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已經明白了絕大部分妖魔鬼怪對人類的態度,那就是血食!

按照這樣推斷,城市反而是妖魔鬼怪最多的地方!

而人煙較少的地方,妖魔鬼怪的數量也會直線下降!

城市內人口太多,為妖魔鬼怪的存在提供了很好的掩護,此外城市中每天都有人失蹤,更別提是死亡了!

直接在網上把到林江縣的車票買好,易水寒待在家中,開始收拾東西。



聽諦殿內,冷飛雙親自帶隊,除了留下三個小隊坐鎮,以防出現突發情況之外,其餘小隊皆是隨冷飛雙前往東龍村。

「這一次面對的妖魔鬼怪不只是一頭,而是一群,已經能夠確定種類,白骨!」

冷飛雙在車上,開始為幾位隊長說著這一次行動的目標情報。

「白骨?需要讓我們都出手?」

一位隊長不解的詢問。

「一頭白骨確實不需要你們一起出手,但是我說了,這次不是一頭,而是一群,其中甚至誕生了一頭白骨王!」

冷飛雙神色不善的看向打斷自己話語的那位隊長,語氣冰冷。

「白骨王?!」

一群隊長倒抽一口涼氣,尋常白骨實力也就在鐘鳴境,每一位小隊中的正式隊員都能夠單對單將其擊殺!

但是一旦白骨成群,甚至有著白骨王統領時,戰鬥力就會成倍增加!

「這可真是一個壞消息…」

一位隊長嘀咕了一句。

「普通白骨的數量應該在五十頭以上,所以這一次行動一定要謹慎,白骨王不出現,我不會出手。」

白骨王這樣妖魔鬼怪可不是沒有半點智力的野獸,懂得趨吉避凶!

一旦冷飛雙出手,勢必會讓白骨王隱藏起來! 中間他強吻時,既是情到深處的不自禁,也是是因為理智全部丟失,瞬間陷入瘋狂所致。

後來他又經歷了一場高達40度的高燒,腦子到現在還有些短路,其間記憶,基本隨著那一場瞬間飆升的體溫給燒乾凈了。

模模糊糊間,他只記得武清唇瓣柔潤的觸感,卻也是如夢似幻,極不真實。

眼見戴郁白的表情越發無辜,就好像他真的什麼也想不起來似的。

武清的暴脾氣就再也抑制不住,蹭地一下怒火直衝頭頂。

「我倒是有個方法,」她勾唇冷笑,目光越發冰寒,「可以幫郁白少帥恢復記憶。」

「什麼方法?」

戴郁白一句疑問剛剛開口,一個脆生的巴掌就狠狠的摑在了他的臉上!

那一下用力之大,只叫他頭上耳機都被摑飛了出去。

戴郁白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聽武清森冷的聲音忽然在近前響起,「說實話,對於郁白少帥你,武清剛才是很有些改觀的。」

她舉著剛行完凶的手掌,目色忽然黯淡了些許,「只不過到底是失望了。」

那一巴掌用力真的很足,打得剛剛退燒的戴郁白兩眼直冒金星。

多年從軍的本能叫他的身體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攻的動作,他瞬間揮手,直奔著武清的咽喉而去。

然而卻在碰到她脖頸的肌膚之前,停滯了下來。

她暗啞的聲音再度響起,「親吻,這本是兩個相愛的人心甘情願的事情。」武清緩緩合攏掌心,低低的嘆了口氣,表情也跟著哀傷了起來。

彷彿打了戴郁白,她才是受傷的那一個。

「接吻?」戴郁白疑惑著低語道。

他恍然記起唇邊柔軟的觸感。

難道那不是他昏迷時發的一場春夢?

武清轉眸望向戴郁白,目色凝重,緩緩說道:「雖然真正的喜歡、真正的傾慕或是真正的愛情究竟該是什麼模樣,武清也不知道。

但是武清想,那裡面一定不會少了一份尊重,不會多有一分強迫。

接吻也好,親昵也罷,這都應該是兩情相願時的真情流露。

只是單方面的霸王硬上弓,即便女子一時順從了,發展出來的感情也絕對不是健康而美好的愛戀。

武清理想中的愛情,是在彼此眼中都擁有獨立的人格,而不是擁有一個異性的身份或是肉體而已。

郁白少帥,無論你是真的燒糊塗記不得了,還是存心戲弄武清假裝忘記,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請你以後都不要這般的不尊重女性而再生出調戲之意,輕薄之心。

雖然郁白少帥口裡從來對武清只是單純愛慕,但是你我都明白,若無利益牽涉其中,郁白少帥絕不會對武清糾纏至此。

這是武清第三次向郁白少帥要求尊重,也會是最後一次。」

說到這裡,武清忽然覺得身體輕鬆了許多,她甚至玩笑般的聳了聳肩,微微一笑,「不過郁白少帥若真是有利用得到武清的地方,就請明說。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對於別人而言有利用價值,本身就是對自己能力的一種肯定。

不論郁白少帥你看中了武清的什麼,憑著你幾次的仗義出手,武清都願意結交你這個朋友。」 黃千亦正和魅魔如膠似漆,整天就是到處遊玩。

魅魔對黃千亦也是千依百順,讓黃千亦盡享齊人之福。

「我明天帶你去東龍村,那裡溫泉很不錯。」

黃千亦牽著魅魔的手,擠眉弄眼,一副猥瑣的模樣。

「討厭~」

魔魅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一臉嬌羞,小拳拳捶你胸口。

或許是因為一時激動,沒能收住力,一小拳拳將黃千亦捶趴在地上。



第二天一早,易水寒就來到客運站。

「總感覺有些心慌。」

易水寒看著停在面前的大巴車,神色複雜,嘀咕了一句。

「自己雙眼的異變,就是從車禍之後開始的,禍福相依。」

因為大巴車,給易水寒打開了一片新的天地,但是易水寒卻寧願自己不知道這一片新的天地存在。

上了車,找到自己座位做好。

人並不多,只坐了十幾人。

準點發車,路邊的景色飛快的後退。

易水寒倒是一點也沒犯困,精神奕奕打量著窗外不斷流逝的風景。

這輛車走的是老路國道,並不是高速。

速度上比起走高速慢一些,但也只需要四個小時左右,就能到達林江縣。

「前面出什麼事了?」

半個小時后,車速逐漸慢了下來。

易水寒向著前方看去,只見前方堵滿了車輛。

在兩公裡外,一**警布置著,將整條路都是封了起來。

「師傅,要堵多久啊?」

有人心急,忍不住詢問起來司機。

「你問我,我問誰去,也沒接到通知啊。」

司機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聞言翻了翻白眼。

易水寒心裡煩躁,怎麼又出幺蛾子了?

再等了半小時,司機開口,「前面封路了,今天走不了,我把你們送回去,你們看是退票還是換乘。」

「怎麼不早說?」

一群客人抱怨著,但也知道這和司機關係不大。

「我就在這裡下。」

易水寒突然開口。

「你下了,那我可不負責啊。」

司機叮囑著易水寒。

這種事情很常見,有些乘客甚至不會在售票處買票,直接從出站口進入其中。

然後再上車買票,會有一些優惠。

對於這樣的情況,司機只是叮囑了一句,見北風實在是要下,也就不再阻攔。

易水寒下了車,走到大巴車旁邊,取出自己的行禮,拉開一輛小轎車的車門,鑽了進去。

「你們兩怎麼在這?」

裡面赫然是魅魔與黃千亦。

同時神色怪異的看著黃千亦,這傢伙厲害啊,不僅將一個妖魔鬼怪治的服服帖帖,還吃起軟飯。

好傢夥,這輛車沒有個二三十萬下不來,以易水寒對黃千亦的了解,這傢伙就是個窮逼。

「汪汪!」

大黑狗蹲在易水寒旁邊的座位上,伸出舌頭就想舔易水寒的臉。

被易水寒抓住狗頭一頓揉,大黑狗一臉畏懼的躲在座位上。

「當然是享受生活,以前是沒能力,現在當然是要享受。」

黃千亦一臉嘚瑟,一點也沒有吃軟飯的覺悟。

易水寒一頭黑線,這麼牛逼怎麼不去當鴨子,怎麼也比坑蒙拐騙強吧?

想一想,易水寒都是感覺有些丟人,自己居然被這樣一傢伙給騙了。

魅魔在一旁笑吟吟,沒有開口。

「路都被封了,只能原路返回了。」

黃千亦有點鬱悶,泡溫泉不是重點,重點是在溫泉里啪啪啪。

「我有辦法。」

魔魅展顏一笑,讓易水寒都是心神一盪,不敢再去看魅魔。

「好傢夥,果然不愧是魅魔,這也就是黃千亦,換做是我,恐怕招惹上魅魔只有死路一條。」

易水寒急忙收斂心神,默默地想著。

車輛緩緩向前,紛紛在前方調頭。

輪到易水寒等人時,不僅沒有調頭,反而開到最前方。

一位交警過來,敲了敲車窗,示意易水寒等人離開。

窗戶降下,魅魔的臉龐出現在交警眼前。

只是展顏一笑,不見言語,交警卻是主動將路障打開!

期間有幾位交警見到此地的異變,也是紛紛過來。

只是沒有用,反而讓這些交警紛紛將警告標誌挪開,讓易水寒等人通過。

「好可怕的能力!」

易水寒看得心驚,這樣的能力簡直是恐怖,一念之間就足以魅惑蒼生,讓人心甘情願去死。

易水寒心裡打定了主意,今後一定要離魅魔遠一點,以免不知不覺中招。

沒有黃千亦的能力,就不要奢望有黃千亦的待遇。

別看魅魔對黃千亦百依百順,但魅魔始終是妖魔鬼怪!

誰知道會不會心情不爽,想要吃個人打打牙祭?

一路暢通無阻,一行人來到溫泉度假山莊。

易水寒也是感覺莫名其妙,自己怎麼就跟著來了。

「不過也正好,在這裡修養一天,明天就走。」

易水寒想了一下,反正明天就到馬路邊等著大巴車過來也行。

溫泉山莊內倒是還有不少遊客在。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