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個大概十七十八的少年,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偏瘦”那小弟簡單的說道,張化坤是他們的老大,張化坤問什麼,他們也不敢不答。

“他來了?告訴兄弟們,馬上把他找出來”張化坤聽到那名小弟的描述,立馬站起了身,對着身旁的長髮說道。

“不用找了,我就在這裏”在門外響起了一道聲音,一位身穿運動褲普通短袖的男生從包間外走進來,臉上帶着陽光的笑容,看向張化坤所在的位置。

“你,果然是你”張化坤大叫,旁邊的長髮站直的身子,忍不住退後了幾步,看唐顏臉上都是帶着驚呆,多半的還是恐懼,來自心裏的恐懼。

“馬尾,上”張化坤從桌子上掏出幾把鋼管刀,將其中一把遞給馬尾,跟身旁的那名小弟,現在在這個屋子裏就三個人。

“坤哥,我……”馬尾支支吾吾的說道,臉上帶着苦色,雖然手拿着長長的鋼管刀,但還是沒有底氣。

“上”張化坤一腳踢向馬尾的屁股,將馬尾直接踹了出去幾步,同時又趕旁邊的小弟上去拖住唐顏。

那小弟當然不知道什麼,這裏看着的是他的老大,如果表現好,估計還可以攀高枝,現在他手裏又拿着刀,簡直就是打了雞血般。

至於長髮就沒有那麼勇敢了,不敢與唐顏打,雖然手上有刀,但他卻沒有那個膽子,可後面又是張化坤,他更加不敢違抗張化坤的命令。

“啊啊啊”那小弟當先衝了出去,對着唐顏的位置橫砍,鋼管刀沒有***那麼大,不可以把人砍死,砍手臂只能讓手臂劃傷,不會砍斷手臂,而那小弟砍的位置就是手臂的位置,殺人這種事他還不敢做。

唐顏一隻手扣住那小弟的手腕,真元涌起通過唐顏的手臂打進那名小弟的身上,對方直接眼睛一白,昏迷了過去。

張化坤看到那人不過一下就被唐顏給打暈了,心裏更加的害怕了,手心都是汗,雖然知道唐顏厲害,但也不用那麼厲害吧?


至於馬尾,握住鋼管刀的手甚至都顫抖了起來,他現在能站在唐顏面前的勇氣,就是手中的刀,他自身的實力也就跟那倒下的小弟差不多,那小弟直接被唐顏一下給放倒,那他自然就不用說了。

“老,老大,我錯了”馬尾乾脆將手中的刀給丟下,直接跪在唐顏前面,小命最重要,張化坤雖然他惹不起,但他卻躲得起。

“馬尾,你……”張化坤剛剛說了一半,胸口一沉,感覺被人踹了一腳般,整個身子向後一飛,從酒吧的上層包間直接撞了出來,直接將玻璃給撞碎。

“嘩啦啦”許多玻璃掉了下來,好在下方沒有多少人,沒有一個受傷的,張化坤直接從二樓摔到了一樓的桌子。

“啊”酒吧裏的人抱頭逃跑,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見到巨大的砰聲,玻璃就碎了,隨後一箇中等身材的男人摔了下來,這一動靜將整個酒吧裏的幾百人都嚇的捂住頭逃跑。


“哥,那裏怎麼了”在一旁櫃檯前的李大龍對着身旁的李大虎問道,眼神一直盯着二樓的那個人影,看不清是誰。

現在的音樂也停止了,震耳欲聾的音樂聲換上了許多尖叫聲,人羣都往酒吧門口跑去,只有十分之一的人還沒有慌亂,看了看周圍,從身上掏出一根根甩棍和鋼管刀以及電棒。

“不知道,咦,那不是唐顏麼”李大虎剛剛說完不知道,樓上的那影子就往前踏了幾步,燈光的照射,把那俊逸的臉蛋隱隱的照出,讓李大虎認了出來,多半的還是吃驚之色。

── 本章完【我在電腦站弄了一個後續劇情發展選項,大家可以去投票,哪一項票數多我就寫哪一項,只要敢投想我就敢寫,鏈接17k.com/book/1069636.html?pf=pc】 李大龍也是將眼睛睜得大大的,本來以爲唐顏只是跟他們鬧着玩的,就算復仇,也不會搞得那麼熱鬧,沒想到竟然全部人都因其轟動。

“哥,顏哥有危險了”李大龍用手臂撞了撞李大虎的手臂,模樣看起來像慢慢品着杯子中的雞尾酒,卻把視線放在周圍。

“是啊,好多人”李大虎有點僵硬的說道,周圍有些幾十個人,都掏出了武器,一想就知道肯定不是唐顏那邊的,也不知道唐顏惹的是什麼人物,難道唐顏真的去剷除對方的老大?

“哥,怎麼辦,去幫麼”李大龍有點猶豫,人太多了,就徵求李大虎的意見,李大虎如果說幫,他也不會猶豫,他們倆兄弟都是彼此信過對方,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形容這兩兄弟,再合適不過。

“幫,肯定幫”李大虎沒有任何的猶豫,唐顏幫助過他們,他們要懂得知恩圖報,腦子一轉,隨即又補上一句“不過也不是現在幫,人太多了,衝出去就是找死”

“嗯,好”李大龍聽到大虎哥哥的建議,點了點頭,兩人又繼續潛在這角落,慢慢的品嚐着杯子中的酒。

雖然說很多人聽到玻璃破碎聲跑了出去,但那也是一部分,除了原本就是這裏的地痞外,還有着一些人在這裏看着,看看有什麼事將要發生。

“你敢跑出這酒吧,我打斷你腿”唐顏轉身對着依舊跪在地上的馬尾說道,又轉過了身,小腿一蹬,整個人從七八米高的二樓跳下,安全的落在了地上。

這一舉動讓馬尾嚇了一跳,更加不敢不聽唐顏的話了,唐顏從這裏跳下去,並且安全落下,這足夠證明唐顏的實力了。

“坤哥,沒事吧”離張化坤摔下最近的一名小弟,馬上跑到了張化坤摔下的地方,將張化坤扶起。

這裏是供人喝酒品小吃的地方,自然擺上了桌子以及沙發,張化坤剛剛摔下來,運氣不好直接摔在了桌子上,整個玻璃製成的桌子全部粉碎,張化坤重重的壓在了上面。

“麻痹,你說能沒事麼”張化坤將背後那插在他身上的幾片碎玻璃拔下,疼得呲牙咧嘴,心中暗罵,誰TM把這桌子擺在這裏的?站出來我絕對不打死你。

唐顏落在了地上後,就像普通人從半米高的地方跳下,一點困難都沒有,這讓不少人驚呆了眼,不過想想這估計是運氣,也就沒有那麼多念頭了。

唐顏一落地就有幾十人將唐顏的圍住,那幾十人手中都握着武器,在唐顏的對面,就是張化坤,現在的張化坤那大哥模樣早就已經沒有,看起來甚至還挺狼狽的,上衣也被撕破了幾個口子。

“TMD,這下我看你還蹦噠,上上上,弄死他”張化坤看到唐顏被他的一羣小弟給圍住了,很解氣的說道,立馬叫周圍的小弟給弄死唐顏。

那人羣立馬就擁上,唐顏在裏面極爲的被動,如果不用真元,恐怕就這樣打會很狼狽,甚至會輸,雖然那人羣不是什麼練家子。

唐顏一下就放倒了五六個,身上無形的真元升起,唐顏手臂一劃就有一個被放倒,不過只是放倒,並不是受傷,疼痛卻是很大的。

唐顏雖然厲害,可他畢竟只是一個人,不過一會就陷入了狼狽,幾十人位在他旁邊打他,根本就不衝散,就像陣型一般,打得唐顏很是蛋疼。

就在唐顏有點狼狽的時候,就在此時,人羣的後方有一點騷動,這騷動的源頭就是來自兩個人,那兩人就是龍虎兄弟。

大虎跟大龍兩兄弟一人拿起一張凳子,在後方偷襲那人羣,一敲就是放倒一個,特別給力,殺得人羣都漸漸亂了起來。

唐顏見到人羣亂了,立馬抓住這個空機,從人羣的中央竄出,來到了人羣的內部,這下不是全部人的攻擊對象了,他解決來說還是挺簡單的,只是時間問題。

“NND,哪來的兩人”張化坤在人羣的中間,本來指揮着人羣將唐顏困在裏面打,眼看着就準備打中唐顏,後方卻引起了騷動,讓唐顏鑽了一個空子,跑到人羣內部將他們的優勢給化解了。

“MD,原來是你們”張化坤看仔細了那兩人,臉上憤怒之色更加的濃郁了,那兩人就是剛剛被牛子教訓的兩人,沒想到現在衝出來幫助唐顏。

張化坤不再指揮這裏的人,而是帶着兩個小弟,手握着鋼管刀對着那大虎大龍走去。

“來了,大龍小心點”大虎看到張化坤走來,停止了攻擊,對着身旁的大龍說道,現在他們的偷襲暴露了,打起來也沒有剛纔那麼爽了。

“放心吧哥”大龍淺淺一笑,繼續掄起那手中隱隱有些變形的凳子,往身旁的那人砸了兩下,就跑到張化坤的旁邊。

大虎大龍兩個人對付張化坤,張化坤這次沒有留手,一刀豎着向大龍的腦袋砍去,卻被大龍將凳子擋在頭上,阻擋了張化坤的攻勢。

大虎則是被張化坤帶來的那兩人給纏住了,一打二,很是狼狽,好在手中的是凳子,那一砸,鋼管刀跟甩棍是無法擋住的,只能認命的被砸中。

在外圍的人也有一些看到了他們的老大張化坤跟大虎大龍打,有幾人沒有再對唐顏攻擊,直接折回來,參加張化坤的那個戰局。

一個兩人陸陸續續的來支援張化坤,讓張化坤微微的可以鬆了一口氣,但大虎大龍卻不這麼看,多來一個人,大虎大龍就多一點危險。

就這麼一下子,大虎的大腿就被劃了一刀,而大龍的背上也被打了兩棍,這些唐顏都看到,可他這裏抽不開身,十幾人在圍着他打,他雖然可以一下子就解決,可那樣會暴露他是修真者的身份。

“哥”大龍呲牙對着身旁的大虎說道,凳子頂在身旁,在凳子上有兩把刀架在凳子上,兩把刀是兩個人在握着,兩個人的力氣加起來比大龍大,直接壓着大龍不斷後退。

“大龍,堅持一下”大虎對着大龍說道,他這一邊的狀況也不是挺好,與大龍那邊的差不多,不過他卻留意了唐顏那邊的戰情,只需要在堅持一分鐘左右,唐顏就可以來支援他們。

“MD,我讓你們死”張化坤在一旁看着,動起了身,讓小弟頂上他的位置,從後面抄了一條路,直接繞到大龍的身後。

“大龍”大虎對着大龍說道,張化坤準備就到大龍的身後了,這一叫也是提醒,提醒大龍準備後面。

“哥,我快擋不住了”大龍氣喘吁吁的說道,尤其是注意到張化坤準備來到他的後面,他便直接喊到,心裏卻想着,死了就死了吧,二十年後一樣是條好漢。

“MD,弄不死你?呸呸”張化坤幾乎雙眸通紅,看着大龍的背影說道,呸了呸兩下手掌,搓了下,雙手握住鋼管刀,一步一步朝着大龍走去。

“啊,砍死你”張化坤幾步來到了大龍的背後,對着大龍吼道,將手中的鋼管刀擡起,準備砍向大龍。

“啊”唐顏看到了大龍此時的狀況,心中一急,顧不了那麼多了,全身涌起火紅的真元,真元就如同觸手,一道一道射向這些小弟的身上,以及張化坤。

張化坤剛剛想砍下,就被唐顏的這個舉動給嚇壞了,隨即眼前一黑,整個人就重重的倒下,昏迷了過去,那些小弟以及圍觀的人也不例外。

整個酒吧裏,還有睜着眼的只剩下大龍大虎,兩個人睜大了雙眼看向那全身冒這火紅光澤的唐顏,甚至嘴巴都微微張起。

這是驚訝,很驚訝,非常的驚訝,特別的驚訝。

── 本章完 “哥,哥”李大龍嚥了咽口水,對着身旁的大虎說道,大虎也不例外,整個人呆在原地,被驚傻了。

唐顏低着頭,喘了幾口大氣,隨即把頭擡起,看向大龍大虎的位置,身上的真元也慢慢的潛入他身上,這真元,比原先的真元還更加的凝實,這是已經突破了的表現。

“你們沒事吧”唐顏臉上揚起笑容,竟然在情急之中突破了,原本他也就是想打出一道真元,沒想到失控了,沒有來得及掩飾,就將真元全部爆發出了。

“沒,沒事,你怎麼了”大虎愣了過神,眨了眨眼睛對着唐顏說道,剛纔的震驚還是沒有緩解過來,不過也略有點好了。

шшш ▪тt kan ▪c o

“沒事,這事你們不要說出去,埋在心裏”唐顏搖了搖說說沒事,隨後又補上了一句,語氣也沒有什麼威脅的意思。


“好,知道”大虎點了點頭,他以前也看過那些好萊塢大片,一些不爲人知的祕密總埋在暗處,不會別人知曉,他本來只是覺得是假的,卻沒想到這種能力真的存在,好像他融入了電影中,扮演的就是保密者。

“顏哥,那這裏怎麼辦,有那麼多人看到”大龍比大虎先反應過來,就問道唐顏,腦中一想,轉口說道“難道,把他們都殺了?”

“不,那麼多人,都殺了怎麼可能,我有我的辦法”唐顏搖了搖頭,這裏幾十號人啊,怎麼可能都殺了。

不過唐顏可以想辦法,將他們的記憶抹除掉,這個是修真者可以辦到的,不過必須要快,抹除最多隻能抹除十分鐘之內的事情,超過了十分鐘就無法抹除那段記憶了。

大虎跟大龍點了點頭,能不殺人那就不殺人的好,殺人可是犯法的,更何況幾十個人,估計被全國通緝都有可能。

唐顏走到了大龍的旁邊,看着地上的張化坤,將身子蹲下,一隻手貼在張化坤的額頭,絲絲火紅色在唐顏手掌浮現,不過一會兒就融進了張化坤的大腦中。

這一幕讓旁邊的大龍大虎看得滿臉震驚,這,這也TM太神奇,想幹啥就幹啥,如果他們有這樣的能力,恐怕也不會處於現在這個地位了。

唐顏一個一個的走去,不過三分鐘左右幾十個人的腦中都被唐顏的真元侵入,抹掉了短暫的記憶,確認沒事後,唐顏才停下了舉動。

“顏哥,接下來怎麼辦”大虎對着唐顏問道,雖然唐顏比他們還要小上一點,但唐顏的本事卻比他們大,他們叫顏哥也是理所應當的。

“等他們醒來了,我說過讓你們成爲這裏的老大的”唐顏淡淡一笑,從口袋掏出一包煙,就是普通的七塊錢紅雙喜,對着大虎大龍每人丟去一根,自己先抽起來。

不過幾十秒鐘後,張化坤首先就醒了起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思想只停在剛纔他準備得手,接下來他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嗯?是你”張化坤一醒來,轉了轉頭就看到了唐顏,急忙的摸了摸旁邊,卻發現鋼管刀不見了,而他的那把鋼管刀,就在唐顏的腳下。

“大虎大龍”唐顏對着李大虎跟李大龍倆兄弟看了一眼,兩兄弟會意的點了點頭,一人從周圍的地上撿起一把刀,架在張化坤脖子上。

“大,大哥,我錯了”張化坤被這舉動嚇了一跳,急忙跪下來對着唐顏求饒,刀就架在他脖子上,他能不激動嗎。

“以後給我滾出N市吧,若不然見一次打一次”唐顏在張化坤的身前,臉上帶着邪笑說道,混這個圈子不需要那麼多規律,還是那句話,誰拳頭大誰就是霸王。

“是是”張化坤聽到還有活命的可能,急忙的點了點頭,能活命那他自然選擇活命了,在唐顏說讓張化坤金盆洗手的時候,那羣小弟也醒了,一醒來就是看到這畫面,他們能不驚呆麼。

“你們也聽着,這裏以後的老大就是這兩位,誰有不服?”唐顏冷聲對着後面那羣已經醒過來的人說道,依舊是跟處理尊氏一樣霸氣,沒有誰敢吭聲。

至於李大虎跟李大龍兩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感覺到這事那根本就是不可思議,就好像一個乞丐,突然在路邊撿到了五千萬的彩票,

“嘟嘟嘟”在外邊響起了警鳴聲,這裏發生了大事,如果說警察不來那就是不可能的,距離出事到現在,也有過了將近十分鐘而已。

“裏面的人,放下武器”在酒吧外一輛輛警車圍住酒吧,據他們得來的消息,這裏發生了特別嚴重性的鬥毆,這次光是派來的警車,都有幾十輛,比裏邊的人還要多。

“長官,接下來怎麼辦”在外面,一位身穿普通警服的人對着一個將近四十歲的人說道,那四十歲的人估計就是警察局局長。

“務必要保證裏面的人安全,還有,市委書記說了這裏面有一個特殊的人,不要出現馬虎,誰出事也不要讓那個人出事”局長着急的說道,上司的熟人在裏面困着,如果出事了,恐怕讓他脫掉身上這身警服都有可能。

“是”旁邊的那名警察說道,立馬又招呼人,開着擴音器對着酒吧裏面喊道。

在酒吧內的唐顏聽到那外面有警察圍住了,並不稀奇,出了這種事如果不來警察,那纔是怪事呢。

“顏哥,怎麼辦”李大虎對着唐顏問道,這種場面他也是第一次見過,以前他就是一個普通的物業工人,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場面。

“出去吧,沒事”唐顏對着大龍大虎說道,大龍大虎聽到唐顏的保證,心裏的緊張微微放下,總感覺有唐顏在,天塌下來都不會怕。

丟下了手中的刀具,跟着唐顏往酒吧大門走去,剛剛出了大門就有一盞強烈的大臺燈照射過來,讓大龍大虎眼睛刺痛,無法睜開雙眼,也就只有唐顏跟個沒事人似的。

“你們三個,過來”局長看到有三人出來,三人也不像這裏的地痞,身上穿着也都是很普通的衣服,立馬就招呼過來,不過旁邊的警察還是沒有放鬆的,依舊拿着槍指向唐顏三人位置。

“你們三個,說說裏面怎麼一個情況”局長很是着急的說道,裏面可是有一個大人物啊,與市委書記的關係不一般,他怎麼能不着急,只不過他不知道,那所謂的大人物,就是唐顏。

那局長自然不知道那大人物就是身旁的那位少年,因爲那位少年身上穿着的衣服,很是普通,在那名局長的眼裏,那位“大人物”怎麼說也是富二代或者***,怎麼可能身穿普通的衣服褲子。

“裏面還有幾十個人,全部都被我打趴下了,現在裏面也沒有什麼危險了”唐顏如實的回答,沒有迴避問題,這一回答讓局長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什麼?你說你把裏面的人都打趴下了”那局長氣勢洶洶對着唐顏大聲吼道,裏面可是有位大人物啊,如果大人物也被打可,那他怎麼交代。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