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香秀看了李秀一眼,眼裏閃過一絲敵意,不過很快就淹沒在了臉上的笑容中,笑眯眯地對喬大用說道:“喬村長,你怎麼不給人家介紹一下這位美女啊?”

聽到於香秀的話,喬大用的眼裏閃過一絲不悅的神色,歉意地對李秀說道:“對不起,李總。香秀隨便慣了,你不要見怪。”

“不礙事!”李秀淡淡地說道,絲毫不掩飾臉上對於香秀的鄙視。

不等於香秀說話,喬大用急忙說道:“香秀,這位是從江州來的江州房產開發集團的市場經理,專門來開發我們村的,你可要尊敬對方啊!去,把我珍藏的那罐子普洱茶拿回來,給李總泡一杯。”

“從大城市來的人有什麼了不起。”於香秀一邊嘀咕,一邊朝旁邊走去。

李秀對這個於香秀也是沒有好感,嗖的一下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揮手對喬大用說道:“喬村長,不用這麼麻煩了。如果你現在方便的話,那陪我去村口看看那塊地吧!如果合適的話,我想馬上與喬村長商量地的事情。”

喬大用本打算利用今天去幫兒子考察一下兒媳婦,但面對金錢的誘惑,喬大用很快便把這件事拋在了腦後,急忙朝李秀點頭道:“有空,有空!”

不過,想到陳永亮一夥人可能堵在那裏,阻攔李總看地,喬大用連忙掏出手機給喬家人打了一個電話,讓喬家派點人過來維護秩序。

“喬村長,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嗎?”李秀見喬大用打完電話,不禁出口催促道。

喬大用急忙點頭向李秀賠笑道:“可以,可以!李總,你請!” 第一百六十二章 機遇不是總會有的

在喬大用的陪同下,李秀詳細地考察了這塊地的情況,並做了一份簡要的記錄。

喬大用見李秀將記錄本子收回包包,急忙走過去詢問道:“李總,你覺得這塊地怎麼樣?”


不過,喬大用沒等李秀回答,又自顧自地說道:“這塊地三面環山,一面臨水,是我們村最好的風水寶地了。早些年,一位有錢的華僑到我們村搞捐贈,當時的村長就主動把這塊地拿了出來,在那兒蓋了一座學校。算算日子,差不多有十七八年了吧!”

李秀看了一眼略顯滄桑的學校,不禁抿嘴一笑道:“十七八年前蓋的,質量倒是不錯。”

“質量是不錯,但這麼好的地就拿來蓋學校,太浪費了。”喬大用一邊說着話,一邊用鼠目瞟着李秀,“李總,如果你打算在這塊地上蓋東西,那我可以……”

李秀揮手打斷道:“喬村長,這塊地雖然好,但在所有權上……所以,我必須先把關於這塊地的資料向公司彙報一下。至於最後的結果,那就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必須讓董事會研究決定。”

雖然最後沒能談妥這筆生意讓喬大用有點失望,但李秀表現出來的興趣還是讓他非常受用。所以,喬大用決定討好李秀,爭取把這塊地賣一個高價錢。

喬大用臉上堆着笑朝李秀說道:“是,是,是,這麼大工程自然要謹慎一些。李總,你懶得來村裏一回,今天就不要忙着離開了,先在村裏吃個飯,然後我陪你到處轉轉。”

李秀看到喬大用飽含慾望的目光,就知道這個老傢伙對自己沒安好心,眼裏閃過一絲殺氣,隨即揮手道:“不麻煩喬村長了。我早點趕回江州,也好把這個策劃上報給公司的董事會,讓他們快些做出決定,免得被別人先下手了。”

喬大用一聽李秀這麼說,只好輕輕地點了點頭,讓男助理將普洱等一些土特產交給李秀,然後目送着李秀的車子離開村裏。

喬大用回到村長辦公室,心裏總覺得有些打鼓,不禁把男助理叫了過來。

“聽說你有親戚在江州?”喬大用朝男助理問道。


男助理急忙點頭道:“村長,我確實有個表弟在江州。你是不是要讓我弄些江州的土特產回來?我馬上給我表弟打電話。”

喬大用沒好氣地白了對方一眼,不高興地說道:“老子像是很土的人嗎?你過來,我跟你說。你讓你表弟去調查一下,江州是不是真有一家這樣的公司。”

男助理一聽,驚訝地喊道:“村長難道不相信那個女人?”

“這個時代,人心隔肚皮的事多了去了,我憑什麼相信她!”喬大用冷笑道。

“是,是,我這就去調查。”男助理見喬大用的目光驟然一冷,急忙點頭道。

喬大用神情緩和地點了點頭,揮了揮手道:“去吧!調查的時候注意仔細。”

……

喬大用由於土地的事情,一時間倒把沈靈兒的事忘在了一邊,但喬飛卻沒有忘,剛把傷養好就帶着人朝沈福牛的家裏去了。

喬飛去得剛好,沈靈兒剛準備出去還賬,還沒有出家門,就被喬飛帶的人堵在了門口。

沈靈兒看着眼前這羣臉上帶着淫笑的痞子,心裏雖然吃驚,但卻沒有害怕的意思,不卑不亢地朝喬飛質問道:“你帶這麼多人來我家想幹什麼?”

喬飛的嘴角揚起一抹噁心的痞笑,對沈靈兒說道:“我來這兒當然是找我老婆來了。”

“你老婆怎麼會在我們家?”沈靈兒不解的問道。

聽到沈靈兒,喬飛頓時大笑道:“小美女,我的老婆就是你,你說在不在家。”

“你……無恥!”沈靈兒漲紅着臉,朝着喬飛罵道,只是想了很久,也沒有想出合適的詞語來。

喬飛不爲所動,伸手就想去挑沈靈兒的下巴,不料卻被沈靈兒一巴掌給拍開了。

“哼!看不出來,你還真挺辣的。”喬飛的眼睛閃過一絲陰冷,隨即又猥瑣地大笑道,“不過,本少爺就是喜歡你這樣的小辣椒。”

“無恥!你再這麼說,我可對你不客氣了。”沈靈兒氣得雙肩不停地抖動了起來,兩隻小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指甲不知不覺之中已經陷入到肉裏了。

喬飛沒有意識到危險的臨近,不以爲意地調笑道:“喲!我倒要看看我未來的美女老婆會怎樣對我不客氣。哈哈!”

喬飛這麼一說,他身後的小嘍囉跟着也笑了起來,根本就沒有把沈靈兒這個漂亮的小妞放在眼裏。

喬飛一揮手,制止了手下們的笑聲,收起臉上的笑容,用非常正經的語氣說道:“現在,你就看本少爺怎麼馴服這個小辣椒。”

喬飛說着,竟然在衆目睽睽之下向沈靈兒撲了過去,緊緊地抱住了她的腰。

喬飛的突然襲擊令沈靈兒的大腦出現了短暫的停頓,但沈靈兒很快便回過神來,一邊在喬飛的懷裏做着掙扎,一邊對喬飛警告道:“你再不鬆手,我可真的要對你不客氣了。”

美人在懷,喬飛就想去強吻沈靈兒,哪裏還聽得進什麼話,不顧沈靈兒的拼死反抗,試圖去吻沈靈兒的朱脣。

沈靈兒見喬飛不打算放手,心裏頓時一狠,腦海裏回想着溫旭教她的防狼術,對準喬飛的腳面就是一腳,疼得喬飛哇哇大叫,迫不得已鬆開了手。

沈靈兒見喬飛鬆手,急忙用腳猛踢他的襠部。腳下的劇痛還沒有過去,命根子那裏又疼得要命,喬飛倒在地上左右翻滾,冷汗直往下流。

許久,滾得一身泥的喬飛才被手下人扶了起來,對着沈靈兒大罵道:“臭**,你給本少爺記着!本少爺遲早會把你娶回家,然後再慢慢地玩死你。”

由於命根子疼得有些不輕,喬飛沒法在這裏呆了,甩下這一番狠話,就領着人離開了沈靈兒的家。

喬飛雖然走了,但沈靈兒反而更害怕了。她知道喬飛一定會再回來,然後拿着彩禮過來,到時候就算自己百般不願意,恐怕也不得不嫁給她。

無助的沈靈兒再也止不住眸子裏的眼淚,蹲在地上大聲地哭了起來,她好想有一個人突然出現,然後……頭腦裏竟然浮現出了溫旭的相貌。

“他會是我命裏的救世主嗎?”沈靈兒擡起頭向溫旭的方向望去,癡癡地想着。

……

“當然我了!難道你還以爲是別人啊?”溫旭臉上洋溢着自信的微笑,緩緩地說道。

自溫旭從陸琪那裏回來之後,溫旭每天就到處在郭喬村轉悠,早上和下午的時候一定會去十四叔那裏討杯茶喝。

郭嵩陽一個人研究茶葉本就無聊,如此多了一個像溫旭這樣的觀衆,不但沒有不歡喜,反而對溫旭非常熱情,主動將珍藏的好茶拿出來,泡給溫旭喝。

俗話說: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短。溫旭免費喝了兩天郭嵩陽的好茶,心裏也覺得過意不去,便提出向郭嵩陽投資,支持他研發普洱茶碳酸飲料。

“你知道一套這樣的設備需要多錢嗎?”郭嵩陽豎起兩根手指對溫旭說道,“至少得這個數。”

“兩百萬?”溫旭朝郭嵩陽問道。

“二十萬!”郭嵩陽見溫旭不以爲意,繼續解釋道,“這只是機器。若真要建設一個小型的實驗室,普洱茶原料和其他材料也得要幾萬。粗摸估計,沒有三十來萬,恐怖不行。”

溫旭剛開始見郭嵩陽比劃一個“二”,還以爲需要二百多萬,沒想到三十多萬就搞定了,大手一揮,不以爲意地說道:“十四叔,如果我給你五十萬,讓你負責研發這項技術,你的成功率是多少,何時可以開工?”

“我在網上已經看過那套設備了,國內的都行。如果資金能夠到位,半個月之後,我就能在我家後院建一個實驗室。研究的成功率不好說,我想應該在六成以上吧!”郭嵩陽想了一下,對溫旭說道。

“六成?這倒是一個不錯的買賣。”溫旭的嘴角閃過一絲笑意,在心裏打着自己的算盤。


“十四叔,你在後院研究案情嗎?”溫旭向郭嵩陽問道,他可不想研究出來的成果莫名其妙地被人竊取了。

“絕對安全!村裏人都知道我這幾年搞這個實驗,把錢都花光了,連村口的黃狗都不來光顧我了。”郭嵩陽說到這裏,不禁嘆了一口氣,不過想到自己的研究很快就要出成果了,兩隻眼睛又頓時亮了起來。

“好!我給你錢,你來研究,研究出來的成果……”溫旭捂着下巴想了想,對郭嵩陽說道,“到時候,我會花一個靠譜的數字買下你的專利權。”

郭嵩陽怔怔地看着溫旭,半天才道:“你沒有開玩笑?”

“如果你把我的話當成玩笑,那就是一個玩笑好了。十四叔,機遇可不是總會有的。”溫旭說到這裏,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準備離開,“十四叔,謝謝你的茶,我明天會再過來。” 第一百六十三章 絕望中的希望

看着溫旭逐漸縮小的背影,郭嵩陽久久回不過神來,蒼老的眼睛裏閃過一抹希冀的光亮,儘管這種光亮只是一閃而過。


第二天,溫旭如約來找郭嵩陽,拿出一張銀行卡仍在桌上,笑着說道:“不知道你考慮清楚了沒有?”

郭嵩陽有些緊張地看着桌上的銀行卡,雙手竟然顫抖地不敢去拿,擡起頭便溫旭問道:“我們什麼時候籤合約?”

溫旭笑着搖頭道:“沒必要,因爲合同對我們沒有什麼用處。”

溫旭一邊說,一邊用手指夾起銀行卡,鄭重其事地說道:“卡里有五十萬,怎麼支配由你,我只希望半年後能看到我想要的結果。”

明明對方是晚輩,但郭嵩陽卻從溫旭的身上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情不自禁地點了點頭,應道:“我會的!”

溫旭解決了這個問題,剛準備坐下與郭嵩陽好好地喝一杯,沒想到卻接到了沈靈兒的電話。

“別哭,有事慢慢說。”聽到沈靈兒委屈的哭聲,溫旭頓時心如刀絞,輕聲安慰道,“原來是這樣。靈兒,你彆着急,我馬上就趕過來。你放心,溫大哥絕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

掛了電話,溫旭的眼裏閃過一道冰冷的殺氣,喃喃地說道:“如果你要來找死,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話說喬飛昨天被沈靈兒踢中了襠部之後,心裏就盼望着找回場子,所以今天上午就迫不及待地帶着一幫人來下聘禮,誓要把沈靈兒取到手。

沈福牛看到喬大少拿來這麼多聘禮,不禁動了心,向沈靈兒勸道:“靈兒,喬飛是喬村長的公子,喬家又是我們村的大戶,你嫁進去肯定吃不了虧。”

沈靈兒聽到父親的話,臉色頓時就冷了下來,宛若星辰的眸子裏噙滿了淚水,傷心欲絕地說道:“這就是你也爲我的打算?”

聽到女兒的質問,沈福牛的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厲聲喝道:“我還不是爲你好,嫁進喬家吃香的喝辣的,你還委屈了不是。”

沈福牛見沈靈兒默默不語,繼續又說道:“喬家已經把聘禮送來了,如果你不肯,那喬家的臉往哪裏擱?”

沈靈兒看着自己的父親,忽然覺得好陌生,隨即感到一股無力的絕望涌向心頭,怒極反笑道:“好,好,好!你千辛萬苦地想把我賣給喬家,不就是看在喬家幾萬塊的彩禮上嗎?這裏有二十萬,是一個人給我的,那你讓我嫁給他好了。”

雖然這番話是自己在一怒之下對沈福牛說的,但沈靈兒說完這些話,還是感覺心跳加速,伸手摸了摸臉龐,只覺它滾燙得厲害。

沈福牛倒是沒有注意到沈靈兒的異常,只是將注意力投向了沈靈兒拿着的那張卡上,用懷疑的語氣問道:“這張卡里真的有二十萬?”

聽到父親激動的話,沈靈兒再也忍不住了,將這張卡向沈福牛砸去,冷冷地說道:“是,二十萬人民幣!這張卡的密碼是XXXXXX,就當我給你的贍養費,我再也不欠你什麼了。”

這一刻,沈靈兒頓時明白了母親當年出走時的絕望和憤怒,毫不留戀地繞開面前這個男人,大步朝門外走去。

“飛哥,大嫂出來了。”喬飛在外面和手下人鬥蛐蛐,忽然聽到有人喊了一聲,急忙擡頭看去,果然看見沈靈兒從屋裏衝了出來,淚眼婆娑、楚楚可憐的樣子頓時讓喬飛心動不已。

喬飛急忙放下蛐蛐,跑過去拉住沈靈兒道:“喲,我的心肝寶貝,誰欺負你了,居然哭得這麼傷心。你告訴老子,老子幫你出氣。”

“我的事不要你管,讓開!”沈靈兒冷着臉,絲毫不給喬飛情面。

喬飛非但沒有生氣,反而覺得沈靈兒生氣的樣子更加誘人,伸手就要去挑沈靈兒的下巴。沈靈兒見喬飛把手伸過來,毫不猶豫地擡手就朝喬飛的手拍去。不過,喬飛這次已經有了準備,沈靈兒不但沒有拍下喬飛的手,手反而被他抓住了。

“放開我!”沈靈兒羞怒地喊道。

喬飛卻像沒有聽到沈靈兒的聲音,一邊摸着沈靈兒的柔荑,一邊嘖嘖地嘆道:“好軟好滑啊,比起城裏髮廊的那些娘們兒,舒服多了。”

沈靈兒頓時大怒,擡腳就朝喬飛的襠部踹去,這一腳不留絲毫餘地,目標就是把喬飛廢掉,但腿剛踢到一半,就踢不動了,喬飛不知何時伸出手,把她的腿握住了。

“好老婆,你覺得你老公這麼笨嗎?上回已經被你踹了一腳,這次難道還會上當嗎?聰明的識相一點,跟我回家做喬夫人,老子包你吃香的喝辣的。不然,哼哼……”

“無恥!我就算死,也不會嫁給你。”沈靈兒強忍着眼眶裏的淚水決絕地說道。

“是嗎?”喬飛把臉上的笑容一收,惡狠狠地叫囂道,“如果你不嫁給老子,老子就先把你辦了,然後再交給他們。依你的模樣,我想就算是殘花敗柳,他們也會願意的。”

“你……我給你拼了!”沈靈兒聽到喬飛的話,揮起拳頭不顧一切地朝他打去。

喬飛的力氣畢竟更大一些,雖然在開始的時候捱了沈靈兒兩拳,但很快便掌握了主動,將沈靈兒的手牢牢地捆在了一起。

“小辣椒,好老婆,你越掙扎,老子就越喜歡。來,給老子親一個!”喬飛說着,就將臉向沈靈兒伸了過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