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日料店的檔次很高,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可對於這種異國建築和文化,尤其是東瀛國,秦雨菲卻談不上喜歡,想了想如實說道。

「環境十分的幽靜,我很喜歡,但我並不是很喜歡東瀛國的人。」

「額……這個樣子啊,那我們下次不來了。」趙天麟沒想到秦雨菲會這樣回答自己,臉色的表情一時間有些尷尬。

一頓飯下來,兩個人的交流都不是很多,而且大部分時間都是趙天麟在說,秦雨菲在一旁默默的聽著。

這讓趙天麟有些氣餒,追了一個多月了,他竟然還是一點進展都沒有。要知道他可是跟那些富家公子打賭,說兩個月之內一定會把秦雨菲搞到手。這時間眼看著都過去一半了,他跟秦雨菲連手都沒牽過,這傳出去還不得被人笑死?

「菲,我有個問題不知道該不該問,但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可不可以回答我?」趙天麟放下手中的餐具,一臉真誠的看著秦雨菲。

「什麼問題?你先說。」隱隱約約的,秦雨菲猜到趙天麟是想問自己跟李凡的事情。

「我聽別人說,你之前跟一個叫李凡的男人在一起,甚至你們兩個人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我就想問問你,這是不是真的。」

聽了趙天麟的話後秦雨菲沉默了,一雙手不由自主的緊握成拳。其實在別人看來,李凡已經將近半年沒有在東海市出現了。

很多人都在背後議論,說李凡拋棄了秦雨菲。也有一些人側面的問過秦雨菲這個事情,但每次秦雨菲都沒有回答。

如今趙天麟這般直接了當的詢問起秦雨菲跟李凡的關係,秦雨菲一時間有些語塞,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菲,如果你不想回答,那就當我沒問。我不管你以前跟那個李凡經歷了什麼,那都跟我沒關係。我只知道我喜歡的是現在的你,你是一個完美的女孩,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你了。菲,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嗎?」

從秦雨菲欲言又止的表情來看,趙天麟已經猜到秦雨菲跟李凡分手了。一確定秦雨菲現在是單身狀態,趙天麟更是有了信心,甚至直接單膝下跪,深情款款的對秦雨菲表白。

正沉浸在感情中的秦雨菲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表白給嚇懵了,看著滿眼愛意的趙天麟傻了眼。

這也太突然了吧,秦雨菲是一點準備都沒有。要是換做別的女孩,被趙天麟這樣表白,肯定早就欣喜若狂的答應了下來,可此時的秦雨菲內心卻很是複雜。

她也說不清楚自己是怎麼想的,按理來說她跟李凡分手了,重新開始一段感情並沒有什麼不對,可秦雨菲心裡對趙天麟卻有些抵觸。

「趙公子,你……你這有點太突然了,我還沒準備好。可不可以……」 這段話秦雨菲說的吞吞吐吐,她並不想太早跟趙天麟確定關係。第一是她還沒準備好,第二是她總覺得這個趙天麟不像表面上這般簡單。

因為好幾次她都發現趙天麟用看獵物一般的眼神看著自己,那種眼神看的秦雨菲心裡直發毛。

翻滾吧!皇宮 「行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沒關係,我不著急,反正一輩子那麼長,我可以用時間來證明自己對你的真心。」

儘管秦雨菲沒有把話說全,趙天麟還是明白了秦雨菲的意思。臉上浮現出一抹受傷的表情,然後扯出一抹笑容,故作大方的看著秦雨菲說道。

不得不說這個趙天麟真的是很會拿捏人的心思,本來長得就是那種謙謙君子類型,在配上這樣的表情,簡直就是一個痴情漢,這直接讓秦雨菲產生了濃濃的負罪感。

「趙公子,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

「噓……不用解釋,我都懂,菲你沒必要覺得愧疚。我可以等,咱們慢慢來。」

秦雨菲話說到一半,嘴巴便被趙天麟用食指給堵住了。此時兩個人的距離連十厘米都不到,瞬間包廂里的氛圍就變了,秦雨菲感覺周圍的溫度都上升了幾分。

「趙、趙公子我吃飽了,咱們去、去看電影吧。」秦雨菲慌了,她不敢去直視趙天麟的眼睛,慌慌張張的把頭撇開,迅速拉開兩個人之間的距離。

「呵呵,菲你是害羞了嗎?」趙天麟自然是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秦雨菲往旁邊挪一點,他便靠近一點,直到將秦雨菲逼到退無可退的地步。

「菲,你害羞的樣子真是可愛,紅紅的小臉就像紅蘋果,讓我忍不住想咬一口。」趙天麟手撐著榻榻米,將秦雨菲整個人都圈在懷裡,嘴裡還說著一些肉麻的情話。

秦雨菲只覺得自己渾身彆扭的很,陌生男人的氣息讓她生出一絲害怕。要知道現在這個包廂里只有他們兩個人,如果趙天麟真要做些什麼,她一個女人壓根就沒有反抗的餘地。

「趙公子,咱們該走了。」說完,秦雨菲便從榻榻米上爬起來,想要離開。

可還沒等秦雨菲站直身體,趙天麟便一把將她撲倒在地。秦雨菲整個人都被趙天麟的身影籠罩著,兩人的姿勢也十分的曖昧。

「菲,你真的很漂亮,我是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你,你做我女朋友吧,我一定會好好愛你的!」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趙天麟早就按耐不住自己內心的獸性了,再加上剛剛他又喝了一壺清酒,此時只覺得自己小腹燒得厲害。

說完這句話低頭就要去吻秦雨菲的唇,秦雨菲她自然是不從的,用手抵住趙天麟的胸口,想要把人從自己身上推開。

她越是反抗,趙天麟便越是興奮,秦雨菲嘗試著呼救,可外面的人卻無動於衷。她這個時候才知道,原來趙天麟早就安排好了,今天晚上的飯局就是一場鴻門宴。

手腳都被趙天麟扣住的秦雨菲後悔了,她為什麼那個時候要把拉斐爾趕下車呢,如果這個時候拉斐爾在,趙天麟怕是連自己一根毫毛都碰不到吧。

就在秦雨菲幾乎絕望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打鬥聲。原本動靜並不是很大,可漸漸的哀嚎聲便越來越近。

發情中的趙天麟聽見外面的喧鬧聲也停了下來,秦雨菲便趁機用力的踹了他兩腿中間一腳,掙脫開束縛往外跑去。

她已經來不及思考外面到底發什麼事情,秦雨菲只想著趁亂掏出趙天麟的魔爪。只要逃出包廂,那麼自己就能獲救。

「雨菲大嫂?你怎麼會在這裡?」猴子剛把一根東瀛武士的胳膊給卸了,扭頭便看見秦雨菲衣衫不整的從樓上跑下來。

「猴子!救我!」失魂落魄的秦雨菲聽到猴子的聲音,激動的差點沒哭出來,跌跌撞撞的朝猴子跑了過去。

猴子這個時候也顧不上那些東瀛國的人了,連忙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把秦雨菲捂得嚴嚴實實的。

這他媽都是什麼事啊!就出來吃個飯,怎麼李凡的兩個女人都被人調戲了?這要是讓李凡知道了,非得拔了他的皮不可!

「秦雨菲!你這個臭婊子!居然敢踢老子,老子今天一定要弄死你!」

被踢中下體的趙天麟這個時候也從樓上下來了,看著躲在猴子身後的秦雨菲咬牙切齒的怒吼道。

「雨菲大嫂,就是那個人欺負你的?」聽了趙天麟的話,猴子立馬就明白了。原本就不好看的臉色變得越發糟糕。

還沒等秦雨菲說話,猴子直接一個閃身到了趙天麟面前,對著趙天麟的下體又是猛地一腳。

他這一腳可比秦雨菲的要狠的多,挨了秦雨菲那一腳,趙天麟頂多是疼上一會兒,可猴子這一下,直接就讓趙天麟斷子絕孫了。

慘叫聲響徹整個日料店,趙天麟捂著自己的下體疼的幾乎暈厥過去。但猴子還是沒解氣,直接從旁邊拿了一把武士刀,眼都不眨一下的便把趙天麟的手腳筋全都給挑斷了。

秦雨菲看著趙天麟的慘狀,她的身體忍不住瑟縮了一下,於心不忍的把頭撇到一邊。而在此時,身旁一位女人卻捂著嘴巴哇哇吐了起來。

「小瓊,你沒事吧?」王曦瑤看著幾乎要把膽汁吐出來的楊瓊,一臉心疼的替她拍著背。楊瓊一邊吐一邊沖著王曦瑤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事。

「大嫂,你跟王曦瑤先去車上等著我們吧,這血腥的畫面你一個孕婦還是別看了,我們把事情解決完就出去。」

泰桑這時正跟東瀛武士打的厲害呢,扭頭見楊瓊孕吐的厲害,趕緊讓她們離開這裡。但忙著打架的他完全就沒注意到站在一旁的秦雨菲。

原本秦雨菲還以為楊瓊是猴子的女朋友,可聽到泰桑的話后整個人都傻掉了。

泰桑喊這個女人叫大嫂,也就是說,現在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懷孕的女人,就是李凡的另一個女朋友。 沒想到秦雨菲跟楊瓊竟然就以這樣的方式碰面了。

「雨、雨、雨菲大嫂?你、你怎麼也在這裡?」泰桑一拳打飛離自己最近的那個東瀛國武士,眼睛瞪得渾圓。

尼瑪這什麼情況?拉斐爾那傢伙呢?怎麼不再秦雨菲身邊?這兩個女人聚在一起,不會出什麼事吧?

泰桑覺得自己上輩子一定是造了孽,要不然怎麼這輩子會攤上李凡這樣一個老大。自己惹了一身桃花債不說,還把這個爛攤子留給他處理。

「來這裡吃個飯而已,這次的事情謝謝你們了,我先走一步。」秦雨菲十分僵硬的說道,此時的她已經心亂如麻,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猴子他們會保護這個女人,就說明他們已經知道了李凡另一個女朋友的存在。該死的李凡,那邊跟梁倩說什麼執行完任務就會回來重新追求自己,這邊就已經把美嬌娘帶回了東海市。

他這是幾個意思?把自己當猴耍嗎?還是說他想家裡屹立不倒,外面紅旗飄飄呢?

秦雨菲是越想越生氣,她恨不得現在就衝到李凡面前,將他狠狠的教訓一頓。她感覺自己的心再一次受到了重創,對這段感情也是越發失望了。

「那個……秦小姐等一下……」感覺自己舒服了一點以後,楊瓊卻突然出聲留住了秦雨菲。

其實今天這個情景也在楊瓊的意料之外,這段日子她跟王曦瑤一直都在度假村裡待著,幾乎很少出門。今天之所以會來這家日料店,也是王曦瑤這多動症呆不住了,想出來溜達溜達,楊瓊這才帶著猴子跟泰桑來了這家日料店。

可他們剛坐下沒多久,一群帶刀武士便突然沖了進來。好像是之前李凡在東瀛國惹得仇家,得知李凡去了神秘遺迹後邊派人來尋仇的。

猴子跟泰桑兩個人一邊保護著楊瓊和王曦瑤往外撤一邊跟那些武士打鬥著,這剛到一樓大廳便撞見了從樓上逃下來的秦雨菲。

「這位小姐,我好像並不認識你,不知道你叫我有什麼事嗎?」秦雨菲原本是不打算搭理楊瓊的,可不知為何心裡卻有些不服氣,便停下了腳步,扭頭一臉冷漠的看著楊瓊。

兩個人的凈身高都差不多,只是因為楊瓊懷孕了穿的平底鞋,秦雨菲穿的高跟鞋。所以當他們站在一起的時候,就感覺秦雨菲要比楊瓊高上一些。

楊瓊細細的打量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秦雨菲,突然發現秦雨菲的眉眼竟然跟自己的有些許相似。只不過秦雨菲的容貌更加明艷一些,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朵炙熱濃艷的紅玫瑰。而楊瓊的五官則生的比較小巧,就像是一朵沾著晨露的百合。

在沒有遇見秦雨菲之前,楊瓊一直很好奇到底是怎麼樣一個女人,竟然會讓李凡一愛就是那麼多年。現在遇見了,她也明白了。

像秦雨菲這樣渾身上下都散發著無限魅力的女人,如果她是一個男人,也會愛上秦雨菲的吧。

而且楊瓊總算知道李凡愛上自己的原因了,因為她跟秦雨菲長得有些神似。原來李凡就算是失憶了,他骨子裡潛意識裡愛的人也依舊是秦雨菲啊。

想到這些,楊瓊心裡突然湧出一陣酸楚,甚至從小家境優越的她此時竟然產生了卑微感。更甚至的是,她竟然有些嫉妒秦雨菲了。

為什麼先遇見李凡的人不是自己呢?

楊瓊在打量秦雨菲的同時,秦雨菲也在觀察著她。而且楊瓊不知道的是,在她嫉妒秦雨菲的同時,秦雨菲心裡也吃味的很。

秦雨菲盯著化著淡妝的楊瓊,眼裡神色複雜。難怪李凡會愛上她了,眼前這個女人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柔弱的氣息,讓人見了就忍不住想要去保護她。

或許在男人的眼裡,這樣類型的才算得上是真女人吧。

秦雨菲越想越煩躁,她甚至隱隱的對楊瓊生出了敵意。她可不想跟楊瓊發生口舌之爭,還是趕緊走人好了。

「這位小姐,要是沒什麼事的話那我就走了。」丟下這樣一句話后,秦雨菲轉身就走。

雖然秦雨菲是為了避免跟楊瓊產生爭執才要走的,可她冷漠的語氣和面無表情的樣子直接就讓楊瓊心生誤會。

楊瓊以為她是厭惡自己才離開的,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想去扯秦雨菲的手。而秦雨菲也沒想到她會來拉自己,條件反射的就用力甩開了。

本來打架場面就很是混亂,再加上剛剛楊瓊吐得有些虛脫,被秦雨菲這樣用力一甩,整個人就往地上栽去。

「啊……瑤瑤,我肚子好痛啊!」跌坐在地上后,楊瓊便感覺到小腹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額頭上溢出大顆大顆的汗水。

「天哪!小瓊你流血了!」王曦瑤看到楊瓊白色連衣裙上那一片刺眼的紅色,頓時慌了手腳。

秦雨菲也被嚇傻了,她就算在不懂,也猜到了楊瓊的情況,心裡是又慌亂又難受。慌亂的是自己竟然失手推倒了楊瓊,難受的是她竟然懷了李凡的孩子。

「大嫂!大嫂你怎麼了?」解決完最後一個東瀛國武士,泰桑看見楊瓊的樣子也慌了。趕緊一個公主抱將楊瓊從地上抄起,飛速的往外面跑去。

「喂!秦雨菲!你別想跑!是你把小瓊推倒在地上的,要是小瓊跟我乾兒子出了任何事情,我跟你沒完!」

王曦瑤看著傻愣愣站在原地的秦雨菲語氣很是不友好的威脅道。

「我……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秦雨菲此時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滿腦子想的都是楊瓊懷了李凡的孩子。

當她回復神智的時候,發現自己不知自己什麼時候竟然跟著猴子他們來到了東海市的婦幼保健院。

看著手術室門上那一盞明晃晃的搶救燈,楊瓊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心裡默默的替楊瓊祈禱著,希望她別出事。

無論如何,孩子都是無辜的。不管她跟李凡還有這個女人有什麼恩怨,都不能傷害孩子。 苗翠在接到楊瓊出事的消息以後在第一時間便趕到了醫院,當看到蹲在醫院長廊一臉落寞的秦雨菲后,她也為難了。

雖然這些日子她有意讓楊瓊避開秦雨菲,可東海市總共就那麼點大,高級場所也就那些地方,她們兩個遲早是會遇見的。

只是苗翠沒想到的是,這兩個人一見面就鬧成這樣。這要是楊瓊肚子里的孩子真出了什麼事,李凡跟秦雨菲就真的是沒戲了。

作為李凡的母親,苗翠是這個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一旦楊瓊流產了,李凡就算出於內疚,他最後也會選擇跟楊瓊在一起。

「阿姨,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是不小心,我沒想害她。」秦雨菲在看到苗翠的那一瞬間,眼裡的淚水便再也綳不住了,拉著苗翠的手一邊哭一邊道歉。

「好孩子,別哭了,阿姨知道你不是那樣的人。沒事的,放心啊,小瓊她肯定不會有事的。」

苗翠本來就挺喜歡秦雨菲的,也深知她的為人。雖然當時她並沒有在場,但是她依舊相信秦雨菲並不是故意推倒楊瓊,所以對於楊瓊見紅這件事她也沒打算責怪秦雨菲。

秦雨菲哭了好一會兒才止住自己的眼淚,剛剛她腦子一片漿糊,壓根就沒有思考的能力。現在恢復了一點理智,突然又不知道該怎麼跟苗翠相處了。

看這個樣子,苗翠肯定是早就知道了楊瓊的存在,而且看樣子她對楊瓊也很喜歡。這一個兩個都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唯獨把自己蒙在鼓裡,秦雨菲有些受不了這種被人欺騙的感覺。

「雨菲,小瓊的事我也是前幾天才知道。小凡他都已經很久沒有聯繫過我們了,而且小凡他也不知道小瓊來了東海市,至於懷孕的事更是毫不知情,他並不是有意隱瞞你的。」

所以說還是女人更懂女人,苗翠看著秦雨菲帶著絲絲怨恨的眼神,她就知道了秦雨菲心裏面想的事情。都不等秦雨菲問,苗翠便把事情的大致脈絡說了出來。

秦雨菲聽了苗翠的話明顯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她便恢復了正常,看著苗翠扯出一抹笑容。「阿姨,我已經跟李凡分手了。你不用跟我解釋這些的,我已經不在乎了。」

在苗翠看來秦雨菲這個笑容比哭都要難看,顯然秦雨菲這一番話並不是真心話。她重重的嘆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

「哎,你這孩子在我面前還要偽裝嗎?阿姨是過來人,你放沒放下我會看不出來?雨菲啊,我知道小凡這事是做的不對,你怨他恨他都是應該的,阿姨不會勸你一定要原諒他。」

「只是阿姨希望你們可以好好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感情,就算是要分手,也得把事情說明白了,不要稀里糊塗的就結束一段感情。你跟小瓊都是好孩子,不管以後誰做我兒媳婦我都喜歡。阿姨就只希望你們可以和平解決這件事情。」

這幾天苗翠已經從楊瓊嘴裡把事情了解的差不多了,她也知道李凡是在失憶的情況下愛上楊瓊的。這種情況她不好說是誰對誰錯,她只想告訴這幾個孩子,不管做什麼決定,不要讓自己後悔就行。

「阿姨,謝謝你。」秦雨菲這段時間過得也很是壓抑,自從那天晚上跟李凡說了分手以後,她幾乎就沒怎麼休息。一旦空閑下來,她就會忍不住去想李凡的事情。

接二連三的打擊讓秦雨菲有些崩潰,但她卻不能因此胯下。她現在是秦家的頂樑柱,就算是為了家人,她也得笑著面對生活。

她跟李凡分手的事只能自己默默扛著,就連家人也沒有告訴。畢竟秦家能有今天的地位,李凡功不可沒。若是那些眼紅秦家的人知道自己跟李凡分手了,肯定會迫不及待的想要把秦家分割瓦解掉。

苗翠的這番話對於秦雨菲來說簡直就是一針止痛劑,讓秦雨菲這顆痛到窒息的心有了喘息的機會。

看著掩面痛哭的秦雨菲,苗翠能做的也只是將她摟在懷裡無聲的安慰著。她也老了,孩子們的事也操不了那麼多心了。既然現在秦雨菲已經跟楊瓊見面,那一切就等李凡把神秘遺迹里的事情解決完回來后再說吧。

楊瓊也沒搶救多久,大概就在急救室里待了一個多小時便出來了。王曦瑤是第一個衝上去的,她這大大咧咧的性子,扯著醫生的胳膊就是一頓狂轟亂炸。

「醫生,小瓊她怎麼樣了?孩子保住了嗎? 權少的私有寶貝 她摔得嚴不嚴重啊?對孩子會不會有影響啊?」

這一連串的問題把醫生的問懵了,不知道要回答那個先。他有些尷尬的把胳膊從王曦瑤的手裡抽出來,一臉恭敬的走到苗翠面前。

「王院長,小瓊她怎麼樣了?不要緊吧?」苗翠其實也很是緊張,但她都這個歲數了,而且作為在場的唯一一個家長,自然是不能表現的太過明顯。

「李夫人,您放心,楊小姐跟孩子都沒什麼大礙。只是不小心動了胎氣,沒有影響到腹中的胎兒。只不過接下來的楊小姐需要靜養一段時間,而且她的身體比較弱,需要好好調養才行。」

王院長她自然是知道苗翠的身份的,所以態度才會這麼尊敬。剛剛她正在開會呢,然後苗翠突然打過來電話,說有一個病人正在送來的路上,讓她務必要讓病人平安無事。

要知道王院長她可是號稱全國最權威的婦產科醫生,要想她出山可不容易。而苗翠一個電話就搞定了,這也就足以說明李家在華國,乃至全世界都有著崇高的地位。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多謝王院長了。為了表達對你的感謝,這次我將會投資兩個億來改善醫院的醫療水平和醫資。」

「李夫人您真是太客氣了,這不過是我的舉手之勞,我們醫院能得到李夫人您的資助,實在是天大的榮幸啊。」

王院長聽了苗翠的話以後差點沒激動的跳起來,握著苗翠的手一個勁的道謝。這可是兩個億啊!這下子她們醫院不但可以把醫療設備都翻新一便,出國深造的資金也有了,甚至還可以在擴展一下醫院的面積。 有了苗翠的這一句話,王院長簡直是把她當成了自己的救世主,對楊瓊的事別提多上心了。不但親自給楊瓊配安胎藥方,甚至親自做了楊瓊的主治醫師,這讓楊瓊再一次見識到了李家的雄厚財力。

楊瓊並沒有昏睡多久,從搶救室出來半小時后就醒了。秦雨菲猶豫了很久,還是覺得要當面去跟楊瓊道個歉。雖然她並不是故意推倒楊瓊的,可自己差點害的楊瓊流產是事實。要是就這樣直接走人了,秦雨菲心裡還真過意不去。

「那個……我可以跟單獨你聊聊嗎?」秦雨菲看著病床上臉色有些蒼白的楊瓊,小聲的問道。

「有什麼不能當著我們的面說,幹嘛要單獨聊。剛剛你就差點害的小瓊流產,我可不放心你倆單獨呆在一塊兒。」

因為有了剛剛的誤會,王曦瑤便對秦雨菲產生了些許敵意,聽到秦雨菲說要跟楊瓊單獨聊聊的時候,她是一百個不願意。

秦雨菲被她說的是面紅耳赤,想張嘴辯解,可卻又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楊瓊看著秦雨菲這窘迫的樣子,有些不忍心,於是便出聲對王曦瑤說道。「瑤瑤,我沒事的,你先出去吧。」

「小瓊,你這人咋就一點心機都沒有呢!真是要氣死我了!」楊瓊的話可把王曦瑤氣的不輕,撅著嘴一臉的不情願。

楊瓊被她這個樣子逗笑了,「好啦,不會有事的,你放心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