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整個公司重點培養的導演。

確實,這是一個人才,陳總是承認的。

是暢享娛樂公司最有可能培養出來的頂尖導演之一。

所以,陳總就算很生氣,但也將怒火隱藏了起來,帶着笑容看着劉陽。

要知道一個頂尖的導演帶來的收益可不是這因為股價下降損失一個多億馬內能夠比擬的。

作為全國頂尖的娛樂公司之一。

一個多億雖然有些肉痛,但也算不的上什麼。

「小劉啊,這件事情你確實有些不應該啊。」

陳總的聲音很是平和。

「陳總,對不起,是我衝動為公司帶來了損失。」

劉陽還是低着頭,他現在後悔極了。

為什麼當時會被氣得連腦子都丟掉了?

是因為,將那些人將自己和張曉比較了嗎?

「公司的損失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這種傻事,損失是你的名聲啊。」

陳總在說着話的時候,眼角忍不住的跳動了兩下。

公司的損失不重要?

要不是現在是法治社會,要不是劉陽這個傢伙對公司有利。

他早就吩咐人直接給這個傢伙灌上水泥扔進海里了。

一個億啊!

而且還不是軟妹幣,是馬內啊! 這是?!

公孫莊園內,面對着那排山倒海,呼嘯而來的強悍大招時,公孫家眾人徹底呆了!

公孫驚鴻和它背後的三條雷暴巨龍,確實恐怖,但是,在韓飛連續祭出的十幾條巨龍面前,根本不算什麼!

韓飛祭出的巨龍,每一條都裹挾著【狂暴】、【龍逆】和無盡龍威。

眼睜睜看着這無數巨龍殺向自己,公孫驚鴻詫異地瞪大了雙眼,他下意識地舉起了自己手中的劍,然而,修鍊了近百年的他,面對眼前滔天的玄氣,一時之間,卻想不出,自己應該用什麼樣的神通,才能應對!

短暫的遲疑,下一刻,強招已至,在上古帝寶【四法青龍】和神器【玄龍蒼魄】的雙重打擊之下,公孫驚鴻只一抬手,尚未出招,一身玄氣,便被擊散!

公孫驚鴻當場潰敗,被強勢咆哮而來的玄龍蒼魄一把按住,牢牢擒住,按在地上!

莊園內,龍捲襲殺、幽冥訣等,四處衝擊,公孫驚鴻身後幾名准帝級高手,亦紛紛倒下!

這,怎麼可能!

望着面前一幕,玄天宗一眾長老和玄天女帝,徹底驚呆!

震驚值+999!

一招之下,連敗公孫世家十幾名高手,而且在這種情況下,小白龍本體一動不動!

這是何等高深莫測的水平?!

這女帝家的小白龍,不過離宗半年左右,實力竟已如此恐怖了?

堂堂的大帝級高手,在小白龍面前,連一秒鐘都沒有撐住,那在整個玄天宗內,還有誰是這小白龍的對手!

……

吼!

另外一邊,面對着不堪一擊的公孫驚鴻等人,韓飛霸氣的臉上,並沒有太多欣喜之色,他很清楚,今日自己之所以能夠輕鬆擊潰公孫驚鴻等人,不過是藉著玄龍蒼魄神器之利罷了。

若論單打獨鬥,他絕不是大帝級武者的對手!

但不管怎樣,公孫驚鴻的確是被自己強勢碾壓了,而這一切,也完全在韓飛的算計之中!

膽敢攔我路者,即便你是大帝級高手,吾亦直接鎮壓!

莊園內,伴隨着韓飛強悍的龍吟之聲,公孫家無數房屋,又一次被韓飛強勢推倒,轉眼,司徒靈珊的產房,已經出現在了韓飛視野之中。

望着那紅磚綠瓦,高貴無比的暖閣宮殿,韓飛目光一冷,隨後,抬起龍爪,龐大身軀一壓,轟隆隆,整個宮殿,地動山搖,屋瓦、房梁碎成一片!

然而,就在這宮殿推開的同時,宮殿中,一位衣着單薄,滿頭大汗的女子,懷中抱着一個剛剛出世的孩童,猛的撕開一張捲軸,消失在了韓飛視野之中。

逃離者,正是司徒靈珊!

望着面前一幕,韓飛目光一凜,心頭不由得發出一陣冷笑之聲。

打開【金色凝視】神通,朝天望去,很快,便聽韓飛口中冷冷一句:「能夠瞬間移動的神通捲軸,司徒靈珊,你果然有些手段!」

「但你,逃得掉么!」

話音剛落,韓飛龐大身軀衝天而起,一路向著玄天宗主峰方向,追擊而去!

望見韓飛遠去的身影,女帝心頭一動,連忙跟上。

而一眾太上長老們,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眾人異口同聲地發出一句「快追」,所有人祭起神通,當即便向韓飛、女帝追去!

莊園內,公孫驚鴻好不容易緩過勁來,看看四周,狂躁地罵了幾句,很快也追了上去!

眾人追隨韓飛龐大龍軀,一路來到玄天宗主峰,礙於宗門規矩,來到主峰之上,包括女帝在內,所有的修士停止飛行,恭敬踏入主峰聖地!

唯有得到了玄天大陣認可的韓飛不受影響,一陣龍吟之後,繼續往主峰深處而入。

片刻之後,主峰宮殿盡頭,一處矗立在茫茫懸崖邊的古老山洞,出現在了韓飛面前。

這裏是,當初玄天宗開山祖師頓悟聖人法則之地,如今玄天宗最為神秘、森嚴的祖師堂!

「叮!」

「恭喜宿主成功到達玄天宗祖師堂,獲得隨機任務,擊潰祖師堂防禦法陣,獲取玄天宗宗門神器【烈陽神珠】,上古傳承,玄天戰魄!」

「玄天宗祖師堂防禦法陣強度,20億,請宿主在規定時限內,將其打破,限期:十二時辰!」

「叮!」

「檢測到宿主仇家司徒靈珊正躲藏在玄天宗祖師堂內,您獲得隨機任務,消滅敵人!」

「在玄天宗祖師堂打開之前,逼迫司徒靈珊自裁,獲得上古龍鱗1萬枚!」

額。

祖師堂外,當系統之聲突然響起的時候,韓飛巨大的龍軀,不由得一呆。

接着,內心忍不住發出一陣詫異的咆哮:「好傢夥,系統大神,你要我攻擊玄天宗祖師堂,這是什麼牛馬任務,這一天之內,我要是能攻下祖師堂倒也就罷了,要是攻不下,這玄天宗幾百萬弟子,還不把我生撕活剝了?!」

在追擊司徒靈珊,一路來到祖師堂的時候,韓飛腦海中曾經冒出過無數念頭,想着自己要用什麼辦法,才能順利進入祖師堂,將躲藏在祖師堂里的司徒靈珊給揪出來。

可沒想到,這系統大神一上來,就直接要自己將祖師堂高達20億防禦值的防護法陣打破!

不得不說,這系統大神是真的很勇啊!

面對如此危險的任務,韓飛慫了嗎?

答案是,沒慫!

不就是親手砸破祖師堂么,作為一名孝心十足的玄天宗弟子,韓飛有什麼不敢的,咱砸祖師堂是為什麼,為了老祖宗的傳承能夠重新天日啊,這不好嗎?

身為上古龍神,韓飛完全有把握在一天之內,將玄天宗祖師堂20億防禦值打破!

司徒靈珊啊司徒靈珊,你不會以為自己得了張可以瞬移的神秘捲軸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吧!

今日莫說你躲在了玄天宗祖師堂,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把你給揪出來!

吼!

玄天宗主峰上。

龍神降臨,風暴來至。

冬季里的雷暴,夾雜着雪花,天地之間,一片肅殺!

而就在韓飛施展起【呼風喚雨】神通的時候,這邊,女帝,太上長老和公孫驚鴻等,全部趕了過來。 農曆八月二十七,公曆七月二十二日,這一天恰好是鄭成功三十五歲的壽誕,他高興非常。一個原因是自己過生日,再一個是距離江寧交城的日子只剩下幾天了,真是雙喜臨門。鄭成功決定大操大辦,全軍張燈結綵,飲酒慶壽,連甘輝等治軍嚴明的將帥都離開本部去看戲聽曲。而南京城裏,梁化鳳一夥綠營兵卻在礪兵秣馬,磨刀霍霍。

就在當晚子夜,清軍悄悄掘開了被封死的神策門。梁化鳳帶着三千綠營兵直奔獅子山的鄭軍前鋒鎮。這也是鄭軍紀律最鬆懈的一個鎮,許多士兵平時甚至去江邊捉魚嬉戲。

一聲令下,清軍亂炮齊發打亂鄭軍陣腳。梁化鳳親自率領五百綠營騎兵突擊。鄭兵長期不戰,加上一天的壽慶松馳嬉樂,許多人爛醉如泥,此時也都沒披甲。驟然被勁敵搗入,整個營地頓時成了被掀開的蟻窩,一時營中大亂。清軍大砍大殺,鄭軍全軍覆沒,大將余新稀里糊塗間就當了俘虜。

前鋒鎮整個被一窩端,「大小將領官兵全軍戰沒」。連中沖鎮也連帶被沖潰,副將蕭拱柱死於亂軍之中。清軍士氣大振,滿兵本來畏敵如虎,此時見綠營兵取勝,士氣大增,遂蜂擁出城外紮營。

前鋒鎮失手,這惡狠狠的當頭一棒終於讓鄭成功清醒過來。面對突然嚴峻起來的形勢,沒有一點心理準備的,在這關鍵時刻竟然又亂了方寸。鄭成功連夜將全軍主力重新佈置,分別駐紮於觀音山山頂、山間盆地和山腳,以圖憑險阻擊清軍的反攻。

可是兇狠狡猾的梁化鳳遠遠比鄭成功深諳「兵貴神速」的道理,絕不給對手任何喘息的時機。七月二十三日,梁化鳳趁鄭軍佈置未停當,再出神策門偷襲。與此同時,其他滿漢大兵數萬抄出山後,從儀鳳門繞到觀音山後方夾擊。他們完全利用了鄭成功布署失當與鄭軍「無令不許輕戰」,各部不能互相救援的缺陷。所有滿蒙騎兵一併下馬死戰,「對山用炮擊」,一邊「擁擠蝟集」的仰攻觀音山。

鄭兵居高頑抗,滿州雲騎尉多內被擊斃,但清軍「攻具齊備」,來勢極度瘋狂,不顧一切的強攻,鄭軍到底鬆懈太久,驟臨惡戰,官兵很難找回當初的狀態。終於,未及扎穩陣腳的鄭軍防線「退卻三處」。此時鄭成功剛在山下督率右沖鎮、右虎衛官兵擊退了從觀音門殺出的數千清兵。見山上危急,急命二鎮增援。

鄭成功慌亂之間,又犯了一個低級錯誤。明鄭大兵困于山上,他卻以山下行動不便的鐵人隊作機動力量,這純屬腦袋讓那個驢給踢了。鐵人隊再怎麼勇猛,氣力終歸是有限的。結果兩鎮官兵氣喘喘吁吁的爬到半山腰,觀音山陣地已招架不住。左先鋒鎮、援剿后鎮、後勁鎮、前沖鎮先後被清軍衝垮,前沖鎮總鎮將軍藍衍陣亡。

攻佔山頂的清軍又居高臨下猛衝山內盆地的中提督甘輝、五軍中軍張英的核心陣地。甘輝不愧鄭氏集團第一號大將,御下甚嚴,甘輝高舉長槍大喊「報國就在近日」,死戰不退,士兵見主帥如此也奮力迎戰。他們硬是將清兵進攻浪潮一次次打退,急於戴罪立功的喀喀木部滿兵和各處來援的滿軍又遭迎頭痛擊,不得不暫時退下。

甘輝擊退了喀喀木,本來可以從容撤退。可是這個時候他的腹背卻遭到從小東門繞出來的綠營兵的襲擊。梁化鳳一聲令下綠營兵亂箭齊發,苦戰良久的甘輝身中三十餘箭,終於不支,且戰且退。但是,此間地形十分複雜,難於突圍。甘輝和張英所部全軍覆沒,張英戰死。

打了兩個多小時,如今只剩下明鄭中提督甘輝一個人了。他見已經沒有希望取勝,弟兄們都已經戰死,便單槍匹馬開始突圍。甘輝武藝高強,那槍上下翻飛,好似春天的瑞雪,又如翻舞的梨花,斬殺清兵數十人。綠營兵不敢擋他鋒芒,紛紛避讓,眼看就要逃出升天。卻聽得一聲弓弦響,梁化鳳突然放出冷箭。那箭十分刁鑽,正中甘輝坐騎后腰,那馬吃不住痛,跌倒,把甘輝摔下馬來。甘輝被摔的七葷八素,手中的長槍也不知道跌落到哪裏去了。身上本來就中了箭,如今失血過多,沒了力氣,便起身慢了些。趁著這個空檔,綠營兵一擁而上,將甘輝擒住。

梁化鳳驅馬上前問道:「你可是海逆中提督甘輝?」

甘輝雖然失了力氣,可是卻也大聲喊道:「我乃大明甘輝!」

梁化鳳聽罷仰天大笑說道:「我是提督,你是中提督,咱倆差不多嘛。」說罷大笑不止。

甘輝厲聲怒罵:「呸,我生是漢家男,死是漢家鬼。你這滿清走狗,也不看看你頭上那根老鼠尾巴,還說跟我一樣?我有祖宗,你有祖宗嗎?我從來都是堂堂正正一決勝負,你卻不敢與我一戰,只會放冷箭偷襲,算不得英雄。」

梁化鳳笑着說道:「我是滿清的奴才,自然不是英雄。可是我能活,你卻該當鬼嘍!我就是會偷襲,那又怎麼樣?」喝令手下,「給我帶走!好好看着,別讓他死了,咱們的前程全在他身上了。」

手下綠營官兵大笑着應諾。

甘輝等死戰不退,為鄭軍撤退爭取了足夠多的時間。大軍雖敗,可全師猶在,這都是甘輝、張英的功勞。

此時山下也打得不可開交,關鍵的大橋頭陣地陷落了。心思靈活的明鄭大將萬禮此時陷於清軍重圍,萬禮無論如何不願白被清軍俘去做枉死鬼。所以抵抗得格外激烈,終究寡不敵眾,死於亂箭之下,所部也被清兵首尾合攻戰歿。

得勝的清軍又從山頂衝下,將山下的左武衛與鐵人兵左虎衛團團圍住。二衛官兵「整搠死敵」,在武藝高強的左武衛大將林勝率領下死扛梁化鳳,卻遭東門衝出的清軍騎兵夾攻,林勝戰死,全軍盡歿。

山腰上觀戰的鄭成功心裏在流血,他跟下戶官潘庚鍾說:「你守在這裏我去下山調水軍來援」。然而,他並不是去調水師援救,扔下潘庚鍾代其指揮,用以吸引清軍,他自己腳底下抹油跑了。跑的時候還故意不撤山上的統帥黃蓋,用以吸引清軍。清軍不知情,以為鄭成功在山腰,梁化鳳下令猛攻。綠營兵跟打了雞血一樣,死命衝擊。

明鄭左虎衛大將陳魁也不知情,不顧身陷重圍帶兵來救,不幸中弩犧牲,所部傷亡殆盡。而面對大批清兵的圍攻,潘庚鍾揮劍率衛兵血戰,也全部犧牲。

鄭成功「抽身下船」后,卻不去救援部屬,而是東逃鎮江,棄岸上眾軍於不顧。此時江中等候多時的清軍早已「水師蟻集,齊擁下來」,好在鄭軍水師尚強,擊沉了好幾艘清艦,清軍水師不敢追擊。

大海舶上的鄭軍女眷們紛紛擠在船頭焦急的目睹岸上的丈夫們漫山遍野的被清軍追殺。許多人未能逃過騎兵的毒手,更多的人則逃到江邊,「噗通噗通」如同下餃子般地跳入洪波之中。好在鄭兵生於沿海,多習水性,有幾千官兵幸運的游到眷船腳下,被救起。還有很多鄭兵一路追着船隊游,在大江的浪滔中漂了不知多遠,終於在鎮江江面趕上了船隊,還有不少人乾脆從陸路跑到鎮江。

這一仗徹底把鄭成功打得沒了脾氣,鐵人隊有一半戰歿了,其他的陸戰精華損失了一大半。優秀將領大量犧牲,僅大將就損失了中提督甘輝、后提督萬禮、五軍中軍張英、左虎衛總衛陳魁、左武衛總衛林勝、前鋒總鎮余新、戶官潘庚鍾等七人。鎮將一級損失董廷、蕭拱柱、張祿、郭良玉、藍衍、李必、魏其力、朴世用、洪復、禮儀官吳賜等多人。

然而滿清代價也不輕。僅滿軍就有協領瑚伸布祿,騎都尉索博多、雲騎尉多內、佐領額色、巴撒禮、垢勒深等多名官員陣亡。

梁化鳳在此戰當中出盡風頭,他率領的綠營成了滿兵的開路先鋒,一路之上所向披靡先後殺死張英、萬禮、林勝、陳魁等多名明鄭大將,又俘虜了大將余新和中提督甘輝,戰功赫赫,可謂一戰成名。

鄭成功坐船跑了,殿後的鄭軍則悲劇了,退到江邊早無一船,欲哭無淚。清軍追得又緊,這群漢子不願做俘虜,紛紛投入江中。就在數千鄭軍官兵在長江中奮力掙扎的時候,數百艘大船向他們駛來……

。 就像是青石子爵領的特產青金石一樣,迷霧子爵領也有獨屬於自己的特產,那就是各種各樣的木炭。

迷霧子爵領的木炭不知為何,就是比其他貴族領地中的木炭好,燃燒慢,熱量均衡,還沒有任何異味煙霧,其中的精品甚至會散發出各種各樣的香味兒,很討人喜歡。

所以,迷霧子爵領的木炭就成為了領地內的特產,領地內將近一半的村莊都是以燒制木炭為生,所獲利潤頗多。

要不是迷霧子爵有規定,全領地的村莊恨不得都燒制木炭賣錢,而不是一半村莊種田,一半村莊燒炭。

紅葉村就是一個以燒制木炭為生的小村莊,因為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紅葉村出產的紅葉木炭在迷霧城的商人眼中可是寶貝,運到其他貴族領地一倒手,那利潤可就大了。

尤其是當下時節,寒風將至,凜冬在望,正是木炭需求量最大的時候,每年此時,來紅葉村收購紅葉木炭的商人絡繹不絕。

但今年因為瘟疫的緣故,這幾天並沒有商人來這裏收購紅葉木炭,可這並不妨礙紅葉村的村民們繼續燒制木炭,囤積起來,等瘟疫過後再賣個好價錢,因為他們相信,教會的醫師不會放棄他們的。

這不,就在今天下午,遠處駛來了一輛馬車,停在村口之後下來仨人,兩大一小,其中那個中年男人身披白色長袍,不是教會的醫師是誰?

「醫師來了!教會的醫師來了!」

特意守在村口等待教會醫師的村民高呼起來,不消一會兒功夫,醫師到來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紅葉村。

村民們呼啦啦的一片蜂擁而至,一點也看不出瘟疫肆虐的樣子。

「咳咳。」

人群後方響起了一聲咳嗽,頓時,人群分開,一位白髮佝僂的老者拄著拐杖走了過來。

「我是紅葉村的村長,你們叫我老亨利就行。」

老者,也就是紅葉村的村長老亨利先是自我介紹了一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