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百丈外,平地築起一片連綿的稻草屋,在稻草屋外,一群人或靜坐,或仰頭看天,神遊天外,或閑談,或下棋打發時間。

在稻草屋后,竟然是一株巨大無比的參天神樹,像是山上之山一樣矗立在月神山上,蒼鬱茂密的樹冠直聳入天穹,彷彿要延伸到仙界,瀰漫出絲絲縹緲神聖的氣息。

見到這一幕,葉默神情雖然沒有任何變化,心中卻是十分震撼。

這株參天神樹雖然大的驚人,但模樣體態,都和山下、山上的月桂樹一模一樣,顯然就是尹宗保口中的「月桂神樹」。

當然,讓葉默感到震撼的,並不是這月桂神樹的龐大,亦不是因為它的氣息,而是因為……月桂林內,變成了黑夜!

沒錯,葉默來到月神山的時候,晴空萬里,皓日高懸,直到踏入月桂林之前,天色也是明亮的。

而就在進入月桂林后,葉默便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起初葉默還以為是和月芒殺域相似的情況,可葉默很快就發現,這根本不是月芒殺域,似乎是正常情況下的夜色景象。

直到葉默穿過月桂林,眼前的景象映入眼帘的時候,葉默才駭然發現,月桂林之內,竟然是黑夜,而外面,是一片晴天,天下大白。

百步之距,晝夜顛倒,這是什麼神通?

想到這裡,葉默心生忌憚,不知道這是眼前的眾多月宗長老所為,還是月桂神樹的威能。

就在葉默被震撼的愣住的時候,稻草屋前的一群人也紛紛朝葉默看了過來,每個人額前都有著一個彎月印記,目光中帶著好奇、疑惑、質疑之意。

「等了你月余,終於等到你了,葉默。」

一副石桌石凳上,棋盤上黑白交錯,下棋的兩位老人同時放下手中的棋子,看向葉默,其中一個老人語氣透著幾分期待道。

在眾多化神級尊者面前,葉默也沒打算繼續隱瞞,功法運轉之下,周身光華閃過,偽裝退去,變回原來的模樣。

「晚輩後生葉默,見過諸位月宗長老。」

葉默行禮道。

「話不用多說,我們一群人此刻聚集在這裡,就是為了等你,至於你有沒有這個資格讓我們等,看你的表現。」

依舊是那個老人,慈眉善目的一笑,說道:「煉月前輩已經與我等說過,你練成了《月冕劍訣》?可否施展一番,你大可放心,這裡並沒有真古的人。」

演練《月冕劍訣》?

眉頭微微一挑,葉默五指陡然箕張,一道凌厲無匹的鋒芒在掌間一閃,木系飛劍赫然在手。

月華化身!

月芒殺域!

這月神山上的月華太濃郁了,儘管比不上當初的引月領,但也絕對差不到哪去。

葉默的身影,瞬息之間融入月華之中,與此同時,木系飛劍捲起一道寒煙,電光火石間狠狠飛斬出去。

而早在葉默斬出飛劍之前,月芒殺域轟然降臨,眾月宗長老只感覺眼前的黑夜再度黑了一次,無邊的黑暗愈加深沉。

隨後,一輪綻放明亮輕柔月華的圓月徐徐升起,飛快爬升到眾月宗長老頭頂,皓月懸空,亘古永存,在黑暗中如同唯一的港灣,讓人沉醉,難以自拔。

嗤!

千萬道輕柔如水的月華鋪灑下來,很快落在眾月宗長老身上。

「好美的太陰神月,這就是月靈仙子的《月冕劍訣月芒殺域》啊!」

這時,圍坐棋盤旁對弈的兩個老人中的另一個,突然開口感嘆了一句,充滿了讚歎、羨慕、敬畏、嘆息。

話音未落,葉默就感覺木系飛劍驀然狠狠顫慄了起來,隨後「叮」的一聲,被無形的力量崩飛回來。

月芒殺域,破! ?正文第803章842不滅戰體大道功法

《九天引雷》是高階法術,在如今的葉默手中,能夠發揮出遠超金丹期修士施展此法的威力。

但眼前這些血傀每一個都有著不弱於小神通級法器的身軀,葉默自然不期望憑這個法術對它們造成什麼傷害,只要這個雷系法術能發揮出應有的作用就足夠了。

原本還澄澈無比的天空,驀然間風雲變幻,凝聚起遮籠天地的龐大烏雲。

「轟隆隆。」

雷聲隆隆,滾滾傳盪下來,震動天地,萬里雷雲不住地翻滾著,彷彿醞釀著滅世雷劫。

黑暗陰沉的雷雲醞釀的時間並不長,聲勢卻極大,給人一種蓋壓在頭頂的錯覺,令人心驚。

不多時,便從九天上劈落無數道驚雷,每一道都足足有水桶粗細,蜿蜒扭動,如同一條條雷龍衝下,形成一片神雷瀑布,目標直指下方九個血傀。

「雷系法術!」

九個血傀神色驚詫。

太意外了,它們本以為葉默只是修鍊特殊的功法,才能操控八系飛劍,從來沒想過,會有八系修士這種存在,更想不到,一個八系修士,靈根如此駁雜,竟然也能修鍊到元嬰期。

然而,葉默這一手雷系高階法術,給了它們當頭一棒。

雷系法術之迅疾,當世少有法術可及,九個血傀驚容未消,大片神雷瀑布已經將它們悉數籠罩住。

大地猛烈震動著,無數道裂紋飛快蔓延開去,霸道無比的雷系靈氣充溢在天地間,一個剎那間,十數間房屋便被法力波動摧毀,灰飛煙滅,所有田地與農作物也消失一空,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郁的焦臭味道。

很快,煙塵散去,地面上猶自冒出幾道微小的雷弧,攀附在九具通體呈黑銅色的人體上。

「這就是真身嗎,看來雷系法術沒什麼用。」

望著被神雷劈出的大坑內,那九具赫然在立的傀儡,葉默神情凝重。

在強大的雷電之力下,血傀們那脆弱無比的皮囊根本經不起一點挫折,輕易就被劈的灰飛煙滅,不過,皮囊下的傀儡身,卻是半點傷痕都沒有。

「雷系法術有用的話,還輪得到你在我等面前跳?」

九具傀儡二具高,七具小,其中一具高傀儡張口冷然道。

葉默聞言默然,他的確有點想當然了,以為萬物相生相剋,總有一系法術能對付這些傀儡,事實上也是如此,但卻不是簡單的雷系法術就行的。

如此看來的話,冰系法術也沒用,除非葉默的冰系法術能修鍊到凍碎小神通法器的地步。

可這樣一來,就沒有別的辦法了,除了用通天神雷破壞內部,就只有硬拼,強行破壞。

實在沒有辦法,葉默不介意這樣做,不過,即使面對面硬幹,也要有一些計劃,不能單純和九具傀儡消耗,天知道它們能打多久,說不定自己都耗死了,這些血傀還生龍活虎呢。

九個血傀可不會給葉默想辦法的時間,活動了一番身軀,便又再次祭出法器,朝葉默猛攻過來。

葉默神情一肅,同樣操控九柄飛劍和九個血傀纏鬥起來。

與九個血傀纏鬥半晌,葉默不由得頭疼起來。

葉默祭出九柄飛劍,九個血傀也祭出九件法器,雖然九個血傀的法器略在下風,但也不是不能抗衡,讓葉默頭疼的是,這九個血傀比自己這個修鍊《裂神訣》的修士還兇猛,一邊操控法器抵擋住自己的飛劍,一邊奮力欺近身來,以傀儡身近身搏殺自己。

葉默再自信也不認為自己能憑肉身對抗小神通法器,更何況這還是九件小神通法器,每一具血傀都相當於一件小神通法器,肉身強橫可想而知。

葉默不是沒試過硬抗,恰恰相反,是試過之後才不願徒手相搏。

奈何,這九個血傀配合太好了,相互之間,宛若一體,死死糾纏住葉默,令葉默想脫身都無法,只能狼狽躲避。

「月華法球——梵華!」

葉默被壓的憋屈,纏鬥不久,五指便陡然箕張開來,掌心法力波動恐怖,轉眼凝聚出一顆人頭大小的月華色圓球,狠狠向前推印而去。

與前面幾個法術不同,這《月華法球——梵華》最低級就是小神通級,這一個法球威力比威勢驚人的《九天引雷》都可怕的多,饒是血傀也不願硬吃這一下,連忙閃避躲開。

「可惡!」

葉默咬牙,懊惱鬱悶的樣子清晰落入九個血傀眼裡,對葉默的攻勢愈發兇猛。

然而,很快它們就感覺到了不對。

葉默雖然一直被它們壓制,但卻始終沒有受重傷,而且還有時間凝聚法球攻擊它們,即使這些法球沒有一顆能擊中,葉默也依舊不停凝聚法球攻擊。

轉眼間,葉默已經凝聚出六顆法球,但全部打空了。

饒是血傀腦筋轉的再慢,此刻也感覺到了不對,看向葉默的目光驚疑不定起來。

「發現了?可惜,為時已晚。」

葉默見九個血傀相視之間神情古怪,輕笑一聲,頓時讓九個血傀神情大變,身形慌忙急退。

可惜,不等它們退走,葉默一聲輕吟已經脫口而出:「梵華——破!」

「破」字如一道天音,又似暮鼓晨鐘敲響,令九個血傀身軀微震,眼中透出濃濃的不敢置信。

「轟!」

……

「嘭」的一聲,葉默一屁股坐在地上,毫無形象地躺落在地,大口大口喘氣。

一邊操控九柄飛劍纏鬥,一邊絞盡腦汁算計九個血傀,還要凝聚出六顆月華法球,最後施展出《梵華破》,可著實累壞了他。

要知道,每一顆月華法球都相當於一個小神通法術,以葉默的修為,頂多能發出六個,可這樣一來,施展《梵華破》的法力就不太夠了。

而現在,葉默不但凝聚出六顆法球,更施展《梵華破》引爆六顆法球,真正把他身上的法力給榨乾了,身體上,精神上,葉默都已經無比疲憊,想裝出一副安然無恙的樣子都不能。

如果不是開始就幹掉兩個血傀,葉默想贏就太難了,這次也是十分冒險的做法,葉默心中暗自搖頭,以後絕不能隨意這樣做了。

躺下沒多久,葉默就再次盤坐起來,從儲物袋中取出丹藥服下,然後又從微型世界里召出五頭袋鼠妖,這才放心恢復法力。

三個時辰過去。

葉默精神奕奕地站起身,讓五頭袋鼠妖再回到微型世界。

此次各方勢力來有多少修士不清楚,但只要稍微一查,肯定能夠查出來,平常時候葉默是不方便讓袋鼠妖、阿璃等妖族出來的,而且這也是一種底牌,不露出來更好。

畢竟葉默深知慣性思維的可怕,誰都知道他主修法術,主用飛劍,突然之間召出數頭元嬰期寵獸,任誰都會手忙腳亂,這就是底牌,包括葉默的《天魁霸體訣》和蘇紫真贈送的禁斷陣盤,兩者結合,在某些情況下,葉默更是兇猛無比。

隨後,葉默在小小的村落檢查一番后,便走出桃花林,沿著不大不小的河流一路向上而行。

走出這一片地帶后,葉默很快就遇上了其他外來修士,葉默沒有表示敵意,那仙城同盟的修士也沒有主動招惹葉默。

又是走出一段距離后,葉默才深感這血傀的可怕。

從其他修士那裡,葉默得知各勢力中隱藏的血傀隱患已經爆發,不少修士因此而隕落,甚至尊者也隕落了二尊,令人震撼。

不僅如此,因為隨即傳送的關係,各個勢力已經徹底拆開分散,無數血傀藉機冒充起了各個勢力的修士,接近之後伺機襲殺,成功率極高,各勢力因此人心惶惶,最怕的不是見到土著妖族和敵對修士勢力,而是自己人!

總而言之,各勢力已經混亂一片,許多修士寧願單獨而行,也不願意和同勢力的修士同行,這些消息還是青魔小宗的魔修告訴葉默的,葉默證明了自己的身份才輕易得到信任。

除此之外,葉默還知道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原來尊者進入此地后,並不是完全和元嬰修士一樣,他們是有著特權的,那便是可以施展弱化版的大神通法術,耗費法力極大,但卻絕對碾壓元嬰修士。

得知這一消息后,各個尊者終於是鬆了一口氣,而某些倒霉的元嬰修士,則因為狂妄,得罪了尊者,因此灰飛煙滅。

短短數日間發生那麼多事,這也是葉默沒有料到的,不過他並不關注這些,依舊沿河而上,已經走出非常大一段路程。

這一日,葉默施展風系法術,飛快疾馳在林間。

迅影如電,飄逸的身形留下道道殘影,穿過一座座高大的山嶽山脈,腳下冷煙飄散,維持著他無比驚人的速度。

依舊是翻過一座山嶽,葉默敏銳的感知察覺到這座山嶽的不同,飛快的身影頓時緩慢下來,隨後躲藏在一處隱秘的岩石後面,氣息微弱的如土石。

張眼向遠處望去,一道筆直如槍的身影和一道微微佝僂的身影在山嶽之巔對峙著,氣息沉重如山,兩個人影宛如山上直山,不斷猛烈碰撞著。

筆直的身影一襲黑色緊身的粗布麻衣,手持一柄灰白色如岩石鑄造的大劍,粗大的劍眉橫在眼上,透出幾分凌厲肅殺之氣。

而另一道身影則是渾身毛髮濃郁茂盛,尖嘴猴腮,肋間生出八條壯碩有力,青筋虯結的手臂,眼中充滿靈性和煞氣,奇凶無比,擂著胸膛和手持大劍的修士強行硬轟,龐大的法力波動攪動風雲。

「劍魔宮的修士和八臂妖猿?這一人一妖怎麼打上了?」

葉默躲在暗處,心中不免疑惑。

八臂妖猿是絕跡已久的妖族,換句話說,它是土著妖族,除非人族主動招惹,或者是爭奪天材地寶,否則土著妖族也不會隨便招惹外來修士。

不過,即便如此,葉默也對這一人一妖的打鬥毫無興趣。

真正讓葉默感興趣的,是這八臂妖猿強大的肉身,不知為何,葉默竟然在它身上感受到了一絲熟悉的味道,實在不可思議。

這土著妖族可是十萬年前就被困在這裡的,葉默卻在它的妖功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感覺,這足以讓葉默生出興趣。

劍魔宮修士和八臂妖猿的鬥法,很快就分出了勝負。

劍魔宮修士雖然修為比八臂妖猿高一線,但八臂妖猿實在霸道無雙,硬是把劍魔宮修士打的沒脾氣,最後更是抓住破綻,將劍魔宮修士打的吐血,而後當場撕成兩半,直接隕落!

不過,儘管八臂妖猿勝了,卻也是慘勝,手臂都被削去一條,狼狽無比。

就是這個時候了。

葉默撣了撣身上的灰塵,施施然從躲藏的地方走出來,笑吟吟地看著八臂妖猿,步履不緩不慢,緩緩走去。

八臂妖猿第一時間發現了葉默,它萬萬沒想到,就在這山嶽上,如此近的地方,竟然隱藏著一個人族,一個外來者。

八臂妖猿也是見多識廣了,這種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事情不知看過多少次,這一次雖然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但也沒有多少意外,凶性不減,狠狠朝葉默齜了齜牙,警告葉默不要靠近。

「小猴子還挺凶。」

葉默見狀,淡淡地說了一句道。

小……猴子?

八臂妖猿呆愣了一下,隨後反應過來,七條手臂四下亂舞,指著葉默不斷尖叫,顯然被葉默輕描淡寫的一句話氣的不輕。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