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雅婧沒吭聲。只是走出了房子,推開了隔壁的房門。又是一團蒼蠅撲面而來,方雅婧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聶飛走出屋子,看着方雅婧將村子裏的房子一間一間的推開,每推開一間房子的門臉色就難看許多。很快這村子裏幾十戶人家的房門全都被打開了。蒼蠅四處飛舞,整個村子的上空都飛滿了蒼蠅,正午猛烈的陽光似乎暗下來了許多。

“沒有一個活口。我數了一下,總共有一百三十二具屍體。全部都像是被野獸咬死的一樣!”方雅婧臉色鐵青的回到了聶飛身邊。這會她也不提什麼報警的事了。整個村子一百多號人死得如此悽慘,連個向外界報信的都沒有,這件事怎麼看都不是正常人能犯下的案子。

“還是讓專業人士來處理這個地方吧。”聶飛搖搖頭說道:“這些人的魂魄沒有在這,如果沒有去投胎就是被人收走了。只有我們這類人才會爲了避免留下線索這麼幹。”

說話間,遠處慢悠悠的飄來一團好大的烏雲,將正午的陽光給擋住了。聶飛二人終於有了一絲涼爽的感覺。

“咱們先去你發現的那個地方看看吧。這裏我會通知相關部門來處理的!”聶飛看着方雅婧說道。

雖然小村子裏的人全都慘死讓聶飛也很是憤慨,但他沒有忘記自己二人前來的主要目的。而且如果聶飛沒猜錯的話,這個村子裏的人慘死應該是因爲方雅婧發現那個地方的緣故!

“現在眼看就要下大雨了。你確定我們要現在進山?”方雅婧對於聶飛的處理方法並不發表任何意見。她擡頭看了一眼開始變得黑壓壓的天空,憂心忡忡的說道。

在大雨天進山很容易發生意外,這點誰都知道,所以方雅婧纔會有此一言。

“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浪費!”聶飛輕輕的搖搖頭說道。他本想說自己並不擔心發生什麼意外,可是看到面帶憂色方雅婧,聶飛忽然就什麼都說不出口了。

方雅婧可是一個普通人!

“那咱們先找個地方避避雨吧!”聶飛改口說道。

整個村子裏的人都死了。二人不願意在有屍體的房子裏躲雨,幸好在村子尾端的地方有一處磚瓦結構的大涼亭。於是,二人很快的跑到了大涼亭裏呆着。前腳剛進入大涼亭,後腳傾盆大雨就下來了。

看着涼亭外白茫茫的一片天地,聶飛很慶幸自己沒有拉着方雅婧在這種情況下進山,否則後果真的很難預料!

時值年尾,雙慶市的氣溫可不高,加上這場忽如其來的大雨更是讓整個天地間的溫度下降了許多。方雅婧忽然狠狠的打了一個噴嚏,身體不自覺的開始哆嗦起來。

聶飛看到方雅婧這樣,立刻開始在大涼亭裏四處轉悠起來。如果沒記錯的話,他方纔有看到大涼亭的旁邊似乎堆着一摞柴火。

雖然涼亭外下着瓢潑大雨,但這點小事難不到聶飛。他奢侈的頂着一面靈盾跑出了大涼亭,抱起了一摞柴火就跑回了大涼亭裏。

方雅婧正因爲氣溫的突降而抱着自己的肩膀搓個不停,猛然看到聶飛抱着一堆柴火回來,她的眼睛裏立刻散發出驚喜的光芒。

“這麼大的雨你都能弄到柴火?”方雅婧連忙走上前去幫忙抱着柴火。她這才發現雖然柴火全都溼噠噠的,但聶飛身上連一滴水跡都沒有。

“附近本來就有柴火,我只是去抱回來罷了。”聶飛輕輕的笑道。

二人將柴火堆到涼亭中央,聶飛用一個引火術將柴火上的水全部烤乾,柴火很快就燃燒了起來。

二人隔着這個火堆相對而坐,一時間都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方雅婧和聶飛認識的時間並不長,最初的時候還因爲誤會差點就翻臉。雖然後來因爲一起查案的緣故熟絡了一些,但方雅婧忽然發現自己對這個年輕的男子還是有許多地方不瞭解。

“小飛,你是哪裏人啊?”方雅婧忽然擡起頭看着聶飛笑問道。

“我家在西江省一個偏僻的小村子裏,估計說了你也不認識。”聶飛將放在身邊的一根柴火丟進了火堆中,笑道。

“那你是什麼時候開始發現自己有這種特殊能力的?”方雅婧坐在地上雙手抱膝,看着聶飛問道。

“我從小就有陰陽眼,只不過當時還小,啥也不懂。我的奶奶是村子裏的米婆,她告訴過我不要去在意那些鬼就可以了。只要不去招惹鬼,一般鬼也不會主動害人。”聶飛看着方雅婧笑道。

“那你又是什麼時候開始擔任這份工作的?你覺得這份工作合適嗎?”方雅婧想了想,又問道。

聶飛正好抓起一根柴火,聽到方雅婧這句話拳頭頓時緊了一下:“我擔任討債人也才一個月多點。至於合不合適,我只能說既然幹了就要幹好。天地間必須有討債人的存在,否則那些冤屈死去的人就不能安心的去投胎。我和你的工作差不多,只不過你是替活人討公道債,我是幫鬼收不平賬而已。”

“我感覺你們每天都生活在鬼怪的世界裏好危險。看來還是當個什麼都不知道的普通人要好得多。”方雅婧幽幽的盯着火堆說道。

“沒有我們這些人的存在,普通人又哪來的安定生活可言。警察的工作也一樣,你就不必妄自菲薄了。”聶飛笑了笑道。

方雅婧的這句話讓聶飛想起了在雙慶市壯烈犧牲的小帥哥。爲了普通民衆的生命安全,在沒有人知道的角落裏不知多了多少無名冤魂。

方雅婧輕輕一笑,擡起頭來正想說什麼。卻見天空中一道閃電劃過,亮起的瞬間讓她看到了在水幕一樣的天氣裏似乎有人影綽綽,方雅婧的臉立刻變得一片蒼白。

聶飛注意到方雅婧的臉色變化,連忙猛的轉過頭去。可是由於雨實在下得太大,雨水的聲音也將一切雜音全部蓋了過去。因此聶飛什麼東西都看不見。

又是一道閃電劃過。藉着亮光,聶飛終於看到了在那瓢潑大雨中的情形。有數十個人影正緩緩的向這個大涼亭裏走來!

聶飛的眼力比方雅婧的要好太多,因此他很清楚的看到那些人影身上密密麻麻的傷口以及那些熟悉的衣着。

這些人影是小村子裏的死者!

…… 這些本已經死去的屍體步履蹣跚的向着大涼亭走來。雨水沖刷着他們身上已經乾涸的血跡,慢慢的在身後留下一道暗紅色的印記。

“這是怎麼回事!”方雅婧的聲音有些顫抖。雖然跟聶飛在一起已經見過鬼怪什麼的,但是已經死去卻還能移動的屍體她還是第一次見到——上回小巷子裏遇到的那頭不算。畢竟當時烏漆墨黑的,方雅婧也沒看出襲擊自己的是人還是屍體。

“這些應該是傀儡屍!”聶飛看着這些緩緩走在雨幕中的屍體,臉色凝重的說道。

傀儡屍應該是需要經過煉製才能夠出現,可是聶飛剛纔打探村子情況的時候卻沒發現這些死者的屍體經過煉製,爲此他很是疑惑。而且傀儡屍就算行動不如活屍這些高等級的更靈活,但也絕對不是像現在這樣慢騰騰的跟蝸牛沒什麼區別。

“不對。這些是殭屍或者你叫他們喪屍也行!”葉紅不知何時從靈牌內鑽了出來,看着不斷挪動的人影撇撇嘴說道。

“殭屍不是一蹦一蹦的那種嗎?可是看着這些屍體不像啊!”聶飛好奇的問道。

小村子裏的死者們移動的速度慢得驚人,因此聶飛和葉紅還能夠好整以暇的在探討着究竟是什麼屍的問題。但方雅婧的臉色就十分難看了,不管是什麼屍都好,反正她是第一次見到移動的死屍!尤其這些屍體還是她剛剛纔確認過必死無疑的那種!

“你中港臺電影的毒太深了!這些屍體應該都是被行屍殺死的,他們身上感染了屍毒。只要在沒有太陽的時候,聞到人氣他們就會起來活動。至於活動的目的,你們自己猜猜?”葉紅看着聶飛輕笑着說道。

“人死爲大,入土爲安。還是把他們安葬了吧!”聶飛看着已經漸漸走到大涼亭前面的殭屍,撇撇嘴說道。

如果放在一個月前,聶飛看到這麼多頭殭屍恐怕只有落跑的份。可是在經過那地獄般的特訓和雙慶市一役後,聶飛壓根就沒把這種行動遲緩的殭屍放在眼裏。不誇張的說,只要不是一百多頭活屍來襲,聶飛連搭理的興趣都沒有!

“你的意思是讓我出手?”葉紅似笑非笑的看着聶飛說道。

“紅姐要覺得麻煩的話,我出手也行。”聶飛聳聳肩膀無所謂的說道。

“還是算了吧。這種天氣正適合我出手呢!”葉紅輕輕一笑道。

由於這種地方不知道會有什麼危險,因此聶飛早早的幫方雅婧開了天眼。方雅婧聽着兩人的對話,兩隻好看的眼睛頓時瞪得通圓。

葉紅飄到大涼亭的入口處,此時那些挪動的殭屍也終於來到了大涼亭的入口。由於聞到了聶飛和方雅婧的人氣,這些殭屍們都張開了自己腐爛的大口,雙手高高的擡起,似乎是打算襲擊二人。

“靈術,大水龍葬!”葉紅身爲一個靈體自然不會被這些低級的殭屍感知到。她冷冷的一笑,右拳在胸前狠狠一握。

在聶飛好奇,方雅婧震驚的眼神中。大涼亭入口前方一片範圍內的雨水彷彿忽然被定格住一樣懸浮在半空中,而四周的雨水依然在嘩啦啦的下個不停。這種一靜一動的反差讓沒見識過場面的方雅婧覺得十分的難受。

忽然,懸浮的雨滴開始活動起來。一滴碰撞一滴,然後匯聚成更大的雨珠,整片範圍內的雨水都彷彿賦予了生命一般靈活的融合到一起。

雨水最後匯聚出現在二人面前的是一條水桶粗細活靈活現的水龍。水龍仰頭似乎發出一聲長嘯,靈活的龍軀舒展將所有的殭屍都包圍起來,然後龍軀一縮。

骨裂的聲音不絕於耳,所有的殭屍被這條水龍捲到了一起。龍軀開始飛速的旋轉,宛如砂輪一樣飛快的將這些殭屍磨滅。

這一切說起來很長,但在聶飛和方雅婧的眼中只不過是幾秒鐘的事。上百頭殭屍就這樣被葉紅輕鬆一擊給消滅掉了。

這條水龍在將所有殭屍磨得連粉末都難以找到後就化成一大團水珠消失掉了。瓢潑大雨將一切的痕跡都掩蓋掉,彷彿剛纔就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搞定!”葉紅輕笑着搓了搓手掌說道。

“紅姐果然厲害!”聶飛由衷的衝葉紅豎起了大拇指。

如果讓聶飛來對付這一百多頭殭屍的話,雖然同樣不會有什麼問題,但絕對不會像葉紅這樣輕而易舉——畢竟聶飛總的來說還是個近身戰士。誰見過哪個戰士能放大招一下秒殺上百個敵人的?

“現在就等雨停了我們就進山查看一番,這些殭屍的出現讓我更加肯定裏面一定是李君昊的據點了!”聶飛轉過頭去看着方雅婧說道。

方雅婧輕輕的咬着下脣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剛纔出現的殭屍讓她才真正明白自己有可能要面對的東西是什麼,一個人可以輕易的被殺死,可是一具屍體如何才能殺死?這種方法警校可沒有教過!

大雨依舊在下,可是方雅婧已經沒有和聶飛繼續聊天的念頭了。她滿腦子都是剛纔看到的畫面,那些已經死去卻又重新起來活動的屍體似乎盤踞在了她的腦海之中,怎麼樣都揮之不去。

大雨又下了將近半個小時才逐漸減弱。聶飛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萬一天黑以後才進山,誰知道李君昊有沒有在裏面有什麼佈置?而無論他有什麼樣的佈置,一旦入夜,威力必然都比白天要強!

“雅婧,你還能走嗎?”想到這裏,聶飛有些坐立難安起來,立即看着方雅婧問道。

“哦,我沒事,咱們這就進山吧!”聽到聶飛的聲音,方雅婧如夢初醒,愣了一下說道。

心急之下的聶飛沒有發現方雅婧的不對勁,因此等雨徹底停止後就帶着方雅婧一頭鑽進了小村子的後山裏。

雨後山間的路變得更加難走,兩人又用了將近半個小時纔來到方雅婧所發現的那個地方。

那是一個將近兩米高三米寬的山洞,在洞口處有一塊巨大的石頭將這個洞口堵得嚴嚴實實的,四周還長滿了藤蔓和雜草。如果只是路過的話,根本沒有人會想到在這塊巨石後面有一個巨大的山洞。

“你究竟是怎麼找到這個地方來的!”聶飛看着洞口處那塊巨大的石頭,咋舌道。

“因爲我發現這附近有東西活動過的跡象,但是卻找不到這些活動的動物或者人。所以我就開始四處尋找,最後才發現這塊石頭後面是一個巨大的山洞!”方雅婧看着聶飛認真的說道。

“可是這也不能代表什麼啊!”聶飛皺着眉頭說道:“總不能發現一個沒有活動跡象的山洞就覺得這裏可疑吧!”

聽了聶飛的話,方雅婧也不吭聲,徑直走到那塊巨石前面蹲了下來。

隨着方雅婧將地上的枯枝敗葉掃開,一個巨大的人形足印出現在聶飛和葉紅的面前。

葉紅立即飄到足印前,蹲下來仔細的觀察。最後,她很肯定的做出了結論:“這是鐵屍的腳印!”

…… 這個腳印比正常人的腳要大許多倍,並且入地三分。葉紅已經從聶飛那裏得知李君昊手下最少還有兩頭鐵屍,因此只一眼就推斷出這絕對不是什麼深山野人的腳印。

葉紅直接穿過巨石後面,然後又鑽了出來:“你們兩個進來吧。暫時沒有發現什麼危險!”

“你覺得我們能把這東西弄開?”聶飛指着那塊擋路的巨石苦笑道。

“難道你打算讓我一個弱女子獨自進去這麼危險的地方?”葉紅反問道。

聽到這句話聶飛不由翻了翻白眼。究竟是誰剛剛彈指間滅掉了上百頭殭屍?如果這樣也能稱呼爲弱女子的話,聶飛恐怕連嬰兒都算不上。

“那就讓我來吧,只不過我擔心會打草驚蛇了!”聶飛一挽袖子站到這塊巨石旁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右臂忽的膨脹起來,聶飛一掌拍在巨石上。一聲巨響從山洞內傳出,眼前這塊巨大的石頭應掌而碎。

聶飛並沒有施展地獄一掌。經過特訓,對於這樣的東西聶飛根本不需要付出那麼大的代價。雖然蘇小小給聶飛留下了五百多年的陽壽,加上之前劃撥的三百年陽壽才消耗了一百多年,算起來聶飛手上現在應該還有七百年左右的陽壽,短時間倒是可以讓他奢侈一把。

七百年的陽壽如果要只是拿來活着,那絕對可以讓人活到膩味。但如果拿來消耗的話,那就不算什麼了。經過雙慶市一役,聶飛深深的明白討債人手頭上如果只有個三五百年陽壽還真不怎麼夠用,一次全療就要消耗五到十年的。更別說聶飛如果要施展討債人之力的話,隨隨便便都是幾十年起步。

聶飛的手掌在擊碎這塊巨石後就彷彿漏氣一樣恢復了原狀,只不過他那隻被撐破的袖子卻是沒辦法恢復了。聶飛也不在意,反正若是一會要發生戰鬥的話,這隻袖子還是不能要了。

沒有了巨石堵門,黑黝黝的洞口漏出來的瞬間,一股寒風從裏面吹了出來。

“雅婧,要不我還是先送你回去吧。若是裏面有什麼危險的話,我怕我照顧不到你!”聶飛在洞口出踟躕了半天,終於轉頭對着方雅婧說道。

方雅婧輕輕咬了一下嘴脣,滿臉的猶豫。她知道接下來的行程很可能會有危險。對於聶飛這樣的人來說,自己跟上去無疑會是他的一個包袱。可是若讓她現在就離開,她又十分的不甘心。

李君昊給整個雙慶市造成了這麼嚴重的破壞,正義感爆棚的方雅婧早就下定決心要將他抓捕歸案,儘管她深深的明白自己恐怕還不夠人家一根指頭對付的。

猶豫了半晌,方雅婧終於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說道:“那我就不進去了。小飛你要小心點!”

看到方雅婧終於同意了,聶飛頓時也是鬆了一口氣。想了想,聶飛看着葉紅說道:“紅姐,你還是陪着雅婧吧。這個地方我怕不怎麼太平,有你陪着我更放心一些!”

“你和老白能應付得了嗎?”葉紅自然明白聶飛的擔憂,只是輕輕的問了一句。

“老白前輩的實力比我強多了。更何況裏面未必會有危險,我只是進去打探一番,如果沒什麼發現我就立即出來。”聶飛將老白從靈牌裏喚了出來,搖搖頭說道。

“放心吧!漚不會讓蕭鍋受傷的!”老白很快就弄明白了現在的情況,大咧咧的說道。

“那你們兩個多加小心!”既然老白都這麼說了,葉紅就算不放心也只能讓他們兩個進去了。畢竟聶飛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還是他們現在的衣食父母,聶飛的請求她不好反駁。

聶飛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方雅婧和葉紅,徑直走入了黑黝黝的山洞中。

走到光線已經無法到達的位置。聶飛右手手指輕輕一搓,兩個足球大小的鬼火球立刻浮現出來。聶飛朝着前方一指,其中一枚火球立刻向前飛行了十米左右,而另一枚火球則是漂浮在聶飛身邊,這樣的光線足夠他看清楚一切。如果有什麼突發情況也能立即發現。

這個山洞也不知道有多深,反正聶飛跟老白足足走了十幾分鍾都沒有走到頭。而方雅婧和葉紅從外面已經完全看不到二人的身影了。

“姑娘,你喜歡小飛?”葉紅百無聊賴的在洞口外晃盪了一會,忽然飄到方雅婧的面前壞笑着問道。

方雅婧的臉騰的一下就紅了,結結巴巴的說道:“沒沒有!你爲什麼會這麼問!”

“我活了那麼多年,有什麼東西能夠瞞得過我這雙眼睛!”葉紅得意的說道:“要知道鬼最厲害的地方就是能夠感知到人的情緒。所以如果你越怕鬼,鬼就會越變本加厲的去嚇你。反之若是你不怎麼怕鬼,他反而不會去嚇你。畢竟沒有哪個鬼那麼無聊去嚇一個擺明不會害怕的人。”

葉紅猛的將臉湊到方雅婧的面前,笑嘻嘻的說道:“我雖然是鬼,但我並不瞎!你對小飛的態度和言語都表明了你喜歡他,至少是有好感的那種。只不過那個榆木腦袋好像一點都沒發現一樣!”

聽到葉紅這句話,方雅婧終於沒再說什麼,只是小臉紅得跟蘋果有得一拼。

“小飛他是個什麼樣的人?”方雅婧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猛的擡起頭看着葉紅問道:“我是對他有好感,這我不否認。不過我不知道像我這樣的普通人能否走入他的世界!”

聽到方雅婧大方的承認了,葉紅臉上頓時浮現出一片驚訝:“我只是詐你一下的,沒想到還真讓我給猜中了!”

方雅婧臉上一片愕然,她沒想到葉紅居然是詐她的!

“不過說起來,我建議你最好還是死了那個心吧!”葉紅忽然板起臉說道:“如果你不希望他傷心的話!”

“爲什麼!”聽到葉紅這麼說,方雅婧頓時急了,連忙問道。

“你知道討債人的壽命有多長嗎?”葉紅將臉別過一邊去說道:“如果小飛不出意外的話,活個幾百年沒問題。就算你成爲了他的家屬,他頂多能讓你活上一百歲。那麼以後的日子呢?他只能自己孤單的前行!”

“歷來討債人都是獨身一人也是這個原因。因爲對他們來說,動了感情,只能換來一時的開心幸福。而後就將沉淪在無盡的痛苦和孤獨之中!”葉紅充滿感慨的說道。

聽了葉紅的話,方雅婧沉默了起來。她可以想象到如果真的動了感情,看着心愛的人在自己懷中離世,然後還要獨自生活數百年那是怎樣的一種孤寂。

這個話題的沉重讓方雅婧覺得有些心疼起來,她無法想象聶飛以後的日子究竟要怎麼過下去的。

此時,山洞裏忽然傳出了一聲巨響,音波順着山洞的通道衝出了洞口,讓方雅婧耳朵一陣嗡響。

“裏面出事了!”這是方雅婧的第一念頭。

…… 聶飛和老白前行了將近半個小時後,終於遇到了一扇大門。一看到這扇大門聶飛先是一喜,隨後臉便皺得跟苦瓜似的。

因爲這扇大門和前些天他在雙慶市那個地下天坑裏遇到的大門一模一樣。也就是說如果想要強行破開這扇大門,聶飛又得吃一次斷臂之苦。

老白一看這扇大門上刻畫的符文就知道肯定是自己進不去的地方。只是在一旁嘿嘿怪笑,也不吭聲。

聶飛知道在這件事上是指望不了老白了。這上面刻畫的符文之密集。如果讓純靈體的老白來破開的話,給上幾年的時間應該是足夠了。

無奈的聶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右臂發生輕微的膨脹。這一次他的右臂和之前比起來有明顯不同。之前聶飛使用肌肉倍化的時候,雖然右臂膨脹了數倍,但肌肉和皮膚都沒有什麼變化。但這一次聶飛膨脹的右臂卻散發出了金屬般的光澤,而膨脹的情況也不比之前要來得誇張。

靈術,筋肉緊固!

聶飛運用靈力將肌肉和皮膚的組織全部改變,讓其變得更加的緊密,皮膚和肌肉的堅硬與韌性都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這是聶飛在吃過幾次右臂被攪成粉碎的虧後想出來新的改進版靈術。畢竟每次施展地獄一掌右臂都廢掉,在戰鬥的時候可不是什麼好事,一掌之後就需要空檔來治療右臂,萬一對手不給你時間呢?

另一方面,聶飛的肌肉倍化術也已經研究到極點了。畢竟人的肌肉不是氣球,不可能無限膨脹下去。倍化到一定的程度後,就算變得更粗也只是看起來嚇人罷了,對於威力沒有半點的增幅作用。

因此聶飛在不增加肌肉形體外觀的情況下重新創造出了這一項靈術。而聶飛更願意將這項靈術稱之爲武裝色霸氣——這貨是從海賊王上得到的靈感。

聶飛站好馬步,被壓縮的輪迴通道在掌心微微的旋轉着。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