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逸天淡淡看了她一眼,說道:「好了,我該走了,我還有事,你可以多坐一會繼續喝茶,我會去買單的。」

說著,方逸天便站了起來,關琳張了張口,正欲想說什麼可最終還是沒喊出來,只能是看著方逸天那偉岸而又落寞的身影逐漸的走了出去。 方逸天走出了雅閣茶樓,朝著自己的車子走了過去,神情依然懶散,不過眼中卻是悄然閃過一絲鋒銳寒芒。

方逸天走到車子前,伸手搭在了車門的拉手上,正欲拉開車門的時候,突然,他的後背泛起了一絲尖銳的針芒刺感,野獸般的提前預知危險的感覺告訴他,四周有危險來臨!

雖說有危險,但並無殺氣的蔓延,看到對方是一根潛伏在暗中的毒刺,在沒有最佳的機會前,這根毒刺還不會暴露出猙獰的面目。

方逸天臉色依然淡定如常,暗暗冷笑了聲,哼,找上門來了嗎?

心想著,他拉開了車門,坐進車內,若無其事的開車離開。

就在方逸天開車離開不久,另一個方位上,一輛黑色的奧迪轎車也開了出來,朝著方逸天驅車離開的方向跟蹤而去。

這輛黑色的賓士轎車內坐著的是一個臉色蒼白之極的男人,臉上戴著一副墨鏡,時值大熱天,可他的身上居然還穿著一件淺灰色的風衣,他握著方向盤的雙手乾燥穩重,手指細長,這麼一雙手,無論是在握槍還是在握刀的時候,無疑都會很穩重。

如果方逸天能看清這人的面目那麼一定很吃驚,因為這個人赫然就是那天晚上狙殺了刀疤漢等人的神秘狙擊手!

狙擊手的目光冷冷的看向前面,他並不急於追蹤方逸天的開著那輛車,事實上,現在他已經看不到方逸天的車子究竟是開向了何處,不過他看上去並不著急。

在他的旁邊放著一個羅盤式的儀器,儀器上藍色的屏幕上時不時的閃過一道道的電波,每次電波的閃過都會在屏幕上顯示出一個小紅點,這個小紅點代表著的就是方逸天的車子。

就在剛剛,方逸天還沒從雅閣茶樓走出來的時候,他已經悄無聲息的在方逸天的車子上裝置了一個跟蹤器,憑著他手中這個跟蹤器信號接收儀器,就算是方逸天開車到天涯海角他也能找得到。

因此,他才不著急。他也知道方逸天是個不簡單的人物,如果是簡單的開車尾隨式的追蹤那麼肯定會被方逸天識破,對付方逸天這樣的人他當然不會犯這種低級的錯誤。

這一次,他的任務就是追蹤方逸天,時機成熟之後再通知楊俊那邊,接著,楊俊他們會出動九爺的人手趕過來,目的就是要讓方逸天永遠都開不了口。

據說,這次的行動還是九爺暗自首肯的,只因方逸天已經在無形中觸犯到了九爺。

九爺既然首肯了楊俊當然會出面配合,因此這才讓他實現跟蹤方逸天,為的就是要等待一個絕佳的圍殺機會。

狙擊手看著跟蹤信號接收器上不斷閃動著的小紅點,不斷的調整著開車方向,不急不慢的跟蹤著,對於他來說,這一次他絕不會再讓方逸天逃過生機,上一次的失手已經讓他在楊俊心目中的信任度大打折扣,而這一次無疑是最後的證明自己的機會。

……

且說方逸天駕著車,慢悠悠的在公路上的車流中緩慢的前行著。

此刻,他感覺到事先的那股危險感覺已經消失不見,不過心頭那隱隱不安的情緒讓他知道暗中潛伏著的那根毒刺還在盯著他,那種感覺就像是無形中有著一雙眼睛在暗暗地盯著他看一樣。

這種感覺讓他的心頭很不舒服,這種感覺也並不是第一次出現,以往很多次當他被敵跟蹤的時候總會出現這種不安寧的感覺。

「難道我被盯上了?哼,跟蹤我嗎?」方逸天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一路開車過來,他暗中注意過前面後面的車輛,將一輛輛有可能是跟蹤他的可疑車輛都排除了,看來對方並非是採取尾隨式的方式跟蹤他,既是如此,那麼對方如何得知他的車子行蹤方向?

方逸天想了想,腦海中猛然閃過一個念頭——跟蹤器!

「對方在我車子安裝了跟蹤器?目前看來也唯有這一種可能了,對方究竟是誰呢?真是有趣,居然主動找上門來,很好,老子到是要看看你究竟是什麼人!」方逸天冷冷笑了聲。

而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看了看,是林淺雪打過來的電話,他一接,說道:「喂,林小姐,我是方逸天。」

「我知道是你,你今天不過來了嗎?」林淺雪問道。

本來跟關琳見面完了之後他打算開車去林家別墅,不過卻是發覺他自己被敵跟蹤,這種情況之下他當然不能開車返回林家別墅,不管對方是什麼人,總之對方已經散透出來一絲危險的氣息,如果開車前往林家別墅那麼豈不是把潛在的危險帶到了林淺雪蕭姨她們的身上?

「實在抱歉,我今天有點不舒服,請假一天,可以嗎?」方逸天淡淡說道。

「身體不舒服?你怎麼了?那你不去醫院看看?」林淺雪居然還很關切的問道。

「不用了,休息一下就好,老毛病了。」方逸天隨口說道。

「你到底怎麼了?你倒是說清楚啊!」林淺雪追問說道。

「我大姨媽來了,這個理由足夠了吧?沒什麼事我先掛了,你先待在家裡面,有什麼事記得打我電話!」方逸天說著便掛掉了手機。

方逸天舒展了一下自己的筋骨,他當然不願意跟對方玩這種開車兜圈圈的遊戲,有著閑情功夫還不如回家倒頭睡覺呢。

這時,他猛然看到前面是一家溫柔鄉浴樂中心,他眼前猛然一亮,對於這家溫柔鄉浴樂中心他早已經久聞大名,聽說裡面技師的桑拿按摩不錯,他還沒嘗試過呢。

心想著,方逸天便開車朝著這家浴樂中心開了過去。

溫柔鄉浴樂中心。

方逸天停車之後便朝著裡面大廳走了進去,裡面的服務很到位,迎賓都是清一色旗袍美女。

走到前台登記,並取了手牌以及毛巾,便有服務員將他領到沙發上坐著,由更鞋生替他更鞋,末了將他引進了浴區內。

由浴區內的服務員為他打開更衣櫃,換上浴袍之後便走進了沐浴區。

方逸天先是沖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而後去溫泉泡了一會,讓自己全身的身心血液都舒展開來,愜意之極。

泡了一會之後方逸天便走進了桑拿房蒸桑拿,他選擇的是濕蒸,將一瓢瓢的冷水澆在燒得滾燙的石頭上,瞬間便產生了炙熱的水蒸氣。方逸天澆了第三瓢冷水的時候,桑拿房內的水蒸氣氣溫已經很高,起碼有五六十度,桑拿房內已經是一片水蒸氣的霧氣,如果再澆水只怕連他都承受不了水蒸氣的炙熱溫度了。 顧可彧走到唐黎佳的房間門口,抬手輕敲著房門,心裡算著日子,好像從自己上大學之後便很少跟唐黎佳聊天了,平常回來的時候也比較晚,那段時間唐黎佳不是在學習就是在休息,也不知道這段時間她複習的怎麼樣了,在感情生活方面還有沒有什麼其他波折。

「門沒鎖,你直接進來吧。」

屋子裡傳出唐黎佳有些嘶啞的聲音,聽上去好像感冒了,難不成是因為最近換季流感太嚴重了嗎?

顧可彧扭動著門把手推門走了進去,唐黎佳正坐在床頭上看書,她的臉色蒼白,嘴唇也毫無血色,整個人看上去十分的憔悴,好像比起前些日子來還消瘦了一些。

「你是不是不舒服?臉色看上去很糟糕啊。」

顧可彧慢慢走過去,抬手用手背探了探唐黎佳的額頭,確定體溫沒有問題之後,這才坐在床邊關心的詢問著。

雖說唐黎佳在學習這件事情上,就像拚命十三娘,可她還不至於為了複習,就消耗自己的身體,畢竟唐黎佳一向都是一個有分寸的人。就算在高考前幾個月,顧可彧跟唐黎佳兩個人每天都是一起複習的,那時候的她們就像打了雞血一樣亢奮,每天廢寢忘食看書。

看到凌晨也是常有的事情,就算在那麼緊張的氣氛之下,唐黎佳的臉色也沒有像今天這樣難看過。

而今天的唐黎佳,整個人都失去了生氣似的,除了臉色煞白還給人一種頹廢的感覺,這個模樣就像回到了她雙腿剛受傷的日子。

顧可彧有些哽咽,都怪自己沒有及時給予唐黎佳關心,要是扳著指頭算日子的話,好像從高考結束之後,顧可彧加入雙生花的劇組時就已經很少回來了,更不要提什麼和唐黎佳交心的機會。

這明明就在同一個屋檐之下,見了面往往也只是打個招呼就回房間了,唐黎佳如今這樣子就好像是受到了巨大挫折一樣,如果今天自己也像往常一樣直接回了房間的話,恐怕照舊發現不了唐黎佳的異常,突然之間她有些慶幸自己今天過來敲了門。

「你怎麼突然回來了?下午不上課嗎?」

唐黎佳並沒有直接回答顧可彧的話,反倒是問起了自己心中的疑惑,抬起頭來硬生生的擠出來一個笑容。

顧可彧也勉強的笑了一下,唐黎佳這是在故意轉移話題了,既然她不想說自己也就沒必要再問下去。

「早上有兩節課,下午沒有什麼事情,我就回來看看你。」

「覺得怎麼樣?大學校園生活一定很美好吧?同學們跟你相處如何呢?」

唐黎佳面色紅潤了幾分,眼神之中閃爍著羨慕的光芒,很快她便低下頭去玩弄著自己的手機,高漲的情緒瞬間變得低落。

「說真的,我又羨慕你,又佩服你。說要考上導演系,這真的給考上了,哪裡像我笨得像頭豬似的,什麼事兒都做不好。」

唐黎佳話說一半並沒有繼續講下去了,顧可彧看到她這副模樣,乾脆把自己在大學裡面的事情講給她聽,如果她知道司念跟自己在同一個班級里,一定會特別驚訝的。

「其實大學生活也沒有我想象的那麼好,更糟糕的是,我居然跟司念在一個班,這幾天我簡直都要被煩死了,就想和你說說話來著。」顧可彧說到興頭上又往床頭邊挪了幾分,兩個人貼的更近了一些,也方便溝通。

「啊?司念回來了?這也太不巧了吧,你們居然還成了同班同學?」唐黎佳果然驚訝的從床頭上坐了起來,緊接著她皺著眉頭說道:「按照司念那個愛記仇的脾氣,這幾天你在學校里一定不好過吧。」

「沒錯,你說對了。她這幾天想方設法的針對我,更是帶著全班同學想要孤立我,簡直讓人沒個安生日子過!」顧可彧一說起司念來,腦海裡邊浮現出那個得意洋洋的臉龐,瞬間一肚子氣,憋的不行只好做著深呼吸。

最後嘆了一口氣擺擺手無奈的說道:「算了算了,還是不跟你說這些糟心的事情了,免得影響你心情。對了,最近我實在是太忙了,老早就想著要問問你了,最近怎麼樣?陸季庭有沒有跟你聯繫?」

顧可彧轉頭看著唐黎佳,想要從他面部表情上捕捉到情緒的波動,果然,在聽到陸季庭三個字的時候,唐黎佳明顯愣了一下,眉頭更是糾結在一起,她抿著嘴唇,手指死死的捏住了被角,什麼話也沒說。

看著唐黎佳這個表現,顧可彧心中也大概猜到了,二人的感情應該是沒有好的進展,該不會是真的走到終點了吧?

顧可彧嘆了口氣,用手輕撫著唐黎佳的後背安慰起來。雖說日子已經接近初秋,這窗外的太陽卻絲毫沒有減弱半分,在室內也能感覺到那股熱浪,可就算如此,顧可彧在不小心碰到唐黎佳指尖時,發現她居然手指冰涼,像是寒冬臘月里初打霜的枝芽。

「我們分手了。」

話音落地,突然沉默起來,只聽得二人此起彼伏的呼吸聲。過了一會兒,唐黎佳抬頭看著顧可彧,她的眼神里就像有著一汪平靜的湖水,面上波瀾無驚,誰也不知道這湖底究竟是翻起了怎樣的浪潮。

顧可彧跟著沉默起來,眼前的人把心中的苦楚全部埋在心底,就算自己想要安慰也無從下手,只好小心翼翼的問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就在剛才,你進屋的前一分鐘。我想著有些話當著面我始終說不出來,就用簡訊的方式告訴他了。」

唐黎佳握緊手機的關節處因為用力的原因變得發白,臉色也難看起來。

顧可彧當然明白唐黎佳的心情,那種不舍又不得不為之的無奈。

「他回了嗎?」

唐黎佳搖搖頭:「可能太忙了還么看到吧。」

「其實你知道,他看見了,他無法接受你這樣的做法更不知道怎麼回應你。」顧可彧和陸季庭接觸過幾次,她感覺得到陸季庭對唐黎佳深深的愛意,此刻她作為一個旁觀者對這二人的感情十分著急,想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勸勸唐黎佳。 方逸天坐在桑拿房內任由自己身體表膚的毛孔脹大,汗水也不斷的溢出,那種感覺的確是很爽。

這時候也不知道那個暗中跟蹤著他的神秘人在幹什麼,也許是在外面乾等著吧,而他卻是在愜意的享受著桑拿的樂趣,想到此處,他也不禁笑了起來。

蒸了十分鐘左右,方逸天便走了出去,走到冰池上泡著,那種感覺真是美妙之極,身心也得到了極度的舒展,整個人也精神了許多,接著,他叫來一個女性搓背工替他搓背。

看著對方從他的身體上搓出了一層層的黑泥,他老臉也不禁一陣尷尬,這明顯就是他平時不注意個人衛生的最好證明啊。

搓背完了之後他沖洗了一下身子擦乾之後便走回到了自己的更衣櫃,將衣服穿上,這時一旁的服務員問他需不需要更進一步的按摩服務。

方逸天笑了笑,他心知這家溫柔鄉浴樂中心聞名於天海市的並非是其桑拿的高級享受,而是某些特殊服務的出名。

他隨口問了句:「你們這裡有什麼按摩服務?」

「只要先生想到的都走,就在二樓,先生有興趣的話可以上樓上去。」服務員禮貌的說道。

方逸天想了想,反正是來消磨時間的,找個小姐按摩一下也好,就讓那個冤大頭乾等著吧。

方逸天心想著便點了點頭,徑直走上了二樓,走上去后立即有服務員迎了上來,簡單的說明來意之後服務員便問他需要什麼類型的技師。

方逸天心中好奇,問道:「你們這裡的技師還分種類?」

「是的,先生,我們這裡有超模技師,模特技師,公主技師,頭牌技師,就看先生選擇哪一種類型。」服務員說道。

方逸天了解了一下各種類型技師的價格之後便說道:「公主技師吧。」

「那麼先生請隨我來,您可以選擇你喜歡的技師為您服務。」服務員說著便把方逸天引到了一間小包廂中,包廂內坐著不少年輕漂亮的女孩,看來都是所謂的公主技師。

方逸天瞄了一眼,說道:「就選5號吧。」

接著,被選中的5號公主便帶著他來到了一間按摩房,房內有一張床,邊上還有個櫃檯。

5號公主走進按摩房之後先是打開空調,調好了空調的溫度,而後臉上掛著職業性的微笑,問道:「先生,請問你需要什麼按摩服務呢?」

方逸天瞄了她一眼,她很年輕也很漂亮,身上的穿著更是性感暴露,一條超短裙短到她一彎腰就會露出裙內的無限風光。

「你平時怎麼按就怎麼按吧!」方逸天說著便倒睡在了那張床上。

5號公主又是一陣銀鈴般的笑聲,這時她也爬上了床,開始伸手解開方逸天身上的衣服,笑道:「先生,我平時可是有很多按摩的哦,難道你的意思是讓我為你全套服務?」

說著,她雙手開始在方逸天的後背上輕輕按摩起來。

「全套?」方逸天聽出了她話中隱含的深意,他淡淡一笑,說道,「全套我可吃不消,你太迷人了,我怕我會把持不住。」

「格格……我看先生也是很有魅力,你的肌肉很有彈性,不是那種硬邦邦的類型,也不是那種胖嘟嘟的類型,你這種身體可是女人最鍾愛的哦。」 緋色豪門:高冷總裁私寵妻 5號公主說著便整個人站了起來,踩在方逸天的後背上,替他踩背按摩著。

踩背之後5號公主雙膝跪在了方逸天的後背上,來回的推動按摩著,舒展著方逸天的全身筋骨,的確是暢爽舒服。

「先生,難道你不需要其他的服務了嗎?比如推油。」5號公主問道。

「推油?我擔心推到一半會有警察來查房,要是警察查房了將我當成是前來PJ的抓起來了,我如何是好?」方逸天淡淡笑道。

「警察?先生真是會說笑,就算是警察去查任何的按摩場所也不會查到這裡來的。」5號公主吃吃笑道。

「哦?為什麼?」方逸天詫聲問道。

「難道先生不知道溫柔鄉的老闆是誰嗎?」

「還真是不知道,是誰呢?」

「就是九爺,所以警察就算是查也不會查到九爺的場所里的,就算是來了也是例行公事,走走過場而已。」

「九爺?」方逸天眼中精光一閃,而後漫不經心的問道,「原來是九爺開的店啊,難怪了。對了,九爺既然老闆那麼他應該天天來這裡吧?」

「怎麼會呢,九爺可是大忙人,他一般都是一周來一次吧,好像是周三的時候過來,不過我也沒見過九爺的面目,聽說而已。」趁著說話的功夫,5號公主的一雙靈巧的手已經百般挑逗。

頓時,方逸天全身血脈賁張起來,從手法看這個5號公主的技術很嫻熟,看來是經歷多了。

而5號公主忙碌了一陣之後早已經是嬌喘吁吁,不過結果依然是徒勞無功。

5號公主的雙手也累了,嬌喘了聲,說道:「先生,你可真是厲害,你的女朋友肯定是被你爽死了,我給你冰火九重天吧,好嗎?」

「冰火九重天?具體是什麼呢?」方逸天笑了笑,玩味問道。

5號公主臉色一紅,說道:「就是用口含冰塊跟溫水,先生你看呢?」

「免費的嗎?」方逸天笑道。

5號公主嗔了一聲,說道:「當然不是,這裡不是有價目表嗎?你看看。」

方逸天瞄了眼,說道:「那真是抱歉,我的腰包似乎是不夠。算了,到此為止,你的服務算是不錯。」說著,他便坐了起來,準備走進浴室裡面沖洗一下。

5號公主的眼中頓時閃現出一股幽怨之色,也不知道是得不到滿足還是賺不到方逸天更多的錢。

方逸天沖洗出來之後穿上衣服,他看了下時間已經是兩個小時過去了,心想那傢伙也等得夠嗆了吧,接下來,是該跟他好好的玩一玩這場貓捉老鼠的遊戲了。

「我免費為你服務冰火九重天吧,我還是第一次免費呢,只希望你下次多多光臨。」5號公主突然開口說道。

方逸天一怔,回頭看了她一眼,淡淡笑道:「聽上去很誘人,不過我還有事,下次吧,如果還有機會的話!」

「當然,如果還有下次我會付錢的,來這種地方不付錢就像是PJ不給錢一樣,很不道德的!」方逸天補充了句。

接著,在5號公主一陣詫異的目光中方逸天開門走了出去。

這個行業,也不是沒有按摩小姐超額的免費為客人服務的先例,前提是這個客人能夠博取按摩小姐極大的好感,在可承受的範圍之內,按摩小姐也會例外的增多一次免費服務的機會。

一般在這種情況之下,客人都不會拒絕的,可5號小姐居然沒想到方逸天卻是拒絕了她,心中感到詫異的同時也對這個男人暗暗好奇了起來。 唐黎佳始終在逃避,顧可彧乾脆伸手拉過唐黎佳的身子,直視著對方的眼睛說道:「為什麼要逼迫自己做不願意做的事情,你們兩個人明明都不願意分手的,為什麼非要自我折磨走到這個份兒上?就因為他家裡人不同意嗎?」

經過之前她跟二人的相處和了解,顧可彧覺得唐黎佳和陸季庭提了分手這個事,最大的原因,估計就是因為陸季庭的家人,不接受唐黎佳作為演員的身份吧,除此之外,她的確想不到深愛的兩個人還會因為什麼客觀因素分開了。

「不是,這次並不是因為他家人的原因。」

唐黎佳慢慢的說道,整個人就像被扎了孔的氣球,一時間就焉了下去,連雙手都無力的垂了下來搭在床邊,她低下頭有氣無力的說道:「你也知道我的性格,我不會做案板上的魚,任人宰割,更不會輕易向現實低頭。」

「如果僅僅是因為他家裡人的原因,那並不足以成為我分手的理由。現在我跟他最大的問題是我們之間的溝通,我覺得陸季庭的性格並不適合結婚,又或者說並不適合我,如果強迫二人在一起的話,這段婚姻也不會幸福,說不定我還會為此而感到崩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