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她就循著溪流尋了上去,終於,讓她在一個山洞中,尋到了源頭。

那裡有靈乳。

靈液價值很珍貴,因為靈液比之靈石更好的消化,而靈乳呢?是靈液的結晶,是精華中的精華。

價值無比的珍貴。

含香發現了靈乳,也發現了一些人在山洞中,正是花家少主,和他的一些奴僕。

含香看到這一幕,立刻退出了山洞,花家的少主自然是發現了含香,頓時驚若天人,可是他剛突破到大霸王境界,境界還沒有穩固,貿然出手,對根基沒有好處,所以,他就繼續汲取靈乳,派出了一些屬下抓含香,但是不能動手動腳,更不能傷了含香。

有這些限制條件,這頓時讓六人不敢使出全力,發動攻擊都是縮手縮腳,唯恐傷到了含香,所以,這直接導致了含香在六大先天雙圓滿的強者手中逃脫了。

一直逃到了這裡,被王劍所救。

王劍聽的唏噓,又是憤怒,自己的女人長的漂亮也是錯嗎?奶奶的,想搶自己的女人,那就做好被殺的後果。

哪怕他的勢力再強大,也是不行!

「走,我們趕過去,靈乳,這東西絕對不能放過!」王劍說道:「要是得到的話,絕對可以讓你我的實力提升一個台階,那樣的話,你也是有足夠的實力衝進萬強了,到時候,我們就可以一起進入到十大宗派。」

「恩。」含香臉上滿是笑容,想到和王劍一起進入到十大宗派,她就高興,以前,她的目標僅僅是三流宗派啊,哪會想到有朝一日可以進入到十大宗派呢?

而現在,她只需要突破到先天雙圓滿境界,就有極大的希望。

嗖!嗖!

兩人朝著目的地趕去。

一個小時之後,兩人抵達了一個四周群山環抱的地方,身前不遠處是一條潺潺流動的溪水。

「這個溪流之中,真的有靈液。」王劍感慨不已。

「順著這個溪流往上走,大約幾十里,就是那有靈乳的山洞了。」含香說道。

「走,我們過去。」王劍說道。

「恩。」

嗖!嗖!兩人飛速趕去。 靈乳洞中。

一個身穿白袍,白袍上綉著一朵藍花圖案的青年盤膝而坐,頭頂一朵藍花虛影,若隱若現,看起來極為的詭異,不但如此,一股股恐怖的氣息在他的周身沉浮,猶如一頭絕世猛獸即將蘇醒一般。

突然,那藍花虛影隱入了他的腦袋之中,消失不見。

接著,白袍青年睜開了雙眼,看著洞口處的兩個青年,有些不滿的聲音響起:「他們六個去追捕我看上的那美女,還沒有回來嗎?」

「回稟少主,他們還不曾回來。」兩個青年滿露苦笑:「那個女子的境界不高,比起我們八兄弟,差了不少,但是她的實力卻是不比一般的先天雙圓滿的強者差,可是不能傷到她,只就有些為難了,想來要等她耗光力氣才能安全的將其追回。」

「一群廢物,我之前根基還不穩,不想妄動,卻是沒有想到,把這個事情交給他們,這麼久了還沒有給我辦好!」白袍青年冷聲道。

「少主息怒。」兩人連跪下來請罪。

「好了,站起來吧,也怪我給他們的要求太多,造成難度太大,早知道就不管她有沒有受傷了,竟然敢忤逆我花枯藤的意願,等把抓回來,必定要好好的調教一番。」白袍青年眼中閃爍著陰冷之色。

「是。」兩人鬆了一口氣,站起身來。

轟!

就在這個時候,一股恐怖的氣勢從山洞外傳出,撞擊在了花枯藤的兩個手下身上,噗噗,兩個花家奴才連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就化為了血霧,死無葬身之地。

「是誰?竟敢殺我花枯藤的手下!」看到這一幕,花枯藤面色巨變,狂吼一聲,山洞震動,接著只見他身影一閃,從洞穴之中疾飛而出。


嗡!

一支恐怖的箭矢迎面而來。

無敵的我為什麼會有那麼多麻煩 想偷襲我!!!」花枯藤憤怒,只見他渾身氣勢一震,啪,那支恐怖箭矢頓時被震碎了。

這支箭矢可是下品寶器級別的箭矢,並且是以中品寶器長弓催動,可竟然無法對花枯藤造成傷害。

王劍和含香站在虛空,眺望著洞口處的花枯藤,心中皆是一驚,這就是大霸王級彆強者的真實實力嗎?僅僅憑藉氣勢神威就能夠摧毀那麼恐怖的攻擊。

「我來的路上,在萬國俊傑榜單上看到了有關花枯藤的簡介,榜單排名第98名,小霸王境界,戰鬥力比擬一般的大霸王,如今,看他的境界已經穩固在了大霸王境界,要是榜單更新的話,他的實力絕對不會只排在第98名。看他的戰鬥力,恐怕在大霸王境界罕有敵手了!不然的話,無法憑藉強大的氣勢就震碎我那恐怖的一擊!可惜,我沒有中品寶器箭矢,不然的話,可以試探出他的一點實力了。」王劍心中暗道。

王劍和含香趕來,聽到了兩人的對話,王劍頓時含怒出手,擊殺了花枯藤的兩個屬下。

又射出了雷霆一箭,只是沒有能夠傷到對手。

「恩?」花枯藤震碎了那箭矢之後,目光就看向了王劍,當看到含香的時候,他的眼眸一縮,臉色難看,他明白自己的那些屬下,怕是回不來了。

因為那箭矢雖然威脅不到他,但是很多小霸王境界的強者遇到那突然襲殺而來的箭矢,怕是也要飲恨,他的那些屬下,他知道,在先天雙圓滿境界都不是頂尖的,比起小霸王級別的強者相差太多了。


「你殺了我的那些屬下?」花枯藤冷冷的看向王劍,雖然王劍表露在外的氣息是先天初期,但是他並沒有這樣看,因為他花家也有隱藏氣息的法門,而且能射出那麼恐怖一箭的人,他也不相信那是先天初期強者可以做到的,內心中把王劍當成了一個小霸王境界的強者。

「如果你說的是那些廢物的話,我可以告訴你,沒錯,是我殺的!」王劍坦然承認。

「你殺了我的屬下,竟然還敢回來找我,並且當著我的面,又殺了我兩個屬下,不得不說,你很大膽,帶著你身邊的女人過來,是想讓我接收了她嗎?」花枯藤語氣陰森,當看到含香的時候,又淫笑道。

「接收你麻痹!」王劍頓時大怒,含香也氣的渾身發抖,怒目而視。

嗖!

王劍忍不住出手了,雖然和高手最忌失去冷靜,可是眼前的傢伙成功的激怒了他。

嗡!

長劍劈殺而出。

同時,花枯藤也怒了,王劍的話,也是激怒了他,他可是十大頂尖超級家族花家少主,除了十大豪門的子弟,誰敢這樣和他說話?

嘩!

只見花枯藤手一抖,一根藤條呼嘯而出,這不是普通的藤條,而是一件中品寶器。

特殊的藤條寶器。

嗖!

藤條伸展,化為一根堅固的棒子和王劍的長劍碰撞在了一起,嘭,猶如星空驚雷,猛地炸響。

咻!

接著王劍化為一道流光倒飛了出去,而花枯藤手中的藤條則是瞬間化軟為硬朝著王劍的長劍捲來,要將王劍的長劍給捲走。

「給我撒手!」王劍爆喝一聲。

轟!

一頭巨大的黃金狼呼嘯而出,大口怒張,向那藤條擊殺而來,王劍在這一刻,施展了黃金狼秘術。

嘭!!!

藤條被震飛,接著只見黃金狼兇猛的沖向了花枯藤。

「這個傢伙,竟然擁有如此戰力,一般的頂尖小霸王也不過如此!可是他催動的明明是先天真氣,難道他真的是先天初期強者?這是哪家的子弟?」花枯藤雖然面色平靜,但是心中卻是泛起了極大的波瀾。

諸天軌跡

使用先天真氣就這麼恐怖,那要是催動霸王之力呢?霸王之力通過一些秘法是可以轉化為先天真氣的,只是那樣的話,威力會大減。

他想不通,正因為想不通,所以他才畏懼。

雖然,他還遠沒有用出全力,而他看王劍一點都不慌的模樣,知道後者也是遠沒有用出全力。

雖然心中念頭百轉,但是他還是催動藤條爆發一定實力,擊潰了那黃金狼。

「再試探一二,若是這傢伙太恐怖,就先放棄了,我雖然有底牌,可是那些底牌,都是來之不易,不到關鍵時刻,不能施展。」花枯藤心中暗暗下定了決心。

就在這個時候,王劍再度殺來,氣息比之剛才有過之而無不及。 花枯藤手中的藤條發出嗖嗖嗖的聲音,迎了上去,藤條之上,有著萬鈞之力!

嘭!


長劍和藤條碰撞,發出了恐怖的聲響。

「恩?」花枯藤面色忍不住一變,因為這個時候,他感受到了恐怖的神識攻擊降臨。

雖然他有神識防禦寶器,但只是下品等級,只能阻隔一部分,他全力抵擋,還是讓神識有些受傷。

神識防禦寶器,很珍貴,而且很罕見。

王劍不久前殺死弗蘭澤得到的神識防禦寶器,是中品寶器級別,那是弗蘭澤的父親弗蘭克機緣巧合之下才得到的,然後給了自己的兒子護身,卻是沒有想到,最終還是被王劍給殺死,成全了王劍。

「這個傢伙必定是霸王級別的強者,不然的話,怎麼會有這麼恐怖的神識?」花枯藤心中大驚,雖然他有保命的手段,王劍的神識雖然可以傷到他,但是接下來他要是防備的話,王劍在神識上也是拿他沒轍。

接下來,他就看到王劍又劈斬而來的一劍,無盡劍芒虛影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

花枯藤隱隱的感覺到,這一劍殺機暗藏,就算是大霸王境界的強者,要是不防備的話,都要受傷,花枯藤面色凝重,將手中藤條催動到極致,全力抵擋。

嘭!嘭!嘭!

狂暴的爆炸席捲這片天地。

王劍這勢在必得的一劍,黑光虛影大劍芒術被擋住了,也是因為黑光虛影大劍芒術才只是小成,距離大成,大圓滿,還差的遠,不然的話,這一劍的威力肯定會更加的恐怖。

「殺!」王劍勢若猛虎,朝著花枯藤席捲而來。

「小子,我的境界還沒有徹底穩固,先饒你一命,下次見面,再殺你!」花枯藤心中震驚王劍的實力,擔心再戰鬥下去,自己被逼出保命手段,可是他也不知道王劍有沒有底牌,因為王劍給了他深不可測的感覺,他不敢冒險,而且,他是真的境界剛穩固,還沒有徹底穩固,一旦徹底催動戰力,到時候會對自身有一定的傷害,他不願這樣的事情發生。


嗖!

說完,他身影一閃,猶如一道閃電朝著遠處掠去,頓時,王劍的攻擊落空了。

「又是身法秘術!」王劍看的暗恨,花枯藤作為大霸王境界的強者,又有身法秘術,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除非是催動加持捲軸,不然的話,根本就追不上。

而且,王劍也擔心,逼的太急了,讓其動用保命手段,萬一催動一般戰力拿不下,而逼出加持捲軸的太多能量,那樣的話,就得不償失了。

當然,王劍選擇放手的主要原因是,他看出對手有顧忌,境界還沒有徹底穩固,不敢施展出自身的全部戰力,不然的話,憑藉真正的戰力,自己並不是對手。

「王劍。」含香身影一閃,掠了過來,眼中帶著笑意,說道:「要是讓人知道,你一個先天初期把一個大霸王境界的強者給小組的話,不知道會是多麼的吃驚。」

「哈哈。」王劍一聽,也笑了,嚇走大霸王強者,不管是什麼原因,這要是說出去的話,絕對是驚掉一地眼球。

「我們快點去看看,不知道那靈乳還有沒有?」 捧殺

「好。」王劍點頭,這才是他們趕來的主要目的,靈乳的價值很大,但是王劍心中沒底,花枯藤這傢伙不是傻子,能不取走靈乳?

嗖!嗖!

王劍和含香很快進入到了洞穴之中。

「恩?還剩下這麼一點?」王劍和含香一看,都是有些發獃,在山洞的深處,有著一塊拳頭大的靈乳,飄忽在一個小池子里。

「不過,我們也該知足了,那個傢伙可能是事發突然,沒有想著去取走這麼一塊拳頭大的靈乳,而且這麼一池子靈液,也是價值不小。」王劍笑道:「我們也算是收穫不小。」

「恩,的確如此,這一池子足有十立方的靈液價值絕對媲美一萬塊上品靈石,而這塊拳頭大的靈乳,更是可以媲美100塊極品靈石,也就是10萬塊上品靈石,收穫和在萬國大賽上取得第三名一樣。再加上靈液,比之在萬國大賽上取得第三名還要大上一些。」含香臉上帶著喜悅。

「可惜讓那個傢伙弄走了不少。」王劍遺憾道。

「是啊!」含香也是有些遺憾,不過接著又說道:「不知道那個傢伙想起這裡還有這麼多的靈液和靈乳的話,會不會殺過來?」

「那個傢伙現在肯定很心疼,不過以我的了解,他沒有那麼大的魄力殺過來。」王劍則是自信的說道。

「希望如此。」含香說道。

「好了,你進去洗禮一番吧,吸收這靈液,以及靈乳,應該可以讓你境界達到先天雙圓滿。」王劍說道。

「你呢?」含香問道。

「我先為你護法,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那個傢伙再殺過來,我好對付,如果短期內,那個傢伙不回來的話,應該就不會回來了。」王劍說道。

「好。」含香點頭。

於是,含香直接進入到了靈液池子中,開始吸收靈液,以她如今的境界,靈乳之中的能量,她根本就承受不住。

……

一直逃了數百公里,花枯藤突然想起來了那山洞之中的靈液和靈乳,這讓他面色頓時難看起來了。

「媽的,竟然忘記收集那靈乳和靈液了。」花枯藤眼中神色陰晴不定。

「回去?」花枯藤第一反應就是回去,可是很快,他想到了那深不可測琢磨不透的王劍,他又停住了腳步。

「算了,我也是吸收足夠了,讓我突破了一個等級,再吸收的話,境界突破就太快了,而且我還需要穩固境界,再戰鬥,對我有害無利。」花枯藤握著拳頭,又鬆開,最後深深的忘了那個方向一眼,咬牙道:「這次剩下的機遇就給你了,但是別讓我再遇到你,否則必死你!還有那女人,我花枯藤看上的女人,還沒有誰能夠逃脫出我的手掌心,給我等著,等著吧!」

說著,花枯藤身影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王劍的猜測很正確,花枯藤的確是害怕了,也是擔心自己的境界不穩,導致以後很難再突破。 轉眼之間,三天的時間過去了,轟,含香在靈液之中成功突破一級,從虛丹初期晉陞到了虛丹後期境界。

接著,又過去了五天的時間,含香的吸收達到了飽和,達到了虛丹後期巔峰,只差一步就能夠突破到先天雙圓滿境界,可是,她已經無法再吸收靈液了,至於靈乳,他只是吸收了千分之一的量而已,再多一點也是無法吸收,最後這一步,需要感悟,需要機遇,才能夠突破。

「我修鍊到了極限,接下來再吸收這靈液是沒有用了,你進來修鍊吧!」含香從靈液之中走了出來,開心的對著王劍說道。

「恩,好。」王劍看著含香的氣息比之前又強大了一截,也替含香感到高興。

這三天的時間,王劍發現自己進行水火陰陽大凝丹術的第二步凝魂的進展很順利,不過,凝魂距離達到完美的程度還差的遠,根據王劍的估計,要凝魂達到完美的程度,怕是還需要至少三個月的時間。

「不知道這靈液和靈乳對我凝魂能不能加快一點?」王劍心中暗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