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雌雄雙煞就喜滋滋的醞釀去魔教混日子,不料,這雌雄雙煞被燕九抓住了,然後宰了。

好在雌雄雙煞平日行走江湖都用黑紗蒙面,無人能見其真實面容,這麼一來假扮他們也很容易。

於是燕九便和凌澈裝成雌雄雙煞投靠魔教。

凌澈:系統在嗎?雌雄雙煞這個名字是什麼鬼啊?怎麼和武林外傳里的郭芙蓉曾經的外號一樣啊?

系統:……

剛到山腳,還沒上黑虎崖,就有兩個衣著暴露的妖艷魔教妖女笑道:「久等二位,請隨我來。」

於是凌澈和燕九就跟著二人上山。 於是凌澈和燕九就跟著二人上山。

安排好住宿之後,妖女笑道:「最近我們教主比較忙,請二位稍等幾天。」

凌澈連忙道:「好說好說。」

當然教主祁天佑這個魔頭比較忙,凌澈也不會閑著。

她沒事就施展輕功打探魔教內部建築結構,但沒見到祁天佑真人,倒是偷聽到不少八卦。

什麼祁天佑醉心練武,又沒吃飯,什麼他修鍊的魔功一旦走火入魔就會散功成為廢人。

什麼祁天佑冷峻俊美,山下又有一些姑娘慕名前來……

夜深了,月光灑下來,薄薄的霧氣瀰漫在花叢中,不知道這花是什麼品種,秋天還盛開不謝。

凌澈採下一朵花,淡淡的清香圍繞著她,花朵上凝了好多露珠,折射出迷離的月光,配合著花叢里的朦朧霧氣,一切顯得那麼朦朧夢幻,如夢如畫。

夜微冷,淡淡的暗香彌散在薄薄的霧氣中,隨著輕輕的夜風輕輕浮動。

月光下,一個人影拿著一個靈位,自言自語的說些什麼。

凌澈接著月光看清那個人,是一個年輕的公子,看著靈位的臉上全是悲楚。

凌澈問:系統在嗎?能掃描那個人嗎?

系統:宿主再未開啟高級許可權之前,能掃描的人數只有一個,宿主已經掃描過燕九了,暫且無法掃描別人。

凌澈:當時我掃描的時候你不提醒我?

系統:……

凌澈心中嘀咕,這是祁天佑居住的地方,毫無疑問,這人應該認識祁天佑,這人看起來瘦瘦弱弱的,臉上還有點小委屈,估計是祁天佑的家奴,受了點委屈吧。

凌澈越看越覺得自己的猜測很准,這家奴看著靈位那表情真是委屈的不行不行,衣服穿得也極為樸素,她腦補了一出家奴吃不好穿不暖的場面……

但是,什麼也阻止不了她想去偷祁天佑的赤焰刀的決定!

嗖!

她身形一閃,抽出長劍,架在家奴的脖子上,聲音冰冷無比,道:「祁天佑在哪?」

家奴一頓,微微抬頭,臉上對著靈位的悲楚表情頓時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陰森似海的表情,聲音猶如在寒冰里淬過一般,道:「你是什麼人?」

凌澈冷冷道:「我不想為難你,告訴我祁天佑在哪?我就放過你。」

家奴譏笑一聲,道:「憑你?」

凌澈心中嘀咕:不對勁啊,這家奴怎麼氣質有點過於出眾呢?

「你到底是什麼人?」凌澈的劍微微壓低,威脅道。

家奴剛打算說些什麼,不料魔教四大護法之一的君破臣便趕來了,刷的一劍逼來,怒喝道:「什麼人?敢在我們黑虎崖放肆!」

凌澈連忙後退,問系統:這來人武力值多少。

系統:56,宿主可勉強一戰。

凌澈放心了,道:OK,保證勝利!

有了系統真是太爽了,可以隨時知道自己能不能打得過對手,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跑!小命無憂!系統真是個寶貝!

家奴目光陰冷,盯著凌澈道:「殺了。屍體喂狗。」

「好。」君破臣點頭道。

凌澈嚇個半死,魔教歹人就是兇殘,要殺她也就算了,還要把屍體喂狗……真是太兇殘了!

刀光劍影,凌澈險象環生,但是都能脫險。

君破臣越看越奇,江湖什麼時候多了這麼一個高手?

他當然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了,系統在手,天下我有!

有了系統這個作弊工具,凌澈不要玩的太開心!

當然,凌澈也沒太過分,踢了君破臣一腳,踹飛他的劍之後,一個靈巧的翻身就消失不見。

君破臣連忙追上去,但是追了幾里路卻追丟了。

他心中越來越好奇,這個刺客到底是何方高人?

沒有人帶路怎麼可能潛入黑虎崖深處?

難道是有內鬼?

君破臣想起近日,好像只有兩個雌雄雙煞來投靠他們?

要不要試探呢?

因為昨天的魯莽,凌澈也猜到會有一些猜測,但沒想到那麼快。

他們居然開個魔教內部習武交流大會,要求所有人都參加……

毫無疑問,凌澈和燕九這對雌雄雙煞肯定被君破臣盯上了。

燕九疑惑道:「你昨晚跑去做什麼了?」

凌澈道:「打探祁天佑的消息了。」

燕九問:「打探出來了嗎?」

「沒有。」

燕九對著君破臣微微一笑,又問凌澈:「那君破臣怎麼盯上我們了?」

凌澈道:「昨晚被他截胡了,但是我沒暴露自己的身份。昨晚是戴著面紗的,他認不出我。」

高樓上,一個黑色人影坐在高位,凌厲的眼神掃視著眾人。

有人道:「那個就是教主啊!」

「教主果然是不同凡響。」

凌澈心道:可不是么,坐那麼遠,他是遠視眼嗎?

由於隔得很遠,凌澈看不清祁天佑的臉,也不敢盯得太久,匆匆一瞥便假裝若無其事的看向別處。

習武交流會上。

主持的妖女先說了一堆客套話,接著魔教內部的切磋就開始了,規則很簡單,無論方法,下毒也好,暗器也好,使詐也好,只要兩個人在擂台上分出勝負便可,贏的那個人在下一場可以任意挑選對手,如果不挑選台下的人可以自己上去挑戰擂台上的人。但要做到點到即止,不要傷了和氣等等!

果然很有魔教的風格,下毒、暗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居然不被禁止。

有幾個人躍躍欲試,一身紅衣的一位姑娘施展輕功第一個踏上擂台,這時一個人也躍上去,他們先抱拳作禮,之後開打。

那紅衣姑娘正是教主祁天佑最小的徒弟,聶珠。

聶珠美若天仙,但卻脾氣暴躁,刁蠻任性,除了祁天佑,她誰也不服,頗為一個麻煩人物。

而且她私下和四大護法之一的君破臣私交極好。

凌澈懷疑二人有什麼暗搓搓見不得人的關係,畢竟妖女嘛,大多都是放蕩不羈的。不過可惜的是二人似乎還真就是普通的朋友……

系統又一次提醒:叮,溫馨提示,宿主的思想過於猥瑣!

凌澈:「……」

聶珠上場,眾人激情澎湃。

但凌澈看得昏昏欲睡,呃,這種打法她在電視上看過好多次,一點也不稀奇,只是周圍這群魚唇的古人,個個都心情澎湃的盯著擂台。 但凌澈看得昏昏欲睡,呃,這種打法她在電視上看過好多次,一點也不稀奇,只是周圍這群魚唇的古人,個個都心情澎湃的盯著擂台。

最後,聶珠的劍刺中那個人的左肩,然後聶珠一掌把那個人打下擂台。

底下群情激憤,熱血沸騰。

聶珠抱拳作禮,驕傲的笑道:「承讓了!」

接著她微微一笑,道:「我倒是想再比一場,在場的少俠少邪不知誰願意指教珠兒一二?」

「我願意!」

「我也願意!」

「我,我!」

聶珠微微冷笑,看著那一群人,目光卻並沒有停留在他們身上,凌澈輕輕嘆了口氣,唉,她苦笑,這聶珠分明是在心中就已經想好要誰做對手了,幹嘛還要搞這一出,直接說出來不就好了嗎?只是不知道誰那麼倒霉,居然惹到我們的聶大小姐了,凌澈抱著看戲的態度,稍微有了點精神。

聶珠的劍輕輕一指,道:「就是你,久聞雌雄雙煞大名,珠兒欽佩不已,不知雌雄雙煞你可願意指教我一二?」

凌澈:「……」

燕九:「……」

凌澈看向燕九,道:「大哥,聶姑娘要你上去指教她。」

燕九微微勾起嘴角,道:「應該是叫你上去指教她吧。娘子?」

一聲娘子,害的凌澈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這才想起雌雄雙煞在江湖人眼中還真是夫妻關係……

聶珠等的不耐煩,對凌澈道:「怎麼,雌雄雙煞夫人看不起我聶珠嗎?」

都加了夫人二字,想抵賴給燕九都不行了。

話音未落,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凌澈身上,寒,怎麼回事?她看著聶珠指著她,她苦笑,看來君破臣果然還是不相信她,所以君破臣要聶珠試探一二?

而燕九可能也是抱著靜觀其變的心思,想要看看凌澈武功到底如何?

但是凌澈怎麼可能讓這些人得逞?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凌澈身上這著實讓她不自在,沒辦法,她只好硬著頭皮走進擂台。

她拿出自己的木劍,笑道:「豈敢豈敢,在下武功低微,哪敢指教閣下?而且在下舊傷在身,恐怕心有餘而力不足。」

她的客套話還沒說完,人家的劍就衝過來了,凌澈用木劍挑開,之後轉身,大口的喘著氣,人家沒停歇施展輕功躍起刺向她的左肩,足足用了十分內力,如此之快武功弱的人根本躲不開,底下的人急了,說好的點到為止呢?說好的不傷和氣呢?

凌澈沒躲,直接用木劍側擊改變她劍的方向,總算她的劍和凌澈擦肩而過,她長長的舒了口氣,接著她足尖點地在空中翻了個身一掌劈向凌澈,凌澈迅速後退,聶珠完美落地,凌澈也因為退的比較遠所以沒被她的掌風傷到。

不過凌澈靈機一動,一手虛弱的捂住自己的左肩,另一隻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咳嗽,硬生生逼出自己的一口血。

這當然是裝的。

凌澈嘴角流出血,一臉虛弱的樣子,道:「聶姑娘果然內功深厚,武功不同凡響,在下武功低微,這簡直是是螢火之光,怎敢於日月爭輝?聶姑娘真是練武奇才,在下佩服佩服!在下甘拜下風!在下舊傷在身,適才一掌激發舊傷,可能無法堅持!見諒!」

說完凌澈就下去了,周圍所有人都對她一陣鄙夷,居然連那種程度的掌力都避不開,武功簡直是差到極點。

什麼雌雄雙煞,也不過如此!

連聶珠的一掌都躲不了,世人真是誇大其詞了。

凌澈則是一臉微笑的面對所有人的冷嘲熱諷,一些女子陰陽怪氣道:「武功那麼差就不要去丟人現眼了!居然還敢跟我們教主的弟子比武,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就是啊!」

一群人附和著。

凌澈一臉淺笑道:「是啊是啊,多謝各位提點!」

燕九微眯著眼,看著擂台上的聶珠,拔出劍,凌澈攔住他道:「幹什麼去?」

他怪笑道:「給你找回面子去!」

凌澈微微眯著眼,道:「不要意氣用事,小不忍則亂大謀,而且我給你也沒那麼深的交情不是?」

燕九:「……」

「有些事你我都心知肚明,何必要我挑明來講,你不信任我正如我也不信任你一般,但你要相信,你想殺祁天佑我會不顧一切幫你的。」

燕九幽幽道:「你想多了,我們假扮的是雌雄雙煞,這是一對伉儷情深的夫妻,我得要裝出款款深情,不讓你受一點委屈才能讓人確信我們是夫妻。」

凌澈:「……」

燕九又笑道:「還是凌姑娘想的多了,以為我只是單純幫你出氣嗎?」

凌澈:不好意思,我還真是想多了……好吧,自作多情是我的錯!

燕九優雅的躍上擂台,微微一笑道:「請聶姑娘指點在下一二。」嘖嘖,客套話說的挺周全的!

燕九此刻真的很正派,一看就是那種正派的代表人物,嚴肅、認真、一絲不苟。

聶珠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之後,便同意了,然後燕九拔出劍,先不痛不癢的和聶珠對上幾劍,之後劍勢陡然變犀利,看樣子似乎打算為自家老婆找回場子……

凌澈問了一下系統,聶珠武力值50,燕九90,這有啥好打的……

可燕九得要掩飾自己真正的實力,還要贏聶珠,還不能讓人起疑,這就有了點困難。

不過,聶珠不足為懼,燕九贏她也不是不可能的。

這麼一來,眾多妖女看凌澈的眼神全然不對了,紛紛是羨慕,似乎是羨慕凌澈找了個好老公……

凌澈不是泛泛之輩,一下沒得手她還會來第二下。

再次趁夜前進黑虎崖時,凌澈小心翼翼,生怕再被什麼護法發現。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