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蟲聲清鳴,黎生沒有睡意,走出房間,看著天空。天上的星星有些朦朧,被護山大陣所遮掩,然而護山大陣的光華宏大,將整個宗門罩入其中,其瑰麗也不比星空遜色絲毫。

翌日,天剛剛亮起,俞泙起床,見到黎生竟然比他起得還要早,不由有些驚訝。

「我還打算今天要叫你的,沒想到你竟然起得比我還早。」

「習慣了。」黎生笑道。每天清晨看東方的初陽,已經成為他不能改變的習慣。

在俞泙的帶領下,匆匆用過早膳,兩人來到了雜役弟子做雜役的地方。這是一片連綿的群山,只不過山上的石頭已經被數不清的人開鑿出來,成為了特殊的形狀,山峰上的植被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裸露的青岩。

放眼望去,能夠看見不少穿著灰色服裝的雜役弟子用力揮舞著手中的工具,鑿砍山石。

而在不遠處,依稀能夠看到護山大陣的邊緣。

黎生二人領取了工具,一個品質堪比先天兵器的斧子一樣的事物,向著山石之處走去。

「這些年宗主修繕滄海宗護山大陣,我等雜役弟子的任務,就是按宗門的安排,將山峰開鑿成固定的形狀,修補完善護山大陣。」俞泙看著黎生道。

黎生沒有說話,看著臉面的山峰和龐大的護山大陣,心中震驚。如此驚人的護山大陣,滄海宗竟然還要加強,那要強到什麼地步?如此規模的護山大陣,想要支撐起運轉,滄海宗之下,必然有一條靈脈。

而已黎生的見識,這護山大陣起碼也是四級的護山大陣,如此,靈脈也不必然是不低於四級的靈脈。

這是驚人的財富。意味著數不盡的靈石。

然而這些東西黎生並沒有太多的想法,他此刻想要的,就是借開鑿山石之機,好好參悟這滄海宗的護山大陣。若能夠悟透一些皮毛,對他的陣道來說必然是極大地提升。

想法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偷偷參悟護山大陣的想法還沒有來得及實施,就已經被扼殺。開鑿山石,是一項遠比黎生想象中要艱難的事情。

看似普通的青石,也許是受到靈脈的滋養,堅若鐵石。黎生運氣千斤力揮動手中的斧頭,轟然一聲巨響,也不過是砍下了拳頭大小的一塊。

然而代價卻是他的手臂完全麻木了。

「奶奶的,這**是什麼石頭,這麼硬!」黎生忍不住爆了粗口。一旁的俞泙愕然。剛剛黎生的那一下,雖然僅僅是砍下了拳頭大小的一塊石頭,然而在他看來,也非常的了不起了。

這山上的青岩有多堅硬,他是知道的,黎生一擊能夠砍下這麼大一塊,那豈不是得有上千斤的力氣?自己也就上千斤的力氣,可是黎生才多大?

驚愕過後,俞泙的臉上露出了苦笑,搖頭道。

「黎生,這石頭不是這麼砍的。」

「那怎麼砍?」黎生揉著發麻的胳膊呲牙咧嘴的問道。

「你這樣砍速度慢不說,費力,而且容易砍壞了。應該沿著設計好的方向連續劈砍,最好砍成一尺見方的。雖然時間有些長,可是這樣才不會浪費力氣。我們每人每天的定量是一萬斤青石,上不封頂。只有做完任務,才能夠獲得資源修鍊的。」

聞言,黎生這才恍然,感激道。


「多謝俞師兄提醒。那我們開鑿青石,能換取什麼?」

「一萬斤青石,砍鑿之後運到山下,會有人登記。每開鑿一萬斤,能夠換取一瓶宗門提供的藥液,對於先天之下的修行益處極大。看你的力氣,一天一萬斤,差不多應該能夠做到了。不夠的話我在勻你一些,起碼湊夠一瓶藥液。」

「多謝師兄。」黎生感激的看了俞泙一眼,等到手臂的酸麻減輕,學著俞泙的樣子,再度揮起斧來。

轟鳴聲響,黎生開啟了他在滄海宗的礦工生涯。 開鑿山石,是一項極為艱苦的任務,俞泙千斤力的修為,開鑿起來速度並不慢,然而黎生同樣是千斤力,卻怎麼也比不上俞泙的熟練。

青岩堅硬沉重,整整一天的時間,一直到太陽落山,黎生開鑿的青岩也僅僅達到了九千斤左右。

就這樣,還是他在感覺到一萬斤遙不可及,最後關頭開啟開門之力所創造的成果。

反觀俞泙,不急不緩,雖然一天的工作已經讓他極為疲憊,然而戰果斐然。開鑿出了兩萬斤青岩。

看得出來,這應該是現階段的俞泙所能達到的最大量。然而見到黎生完成任務還有很大的距離,俞泙只好忍著極度的疲倦,再度開鑿了一千斤的青岩。

如此湊夠了一萬斤,黎生和俞泙拖著疲憊的身軀,在雜役弟子辦事處換取了宗門提供的藥液。

看著手中的玉瓶,其中淡綠色的液體在夕陽下泛著光華,黎生的嘴角泛起了笑容。雖然這藥液的價值具體還不清楚,可這畢竟是他累死累活一天換回來的,值得他高興。

然而高興並未持續多久。


兩人回到居住的地點,可是在建築的入口處,卻被人擋住了身形。

雜役弟子的灰袍,壯碩的身軀,此刻拿著一個白玉葫蘆,坐在建築群門口的一個大青石之上。

此人也是和黎生一樣的雜役弟子,只不過長得著急了些。滄海宗雜役弟子的年紀限定在二十五歲之前,可是此人滿臉橫紋,鬍鬚滿腮,看著卻像是一個中年大漢一般。

此刻聽到腳步聲,睜開眼看向黎生兩人。想必是覺得黎生眼生,多看了兩眼,冷聲道。

「十滴藥液。」

黎生皺眉,眼中湧現怒氣。這毛髮旺盛青年的話他聽懂了。交出十滴藥液,才能夠回去。然而一個玉瓶之中,總共不過百滴藥液,此人一開口,便將他一天的努力奪走了一成!

眼看著黎生眼中的怒氣,毛髮旺盛青年冷笑一聲,道。

「新來的吧,不懂規矩。不交出藥液,爺爺今天就教教你什麼叫做規矩。」

沒等黎生開口,一旁的俞泙緊忙推了黎生一下,隨後拿起黎生手中的玉瓶,走上前去,笑道。

「屠師兄,此人是新來的,不懂事。我會好好教他的。」說罷,再度拿出一個玉瓶,每一個倒出十滴到青年手中的白玉葫蘆了。

看著俞泙的態度,青年冷哼一聲,不再開口。

交出了藥液,兩人這才走進建築群中。路上,黎生一直皺著眉頭。

「黎生,別想了。今天這一千斤石頭算我送你得了。想開點。」也許是覺得黎生年紀太小,陡然間被人『搶』了東西想不開,俞泙笑道。

「師兄說笑了。今天的事情我還要謝謝你,放心吧,過不了幾天,等我砍石頭砍得熟練了,我一定會還你的。」黎生道。他看得出俞泙今天因為多出的一千斤青石,狀態比昨天還要疲憊。

俞泙笑著搖搖頭沒有再說。

「俞師兄,剛剛那人是誰啊?」半晌,黎生忍不住問道。他雖然不會鑽牛角尖,但顯然不是任人欺負的類型。八歲就敢脫離索家,黎生又豈是逆來順受的人?

「剛剛那人叫做屠剛,也是和我等一樣的外門弟子。他敢在回來的路上明目張胆的收取靈液,自然還是宗門之中有人。否則的話,憑他一個雜役弟子,哪來的膽子。」

「外門中有人?」黎生好奇。

「聽說是一個姓魯的長老。哎呀,別想太多了。等過段時間你砍石頭的速度快了,十滴藥液,算不上傷筋動骨。」

黎生沉默,心中暗暗盤算。一人十滴藥液,雜役弟子十萬人,若是每一處建築群外都有人收取剋扣,便是每天百萬滴藥液。外門長老的手,伸的太長了些。

縱然疲憊欲死,黎生也不敢倒頭就睡。回到住處之後,默念了一會兒天道經,拿出了裝著藥液的玉瓶。

沒有猶豫,黎生直接將所有的藥液全部灌入了最終,藥液入口,頓時化作濃郁的靈力,鑽進黎生的身體。

滄海宗提供的修行藥液果然不同反響,藥液之中的靈力吸收起來極為順利,除了些許痛楚之外,效果極為明顯。

不過半個時辰,一瓶的藥液已經盡數消化,成為了黎生的實力。唯一讓黎生埋怨的是,一瓶藥液的量,顯然有些少了。如果能夠一碗一碗的喝,那他就滿足了。


他現在是雜役弟子,和別人同處一室,自然不敢隨便進入空間之內,不能夠修習陣法,黎生盤膝閉目,陣法之力聚攏體內,磨練著八門第三門,景門。

伴隨著痛苦導致的身軀抖動,八門之法,再度開啟了修行。

黎生的礦工生涯依然在繼續。滄海宗對於雜役弟子的待遇雖然不怎麼樣,提供的藥液卻是極為靠譜的。不但有助於修為精進,甚至連昨日的疲勞也都一掃而光,使得第二天的黎生能夠揮起斧頭。

隨著曠工生涯的熟練,第二天,黎生開鑿九千五百斤青岩,俞泙再度為黎生開鑿了五百斤。

第三天,黎生就已經能夠開鑿整整一萬斤青岩了。而從這時開始,也終於不用俞泙為他填補缺漏了。第四天,黎生一使勁兒,開鑿了一萬一千五百斤,還清了欠下俞泙的。如此進步的速度,讓俞泙極為佩服。黎生的實力,果然不弱。

然而從第四天開始,黎生開鑿山石的數量便沒有了什麼進步,甚至於是回到了一萬斤的水準。讓俞泙捉摸不透是因為什麼。

黎生知道。從第四天開始,隨著礦工技術的不斷熟練,他慢慢減少使用開門之力的次數。開八門之術是應對危急時的手段,對於身體的消耗過大,因此不宜過多使用,尤其是在挖礦這種事情上。

而後,隨著技術的純熟,速度的加快,黎生依舊保持著每天一萬斤青岩的定量,同時提升自己的曠工技術,剩餘的時間,則是在開鑿好的山脈之上來回走動,觀察四周。


這種護山大陣的布置,對他來說就像是現實版的書籍一般。對於日後陣法的修行有著深遠的影響。只不過在俞泙看來,黎生這是知道自己湊不夠兩萬斤,乾脆放棄了。——真是個沒有上進心的少年。

這一天晚上,黎生服用藥液之後,沒有修鍊八門陣,而是轉頭看向俞泙。

「俞師兄,宗門之中想要交易一些東西,要去哪裡?」

聞言,正在活動筋骨的俞泙轉過身來,驚奇道。

「你要買東西?」

「小弟進宗之時,僥倖還有些財物,希望能夠換一些修鍊所用的東西,不知俞師兄可有熟悉的去處?」

俞泙皺眉想了一下,說道。

「你要是想要換一般的東西,直接去雜役弟子辦事處就可以了,若是你想要通過別的路子,宗門裡倒是有一個弟子私下交易的地方,你可以去那裡試試。只不過最好是好點的東西,你若是用金銀之物,很難交易成功的。」

按照俞泙的指引,黎生走出雜役弟子的建築群,換上了一身平常的衣服,跨過數座山峰,來到了交易的地點。

交易地點在一座山峰之上,這座山峰差不多算是滄海宗的交易中心。數不清的建築,除了宗門的各種辦事處之外,都是租用給門下弟子和長老們的。

滄海宗身為萬里之內最大的宗門,光是雜役弟子就有十萬之數,自然要有內部的交易市場,而這座山峰,就是一處。


足足找了小半個時辰,黎生才在一座華麗的三層閣樓前停下了腳步。閣樓華麗,名字確實極為土氣,只有簡單的幾個大字懸挂在大門之上。

『弟子交易處』 弟子交易處,三層的閣樓,第一層用於交易一般性的物品,黎生甚至看到了幾個雜役弟子也在其中,交換一些平常所用。而第二層,則是先天境界的弟子交易的地方了。

交易處二樓,隨處可見黑袍斗笠的身影,宗門之中雖然禁制私鬥,可是懷璧其罪,但凡有些家底的人都不願意將面容暴露在眾人眼前。當然,也有宗門之中頗有地位的弟子,不時地用不屑的眼光看向遮掩面目的人,彷彿在嘲笑後者的小題大做。

不管別人如何看,黎生自己是戴上了黑袍斗笠,隨後來到了二層。而此刻二層交易處中,已經有十多個人在此地聚集,每人盤膝坐下,前方放置著打算出售的物品,還標記著自己所想要換取的物品。

丹藥,靈石,寶物,各種各樣的東西呈現在臉上的眼前,後者只是打量一下,並未多看。這些東西不是他的目的,即便是看了也沒有用處。

「在下這裡有一部先天巔峰的修鍊功法,想要換區靈石,諸位不妨看看,有想要的,價格好商量。」此時一個青年修士突然開口,聲音有些奇怪,卻沒人在意,好奇的目光打量著後者面前的功法。

「《踏浪行雲》,偏水系的功法,若有可能進階紫府境的話,會有極大地幾率成為水屬性靈氣。」青年繼續說道,然而卻沒有人出家。

他們都是滄海宗的弟子,只要努力一些,自然有宗門贈與的功法,用不著眼前所謂的《踏浪行雲》,更何況,先天巔峰的功法又如何能夠修鍊到紫府境?

若果是在凡人城池的話,這一本功法也許有人出價,可是在宗門之中,這種功法只能算是雞肋。

黎生也沒有多看,功法他現在還不急,等到了先天再說。此刻坐下,從懷中拿出一個玉瓶,放置在身前,朗聲道。

「二十枚凝氣丹,換取通靈丹一顆。」

話音剛落,頓時又數道目光看了過來。這丹藥就是當初黎生得到的丹藥,這些日子裡,他已經明白了這丹藥的來路。同樣的,他也知道了,聚仙城之中死去的兩名先天境修士,正是滄海宗的弟子。

這丹藥名叫凝氣丹,一品丹藥,成色一般,是給先天境界的修士修鍊所用。

而通靈丹,則是他打算進階先天之時服用的丹藥。當初聚仙城狩獵大比,他曾經得到過一顆破境丹,然而破境丹雖然有一定的幾率進階先天,對他來說卻是得不償失。

破境丹靈力狂猛,可以讓體內靈力變得狂躁尖銳,繼而破體而出,引動外界靈力,真氣外放,進階先天之境。可是用這種手段進階的先天,靈力狂躁,難以控制,修鍊到後期,就會轉變為暴烈的先天罡氣。雖然威力不凡,可是也基本上斷絕了日後進階紫府的可能。

而通靈丹則不然,引動體內力量,可以讓人的精神在一段時間之內達到天人合一之境,引動外界靈力入體,進階先天。

這些日子他已經打聽出來,一枚通靈丹,價值大約在十九顆到二十顆凝氣丹,是以他便用所得的凝氣丹換成通靈丹。

若是不到先天,就算他有凝氣丹也毫無用處。

說完之後,黎生靜靜等待,不過片刻,一人向著黎生一甩,一個裝著丹藥的玉瓶已經飛到黎生的身前,被黎生拿在手中。

檢查無誤,黎生點頭,後者再度回首,真氣遊走,便將黎生的凝氣丹收走。如此算是交易完成。

然而黎生今天的目的不止於此,隨後將僅剩的七顆凝氣丹拿出三顆,道。

「三顆凝氣丹,換取雜役弟子的修鍊藥液六十瓶。」

話音落下,有人詫異的看了黎生的丹藥一眼,隨後收回目光,繼續著自己的交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