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衡在駱林面前的態度很謙卑的,讓這些人都感到驚異萬分,心說,好傢夥!這個小白臉,看樣子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啊?

雖然他是寶麗金的董事,那也算是個有錢人,但怎麼說,難道他還能比我們這些人有錢?有地位?

方衡在他們這些人眼裡,平時是比較傲氣的,當然,人家那麼有錢能不傲嗎?再說了,方衡可不是個暴發戶,他可是有「文憑「的,那是在英國著名大學牛津大學的高材生,所以說,在香港,不是說你有錢,就能得到上流社會的認可,那還得有文化,有家世的說。

方衡能得到他們的認可,相當大一部分就是因為他不但有錢,還有素質,這些所謂上流社會的人物,比較講究這個。

駱林也自然看到了幾個人眼裡的不屑,雖然只是淡淡的一閃而過,但怎能瞞過駱林這雙眼睛呢?

駱林也不至於發火啥的,畢竟今天是大喜日子,心裡肯定是不高興的。

表面上還是一臉溫和笑容,脫口就是地道的牛津腔,還說了些拉丁語,擦了!這下這些人可全蒙了!聽不懂?

不過有懂得,自然就會悄聲告訴他們,這下這些人看駱林的眼神可就變了,全是驚嘆和好奇。

「呵呵!…駱先生有福氣啊!把我們香港的金融仙女給娶到手了!…恭喜啊!…」

李超人眼神帶著深邃之色,看著駱林樂呵呵笑著開著玩笑說。

好嘛!周曼麗成了金融仙女了,駱林也趕緊假意的謙虛幾句,乾笑幾聲,心說,NND,老子都要做爹了!

就在這幾個人站在一起,閑聊幾句的時候。

這時,一聲嬌嫩帶著興奮欣喜的聲音,在喧鬧的客廳響起。

「新娘子出來了!!!…」

豪華客廳通往裡面的兩扇棕紅色精美大門,被打開了,一群穿著白色婚紗的高矮不一的嬌艷女孩,圍著一個身材高挑,穿著套純白造型極其高貴典雅的雪白婚紗,頭上戴著個鑲嵌著,閃爍著璀璨色彩繽紛的鑽石白金皇冠,幾十顆拇指大小的鑽石,我擦!光是做這頂鑽石皇冠,就花了駱林五百萬美元。

那個年代五百萬美元,是啥概念啊?

新娘子周曼麗,嬌艷絕美的玉膚,白里透著粉紅,嬌嫩芬芳的鵝蛋臉上,一雙烏黑清澈見底,閃著幸福激動光彩的大杏眼,又長又密的眼睫毛,更是襯得那雙美眸美得令人心醉,小巧高挺的瑤鼻似玉,櫻紅粉嫩的香唇,微微的張開,吐出一絲絲的醉人芬芳,長長的白色婚紗,披在她的裸露的雪白玉一般的美人肩上,寬大帶著皺褶豪華到了極點的紗裙,讓周曼麗妖嬈的身材看不出來了,到是挺起的肚子毫無隱匿。

周曼麗今天很自豪,開心得都融化了,根本不會因為自己先懷孕,再結婚有啥不對!

她現在完全沉浸在極度的興奮和激動中了,那還想得了這麼多啊?

但是她的絕色容顏,和那無雙的嫵媚氣質,讓在場的來賓都震撼了!

我丟!這女人也太美了吧!是的!本身周曼麗可能只是個美人,但是她可是修鍊了「鳳凰神功」的人啊!那還不得更仙女一樣?

這下大廳內,只要不是傻子的人,不是瞎子的人,都看出來了,周曼麗這是「奉子成婚」啊!呵呵!不過,在香港這種事情,可是屢見不鮮的,也不會少見多怪,當然,除了那些妒忌周曼麗的女人之外。

駱林微笑的走到周曼麗身前,出了自己的右手,周曼麗滿臉全是幸福的溫馨異彩,帶著白色薄紗手套的小手,輕搭在駱林的手中,這時大廳頓時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和叫好聲。

看來周曼麗在香港的名氣不小啊!叫得最凶的就是馬青松等一伙人,張大同也是手板拍爛,當然,他不太看得起這些「資本家」,很傲氣的說。

事實上,那個年代大陸當官的是看不太起那些香港「菜農暴發戶」!汗!

駱家別墅的客廳內,可還有不少香港的紈絝子弟,這些個年輕人可都一個個眼睛閃著yin光,盯著宋微,黃晶晶,鄧盈盈,方小萍及黃玉鳳鄧儷君著群美女們,嬌艷異常的女孩子在哪都會受歡迎的!

一個個摩拳擦掌的,打算要大幹一番啊!

場面是熱鬧非凡,到處是人,當然,兩排彪悍的黑衣保鏢,把客人擋在兩邊,中間鋪這個紅地毯,讓駱林和周曼麗這對新人走出去,幾個小丫頭在那興奮尖叫的拋灑著鮮花瓣。

駱林心情是激動的,的確!前世的他,可是個孤魂野鬼般的單身漢,結婚,對於他來說那就是夢中YY下還行,誰能知道這就結婚了!而且自己的孩子也要出生了!

溫柔的半摟著周曼麗的腰肢,駱林心裡流淌著一種叫做幸福東西,心中感概萬千。

上了他的幻影勞斯萊斯,就朝預定好的教堂而去。

西方式的婚禮很簡單,也很莊嚴,對於駱林這個後世的人來說,那是很不錯的一種選擇,當然,周曼麗完全是照著駱林意思,只要能跟他結婚,以什麼方式,都不是很重要。

殷紅梅開始還為此罵過駱林幾次,說什麼一個華夏人,搞什麼洋玩意,結果駱林跟她說了小盈盈的事情,殷紅梅不傻,馬上就知道舉行中式婚禮的兒媳婦,那就只能是小盈盈了,她這才沒再嘮叨了。

周曼麗是沒有家長的,起碼現在是沒有,那麼只能是黃玉鳳做代表,雖然她年紀輕了點,但在外人眼裡,那也是比駱林要大上許多吧?

駱林的婚禮車隊達到了幾十輛之多,浩浩蕩蕩的陣勢,讓很多街道上不明所以的香港市民們,全都駐足觀看,興奮的八卦議論著,這是哪家富豪公子小姐結婚啊?看著排場真是太讓人羨慕了! 洛天,天元宗真正掌權的人之一,可以說是最掌握權力的人,若是沒有洛天,天元宗幾次危機不會渡過,這段時間,天元宗掌握方圓十萬里,盤龍城自然在內,盤龍城的人自然也聽說過洛天的大名。

此時洛天出現,瞬間引起了人們的視線,同時那些黃天殿的人也不敢再放肆,畢竟眼前之人他們惹不起。

洛天三人邁步朝著城主府的方向走去,剛要走進城主府,迎面便是碰到了一個人。

高大的身軀,身上散發著強大的氣息,一出現,目光便是看到了洛天三人。

「洛天!」看到洛天,那人幾乎本能的一哆嗦,不過隨後雙眼之中露出怨毒之色。

「原來是老熟人!」洛天看到來人,也是愣了一下,隨後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易建仁,黃天殿聖子,曾經在十殿大比之時,被洛天足足殺了一百次,被洛天殺出陰影的聖子。

當時洛天並沒有殺掉易建仁,而是將神魂還給了黃天殿主。

「眼睛好了?」洛天看向易建仁,臉上露出笑容,讓易建仁本能的畏懼起來。

「血腥的氣味!」戒渡嗅了嗅鼻子,目光看向城主府,雙眼微微一縮。

「一賤人,在我天元宗的地盤殺人?」洛天眼中露出冷芒,目光看向易建仁。

「殺了就殺了,天元宗的地盤,現在仙界中三天,都是地獄的,你不知道?」易建仁冷笑,雙眼露出譏諷。

易建仁現在實力也不弱,經過十個殿主聯合為聖子聖女提升實力,易建仁已經到了仙王中期。

還有一個就是,易建仁是黃天殿聖子,他認定洛天不敢動他,因為洛天加入了天元宗,本質上來將,已經與輪轉殿脫離了關係,那麼一個天元宗,哪裡敢動如日中天的地獄。

易建仁來這裡,就是為了勸說天元宗投降的,這盤龍城不過是路過而已,先來這城主府打聲招呼,讓城主投靠地獄。

不過,盤龍城主只說了一句,現在的盤龍城歸天元宗管,易建仁就直接下了殺手,整個城主府,兩百多口全部被滅。

「你可真狠啊,這麼弱的盤龍城,也殺人!」洛天眼中閃過陣陣的殺機,目光看向易建仁。

「殺了就殺了,怎麼了?你敢動我么?你咬我啊!」易建仁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猖狂和快意,他知道,洛天不敢動他,一但動了,那麼黃天殿跟天元宗,就是不死不休。

「對不起,我不吃屎!」洛天冷聲回應,已經要到了要爆發的邊緣,思索著殺掉易建仁的後果。

……

易建仁聽到洛天的回應,竟然被噎在那裡,不知道如何回應。

「此次我來,還有一件事,那就是讓你們天元宗投靠我們地獄,若是不投靠,那麼等處理完一線天的事情,天元宗也就沒了!」易建仁將話題轉移,大聲開口,目光看向洛天。

易建仁的話音落下,整個盤龍城一片平靜,城主府被滅,讓盤龍城的人們戰戰兢兢。

「你真以為我不敢殺你么?」洛天冷聲開口,身上的氣勢散發出去,強大的殺機爆發,落在臉上易建仁的身上。

「你敢!你不管天元宗了!」易建仁心中還是對洛天有陰影,縱然實力提升,還是有些懼怕洛天。

「你都要滅我天元宗了,難道我還在乎殺一個閻羅十殿的聖子?」洛天臉上帶著冷笑,黑色的長槍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槍身散發著迫不及待的情緒。

「啪……」就在洛天剛剛將裂天槍拿出來,一聲清脆的巴掌聲在眾人的耳中響起,易建仁的身軀募然倒飛了出去。

嘭的一聲,易建仁倒在了地面之上,目光中帶著疑惑,不過卻是瞬間轉為驚恐。

「誰,誰在打我!」易建仁大喊,心中驚恐,剛才那一下,他都不知道是誰出的手。

「是誰?」其他人也是疑惑無比,一名仙王中期,被人無聲無息的抽飛,那出手之人的實力該有多強。

「我打的!」汪斷天目光平靜,邁步朝著易建仁走去,讓易建仁心中一驚。

易建仁根本沒有在乎汪斷天,畢竟汪斷天看起普通無比,他還以為汪斷天是洛天的管家之類的。

「大能,這個老者絕對是個大能!」易建仁心中驚恐,看著汪斷天平靜的向自己走來,心中布滿了驚恐。

「死……」汪斷天輕聲開口,目光看向易建仁,如同言出法隨一般,一股強大的壓力瞬間降臨在了易建仁的身上。

「前輩饒命!」易建仁大聲開口,但是話沒說出去,易建仁便是感覺呼吸困難。

嘭……

血霧升騰,易建仁整個人化成了一團血霧,撒在了地面之上,觸目驚心,看的周圍那些地獄鬼修雙腿打顫。

可怕,一名仙王中期,這個老者只是一個死字出口,便是直接崩碎,所有人看著汪斷天,就是洛天和戒渡兩人眼中都是帶著不可思議看向汪斷天。

兩人跟汪斷天生活了兩年,還是第一次看到汪斷天出手,而且還是出手的如此乾淨,輕鬆。

「他真的是仙王後期么?」洛天心中自語,目光看向汪斷天,易建仁的實力他是知道的,仙王中期又是黃天殿的聖子,即使仙王後期出手,易建仁也不會一點都無法反抗。

雖然早有準備,但是洛天還是被汪斷天嚇了一跳,他剛才隱約間好像看到汪斷天動了一下。

「這絕對是尊大神,千萬不能讓他離開!」洛天心中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將汪斷天留下。

「這不是盤龍酒樓的老闆么?」盤龍城的人們眼中也是帶著驚駭,沒想到以前不起眼的汪斷天竟然如此強悍,人們也只知道汪斷天能夠釣的到銀龍魚而已。

就在人們驚駭之時,地面上易建仁化成的血霧,漸漸的散發著波動,竟然逐漸凝聚,再次化成了易建仁的模樣。

「不死之身么?」汪斷天臉上露出一絲感興趣的神色,看著一動不敢動的易建仁。「小子,我知道你能凝聚神魂,將院子中沒散的神魂給我凝聚出來!」汪斷天沖著洛天開口。 而且,全都是清一色的世界名車,最前面就是兩輛黑色賓士開道,上面坐著全副武裝的黑西裝保鏢,警惕的從車窗口,注視著街道兩邊。

緊跟在後面的就是,駱林的銀色幻影勞斯萊斯了,隨後還有就是那些富豪賓客的座駕,這就更讓那些喜歡八卦的香港市民們驚訝了。

一行人順利的來到了教堂,在莊嚴地婚禮進行曲中,駱林和周曼麗兩人在一個面目慈祥的洋老外牧師的微笑祝福中,交換了戒指,親吻,立下了生死相依的婚姻誓言。

現場的女人們,全都一個個美眸中泛著晶瑩,心裡有妒忌,羨慕,憧憬。

周曼麗感覺如在夢中一般,真是連做夢都沒想到的事情,竟然就成真了!

隨著完美的婚禮禮儀之後,現場響起了雷鳴般的祝福掌聲,周曼麗感覺自己都要幸福得暈眩過去了,要不是駱林一直扶著她,她估計就會陶醉的暈倒了,太幸福了!

當然,駱林也及時的用含情的眼神安慰了幾個臉上表情看似很開心,實則眼裡閃著幽怨的女人們,薛玉芬心裡很妒忌周曼麗,但她也是沒辦法不是?

她的家庭,她的身份,她的年齡可都擺在那裡了!

心中暗想,要是也能跟他也舉行這種西式婚禮?國內不知道不就行了?

她為自己的這種想法激動了!要真能有這麼一天該多好啊?

看來沒有那個女人願意真正意義上沒有名分,而做一個私密的情人,當然,後世的那些女人就算了。

最高興莫過於殷紅梅了,晶瑩的淚水一直沒停過,也不知道是高興還是傷心,俗話說,兒子是母親前世的情人,估計這話沒錯。

婚禮儀式順利的完成,這下所有人又朝半島酒店奔去….

半島酒店的婚宴,是照著中式來辦的,酒店負責接待的是夏丹和她的助手及張倩兩人,還有張子欣在那幫忙。

酒店門口擺著一大片花籃,全都是香港這些重量級的富豪送的,很有面子啊!

豪華至極的車隊,來到酒店門口,從黑色賓士上下來的保鏢,還有一直在酒店內負責維持秩序周聖手的手下精英保鏢,把酒店門外等著的大量記者和看熱鬧的市民隔在外面。

半島酒店的門口,專門為駱林的婚禮鋪上了一條長長的紅地毯,看來有錢,還是沒啥事做不到的,駱林扶著一臉嬌美絕色無雙的周曼麗下車時,頓時,酒店外的那些記者們瘋狂的按下了手中的相機,一陣雪亮的閃光閃現,咔嚓之聲,絡繹不絕於耳。

這時,站在紅地毯邊上寶麗金的女孩兒們,早就換上了雪白的婚紗式樣的紗裙,天使一般嬌笑著,拋灑著手中的各色花瓣。

章小蕙,陳詠芝肯定也在其中,兩人也很興奮開心,因為她們根本不敢奢望這位駱大少會娶她們,雖然香港是允許三妻四妾的,當然是指,那些豪門的特權人物。

兩人被周曼麗的絕色容顏給震撼了,不過她們心裡的實話就是,這個女人絕對比駱少年紀大!

所以說,女人的眼睛是毒辣的。

半島酒店的總經理,也親自到場了,他知道今天這個結婚的人物,來頭可不小,你沒看到香港的大部分名人都來了嗎?

接著,就是賓客們的車到來,一個個只能在雜誌上,電視裡面看到的香港富豪出現了,那些記者和圍觀者,更是興奮莫名,閃光燈再次亂閃一片。

酒店專門設了個登記台,專門登記來賓的名字賀禮進,是由張倩和張子欣負責的,還有幾個打下手的寶麗金的女藝員。

一時間,整個來賓登記台人滿為患,估計這次駱林跟周曼麗的婚禮的收不少錢啊,說不得那得發一筆不小的財啊!你也不看看,來的都是些什麼人啊?出手能小氣嗎?

「嘶…洪爺?…他怎麼也來了?…」

周聖手跟兩個手下,一直就靠在來賓登記台邊上,抽著煙,看著這些送禮登記的來賓,突然他發現了,號稱香港教父的洪爺,向華兩兄弟,還有幾個香港著名黑社團的老大全都來了。

好傢夥!怎麼回事?周聖手有點發矇了,難道他們知道我們駱少之間…?

「呵呵…聖手啊!…你果然在這啊!…」

洪爺今天穿著一身雪白的薄襖唐裝,滿臉帶著深意的笑容,看著臉上有絲驚詫一閃而過的周聖手,打著招呼。

邊上的向氏兄弟,也滿臉笑容的看著他點頭。

「啊!哈哈!洪爺好!您也跟新郎認識?…」

周聖手帶著裝傻的表情,臉上全是驚異的表情,跟洪爺拱了下手,笑著說。

「嘿嘿…難道你也是跟新郎認識?…你能來,我怎麼不能來?今天這場婚禮,可是香港名流薈萃啊!…我可不會錯過這種熱鬧的場合啊!…」

洪爺打著哈哈,對身後的手下擺了下手,後面的人馬上就擠到一堆人圍著的登記台,送禮登記,接著向氏兄弟,還有幾個社團老大們全都喊手下,去登記送禮金。

周聖手腦子在急速的轉動著,嘶…洪爺來是為了示威嗎?難道他知道我是駱少的手下了?不然他一個黑社團的老大,跑到這來做啥?

不過,他也算是上得了檯面的「名流」吧!要只是想要結識下駱少的話,這場婚禮也不失為一個好機會,不過,他到底知不知道我跟駱少之間的關係呢?這個問題可得要慎重!

畢竟,周聖手跟洪爺他們一伙人是不對路的,起碼,馬天豪的那些地盤和產業,全都給周聖手吞了,根本沒跟這位香港教父打招呼,那就是沒把他放在眼裡了,事實就是這樣。

當然,作為老狐狸的洪爺,在沒了解到事實真相之前,是不會輕舉妄動的,這也是他的老練和沉穩。也是他屹立在香港黑道號稱長青不老松的原因之一。

不動則已,一動就必然要把對方置於死地,讓他毫無反抗之力,地盤沒了,可以搶回來嘛!這不是很簡單嗎?

周聖手說實話,根本不怕香港這些黑社團,這可不是說大話,駱林的那些先天高手可不是擺著看的,而且他現在訓練的黑道精兵,已經達到有兩千多人。

要是跟所謂的「飛虎隊」「藍帽子」對上的話,可以有的一拼,加上駱林的「先進」訓練方法,警方那些特種部隊,根本不是周聖手的那些精英對手,何況他還有大量的自動武器,火力絕對不比正規軍隊差!(汗!那些武器都是駱大少在英軍倉庫偷的)。

周聖手根本不擔心沒有武器彈藥,駱大少說了,每天都要實彈打靶訓練,使勁打!彈藥大把!

周聖手都不知道這位老大是從哪裡搞來這麼多的軍火,還有火箭筒!我擦!太猛了!不過這些不是他該*心的事情。他只要奉命行事就是。

「呵呵…請!洪爺!向老大!….我跟新郎還真認識!…呼!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周聖手滿臉笑容,伸手示意洪爺等幾個黑幫老大裡面請。

洪爺等人也不客氣,點頭微笑說了句,客氣,背著手,心裡很清楚周聖手的半真半假的話,對於周聖手的話,洪爺是一萬個不相信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