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和天皇這才意識到了,自己已經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了,無奈的嘆了口氣道:“這件事到底誰去辦,誰把這件事辦妥,誰就是拯救國家命運與水火的英雄。”

“······”

依然沒有人開口,因爲沒人有辦法,都知道,這根本是無法談攏的,對方終於騰出手,大軍殺了過來,你想這麼了事,那是癡人說夢啊。

昭和天皇憤怒了,“嘩啦!”一聲,將自己桌前的東西扔了一地,怒道:“你們到底什麼意思,想至歷代天皇於不顧嗎?”

“不敢。”


“臣下不敢。”

一一跪拜,不敢多言。

昭和天皇這才長出了一口氣,舒服了一些,接着說道:“那就去和談,儘量何談成功,不管想盡一切辦法,都要成功。”

“是!”

這一刻,衆人只得埋頭去幹,幹不好,也得幹了。

最後商討之後。

由東條英機出面,坐着一艘小船,來到了韓立縮在的山東號航母上,低三下四的見到了鼎鼎大名的話韓立。

韓立看着東條英機,比自己想象的要矮很多,也比自己想象的瘦很多,不由得笑了,“東條英機,嗯?你來談什麼啊,請講吧。”

直奔主題,沒有任何的耽擱。

東條英機想了想道:“我們是來和談的,帶着天皇的·······”

“等等。”

沒等他說完。

韓立笑了,“我這裏只接受投降,不接受和談,你請回吧。”

“這?!”

東條英機無語了,說道:“貴軍已經獲勝,何必如此痛打落水狗,我們國家和你們的國家還是有很多有愛的歷史的,不應該如此模樣。”

“滾。”

韓立過去一腳就給踹那了,咬牙說道:“兩軍交戰不斬來使,我不殺你,但你請記住了,你們這些戰犯的頭顱都會掛在東京塔上,一百年,沒錯,要掛足一百年,對了,我會在東京建一座塔,一座高高的塔,然後將你們所有人的頭顱掛在上面。”

“······”

東條英機無語了,被踹的都動彈不得了,最後是被手下人扶了起來,咬牙的說道:“那你就來攻吧,我們寧願一億玉碎,也不瓦全。”

“好。”

韓立就等這句話呢,樂呵呵的豎起了大拇指,“那就讓這裏變成一片廢墟,哼哼,讓你們所謂的大和民族,全都去死。”

“八格牙路。”

有人想動手。

旁邊的林動一腳就給踹那了,“滾。”

“啊!”“啊!”叫着。

和談使者們,匆匆離去。

距離韓立說的時間,只剩下三四個小時。

韓立笑呵呵的摩拳擦掌,這一刻,一定要讓這個國家,付出慘痛的代價,讓他們永遠銘記,絕對要比還要讓他們感受到恐懼。

“來吧,顫抖吧,哼哼,我要讓你們,永世難忘。”

韓立樂呵呵的笑着,卻是已經打開了屠刀,準備下手了,爲了這一刻,爲了這一次,他已經等的夠久了。


這次絕不含糊,“血債血償,你們欠下的,要十倍償還。” 軒轅破軍隨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發現聲音的主人果然是他熟悉之人,也是他這次趕來望鄉樓會友的唯一目的。

不待軒轅破軍說話,李青蕭搶先說道:“破軍大哥,住手!這個小子乃是我兄弟!”望鄉樓大廳之中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加上李梓安與慕容瑩瑩二人並沒有跟隨而來。

他不放心李梓安,自然返回看看,誰知道竟然真的這麼巧,還真是李梓安鬧出的事情來,更碰巧的是,其鬧事的對象竟然是他認識之人。

軒轅破軍見到李青蕭已經來到李梓安身前,他也停下繼續攻擊的念頭,疑惑的望着後者,等待着李青蕭的解釋。

李青蕭苦笑的看着軒轅破軍,伸手指向李梓安說道:“這小子名喚李梓安,乃是我東青聖地之人,破軍大哥你們怎麼會動起手來呢?”

李青蕭沒有將李梓安多做介紹,只是說了李梓安來自木屬性本源山——東青聖地。加上李梓安的姓氏,想必軒轅破軍肯定知道李梓安的身份在東青聖地不是那麼簡單。

雖然疑惑東青聖地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一厲害後輩,但是沒有多問。反而朝其身後的軒轅媚娘望去,希望其妹能夠將事情說清楚。

軒轅媚娘做爲中土聖地之人,自然也認識輕笑追命李青蕭,心底雖然不願,但是李梓安既然出自東青聖地,那麼今天她想要報仇,恐怕是不可能了。

見到其大哥看着她,軒轅媚娘此刻心底雖然不願,但也不敢怠慢,站出身來給李青蕭施禮,然後指着李梓安身後的慕容瑩瑩說道:“是這位姑娘將我撞到在地並且沒有道歉,我纔開口大罵,至後他就因爲我辱罵他的同伴,就扇了我兩耳光。”

說完說道‘扇耳光’之時,她竟然摸了摸手印還未消退的面頰,委屈的哭訴道。

李青蕭眉頭微皺,他自然相信李梓安不可能是那樣蠻狠霸道之人,所以他朝李梓安投去詢問的神色。

李梓安雖然不願多說,但是李青蕭竟然認識這位蠑螈要塞的督軍,他自然不想李青蕭爲難,解釋道:“我們本來想要道歉的,但是她並沒給我們機會,撞到在地身子還未站起,就開始辱罵人。”

李青蕭見李梓安如此說道,自然知曉事情的大概了。

軒轅媚娘仗家世背景,自然不願吃虧,但是她卻當中面辱罵慕容瑩瑩,李梓安自然會動手打人。

軒轅破軍其實心底也明白他的妹妹是個什麼樣的性格,但是不管怎麼樣,他妹妹今天被人扇了兩個耳光,這件事情確實事實。

不過李青蕭既然認識對方,而且照李青蕭所說,這白衣青年乃是出自東青聖地之人,並且姓李。他自然不會因爲這點事情得罪以爲東青聖地李姓青年。

心底盤算着怎樣將這件事處理得即不得罪對方,又保全自己一方的面子。

軒轅破軍乃是豪爽之人,自然不想拐什麼彎彎道道:“既然事情雙方都有錯,責任自然不能怪哪一方了,不過我妹子確實被這位小兄弟扇了兩個耳光。想要讓這事情解決也是簡單,今日就讓這李小兄弟好好陪我打上一場怎麼樣?”

軒轅破軍雖然話是對着李青蕭說道,但是其眼神確實望着李梓安的。

“這…….” 李青蕭有點拿不準軒轅破軍什麼意思,有點想不通,既然軒轅破軍知道了李梓安的身份,自然不會因爲這一點小事而傷了和氣。

本來他還打算勸說李梓安道個歉,這是就算過去了。

如今軒轅破軍竟然提出要與李梓安較量一番,雖然他知道軒轅破軍不會對李梓安痛下殺手,但是他卻知道對方的厲害,能夠鎮守一方要塞之地,豈能沒有幾分真本事。

哪怕是他,對上軒轅破軍恐怕也是敗多勝少的局面,更不用說李梓安了。

軒轅破軍自然看出了李青蕭的顧慮,伸手製住李青蕭的勸說,眼神卻是直盯盯的看着李梓安,等待着後者的回答。

李梓安淡然一笑:"既然這位督軍大人想要賜教,那麼梓安自然全力奉陪咯。"雖然他沒有把握能夠贏對方,但是自保應該沒有多大的問題。

“哈哈…….果然英雄出少年,小兄弟果然乃是痛快之人。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就去我哪裏,我哪裏地方寬敞。” 軒轅破軍見到李梓安答應,大笑起來,並再次誇讚其李梓安來。

這已經是他第二次誇獎李梓安了,如果不是其對李梓安特別的欣賞,恐怕也不會如此的誇對方了。

軒轅破軍與李青蕭並排走在最前方,李梓安、慕容瑩瑩以及軒轅媚娘、天一則是跟隨在兩人之後,在後面則是軒轅破軍帶來的幾名衛兵。

至於與軒轅媚娘一起出現在望鄉樓的那名英俊青年,在軒轅破軍出現之時,已經悄悄地離去。而甄有財原本想要找李梓安的晦氣的,到最後竟然對方乃是東青聖地之人,且是與“輕笑追命”李青蕭的同伴,他自然不好再多說什麼。

更何況軒轅媚娘這位當事人都沒有再追究,他自然不會多說什麼了,甚至還向李梓安與慕容瑩瑩賠禮道歉了。而李梓安從頭到尾都沒有搭理這望鄉樓的甄管事。

在軒轅破軍與李青蕭的帶領之下,幾人很快就來到了督軍府,不做他想,軒轅破軍領人直接奔向武場而去。

李青蕭無奈的取笑道:“破軍大哥,沒想到你現在做了督軍了,仍舊改不了這武癡的性格!”

軒轅破軍則是不以爲然回道:“骨子裏的東西,怎麼能夠說改就能改掉呢?再說這有不是什麼壞事!”

督軍府的武場佔地很廣,足有幾公里的面積,武場之上竟然有兩個六七歲小少年與一名八九歲模樣的小女孩在幾名武師的監督之下,正在認真的訓練着。

見到軒轅破軍的到來,幾名小孩訓練的更加努力……

幾名武師也想軒轅破軍行禮。

“好了,你們幾個小傢伙還不過來見人!” 家有重生女

“哦…… "兩名男孩猶如小猴子一般快速朝軒轅破軍直撲而來,人影還未奔至卻大聲呼喊‘父親’起來。


軒轅破軍臉上笑意更濃,伸手摸了摸兩名小男孩的頭道:“小海,小河、小雯這是李青蕭小叔叔,你們也見過,還不叫人!”

三個小孩一一給衆人見禮後,則是興奮的站在軒轅破軍的身後。

“李小兄弟,我們開始吧?” 軒轅破軍問道。

兩人已經來到練武場了。

既然如此,就好好戰上一場。李梓安心想:“自他突破分神期之後,還真的沒有與實力相差不大的人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場,今日如此好的陪練豈能輕易放過。

劍煞附體,拔劍一劍直朝軒轅破軍斬去,及乾脆又果斷。

軒轅破軍見到李梓安拔劍斬來,感受到全身的戰鬥細胞立刻沸騰了一般。大吼一聲,雙拳猶如一對重錘一般,悍然朝李梓安的斬來的巨劍迎去。

“轟隆隆”一聲震天的巨響,大地爲之震動,一股無形的氣勁以雙拳與巨劍相接處的點爲中心輻射開來,原本平靜的武場,平地颳起一陣颶風,攜帶着塵土飛揚…….

李梓安的巨劍被軒轅破軍猶如鋼鐵的一般拳頭轟的倒退而來。感受到劍身傳來的巨力,李梓安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去,一直退了五六步才穩住退勢。

而軒轅破軍則是隻是向後退了一步就卸去了李梓安的斬去的力量。

軒轅破軍大聲喊道:“如果想要與我硬碰硬,這點力量差遠了,不夠!不夠!” 隨着軒轅破軍的聲音,其三名小孩立刻歡呼起來。

李梓安微微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麼,站立的不動的李梓安左右兩邊突然分出兩道與李梓安一模一樣的身影;接着兩道身影再次分出兩道身影。

將軒轅破軍團團圍住,五道身影雙手握劍,毫無花甲的一劍斜披而來,猶如五道幻影一般,出劍快如閃電。

軒轅破軍心底一驚,暗道這是什麼招式? 竟然能夠突然分出這麼多少身影出來,一時間之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分辨哪一位纔是真正的李梓安了。

眼看五個李梓安在五個不同的方位拔劍朝他斬來,既然分不清楚就不用再去分了,大腳一蹬,整個人直挺挺的平地拔高,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幽芒。

軒轅破軍的手突然快速打出,一下子整個人猶如變成千手觀音一般,無數手掌在其身體長出,一下子無數拳頭打出,猶如拳海一般,打向五個方位的李梓安的身影。

李梓安知道其五道身影使出的劍招肯定會被軒轅破軍拿拳海打散,不過其心底也不着急。神識再次附在體內靈力之上,五道身影再次變化成爲九道身影。

並在劍身之上灌注了《青天劍歌》的劍煞之力,大喝一聲:“刺天”

九道身影長劍指向天空,形成九道貫通天地的劍芒‘刺啦’一聲,猶如利刃劃破布條一般的聲音響起。

只見九道連接天地的無比巨大的銀白劍芒猶如九天之上斬下的驚雷,掠過天際,帶出九道赤白的劍痕,朝不斷揮舞着拳頭的軒轅破軍斬下。

李青蕭自然感知到了李梓安使出的這招改良的“刺天式”的威力,如果任憑場上的軒轅破軍一個人單獨面對這招的話,恐怕會受到不小的創傷。

想了想,還是飛身至軒轅破軍的身後與其一起抵抗李梓安的的劍招。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一連九道巨響在軒轅破軍與李青蕭的頭上想起,兩人雙雙倒飛開來.一直退了好幾米遠才停止身子,不過兩人卻沒有受到傷害。

反倒是李梓安受到兩位尊級高階強者反擊,受了不小的內傷。駐劍站來離兩人幾十米開外的地方一動不動,衣服與頭髮有點散亂。

突然“哇”的一聲,李梓安噴出一口鮮血,面色有點蒼白。

慕容瑩瑩率先趕到李梓安的身邊,立刻扶住李梓安搖搖欲墜的身子,眉宇之間透露出濃濃的關心。

李梓安微笑說道:“沒事!只是被青蕭大哥與督軍大人的反震之力所傷,沒有什麼大礙,調養兩天應該沒事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