨便告訴別人,哪怕趙龍現在已經是自己的小弟了,劉致澤也不想把自己的弱點給泄漏出去,鬼知道他們會不會一直對自己忠誠啊。

“好的。”趙龍點了點頭,滿臉感激的看了劉致澤一眼,他竟然也沒有懷疑,而是直接跳進了水裏面。

“噗通!”一聲,趙龍落水,就不見了。

岸邊上,關瞳張伊南宮劍和秦昊四人則是看向了王彤,他們還真想不到趙龍也有初戀情人,要知道,在他們的心目中,趙龍整天都是冷冰冰的,基本上一天都不說五句話的。

可是就這樣的人竟然還有着初戀情人的存在,而且還這麼巧,就被他碰上了。

“澤哥,記得你當初給我看過相,要不你再給我掐指一算,給我算算,我什麼時候能夠有女朋友唄。”南宮劍嘿嘿的笑道,滿臉猥瑣之相。

劉致澤撇了他一眼,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道“不用算了,你女朋友還在你岳母的肚子裏。”

我靠!!南宮劍直接懵逼了,他苦笑一聲,很明顯劉致澤就沒有說真話,但是劉致澤不肯說真話,他也沒有辦法。

“噗~”忽然,水面冒出了一道人影,正是全身溼透的趙龍,此刻趙龍那帥氣的髮型也因爲被水浸泡而亂七八糟的。

“這麼快?找到了嗎?”劉致澤驚訝的叫道,衆人跟着他一起向着趙龍靠近。

卻是見趙龍搖了搖頭,一臉的無奈之色,道“少爺,我剛纔潛水下去找遍了,但是都沒有找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