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方出現三大宗級強者,一拳轟碎了護衛軍的衝擊,一飛衝天,尾隨著機關獸沖入雲霄。

山谷亂作一團,而此刻楚莫離卻將速度提升到極致,凌虛渡和龍形幻影步幾乎同時使出,穿過山谷之後,道道殘影讓人分不清他的本體在何方。


可是四大殺手絕非泛泛之輩,不僅沒有把距離拉開,反而更近一步。

楚莫離望著前方卻是廣袤的平原,距離山脈之路至少還要半日的路程,不禁有些焦急。

「那就比耐力吧,我不信我渾身都是玄力和靈氣,還比不上你們這些凡體肉胎!」楚莫離冷笑一聲,便竄向遠方,空氣流轉的速度都在加快。

「楚莫離,你覺得你能從我們手中逃脫嗎?這方圓三百里毫無人煙,前方五百里是山脈之路,那裡除了高山就是凶獸,你覺得還有人會來救你嗎?」

「試試便知道。」

肅殺氣息瀰漫,五個人速度算不上斗轉星移,卻也算得上瞬息千米,在短距離內堪稱瞬移。

「不知死活,看在你的命價值一部宗級秘術,想送你個全屍,可是你卻不珍惜,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五人腳踏青草柳葉,竟不曾斷一片葉子,可見現在他們速度。

黑色的夜間,月華被烏雲遮掩,狂風扯動樹榦,偶爾一道光線閃過,卻可以發現楚莫離竟然脫離了地面的束縛,短時間飛翔了起來。

「嘶嘶……這個傢伙果然可怕,難怪可以打敗姬重,橫掃撼天城年輕一代。」

「再天才,可惜也是一個短命之人。」

四個黑衣人呈現三角之勢,手中的寒劍射出光芒,將附近照亮,猶如箭一般疾馳。

楚莫離雖不回頭,卻可以感受到四股殺氣糾纏著自己,根本甩不開。

「不行,得把他們分開,否則我根本逃不到山脈之路。」楚莫離霸血歡舞,身體一落地就擰碎地面,再次射向遠方。

大叔別想逃 天才也不過如此,只知道抱頭鼠竄,真是可笑之極!」殺手久追不上,不禁怒喝道。

「滾一邊去,如果四個玄宗境強者追殺你們一個,我看你們連逃跑的勇氣都沒有,直接跪下求饒了吧。」楚莫離不屑的回道。

「死鴨子嘴硬!」一個殺手冷聲說道,「動用血遁術,把他阻攔住。」

四個殺手下定主意,一口精血噴出,速度陡然攀升十倍都不止,瞬間把楚莫離阻在半路上,四人呈現陣法方式將八方全部堵住,不過臉色異常的慘白,看來血遁術雖然可以把速度提升數十倍,可是消耗的力量絕對不少。

「你再跑啊,我看你能不能插翅飛到天上去。」殺手頭子冷笑道。

「血遁術,你們也不輕鬆吧,我們跑了幾個時辰,就算你們的玄力充沛,你們的血肉也支撐不住,現在你們還剩幾成力量?認為還能攔得住我嗎?」楚莫離暗暗聚力,準備尋找一個突破口衝出去。

「就算只有三成力量,我們合起來也比一個巔峰時候的玄師境殺手強,殺你綽綽有餘。」殺手不屑的說道,「我知道你可以抗衡姬重,可是我們是殺手,而他只是一個沒有實戰經驗的天才而已,論戰力我們不如他,論殺人,十個他也不如我們一個。」

「想拖延時間嗎?我相信你們連兩成實力都不到,就憑你們也想攔住我,做夢!」

「霸狂赦龍斬!」

吟……

楚莫離殺伐果斷,不想再多拖延一息時間,現在多一秒時間對他都是致命的危害,出手就是最強殺招。

「劍陣!合擊術!」

四大殺手化作一道劍光,犀利的劍氣割碎虛空,眨眼睛攻到了楚莫離身前。

楚莫離寒毛乍立,對方明顯要一擊必殺,身影一晃,對準了一個最弱的殺手沖了過去,一手化爪轟向敵人,另一隻手卻抓向他手中的劍。

噗呲……

劍如游龍,鋒利無比,剛剛觸碰到楚莫離的手掌,便將其堅若磐石的骨肉割的支離破碎。

ps:以後盡量都三更了,求推薦票,大家手中的推薦票不要吝嗇啊。另外謝謝大家的打賞,謝謝了。

… 劍如游龍,鋒利無比,剛剛觸碰到楚莫離的手掌,便將其堅若磐石的骨肉割的支離破碎。

「給我定!死來!」楚莫離鋼牙合實,發出瘮人的聲音,五爪比神兵還要鋒利,直接刺穿殺手的咽喉。

殺手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脖子被擊穿,可是楚莫離卻覺得背後一陣刺痛,青筋暴起,將敵人生生提起,把自己和他調轉,擋住了後面的利劍。

刺啦……


三柄利劍貫穿殺手的身軀,直接插入了楚莫離的肩膀上,楚莫離雙掌一推,身體順勢後退,身體沐浴在血河中,不過雙眼卻透著精芒。

「強弩之末,你們只剩下一成實力,今天就算你們把我拼在這,我也能把你們全部留在這裡!」楚莫離笑的令人發寒,那種不要命的勁頭讓殺手都為之震撼。

三個殺手互視一眼,三劍,三個窟窿,雖然沒有穿個透心涼,卻也讓楚莫離的戰力失去大半。

「呵呵呵……來吧,這次我再用三個窟窿換你們一條命,看看十二個窟窿能不能把你們的命全換了!」楚莫離看出了對方驚顫,不禁冷笑道。

「下一劍要你命,三才陣!」殺手頭子揮手一劍,陣型轉換,三人以三角之勢,他為三角之巔,劍指咽喉,其餘兩人一劍指心臟,一劍指丹田,把他的盡退之路全部封死。

吟吟吟……

寒光晃眼,逼人心魄,楚莫離龍形幻影步斗轉星移,倒飛數十米雙眸卻緊盯著左翼殺手,陰森的虎爪散發出金芒,距離一步步拉進。

蹭蹭蹭……

地面上的沙碩不斷你崩碎,殺手首領神識鎖住了楚莫離,這一劍必定要斬殺楚莫離。

「火!」

楚莫離低喝一聲,渾身火精迸發,整個人變成了火人,讓殺手不禁為之一愣,就在這瞬息之間,楚莫離身影一晃,身體扭曲,躲過了殺手頭領的致命一擊,雙手死死拽住了左翼的殺手。


嘩嘩嘩……

火系本源直接將殺手手中的長劍熔煉成了液態,氣勁一放,直接把高達千度溶液衝到了殺手的身上,火焰瀰漫在他的身上,他不是楚莫離,可扛不住火焰。


啊……

左翼殺手凄厲的慘叫,幾乎在一息時間內就被火精燒成了齏粉,燒的連骨頭都沒有剩下,可是殺手頭領反手一劍將手中的戰兵插入了楚莫離的肩膀上,直接洞穿了他的身軀。

噗……

強大的衝擊力把楚莫離推飛十多米,另一人扭轉身軀,劍尖直接從楚莫離的腰間貫穿,差點連楚莫離的丹田都擊穿。

「一起來死!」楚莫離一把抓住對方,火焰將二人淹沒,慘叫聲頓時連綿不斷,凄厲的聲音讓殺手頭子膽顫心驚。

「來啊!就憑你們這幾個只剩下一成實力的玄師境殺手,就想把我留下,真是白日做夢,現在身上才六個洞口,卻幹掉了你們三人,還有你一個,這次我用一個窟窿來換你一命!」楚莫離瘋狂滔天,身上的火焰熄滅,反手把劍抽搐,玄力暫時封住了傷口,一步步走向殺手頭子。

殺手頭子第一次見到這麼恐怖的玄者境修者,如此不要命,心裡竟然產生了退縮。

「我的命不是價值一部宗級秘術么?我看你殺了我,還有沒有命去學!」楚莫離步步緊逼,眼中帶著死志,生機快速的消散,不給殺手留下半點考慮的時間。

殺手緩緩後退,四個人現在只剩下他一個人,真的已經被楚莫離的瘋狂勁頭給嚇懵了,他現在不是巔峰實力,而是只有一成左右的力量,沒有巔峰戰力,就沒有底氣。

「怎麼?你不敢么?我知道你不敢,但是我敢,因為我知道我不一定會死,但是我可以將你燒成粉末,連一根骨頭都不剩!」楚莫離渾身血液迸射,面孔猙獰的像個魔鬼。

「你不是人!」殺手膽寒的低吼道。


「不錯,我的確不是人,因為我註定是成為神的男人,這就是為何我可以殺了他們三個,把你逼到後退的原因。」楚莫離冷笑,陡然一加速,頓時把殺手的最後一道心理防線擊潰,轉身就朝遠方逃去。

眼看著對方逃走,楚莫離沒有追過去,反而朝著相反的方向竄去,隨後淹沒在黑色中。

狂奔沒有超過一千米,楚莫離便轟然倒地,神識渙散,玄力無法控制,帶著血液衝出體外,生機慢慢潰散。

靈血在必死的情況下被激發,漸漸封住了傷口,可是在這荒無人煙的土地上,楚莫離得不到解救,必然會隨著時間推移,屍骨會被風沙掩埋。

「不!我不能死在這裡!」楚莫離的識海內的靈魂在咆哮,十指攥入肉內,身體傳來刺痛,讓他清醒了過來,艱難的爬起,向山脈之路一步步挪去。

呼呼呼……

狂風呼嘯,殺氣散去,楚莫離只覺得雙腿如灌鉛一般沉重,雙眼被血液遮住,眼中的世界模模糊糊,整個世界都在晃動。

「堅持!」

楚莫離心底只有這兩個字,只有堅持,才能活命,一旦閉上眼睛,就只有等死的份。

而這一刻,山谷內護衛軍被屠殺一乾二淨,連寬被人一劍釘死在枯山上,三大暗衛被那個半步玄聖強者活活震死,可是連心兒早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此刻,連心兒扯動著操作桿,心在顫抖,身後的三大暗衛甩不開,她現在明白對手是連家的內部人,有人要對付七叔,而她只是這次的犧牲品。

「我不能讓他們追到,否則我也會死,七叔也會死!」連心兒望著下方的山脈之路,感受到身後的陰魂不散的強者,不禁呼吸緊蹙。

「我得把想辦法把他們引開,設置自動駕駛……」

嘩嘩嘩……

機關獸一個俯衝,沖入了山脈之路內,高山峻岭,叢林遮天蔽日,身後的三人還未來得及下沖,只見機關獸再次沖入雲霄,隨即跟上,將距離又拉近了一些。

連心兒卻抱著玉盒一個翻滾墜入山谷中,看著三大強者沖入雲霄,不禁呼出一口濁氣,連忙隱匿在叢林中,不顧方向,身如靈猴一般沖向遠方。

… 山脈之路崇山峻岭,道路崎嶇,荒古大樹遮天蔽日,無數凶獸寄居於此,除了凶獸,根本沒人願意來這裡。

楚莫離咬牙走進了山脈之路內,神識越來越迷糊,吃了幾枚丹藥都無法止住傷勢,加上連日趕路,徹底沒了掙扎的力氣,直接暈倒在一棵大樹下。

無巧不成書,連心兒慌不擇路,不敢按照原先的路程去走,卻恰巧跑到了楚莫離這邊,看著他身上到處都是劍傷,居然還活著,不禁震驚。

「怎麼辦?帶著他肯定逃不了多遠,可是把他留在這裡,這裡靈氣全無,凶獸橫行,他必死無疑!」連心兒握著神弓弩,警惕的看著四周,思考了一會,便背起楚莫離,慢慢走向遠方。

追逐機關獸的三大強者轟碎了機關獸,卻發現裡面根本沒有連心兒,不禁大怒。

「我們上當了,她應該在俯衝的時候掉下山脈之路了!」一個黑衣老人低沉的說道。

「現在距離她跳下機關獸已經超過半日了,想必早已走遠,這十萬大山之內,想找一個人,簡直不太可能!」另一個人想了想不禁說道。

「那也不能讓她活著離開,她一個小小的玄師境,難道還能飛天不成?我們引動獸潮,把她活活淹沒在獸潮中。」

三人商討一番后便折回了山脈之路,瘋狂的發動攻擊,將強大的化形凶獸擊傷,惹的它們到處狂奔,整個山脈之路都陷入了殺戮之中。

「七叔在連家和誰有利益衝突我怎麼不知道?為何要致他於死地?甚至連我都不放過!」連心兒感受到三大暗衛的瘋狂,獸潮如涌,大地顫動,心亂如麻。

偌大的連家,利益交織,無數個嫡傳弟子匯聚,誰也不知道誰是真心對自己的,還是背地裡想陷害自己的,但是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連家的人-大多利益至上,誰敢擋住他們的去路,便殺無赦。

連心兒舉步維艱,須要避讓奔涌的凶獸,還要照顧好昏迷中的楚莫離,滿頭大汗。

數日後,惡鄰谷內一地屍骸,血流成河,連家三百精英鐵騎和普通的護衛軍無一生還,三大暗衛全部身死道消,這一則消息瞬間轟動半個大陸。

連家護衛不是沒有遭到阻擊過,但是從未見過這麼慘烈的戰鬥,護衛首領,暗衛,全部死亡,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那連家的七小姐是不是也香消玉焚了?

沒人知道,惡鄰谷一戰後,連家人死絕,四個殺手死了三個,還有一個隱匿在一方養傷,根本不敢外出,另外兩方勢力好像不曾出現過,也隨之銷聲匿跡。

「給我查!這件事是在大唐境內發生的,連家要求我給他們一個滿意的答案,如果查不到,我要你們陪葬!」大唐國主李世軍震怒,朝野之上無人敢抬頭對視。

「陛下,惡鄰谷所處水雲城和撼天城交界處,那裡屬於三不管地帶,連個土匪團都沒有,我們想問責都沒有對象,現在當務之急我建議還是先找到七小姐,哪怕是屍首也會有線索。」大唐開國大將軍鎮南王秦羅身披金黃蒼龍甲,威嚴無比,也只有他敢在這個時候站出來說句話。

「秦羅愛卿,這件事涉及太大,我把這件事交給你處理,希望你能給連家一個滿意的答覆。」李世軍盤踞皇座,俯視著秦羅,低沉的說道。

「陛下,我需要調動大軍,進入山脈之路進行地毯式搜索。」秦羅抱拳說道。

「允許你調動三十萬黃金虎騎兵,外加百萬黃銅騎士,爭取三日內將連心兒找到。」李世軍下了狠心,賦予了鎮南王極大的許可權,這個許可權只有在戰爭時候才會賦予的。

「報!!」

「前方鷹眼傳來密報,隨連家七小姐出行的還有一個少年,叫楚莫離,惡鄰谷內也沒有找到他的屍首。」一個護衛奔跑入宮殿,跪地說道。

「楚莫離是什麼人?查到了嗎?會不會他裡應外合劫了連家隊伍?」秦羅低沉的問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