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想他的人發現他被奴役了吧。

可她昨天就在奴役他了。

現在才想起來避著點是不是晚了。

喻色一個人的單人照,還有兩個人的合影,一路上拍拍照照,美不勝收。

景區里有很多的瀑布,不過是大小不一罷了,而每一個瀑布都有它自己獨特的特點,一路看過去,喻色覺得自己的眼睛不夠用了。

一路上都是興奮不已的。

大約是真的以為沒有墨靖堯的人跟着了,她絕對放飛自我了。

中午的時候拉着墨靖堯就到了一個小攤位上,點了兩份涼皮,一份給她自己一份給墨靖堯,愉快的開吃了起來,「墨靖堯,好好吃,你快吃。」

墨靖堯看着陸江對話框裏的那一句,「已經備好十道菜,只要您吩咐,馬上就到。」

墨靖堯先是回復了一句,「原地休息,你們吃吧,我不需要。」

然後,就放下了手機,拿起筷子學着喻色的樣子開吃起了涼皮。

遠遠的,戴着墨鏡的陸江已經要風中凌亂了。

墨靖堯從來不吃這些外面的小吃的。

不衛生。

然,此一刻他也沒膽子上前勸住墨靖堯。

喻色在吃呢,墨靖堯自然是陪吃。

算起來,倒是便宜了他們這些兄弟了,中午有加菜加餐,很豐盛。

於是,吃着美味佳肴的陸江看着吃着涼皮的墨靖堯,第一次有了優越感。

吃完了涼皮,喻色還去買了兩個冰棒,一根奶油的一根綠豆的。

一根給自己,一根給墨靖堯,「你吃。」

看她多好,吃什麼都不忘墨靖堯。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 「我現在有點後悔放走了荊軻。」

王營在馬車上一直都在念叨這件事。

他穿着錦衣衛的衣服,威風凜凜。

昨晚王管家已經讓人將他的衣服改的大小合適。

周圍的人懶得理會他,蓋聶只是微微的抬起眼皮來,瞧了他一眼,便繼續閉目養神。

楊默則看着手裏那張銀票發獃,王營不敢惹他,在旁邊小聲嗶嗶里兩句後悔放走荊軻,見自家大哥沒有理會,十分自覺的閉上了嘴巴。

一千貫的銀票啊這是。

眼睛看着銀票,手捻著銀票,楊默心裏有點酸。

細細說來,別說一千貫,現在他連一百貫錢都拿不出來。

這話若是說出去,只怕會讓人笑掉大牙。

誰能想到最近在太原風頭正盛的武備總管大人,居然連一百貫錢都拿不出來?

再想到自己這個太原武備總管大人的名頭,楊默又是啞然失笑。

北隋就沒有這個官職,是李秀寧臨時想出來的。

時間緊,任務重,李秀寧給了自己一個名正言順的官職就走了,沒有多想其他的。

比如這個官每個月的俸祿是多少?

她沒有想到,自己自然不能寫信去問——問了的話,肯定會有的。

但也不會太多,楊默早晨的時候問過王營,太原知州趙洪每個月的俸祿是多少?

王營回答的是八十貫,八十貫在這個時代可是很多的錢。

二百貫銅錢就需要用馬車來裝的。

有趙洪這個太原知州的上限壓着,他這個武備總管撐天了,每月也就八十貫錢。

一年呢?都不到一千貫。

而荊軻隨手就攜帶了兩萬貫,自己得賺上二十年…

這麼一比較,真是氣死個人。

同樣是穿越者,自己只怕是混的最慘了的…

頓了頓,看向旁邊的蓋聶,楊默又覺得,自己還不是最慘的,最慘的應該是蓋聶。

好歹自己身上還有點錢——真的是有點,之前編草鞋賺到的,不多,也就五十多貫。

誰能想到三大營的草鞋這塊,自己帶着滿城的鞋匠忙活了那麼多天,居然就只賺了五十多貫,都不到趙洪一個月的俸祿。

看來不管什麼時代,公務員永遠都是最穩妥的職業啊。

想到蓋聶比自己還慘,連賺錢的能力都沒有,楊默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至少最窮的穿越者並不是他。

見楊默突然笑出聲來,蓋聶十分好奇,問他為什麼笑。

馬車就他們兩個人,楊默也能感覺到,經過昨晚的事之後,蓋聶的心情有些不好,而且還能感覺到這位冷麵帥哥對自己愈發的親近。

楊默半開玩笑的將他是最窮的穿越者的事說了出來,卻引得蓋聶一皺眉,像是看傻子一般看着他。

「我既是公子的門客,便不需要錢財,一切開銷花費皆由公子給予。」

蓋聶這理直氣壯要錢的話,讓楊默愣住。

他方才想到門客這件事…

蓋聶說的一點也沒錯,門客是不需要賺錢的,一切開銷都是他這個家主負責。

楊默又想到,李白也是自己的門客。

也就是說他的這五十多貫積蓄,是要養着他們兩個人。

而李白喜歡喝酒,而且喜歡喝好酒,這是個很花錢的事。

蓋聶雖然沒有什麼不良嗜好,但喜歡兵器,一把好劍也是價值不菲的。

天下第一劍客只有一把劍,這事若是傳出去,只怕會讓人笑掉大牙。

沒有一屋子寶劍,能當天下第一劍客?

「那你們上個月的花銷,都是從何而來呢?為什麼沒向我要過?」

楊默大著膽子問了問。

蓋聶愈發的好奇:「我與太白都是直接去李家賬房上取錢。」一副你不知道嗎?的樣子。

楊默心裏一咯噔,這事他還真的不知道,趕緊將李家的管家叫來。

賣玻璃這件事,自然是少不了李家的參合。

商隊的這幾車玻璃中,有一車是李家的,這是王夫人的吩咐。

此番李家也跟了人來,只不過就三個:一個管家兩個僕從,一直跟在後面。

他們就是個擺設,從頭到尾什麼也不需要三人參與。

主要工作就是跟着走一趟,回去之後好給李家說,王家發財沒有忘了李家,李王兩家是不可分割的戰略級合作夥伴。

楊默一叫,李家的管家馬上小跑走了過來,恭敬的坐在馬車邊。

楊默將李白和蓋聶去賬房取錢的事說了,李管家哦了一聲,從懷裏掏出一本小本本來。

十分認真詳細的開始給楊默對賬。

「姑爺,您門下門客,不光太白公子和蓋聶先生,還有蒙恬將軍,共計三名…」

對了,還有蒙恬。

楊默還沒聽下面的賬目,心裏就有了不詳的預感。

李管家算了下來,前前後後,蒙恬和蓋聶一共取走了三千五百貫。

這是倆人按照楊默的吩咐,組建尋找荊軻和嬴政組織的錢,而且還只是前期投入。

李白取走了三百貫,單彬彬取走了二百貫。

一聽還有單彬彬的事,楊默有些急,剛想發作,但考慮到她是蓋聶的徒弟,掛在自己的賬上也是理所當然的。

還有在山莊修建作坊兩千二百貫。

加起來,現在在國公府上,楊默一共欠了六千二百貫。

而李秀寧每月的俸祿是一百二十貫,一百貫直接到楊默的賬上,綜合算來,楊默還欠國公府六千貫整。

聽完賬目后,楊默覺得自己血壓上來,揮手讓李管家下去。

自己坐在馬車裏緩了好久方才緩過來。

再看蓋聶時,之前取笑他最慘穿越者的心沒了。

算來算去,原來小丑居然是自己,他楊默才是有史以來最慘的穿越者。

到中午休息的時候,一直沒說話的楊默看着大口吃飯的王營,破天荒的主動給他夾了一筷子菜。

還滿臉微笑的沖着王營囑咐,多吃點菜。

嚇的王營握著筷子,沒了吃飯的心思。

大哥還從來都沒對自己這麼好過。

這是要幹什麼?

一頓飯吃的王營是心驚膽顫,看着自己碗裏被大哥加滿的菜,握筷子的手都跟着抖。

吃完飯之後,又見楊默主動給自己泡茶,王營臉色慘白,站直身子說了句,大哥你要想打我就直接打,別這樣,我受不了。

楊默的舉動,讓王營想起了監獄里的犯人。

馬上要殺頭的犯人方才會受到這種禮遇。

大哥如此客氣,說不得下面就是一頓前所未有的暴打。

暴打,王營是不怕的,最多就是缺胳膊斷腿,但這種心裏沒底的害怕,讓他有些受不了。

自己大哥對付荊軻的法子,他是親眼看到的。

那種宣紙鋪在臉上,用清水打濕了之後的酷刑,王營昨晚回去后自己試了試,簡直不是人乾的事。

大哥可給荊軻說,這種法子他還有很多種,難不成是要拿自己試驗?

顫顫驚驚的詢問楊默要幹什麼,在大哥滿臉通紅說了借錢兩個字之後,王營鬆了口氣。

。 翌日清晨。

大家按時起來后吃完早餐,帶上為數不多的行李離開酒店,朝高鐵南站出發。

見他們終於走了,酒店的經理還有工作人員不約而同的鬆了一口氣,隨後開始尋思這段時間的照顧有沒有不周到的地方。

坐上高鐵,三人一排,坐了幾個小時於下午一點抵達海市。

大家互相道別,顏知許打了一個計程車來到盛世豪庭。

走進宅院,屋內的金毛犬旺財鼻子靈敏耳朵敏銳,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跑過來圍在顏知許的腿邊嚎叫,撒嬌。

「汪——汪汪——汪——」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