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寧趕快答應呀。春寧快說願意呀。”所有人看着春寧,激動的說道。

“上班時間,不好好工作,你們這麼多人圍在這幹什麼?”這時一名看似領導的人走了過來。然後所有人都趕快散開,只剩下中間站着的陸春寧和單膝跪地的林志遠。

“什麼情況這是?”這名領導看着這個場景,立馬一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頭腦的樣子楞了一下。

“你先起來,一會下班了再說。”春寧拉了拉林志遠,小聲的說道。

“可是我跪都跪下來了,你這要是沒答應我就起來,不就代表我求婚失敗了。”林志遠沒有起來。

“主任,春寧她老公向她求婚呢。”旁邊一護士小聲的對着這名主任說道。

“求婚?這裏是醫院,你們是在這裏上班的。這是求婚的地方嗎?”主任一臉嚴肅的說道。

“可是主任,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呀。人家現在已經跪下去了,總不能春寧還沒帶戒指答應就讓人家起來吧。”另一名護士說道。

“可是這裏是醫院,現在是上班時間,你們圍在這裏求婚,成何體統?”雖然感覺是有那麼點爲難,但是主任還是嚴肅的說道。

“主任,可是你現在要是遣散我們,讓春寧老公站了起來,你這不是破壞人家的婚事?”那名小護士說道。

“是呀主任,結婚是人生大事,而且就這麼一次,你忍心嗎?”另一名護士說道。

“行行行行行,你們快點。”主任被說的完全沒辦法,只好裝作沒看見,只是讓他們快點進行。 (一百九十四)

“林志遠,你這下鬧夠了吧?還不趕快起來?”陸春寧看着主任不善的眼神說道。

“你看,愛情的力量多偉大?連你們主任都給我們開綠燈。你就答應我吧。”林志遠繼續厚着臉皮說道。

“是呀,春寧,答應他吧。”同事中那名小護士說道。

“是呀,春寧,快答應他吧。我們都等着吃你們的喜糖喝你們的喜酒呢。”其他同事附和着說道。

“春寧,看見沒?這麼多人看着呢,你要還不答應,我會很爲難的。”林志遠說道。

“你知道爲難,你還這樣?”陸春寧看着林志遠說道。

“我要是不這樣了,那你答應我不?”林志遠說道。

陸春寧一時間被林志遠問的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突然她才意識到,昨天晚上真不應該讓他送自己回來。

“好了,我馬上下班了,你先起來,我們一會出去說行不?”陸春寧對着林志遠說道。

“那你先問一下你的這些兄弟姐妹,她們同意不?”林志遠對着陸春寧的同事擠了擠眼說道。

“春寧,我說你就答應了不就完事了。你現在讓人家起來算什麼事?算是你答應還是不答應呀?”同事裏面一位年長的護士說道。

“是呀春寧,你讓他起來可以,但是你得答應他呀。”那位小護士也說道。

“小夥子,依我看,春寧答應不答應,你都給她把戒指戴在手上。反正她只要戴上了你的戒指,就是你媳婦了,我們大家都可以給你們做證明。”旁邊一位男醫生耐不住性子,終於看不下去直接了當的說道。

“那春寧,你再不說話我就按照這位大哥說的辦法做了。”林志遠嬉皮笑臉的說道。

“林志遠,你怎麼能這樣呢?反正你不起來我是絕對不會答應嫁給你的。”陸春寧生氣的看着他。

“那你的意思是,只要我起來,你就答應嫁給我了?”林志遠繼續嬉皮笑臉的說道。

陸春寧被林志遠這個話茬接的不知所錯,無言以對,而這會又到了交接班的時間,這早班的人晚班的人都圍了上來。陸春寧看着圍上來的同事越來越多,真都不知道該怎麼收場了?

答應他吧,昨天給他說了那麼多,要他和小溪好好的在一起,本來都是說好的,自己怎麼好意思去答應。不答應吧,他死皮賴臉的跪在這,再這麼跪下去,到時候別說整個科室整層樓的人知道這事,估計全院上下以及院長和副院長都知道了。

“行了你起來吧,我答應你就是了。”陸春寧淡淡的說道。

“啊?答應什麼?”林志遠依然沒起來,還追問道。

“你說我答應什麼?”陸春寧看到林志遠不但沒起來還繼續裝傻充愣。

“你沒答應我的事多着呢?我哪知道你說答應是答應我什麼?”林志遠故意裝的很委屈的說道。

“我沒答應你什麼了?”陸春寧被林志遠這個樣子氣的直跺腳。圍觀的同事們可是看出林志遠的心思,估計陸春寧不把答應他的什麼說出來,林志遠是不會起來的。

“你還沒答應跟我去看新房,你還沒答應跟我看新車,你還沒答應跟我去見親戚,你還沒答應我跟我去見朋友,你還沒答應跟我去旅行,你還沒答應跟我去看海,你還沒答應跟我去看日出,你還沒答應跟我去看日落……”林志遠隨口說出了一大堆關於你還沒答應的事,陸春寧直接攔住了林志遠。

“你看,還有這麼多事你還沒答應我呢,所以你現在說你答應了,我哪知道你答應的是哪件事?”林志遠一臉無辜的說道。

“林志遠,你,你可別得寸進尺。反正我答應了就是了,我管你是哪件事呢。”陸春寧氣的看都不想看林志遠,直接轉身就要走。

“春寧,我是個老實人,又是一根筋,你話不說清楚,我會一直糾結的反應不過來的。”林志遠一把抱住陸春寧大腿說道。

“林志遠,你到底還想鬧哪樣?”陸春寧被林志遠抱着大腿很無奈又還得壓着火氣的說道。

“我不鬧哪樣,我就是想讓你明明白白的告訴我,你答應了我什麼?”林志遠說着腦袋還靠在他抱着的陸春寧的大腿上。

“行了,別鬧了,我答應嫁給你了,這下可以了吧。你趕快起來吧。”陸春寧都有些不忍直視林志遠現在的這個樣子了,她現在已經讓林志遠鬧的徹底沒脾氣了。

“那你都答應嫁給我了,那爲什麼還不接我的戒指?”林志遠笑嘻嘻的把戒指遞了出去。

“啊?難道戒指不是你給我戴的嗎?好好好,我自己戴。”陸春寧生氣的給自己把戒指帶在手指上。

“不是那個手指。”林志遠說道。

“愛是哪個手指是哪個手指。”陸春寧一把生氣的甩開林志遠,不跟他玩了。

“謝謝謝謝,非常感謝大家,走,我請大家吃飯。”林志遠笑着站了起來對陸春寧的這些同事說道。

“小夥子,你這號的求婚我還真沒見過。好好努力祝你們幸福,飯就免了,明天把喜糖和喜帖送過來就行了。”那名年長的護士說道。

“姐姐,您真太偉大了,你就是我的親姐。”林志遠開心的對那名護士說道。

“不敢當不敢當。我們只是盡微薄之力成全一對有情人而已。好了,不打擾你們了。今晚我們可不給春寧留門了。”那名護士說道。

出了醫院陸春寧氣鼓鼓的走在前面,林志遠在後面笑嘻嘻的引路。

“老婆,請上車。”林志遠指着李夢濤的車。


“你買車了?這好像不是樂樂姐的車。”陸春寧看着李夢濤的雪佛蘭愣了一下。

“老婆還沒發話,我怎麼敢私自買車。樂樂今天有點忙,這是李夢濤的車。”林志遠說着就將陸春寧請進了車裏。李夢濤準備想給陸春寧打招呼,一看陸春寧表情不對,就只好靜靜的看了一眼他們,又轉過了頭。李雨晴也是一副讓他們玩吧的表情看着他們。

“我給你說,你今天太過分了,當着我同事的面,我都不好意思說你了。”陸春寧氣呼呼的說道。

“我這還不是爲了讓你答應嫁給我,所以不得已我才這樣做的。行了,老婆,我知道錯了。”林志遠說道。

“誰是你老婆?我剛纔只是不想讓你在我們醫院給我丟人現眼。”陸春寧還是很生氣的說道。

“可是你已經當着你們那些同事的面答應我了。”林志遠看着陸春寧說道。

“我當着他們的面答應是爲了敷衍你,行了吧。”陸春寧氣沖沖的說道。

“可是既然你戴了我的戒指,那就已經是我的老婆了。”林志遠笑嘻嘻的看着陸春寧說道。

“不就是戒指嗎?我說扔就能扔。”陸春寧說着就把戒指取了下來準備往窗外扔,林志遠一把奪了過來。

“你不要了也別亂扔呀,這個很貴的。”林志遠說着將戒指裝進了戒指盒裏,把它又塞回自己的口袋。 (一百九十五)

“林志遠,你們倆這是玩的哪出?怎麼看着你的這個婚好像沒求成呀?”李雨晴似笑非笑的說道。

“李夢濤,開車。”林志遠沒有理會李雨晴,只是讓李夢濤把車子開動了起來。

坐在林志遠旁邊的陸春寧心裏也是很矛盾。剛纔自己取下戒指,只是爲了裝裝樣子,沒想真扔,誰知道就一把被林志遠奪了回去,這會也不敢再去要了。這可怎麼辦?他不會生氣了吧?那這婚到底他是結還是不結?管他呢,誰讓他非要在哪種情況下逼我,他要是不逼我,跟我和和氣氣順順當當的,說不定我還答應的很爽快呢。反正我看他今天怎麼收尾?

林志遠拿出了手機,翻出了樂樂的手機號,直接給她撥了過去。

“喂樂樂,忙完沒?”林志遠問道。

“嗯,忙完了。”樂樂淡淡的說道。

“那你把車開過來吧,我們一會去咱們經常去的那家咖啡廳。”林志遠說道。

“你現在在哪?小晴姐他們我還沒通知呢,要不要我把他們一塊接過來。”樂樂說道。

“不用了,我和小晴她們都在李夢濤車上了。”林志遠說道。

“春寧也在嗎?”樂樂問道。


“在我旁邊。”林志遠說道。

“那你向她求婚了沒?”樂樂急切的問道。

“還沒開始呢。就等你了。”林志遠說道。

“哦。”樂樂應了一聲就掛了電話。

快到咖啡廳門口,林志遠看了看陸春寧,陸春寧看着窗外一動不動,林志遠又看了看李雨晴,李雨晴也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志遠。

“一會到了,你和春寧先進去。”林志遠說道。

陸春寧聽到林志遠這麼說,回過頭看了看林志遠,然後又繼續看向窗外。

“能告訴我,爲什麼你不跟我們一塊進去的原因嗎?”李雨晴看着林志遠,問出了本來陸春寧也想問,卻問不出口的問題。


“你們倆照做就是了。”林志遠沒多說什麼,李雨晴也沒多問,但是她已經知道了,林志遠說的這些話,只不過是間接對陸春寧說的而已。

到了咖啡店,李雨晴和陸春寧下了車,林志遠繼續坐在車裏和李夢濤進了停車場。

“小晴姐,這邊。”走進咖啡廳,樂樂就遠遠的給她們打招呼。

“呦,樂樂,你還挺快的。”李雨晴和陸春寧走了過來。

“我也剛到。哎,對了,林志遠人呢?”樂樂瞅了瞅沒見林志遠。

“天知道他跟李夢濤在搞什麼鬼,先不管他了。”李雨晴說道。

“那,林志遠和春寧的事,怎麼樣了?”樂樂雖然在電話裏聽林志遠說還沒開始,但她心裏總感覺好像不是那回事。

“好像是糗了吧,剛纔還跟春寧在車上吵,氣的春寧差點把求婚戒指都給扔了。”李雨晴看着陸春寧說道。

“啊?那戒指呢?不會真扔了吧?”樂樂看着春寧手上並沒有戴戒指。

“林志遠那傢伙手快又把戒指收回去了。”李雨晴無可奈何的笑了笑說道。

“收回去了?這幾個意思?求婚的戒指,還能收回去?”樂樂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陸春寧和李雨晴。

“林志遠這個怪胎,現在什麼事做不出來?”李雨晴無奈的說道。

“那,他還叫我們來,幹什麼?”樂樂看着李雨晴和陸春寧問道。

“現在我對他是越來越猜不透了。”李雨晴攤攤手聳聳肩。


“呦,小晴姐,當年你可是號稱他三年的同桌,對他無所不知,今天連你也猜不透他了?”樂樂笑了笑說道。

“不行了,以後猜林志遠這事就得交給春寧了。”李雨晴說道。

“呃,也對。”樂樂笑了笑。

“啊?我?我怎麼了?”陸春寧還在爲剛纔的事懊惱後悔和糾結着,突然就聽到李雨晴的話,一臉不知道她們說什麼的表情問道。

“你沒什麼,你的他來了。”李雨晴看着心不在焉的陸春寧,用嘴撇了撇從外面走進來的林志遠。陸春寧順着李雨晴撇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後又轉過了頭。

“呦,林大老闆,你總算回來了。你要再不回來,我們都不知道該幹什麼了?”李雨晴笑着說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