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浩站在公孫家門前有些感慨,這一年多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啊,而門前的兩個侍衛在看到明浩時也有些不敢相信,這一年明浩的變化太大了,完全沒有以往的羞澀和稚嫩,現在的明浩稜角分明,顯得很成熟,這兩個侍衛也是看了一會後才試探的叫了一聲,等到明浩點頭后,他們才分出一人向著府內跑去,接下來公孫家一陣雞飛狗跳,看著眼前的情形,明浩嘴邊的笑容更加明顯了。

再見到明浩前,公孫戰天早已下定決心要給自己這個躲了一年多的孫子好看,可是在聽到下人稟報小少爺回來了,公孫戰天好像忘記了之前的決定。

「真的是七階」

之前公孫驍勇兄弟倆和他說明浩已經七階他還不信,此時明浩站在他的面前,公孫戰天有些不敢相信。

明浩才多大啊。

「爺爺,我回來了。」

看到公孫戰天,明浩是真的開心,上前扶住他的手臂就是甜甜的叫了一聲。

「好,好,好回來就好,走都進去說話。」

此時,接到下人稟報的公孫驍勇兩兄弟也趕了過來,在公孫戰天的帶領下,一眾人進入了大殿,進入大殿後,公孫戰天拉著明浩就開始盤問起來。

明浩在回來的路上就早已想好說辭,此時正好用上,幾乎所有不合理的事情明浩都推到了黃泉老祖身上,對於明浩能夠拜他為師公孫戰天很是興奮,這個兩百年前的高手在大陸上威望還是很高的。

一旁的公孫驍勇兩兄弟也是一直在幫腔,他們可是看到過尊級的科多獸和噬天鼠啊,也知道小樹旁邊的實力,就光這些就比公孫家族要強大了,憑藉明浩七階的實力是不可能降服這些魔獸的,所以對黃泉老祖的事情深信不疑,何況,當時那些魔獸很多都是敵對的,而能讓它們和平共處也就只有黃泉老祖那麼強大的實力才能辦成這些不可思議的事情。

黃泉老祖也算是明浩的師傅,所以,明浩沒有任何負擔的就扯起他的大旗。

醫妃翻身:誤惹冷情殿下 「好,林傑啊,以後你要好好跟著黃泉前輩,黃泉前輩縱橫天下二百多年實力深不可測,你一定要聽話,不可以多生事端,每日必須勤勞苦學不可以辜負前輩對你的培養。」

「爺爺,我師尊說過林傑這個名字和我不合,所以給我改了個名字叫做明浩,爺爺您看。」明浩每次聽到他們叫他林傑時都有一絲絲彆扭,正好,趁著他們對於黃泉老祖的信服,借著黃泉的優勢把名字改過來。

玄天大陸上改名字的事情在一些大家族裡可是一件大事,並不是隨隨便便能夠更改的,因為在大家族裡涉及到族譜,每個人的名都是根據族譜而來,很少有人會去更改名字,此時公孫戰天也有些下不定決心,不由轉頭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兩個兒子。

公孫勇性格直爽並不拿這些當回事,而公孫驍性格謹慎,在他的心裡明浩是他三弟的兒子他也不便插話,所以他們兩個並沒有給公孫戰天提供建議,只是坐在那一言不發。

公孫戰天此時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公孫林傑這一年多的變化真是太大了:難道冥冥之中真的和姓名有些關係,而黃泉老祖實力高深已經能看清一些玄妙之事才為林傑按照天意更改的姓名?

懷著這個想法公孫戰天也就點頭答應了,從此之後公孫林傑改名公孫明浩,昭告天下。

之後,公孫戰天在和明浩聊了一會後,就打發明浩回去休息了。

在下人的帶領下,明浩走回熟悉的房間。

「啊」

躺在床上,明浩感觸良多啊。

這間屋子和明浩走之前的擺設幾乎相同,除了打掃平常也沒有人敢進來這裡,雖然有小虎代步,但是疾馳這麼多天明浩也是有些勞累,躺在床上的他不過片刻就呼吸平穩,陷入夢鄉。

而大殿上,現在還是人聲鼎沸。

「父親您怎麼看?」

此時,公孫驍和公孫戰天就明浩拜黃泉老祖為師的事情聊了起來。

「這有什麼怎麼看的,黃泉老祖稱霸大陸二百年,就算神級高手在他手下也不是一合之敵,更何況咱們了,更何況,咱們家雖是雄霸神龍帝國,但是也沒有能讓黃泉老祖眼紅的東西,他也沒有必要騙咱們,所以林傑……明浩之事可能他是真的看上明浩的天賦了,這是好事啊,可能用不了多久,咱們家就能有一個神級高手坐鎮了。」

公孫驍本來對黃泉老祖之事習慣性的感覺不對,但是聽完公孫戰天的話,也覺得有理,那黃泉老祖是什麼人啊,就憑藉公孫家還真沒有什麼他能看的上眼的東西,就算有,他也沒有必要這個兜圈子,只要上門來,不管什麼公孫家也只能忍痛割愛,還得一邊陪著小心一邊求著他收。

妖妃養成記 這就是實力高強的好處啊,只要擁有夠強的實力,那麼一切都順理成章了。 「不看我怎麼知道你衣著不得體?」

「啊啊啊……王八蛋!」

匆匆忙忙換好衣服,喬安剛打開門,突然一陣暈眩。

「小心!」

男人磁性的嗓音,暗藏焦急。

下一秒,身子已經穩穩落入了男人懷裡。

慕靖西抱著她,英挺的眉宇緊蹙著,眸色深諳:「你怎麼了?」

「我……」

喬安剛要說她低血糖,隔壁客房的門就在這時打開了。

紀傾心臉色異常蒼白,她看著這一幕,眸底劃過一抹陰冷的暗芒,喬安,你就這麼迫不及待?

「靖西。」紀傾心咬著唇瓣,纖細的身子,搖搖欲墜。

「傾心,你怎麼了?」

「你們……」

她聲音帶著顫,看向他和喬安的目光,帶著一抹震驚和沉痛。

一手撫著小腹,紀傾心臉色又蒼白了幾分,眸底水光浮動,搖搖欲墜的身子,似乎隨時都會倒下。

「傾心,你別想太多。」

慕靖西沉著冷靜的解釋。

喬安抬眸,掃了一眼紀傾心,她紅唇微微一翹,掙扎了一下。

男人垂下眼帘,漆黑的眸子,靜謐而清亮的注視著她。

「放我……下來吧。」喬安氣若遊絲,「你的未婚妻,好像很不舒服的樣子。」

慕靖西:「……」

她知不知道自己現在什麼模樣?

喬安突如其來的善解人意,讓慕靖西有片刻的不適應。

紀傾心還在哭,慕靖西只好問懷裡的僑安,「能自己站穩么?」

「嗯。」她輕輕點頭。

「好。」 契約總裁:拒絕寵愛 慕靖西將她放了下來,喬安一手扶著牆壁,站穩了身子。

以退為進是么?

她也會呀。

喬安可憐兮兮的扶著牆壁,慢吞吞的下樓。

感覺到一道深凝的目光,始終落在她背上,她不免翹起了唇角。

心中卻在暗罵,慕靖西你個大西瓜,果然喜歡小白花!

樓下,宋雲遲優哉游哉的端坐在沙發上,喝著傭人泡好的茶。

聽到腳步聲,他抬眸看去,倏地饒有興緻的眯起眼眸:「喬小姐這是怎麼了?」

「低血糖。」

喬安伸出手,對小臉紅撲撲的女傭道:「小可愛,過來扶我一下。」

「好的,喬小姐。」

女傭快步跑了上來,扶著她下了樓梯。

喬安坐在沙發上,女傭不放心的道:「喬小姐,我先給您端一杯牛奶過來好不好?」

「小可愛真是貼心,好呀~」

宋雲遲一手摩挲著弧度優美的下巴,眸底劃過一抹耐人尋味的光芒,「我說喬小姐,你對男人和對女人,是截然相反的兩種態度啊。」

「怎麼,你有意見?」

「你該不會是個彎的吧?」

宋雲遲可是聽說過不少蕾絲邊的故事。

瞧瞧她對女傭那副好脾氣的模樣,不得不讓宋雲遲誤會。

喬安捧著牛奶,剛喝一口,差點沒當場噴出來。

她抬眸,狠狠瞪了宋雲遲一眼,「你才是彎的,你全家都是彎的!」

宋雲遲:「……」

禍不及家人啊喬小姐!

趁著慕靖西還沒下樓,喬安一口氣喝光了一杯牛奶,然後起身到宋雲遲身邊坐下。

壓低聲音,用只有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 低聲道:「手機呢?」

宋雲遲從西褲口袋裡掏出了一台黑色手機,塞進她手裡,「不要被靖西發現,不然我就完了,知道么?」

慕靖西不讓她跟A國的家人聯繫,必然有他自己的考量。

他這麼偷偷摸摸的給喬安準備手機,被他發現了,少不了一頓揍。

這傢伙,變態得很!

自己長得好看,還不允許別人也好看!

每次揍人專往臉上揍!

成功拿到手機,喬安細細的摩挲了一會兒,眼角眉梢都染上了喜悅。

「當然沒問題!」

不管怎麼說,宋雲遲現在都是她的隊友了。

她喬安可不幹出賣隊友的事。

「記住答應我的事。」宋雲遲深怕她反悔,又提醒了一遍。

喬安比了個「OK」的手勢,聽到樓上傳來了腳步聲,便飛快的藏好了手機。

慕靖西扶著紀傾心,緩緩從樓上下來,目光落在了靠在一起說話的兩人身上。

「靖西,早。」宋雲遲完成任務,起身準備離開。

「你來幹什麼?」慕靖西審視的目光,在他和喬安身上來回徘徊。

靠!

這傢伙,眼睛要不要這麼毒!

宋雲遲輕咳一聲,一手摸了摸鼻尖,「過來看看你,那什麼我時間快來不及了,先走了!」

喬安揮著小手,「再見,宋處長~」

匆匆離開的男人,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沒當場狼狽摔倒!

喬小姐,你參合個什麼勁兒!

深怕靖西那傢伙發現不了我們的合作是么?

匆忙丟下一句再見,宋雲遲逃也似的溜了。

慕靖西冷哼一聲,他們倆在玩什麼把戲,以為能瞞得過他么?

「靖西,你在看什麼?」被忽略了的紀傾心,不甘的拽了拽他的袖子,柔聲問。

「沒什麼,進去吃早餐吧。」

喬安哼了一聲,繼而紅唇微翹,招了招手,「小可愛~」

女傭小碎步跑了過來,「喬小姐,我扶您進去嗎?」

「麻煩你了~」

「喬小姐,您太客氣了。」

女傭扶著喬安進了餐廳,席間,紀傾心找著話題,跟慕靖西聊天。

似乎是示威一般,然而,專註享用食物的喬安,根本就沒把她放在眼裡。

用過早餐之後,喬安躲回卧室,上來之前,她已經確定慕靖西被紀傾心纏住了。

她躲進浴室里,打開水龍頭。

任由水流嘩啦啦的響著。

有些激動的拿出手機,磨砂黑的手機,手感極佳,款式不如智能機那般好看,但也算得上是沉穩派的。

神醫嫡妃:邪王寵上癮 心臟突然加快,喬安按下那串熟記於心的號碼,屏息凝神的等待著。

「嘟嘟嘟……」

忙音。

她咬著唇瓣,小糯米麻麻給你打電話了,你快接呀!

低頭,繼續打。

然而,傳來的還是忙音。

她開始懷疑,宋雲遲究竟是不是在耍她!

是小糯米沒聽到,還是這台破手機根本就打不了電話!

前往漢宮途中的宋雲遲,冷不迭的打了個巨大的噴嚏。

他摸了摸鼻子,喃喃咕噥:「一定是靖西那傢伙正在想辦法揍我,看來最近我得繞著他點兒……」 塞納低頭瞥了瞥身上的破舊盔甲,沉默片刻,一把便將它扯了下來,丟掉腳下,不屑道:「你以為我想穿?」

這不僅是在侮辱鎮長,更是侮辱穿著同樣盔甲的威尼斯士兵,但他們,敢怒不敢言,只能偷偷用那如炬的目光,盯著塞納囂張的臉。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