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真身兩人都鬆口氣,這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緊接著邢風就發出一聲怪笑:「哈哈,哈哈哈嘎兒……我的印竟然有了極大的進步啊!哈哈!」


雷星峰卻沉默不語,他不是檢查雷印,也沒有檢查印中的禁制,而是悄悄和鏡之界聯絡,很快他就鬆口氣,鏡之界還在,雖然暫時不能進入,因為這裡被空間禁制籠罩,強行進入鏡之界不是不可以,但如此一來,他就回不到原地了。

只要鏡之界還跟隨著,雷星峰心裡就不會慌亂,這可是他的家,也是他遷徙帶著根本,如果聯絡不上,那就意味著,鏡之界落在域外星空出不來了。

雷星峰這才開始檢查雷印,很快,他也和邢風一樣,臉上露出震撼的神情,整個雷印都在這次傳送的時候,得到了極大的增強。

這是一個倒逼的過程,真身由於受到極大的壓力,然後逼著印產生更多的抗力,邢風也許不是非常清楚,但是雷星峰就很明白了,這種真身逼著印成長,其實就是印中的禁製成長。

雷星峰還有意識的保留下有用的禁制,剔除無用的或者用處極微小的禁制,要知道印中的面積可是有限的,一旦被無用的禁制佔據,就會影響整個印的威力。

所以,這一路過來,雷星峰大都折騰雷印中渡過,這時候輕鬆下來,他可以再次調整一下。

而邢風就不可能了,這是因為邢風的禁制知識不行,哪個禁製作用大,哪個禁製作用小,哪個禁制無用,他根本就沒法辨別,也就無法進行調整,他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不停的投入材料,讓火印中的禁制多多產生,不管有用無用,禁制越多就越好。

禁制越多,印的威力就越大,這點邢風認識的很清楚,這也是他為什麼大喜過望的原因,而雷星峰就不是這樣了,他也追求禁制的數量,但是他有本事追求禁制的有效性,對他而言,不是禁制越多越好,而是禁制越有效越好。

整體而言,雷星峰的雷印,煉製的就比邢風強太多了,先天就不同,加上後期的調整修鍊,雷印的威力會越來越大。

雷星峰還藉機檢查了一下周圍的傳送禁制,對於這裡的空間禁制進行了解學習,此地和出發的地方差不多,不過,是一個中轉性質的傳送陣。

這個傳送陣的啟動也是需要修鍊者動手,所以雷星峰才敢大膽收起真身,讓本體稍稍休息一下,要走的時候,再放出真身,啟動傳送禁制。

這就是給人中繼休息的站點。

邢風毫無形象的躺在石頭上,這裡的地面光滑平整,面積也就百來平方,而周圍他也沒有心思查看,剛才被禁制傳送過來,其中的辛苦和兇險,也就他自己明白。

「累死我了!阿峰,我休息一下,時間到了,就叫我一聲。」

雷星峰笑道:「你睡吧,待會兒,我也要休息一會兒的,的確是累人啊。」

邢風頭挨著地面,已經發出很響的鼾聲,直接就熟睡了。

雷星峰一邊研究,一邊拿出食物和水來吃,由於對空間禁制開始了解,這個傳送陣很快就理解了,這就是一個傳送中繼站,估計也就是他這樣的人,才需要這種中繼站,若是實力再強悍點,這種中繼站的作用就不大了。

吃完食物,喝了一罐水,雷星峰這才躺下來,不管不顧的開始睡覺,其實在這裡休息也相當危險,若是有人傳送過來的話,他們就會被擠出去,擠出這個平台。

不過,兩人一覺醒來,什麼也沒有發生,能夠使用這種傳送陣的畢竟少數,所以常年不見人,是很正常的。

邢風精神煥發的起身,說道:「我休息好了,感覺還是很舒服的。」

雷星峰道:「不知道這次的壓力如何。」

邢風道:「我們應該可以扛過去,不然的話,二環真身是到不了域外星空的。」

雷星峰點頭道:「如果路沒有錯的話,那麼這條傳送線,我們能夠過去。」

邢風道:「中間不知道還要停留幾次,希望早點到。」

雷星峰道:「管不了那麼多,向前闖吧,都是陌生地。」


邢風道:「好!」他放出自己的真身,說道:「我準備好了,你來啟動禁制。」

雷星峰點點頭,他也放出自己的真身,然後啟動禁制。

瞬息間,巨大的壓力再次呈現,那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讓兩人的真身再次被壓縮,不過,這次明顯比上次要好點了。

整個真身被壓縮到三分之二,就不再縮小,證明兩人的抗力大增。


接著這股壓力,兩人依舊調整各自的印,雷星峰隱隱有一個想法,這個傳送禁制在傳送過程中,對於修鍊者而言,其實是一個很不錯的修鍊經歷,只要掌握的好,實力絕對可以提升一大截。

雷印中,由於真身被壓迫,倒逼著印的改變,借著這個非常難得的機會,雷星峰積極改變自己的雷印。

這次時間不長,兩人都有點遺憾的感覺,他們現在恨不得時間在久點,甚至都有回頭的想法。

當然是不可能回去的,所以當第二段結束,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的遺憾,忍不住都笑了。

從一開始要死的感覺,到現在的遺憾,這個進步就比較大了。

雷星峰說道:「這是哪裡?」

一個很簡單的平台,距離地面大概十來米,雷星峰稍稍檢查了一下,說道:「不是連續傳送的……估計還有一個傳送陣,要我們自己找了。」

邢風道:「什麼意思?」

雷星峰道:「要麼這裡已經是外界,要麼還是中繼站,只是這是一個終端,傳送到這裡結束,若是要繼續傳送,需要尋找另外一個起點。」

邢風疑惑道:「到了?不對,應該還沒有到!」

這次輪到雷星峰奇怪了,他說道:「為什麼?」

邢風道:「據說,沿途有不少點,而且有些地方很危險,我們好像沒有遇上什麼危險……所以我會說……不對。」

雷星峰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這裡還有一個傳送陣,需要我們去尋找了,沒想到會那麼麻煩。」他還以為一個傳送陣,就足以將兩人送到外界,沒想到才開始,就波折起來。

邢風笑道:「不麻煩的,你想想,我們從遺迹出來的時候,那要跑多久?更何況,這次可是去外界,沒那麼容易到的。」

雷星峰想想也就釋然了,就像前世,如果從小山村出來,一開始也許要走到小鎮或者縣城,才能坐上汽車,到了大城市,就需要坐火車,可要出國的話,那麼就必須坐飛機了。

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如果距離遙遠,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雷星峰稍稍觀察,然後說道:「從這裡出去。」他找到禁制缺口,從這裡出去,就不會觸碰到禁制。

兩人出來,雷星峰迴頭望去,說道:「這個傳送禁制的平台如此顯眼,我相信,另外一個傳送點,一定也不會找不到。」

邢風道:「向哪裡走?」

雷星峰道:「剛才我們出來的缺口,正對著缺口的方位,應該就是我們過去的方向,我想,這是唯一的線索了,總比亂竄要強點。」

邢風道:「有道理,好,我們就沿著禁制缺口的方向前進。」

這裡同樣是一片荒漠,其荒涼的程度,就算雷星峰和邢風看了都覺得可怕,沒有植物動物,全是石頭沙子,就連泥土也極少,最恐怖的就是連水也沒有,乾燥到令人難以置信的程度。

還沒有走多遠,兩人不約而同的拿出水來喝,雷星峰還灑了一地的水,然後看到這水,在幾秒間就消失一空,連水痕都看不到一點。

雷星峰道:「這地方是無法生存的,估計如果是普通人的話,要不了十來分鐘,就會變成一具乾屍。」

邢風點頭道:「是啊,太幹了。」

此地除了傳送陣周圍有禁制保護外,其他地方並沒有禁制,所以走了一小段路后,兩人就飛了起來。

能夠飛著趕路,這速度就提升上來。

大約飛了兩個多小時,邢風指著遠處道:「那是什麼?」

雷星峰道:「好像是……一隻鳥?好大的鳥!」

~~~~~~~~~~~~~~~~~~~~~~~~~~~


今天第四更,求票。 邢風道:「沒有動啊,是石頭吧,像一隻鳥而已……呃,還真是鳥!」

雷星峰道:「我靠,飛起來了!怎麼這麼大!」

三對翅膀的巨型鳥,身軀奇長,估計要千米以上,三對翅膀,最前面的一對翅膀最小,可翼展也有幾百米寬,最後一對翅膀就可大了,翼展比身軀還要長。

兩人距離那隻奇怪的大鳥足有十幾公里遠,當那隻巨型大鳥飛起來的時候,那麼遠的距離,他們都聽到翅膀煽動的聲音。

飛沙走石,隨著巨型大鳥飛起,一股股煙塵騰起,然後龐大的身軀開始離開地面。

邢風道:「這地方……怎麼可能成長出那麼大的一隻鳥?」

雷星峰道:「且不管它為什麼長那麼大,反正我們別招惹它就好,等它飛過去,然後我們再走。」說著他落下去。

邢風贊同道:「我也是這麼想的!」他也跟著落下去。

然後就看到那隻巨型大鳥,開始從空中掠過,翅膀每次煽動,都會發出悶雷一般的響聲。

雷星峰道:「這應該不是星獸吧?」

邢風道:「這可難說,不過,我沒有見過這種形態的星獸。只是……這玩意不是星獸,會是什麼東西?」

雷星峰道:「也是,我見過最大的異獸,就是星獸了,這玩意如果能夠離開這片大陸的話,那應該算是星獸吧,唔,這樣也說得通了,這不是本地產的,而是從別的地方飛來的。」

邢風有點疑惑道:「這裡大概接近外界了吧,我在域外星空就沒有見過如此巨大的飛禽啊,也許是星獸也說不定。」

兩人早傳送陣的時候,就收起了真身,如果真身顯露的話,目標實在是太大了,他們雖然不怕大鳥攻擊,可也不想節外生枝,他們是趕路的,不是來打架的,而且那麼巨大的一隻鳥,兩人還真是沒把握贏。

那隻大鳥並沒有向著他們飛來,而是在空中盤旋了一圈后,筆直的向高空飛去,大約等了幾分鐘,那隻巨型大鳥小的像螞蟻一般,雷星峰和邢風兩人知道,基本上不會有什麼危險了。

兩人這才重新飛起,向著前方搜尋過去。

很快,兩人就飛到巨型大鳥曾經停留的地方,這裡有一個巨大的坑,深達幾百米,底部竟然有水,不過,這水在急速蒸發,還剩下薄薄的一層,就在兩人飛到大坑的上空,這水已經快要蒸發完畢了。

邢風道:「竟然是為了喝水……好本事,在這裡還能找到水源。」

雷星峰道:「原來這裡有地下水啊,這鳥也真是好本事了,我還以為這裡根本就沒有水。」

兩人說笑著繼續向前飛行。

雷星峰偶爾會抬頭觀望,由於巨鳥的體型龐大無比,所以到現在,他依舊能夠看到天空中的影子,哪怕這個影子已經很小了,也就是說,這巨鳥距離大陸已經非常遙遠了,如果是身軀如此龐大的話,早就看不到了。

邢風道:「你看什麼?」

雷星峰道:「看那隻鳥,真的是很龐大,只是不知道戰力如何?」

邢風道:「戰鬥力絕對不會差的。」

所謂身大力不虧,那麼龐大的鳥形怪獸,其實力都不用試,就不是一般修鍊者可以對付的。

很快,雷星峰就再也看不到那隻巨型大鳥了。

邢風道:「別看了,我們還是找傳送陣吧。」

雷星峰道:「我覺得距離不會太遠,估計再飛一段就到了。」

邢風道:「你怎麼知道?」

雷星峰笑道:「推測一下就知道了,主要是禁制特性決定的。」接著又補充了一句,就這一句話,讓邢風差點沒吐血了。

「嗯,是空間禁制的屬性,我想,你也不會懂。」

邢風道:「喂!阿峰,你鄙視我啊!」

雷星峰笑道:「哪能鄙視你啊,可你確實是不懂啊!」

邢風鬱悶道:「不懂的修鍊者多得是,又不是我一個!真是的,阿峰,你這話說的我很不自在啊。」

雷星峰道:「這可沒有辦法,你想要搞懂的話,那就努力學習禁制吧,怎麼樣?想不想學?想學的話,我教你!」

邢風更是慪的不行,這可是**裸的鄙視,他極度鬱悶道:「算了,不和你說了,我怎麼可能再去學習禁制啊!」

雷星峰笑嘻嘻道:「這可就不怪我了,都說了,你想要學,我可以教,學會了,你不就什麼都懂了嘛,你不學,怪誰?」

邢風道:「你狠,知道我學不來,這要有天分的,我一點天分都沒有,學個屁啊!」 蜜愛成婚 ,無論雷星峰說什麼,他都不會學,按照他的說法,修鍊還來不及,學什麼禁制?

可邢風並並不知道,印中的禁制,如果搞懂了,他修鍊的進度,就完全不是現在這樣的,只是他根本就不明白這個道理,雷星峰也沒想起來說。

這最關鍵點不知道,邢風怎麼可能去學禁制,這玩意可不好學,要從頭開始,還不知道要花費多少精力和時間。

其實,當初雷星峰學習也是偶然,他總是隱約感覺到禁制的神奇,所以忍不住就學了,隨著學習的深入,他逐漸入迷,也就不覺得苦了,尤其是看到學習禁制的實際好處,他更是努力的學習。

當雷星峰發現雷印中的禁制,竟然是自發生成,並且自然而然的成長,就明白了,外面的禁制是怎麼來的,那是學習自己的印中的禁制。

不過,達不到君王級,是很難認識到這一點的,而道聖級,他已經非常明確了,禁制就是印的基礎,而印的威力,完全由真身來體現, 有一種夢想叫足球

邢風並不知道自己錯過一個極好的機會,他想要在道聖級有所表現,那麼學習禁制和不學禁制,差距極大,可惜他並不知道。

雷星峰不再多說,兩人快速向前飛行,期間雷星峰還搜尋了一下,地面上是不是有礦脈,這是他的習慣了,可惜這裡什麼有用的材料都沒有。

「真是窮地方!」

邢風道:「怎麼?」

雷星峰搖頭道:「這裡什麼材料都沒有,不過,這樣也對,這裡建有傳送陣,一旦有好東西,難免來人多,反而會影響傳送禁制了。」

邢風剛要說話,卻看到遠處高出一塊來,他指著那裡說道:「那個……那個是不是?」

雷星峰笑道:「還真是在一條直線上,沒錯,我相信是的。」兩人加快速度飛去,也就片刻時間,兩人就來到邊上落下。

邢風道:「邊上有禁制嗎?」

雷星峰道:「當然有禁制,這禁制還相當的強!」

邢風道:「有多強?能擋住先前看到的巨型大鳥了嗎?」

雷星峰道:「能!這不是殺傷性質的禁制,這是空間性質的禁制。」

邢風道:「什麼意思?」

雷星峰頓時苦笑不已,他看著邢風,說道:「我說了你也別惱,因為你不懂!」

蒼穹強者 ,可還是跳腳,說道:「你,你又鄙視我!」

雷星峰也沒轍,他說道:「真的,我說空間禁制,嗯,就說空間置換吧,你懂空間置換嗎?」

邢風懊惱道:「算了,我不懂。」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