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本來可以寫完作業的,但誰知道小貓咪會跑到她卧室里去睡啊!為了不吵醒小貓咪,也為了自己在小貓咪心中的地位,她昨天都沒有做作業,就連睡覺也是在隔壁客房睡的。

雖然心裡對此有點怨念,但在第二天看到軟乎乎的小貓咪的時候,心裡的那點小怨念早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淺九高傲的瞥了一眼還在換鞋的雲曉月,理都不理,尾巴有一搭沒一搭的在後面甩著,把高傲的神態演的神氣十足。

雲曉月看了,心裡哭笑不得,打開門小心的走了出去。

等到門外的腳步聲遠去,到最後徹底沒有動靜了,淺九才起身邁著優雅的步伐來到了落地窗面前,扒拉開厚厚的窗帘,圓乎乎的腦袋鑽了出去,不過一會的時間,淺九就看見了樓下的雲曉月,看見她一蹦一跳的,淺九嗤笑了一聲,沒說什麼。

但心裡卻是在想,不過是對她好點了,就高興成這樣,若是以後自己讓她撫摸自己,豈不是樂的要死?!

真是沒見過世面!!!

不過……

淺九掃了一眼樓下因為看見自己而對自己使勁招手的雲曉月,一撇頭高傲的鑽回去了,還是正事要緊,這種無關緊要的小事,就不要放在心上了吧。

……不過,若是忽略淺九嘴角翹起的弧度的話,恐怕這話還有點可信度。

樓下,看見淺九鑽回去了,雲曉月一陣失望,但很快心裡又安慰自己,現在能過來看自己一眼就是好的了,最起碼對自己好點了,等到以後一定會對自己依賴不舍的!

雲曉月心裡充滿了名為征服小貓咪的幹勁,挺起小胸膛,神氣十足的向著市中心的圖書館進發。

…………………………

確定了雲曉月出發了之後,淺九來到雲曉月的卧室。

因為雲曉月並沒有鎖門,所以這就方便了自己。

淺九用身體使勁推了推們,好不容易出現了一道縫隙,淺九累的氣喘吁吁,用鬍鬚丈量了一下,確定自己可以進去之後,淺九連忙縮了縮身體,鑽了進去。

眼睛看了看四周,在看到擺放在書桌上的電腦的時候,頓時眼前一亮,可是……

這也太高了吧?!

淺九看了看足有一米那麼高的書桌,再看了看自己只有巴掌大的小身子,只覺得一陣心疼自己。

若自己還是人形,這麼矮的書桌又哪裡難得到自己?可惜……現在他是一隻剛出生不久的小貓咪。

心裡一陣感嘆之後,淺九收起了「自怨自艾」,眼睛四下看了看,終於被它找著了機會。

後退幾步,淺九弓起身子,後腿發力,一個助跑之後起跳,跳上了在書桌旁邊的凳子上,再蓄力起跳,跳到了椅子上,最後一次蓄力起跳,成功到了桌子上。

這個時候的淺九已經累的氣喘吁吁了,靜靜地像個大字一樣趴在地上,舌頭吐出來,休息了還一會之後,覺得沒有這麼累了,淺九才起身。

打量了一眼還在閃爍著電源燈的電腦,淺九不由得在心裡感激了一下雲曉月有著這個出門不關電腦的壞習慣。

淺九身體碰了碰滑鼠,電腦頓時亮了起來,雖然知道自己這麼做之後電腦會亮起來,但身處這幅弱小的小貓咪軀體里,還是被嚇了一大跳,毛毛都被炸了起來。

等到好不容易順好了毛,淺九面前的電腦屏幕已經黑了。

淺九:「……」這不是耍我是什麼啊摔!!!

這次淺九有了準備,小小的身體碰了碰滑鼠之後,沒有再被突然亮起的電腦屏幕嚇一跳了。

看著顯示著自己一副睡顏照的桌面,淺九嘴角抽了抽,「……」就這麼喜歡我?

忽略心裡的得意,淺九兩隻小爪子按著滑鼠在桌面上拖動,在瀏覽器字樣的軟體上停留之後,淺九轉到了滑鼠的左鍵面前,兩隻小爪子按了上去。

連按兩次之後,畫面跳轉,淺九眯起了眼睛看著電腦,拖著滑鼠在搜索框上停留,再一次單擊之後,淺九深吸了一口氣,來到鍵盤面前,兩隻短短小小的前爪就在黑色的鍵盤上左按按右按按,花了好幾分鐘才打出來幾個字。

嗚嗚嗚……

這小貓咪的身體,做事真是太不方便了!

搜索之後,淺九連忙找到直播軟體下載器,按了下去,之後就趴在書桌上等著電腦上的進度條滿了。

因為這台電腦是雲曉月的媽媽送給雲曉月的,而作為富裕的家庭,自然是不會在這些地方便宜了,所以才沒有一分鐘,進度條就已經滿了。

淺九趕緊起來,安裝之後打開軟體,在直播界面昵稱框里打下貓貓兩個字。

「你的昵稱已被佔用,請重新輸入。」

「……」

淺九鼓了鼓臉,不服氣的再輸了幾個字……

「你的昵稱已被佔用,請重新輸入。」

「……」

這次淺九直接打下自己的名字。我就不信這次還是被佔用了。

「你的昵稱已被佔用,請重新輸入。」

幻逆乾坤 「……」

真是啪啪啪打臉啊!打得臉好疼。

再重新試了好幾次之後,淺九輸入的名字終於沒有再被佔用了。但是……

淺九看著顯示在屏幕上的自己的昵稱,欲哭無淚。

昵稱:小小小貓咪

等級:0

……

一點都不威武,一點都不霸氣。要這樣子的昵稱有什麼用啊摔!

用來賣萌嗎?可是自己已經夠萌了,不需要再賣了。

看了一下直播軟體的各種功能之後,淺九心裡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除了送的禮物和淺九以前呆的世界不同之外,其他的都差不多相同。

熟悉了一遍直播間的操作之後,淺九又開始看其他的主播直播了。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嘛。

自然是要先了解了敵人之後,才能夠根據敵人的弱點制定對策。

雖然自己只要直播賣萌就好,但是直播間里直播的五花八門,關於賣萌這一塊應該也有很多人做才對。先了解了解他們是怎麼賣萌的,再學一學,哦,不,是積累經驗。

懷抱著這樣子的想法,淺九沒有一點心理負擔的開始看起來了各方直播。

在看直播的時候,真的是長了很多知識。

原來直播還可以這樣子直播,原來賣萌還能有這樣子的動作,真的是長見識了。

等到淺九不經意的一瞥,牆頭上掛著的鬧鐘,時間已經是11:39了。想著呆會兒雲曉月就會回來,淺九連忙不舍的退出了直播間,關了電腦之後,來到了自己平時呆的地方閉目養神。 沒有過多久,雲曉月真的回來了。

在雲曉月進卧室之後,淺九有點緊張的站起起來,擔心會不會被雲曉月看出什麼來,可是再一想自己已經收拾乾淨了電腦、書桌和椅子凳子之後,淺九又重新趴了下來,只有尾巴極速搖擺才可以看出淺九的緊張來,只是看表面,那是絕對看不出來的。

果然……

雖然雲曉月進去卧室之後覺得有哪裡不對勁,可是在仔細的看了看搜尋了一下卧室之後什麼也沒有發現,再加上現在已經是要餵養小貓咪的時候了,雲曉月也就不再糾結,直接出了卧室去了廚房。

在客廳里的淺九看見雲曉月沒有一點發火的樣子,只是有點疑惑,於是立馬放鬆了下來,不再是一副緊繃的樣子。尾巴悠哉悠哉的在後面左右搖晃,看起來就舒適的不得了。

「貓貓,快吃飯!」雲曉月端著小碗放在淺九面前,這次只是退後了幾步而已,嘴裡呵斥。

不是說很喜歡自己的嗎?現在呵斥自己又是個什麼意思?難道發瘋了?

淺九疑惑的抬頭看了一眼看似十分堅定,其實眼睛里微微閃爍著不忍的雲曉月,不過這不妨礙自己毫不猶豫的拒絕。

「嗚嗚嗚~」淺九弓起身子,滿臉都是拒絕。

若是這個時候過去了,豈不是在向雲曉月低頭?他才不呢!

難道我沒得尊嚴的嗎?任你喝來呼去?

儘管,儘管……

淺九舔了舔嘴唇,那小碗里的奶很好喝,香味都使勁的鑽進自己鼻子里,淺九也不動搖一下。

淺九一點都不想過去,直接轉身用屁股對著雲曉月,身體力行的拒絕著。

然而,雲曉月並沒有接受到淺九的意思,或者是說,即便雲曉月接受到了也無視。

因為這次去市中心的圖書館的途中,雲曉月碰到了服務員小姐姐,和服務員小姐姐聊了一下之後,自然也說出來了自己把小貓咪買回來之後,小貓咪對自己的疏遠戒備,將自己的苦惱說出來只是為了疏解自己心裡的煩惱,沒想到服務員小姐姐立即就給自己出了好主意,所以才有以上場景發生。

儘管對於這種辦法將信將疑,雲曉月還是選擇相信服務員小姐姐,想要試一下,可是沒想到……

出師未捷身先死啊出師未捷身先死!

「好吧好吧,我不逼你了,你還是趕緊來吃吧,餓壞了自己我又要心疼了。」

一人一貓都沒有說話,這樣子持續了半個小時之後,最終還是雲曉月心軟了,嘴裡說著好話,眼睛偷偷的瞄著淺九,眼睛里滿是心疼,心裡很是懊惱,不僅僅是因為對於小貓咪的不合作而懊惱,還因為自己沒有堅持下來心軟而懊惱。

呼……

終於心軟了!

淺九心裡鬆了一口氣的同時,歡呼了一聲,若是雲曉月再堅持下去,他可不保證自己還能堅持下去,畢竟和雲曉月自己說的一樣,身體是自己的,雲曉月心不心疼他不知道,但是自己確實一定會心疼的,餓肚子的感覺真的不好受,在那之後自己可從來都沒有再讓自己餓過,現在,他也同樣不準備餓著了自己。

雲曉月退讓了,站起身來往後走了幾步,看著因為有自己在場而拒不喝奶的小貓咪,心裡都要哭出來了。

嗚嗚嗚~

早知道這個辦法不奏效,她就不會做了,現在在小貓咪心裡肯定已經把自己撇到壞人那一邊了。

好委屈啊!

淺九眼角餘光看到委屈的眼淚都快要出來了的雲曉月,心裡無奈了,再一想,自己都是這麼大的人了,根本就沒必要和還沒有成年的小孩子計較,心裡如此想著,淺九轉過了身來,起身上前幾步,垂下腦袋,用舌頭卷著奶送進嘴裡。

雖然因為時間久了點而有點涼,但在這炎熱的夏日,這樣子的奶正合適。

雲曉月看著小貓咪轉過身來看了看自己之後,就來到小碗面前喝奶,頓時激動了,心裡的什麼委屈都沒了。

眼睛緊緊的盯著淺九,難道……難道……那個辦法真的有用?

激動過後,花了很多時間雲曉月才冷靜下來,可是,即便那樣子的辦法很有用,她也不會再用了。

不僅僅是因為那樣做了之後,小貓咪聽是聽自己的話了,但那不是自己自願的,總是勉強不會有好結果的。

還因為自己確實是心軟了,本來她就不是一個多麼心硬的人,用不來強硬的手段,既然用不來,那就不要用了,軟和一點的手段儘管見效較慢,但軟和一點也有軟和一點的好處,能夠讓小貓咪對自己更親熱。

之後,淺九過起了雲曉月出去時自己去雲曉月卧室用電腦看直播,雲曉月回來前毀屍滅跡,雲曉月回來后趴在沙發上裝死的悠閑日子。

這樣子的日子持續了兩天,直到星期一的到來。準確的來說,應該是鐘點工阿姨的到來。

星期一早上,雲曉月背著書包出門,在玄關處囑咐淺九,「貓貓,我要去上學了,你在家要乖乖的哦,等主人中午回來的時候就給你沖泡奶粉,不要心急喲~」

淺九可有可無的應了一聲,甩了甩尾巴,懶洋洋的別過頭,不去看雲曉月那個蠢樣。

「我就當你答應了哦!中午見。」雲曉月向淺九揮了揮手,輕輕的走出去,再關上門。

門外的腳步聲漸漸遠去,淺九眼睛里滿是惆悵。

並不是為了家裡只有自己一隻貓而雲曉月卻可以出門惆悵,而是為了自己又要等到雲曉月回來才可以吃飯了,雖然這飯只是一碗奶。

過了幾分鐘之後,淺九一骨碌站了起來,竄進了卧室。熟練的三起跳之後,淺九打開了電腦,翻出來了自己存起來的軟體,開始看起了主播。

別說,這直播還是很好看的。

淺九津津有味的看著電腦屏幕,心裡傲嬌的想著。

「咔嚓~」

「叮叮噹噹~」

嗯?淺九立馬站了起來,連忙關了電腦,跳下書桌,趴在角落裡警覺的看著卧室門口。

現在這個時候雲曉月還不會回來,那麼現在出現在雲曉月家裡的,而且還有鑰匙,不是雲曉月的家人就是照顧雲曉月的保姆,或者是……鐘點工!

幾分鐘之後,當一個人進來卧室之後,證明淺九的猜測沒有錯。

果然……

看著一身鐘點工衣服臉上滿是皺紋的中年婦女,淺九的眼睛里滿是瞭然。

「!!!」

軍色誘惑 鐘點工阿姨滿是震驚的看著趴在小角落裡的淺九,這是哪裡來的小貓崽子?竟然進了卧室?可不要是別人家的誤闖進來了。

鐘點工阿姨連忙拿出手機給自己的僱主打了個電話,「太太,我在小姐的房間里看到了一隻小貓崽,不知道是不是別的住戶的誤闖進來了,你要不要來看一下?」

「嗯?」電話那頭的貴婦驚訝了一會兒,自己女兒是什麼樣子的,自己這個做媽媽的,恐怕比她這個做女兒的還要了解她,她一向很乖的,對於貓貓狗狗也不怎麼喜歡,所以女兒卧室里的貓崽,一定不是女兒的,那麼就只能是別人的了。

是別人的她還不怕,若是是女兒喜歡的人寄養在女兒這裡的,那就糟糕了,她可不希望一向乖乖的女兒早戀,之後叛逆起來,為了愛人違抗他們做父母的。

這個時候她關心則亂,完全沒有注意鐘點工阿姨話里的,有可能這隻小貓崽子是別的住戶養的,只不過是誤闖進來而已。

「我這就過去,你呆在那裡不要亂動,免得讓那隻貓以為你要害它而攻擊你。」貴婦一邊手上拿著手機與鐘點工阿姨對話,一邊對身後的管家使眼色,讓他趕緊去準備車子,她決定這就去女兒那裡一趟,一探究竟。

因為心神都分在對於女兒家裡有貓這件事情上,所以也就沒有注意鐘點工阿姨後面的話,還以為女兒家裡的貓已經是一隻成年貓咪了,所以她還會如此緊張。

不知道那貓有沒有打疫苗啊,若是被抓了可不要生什麼病才好。

「好好好,我不動,我等著你們回來。」鐘點工阿姨掛了電話,看著只有巴掌大的小貓崽子,心裡不以為意,她是鄉下來的,鄉下什麼最多?無外乎是貓貓狗狗了,所以對於僱主這麼忌憚這隻小貓咪,她是十分不能理解的。

但是因為她是自己的僱主,所以她也願意聽她的話,再加上她文化水平不高,對於貴婦這一類文化水平高的嚇人的人,心裡還是敬畏的。

她既然這麼說了,那自己就聽她的話吧,總是比自己懂得多的人,聽她的話准沒錯。

而且,僱主都不怕自己在這裡這麼長時間不幹活凈拿錢,她有什麼還擔心的?

要知道她因為工作能力強,一個小時可以賺的錢也很多,可以說,多耽誤一分鐘,她就多掙了一分鐘的錢,可以多掙錢,她又何樂而不為?

傻乎乎的去提醒僱主,那可是蠢人才會幹的事。而她自詡雖然文化水平不高,但絕對不是一個蠢人,自然是不會眼巴巴的去提醒的,她還巴不得僱主來的再晚點呢!

可惜……

十幾分鐘之後,卧室門再一次打開,貴婦和管家走了進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