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白雲馬,路聖就進入到這荒野營地中,隨便逛了逛,這種地方也是眾多在荒野之中狩獵買賣的地方。

也是有專門的攤位販賣卡牌的。

隨便逛逛也是想看看能不能有什麼驚喜的收穫。

這裏擺攤的人都是放一塊布到地上,然後把自己需要出手的卡牌放在布上面。

擺攤的人不算很多,也就五十號人左右,在這裏閑逛看東西的人有一百多號人,加在一起還算是比較熱鬧。

7017k 「好了,樂兒,聽說你與魯王家的丫頭定了婚?「太后看他臉色沉重,笑著說道。

沈樂聽她提起,臉上掛了些許羞澀第點了點頭。

「那丫頭我見過,確實長得頗為俊美,家世也沒得挑,就是那個性子,我不喜,做人家還是要大家閨秀,這事皇帝也沒和我事先說過,這樣,我叔叔家那一脈有個侄孫女,端是個知書達理的,琴棋書畫也是樣樣精通。「

「外祖母,我已經定下婚書了,這不太好吧?「沈樂聽她的意思,趕忙拒絕。

「誒!訂下婚約又不是成婚,再說,老身聽說那魯王讓你二十歲前軍功封侯才算數,這不是欺負人嘛?咱們不受那個氣,我那侄孫女論家世,身後是整個有凰氏一族,有凰氏雖然人丁凋零,世俗權力也不比往昔,但是畢竟是前朝的皇室,數千年的大族,擁有的資財可不是這些諸侯王可比,你是我的外孫,她雖是我侄孫女,但我那叔叔與我早就是三輩開外的親族,你們正好天作之合!「老太太越說越來勁。

沈樂頭大無比,趕緊道:「外祖母,孫兒還沒加冠,這些事是不是緩緩再說,再說我與,魯王有婚約在前。「

「你這小子,是不是被魯王家的閨女迷昏了眼,你年紀小,哪知道這裡頭的道道,老太太我與你說啊,這事我是為了你好,很多事不便與你說,但是魯王之女比你想象的要麻煩!好了過兩天你冠禮,我會讓姬姓族人去給你送賀,到時候你和我們姬家的掌上明珠多親近親近,年輕人,還是要多培養感情!「

太后的話讓沈樂心神一怔。喃喃問道:「外祖母,魯王之女到底有什麼麻煩呀?「

太后卻擺了擺手,不想多言,沈樂只能作罷。

從皇宮離開后的沈樂心事重重,太后話讓他背後冷汗直冒,前些日子沉浸在與葉夕相識那種春心的萌動如今被當頭一棒砸得蕩然無存,那些父王不共戴天的仇人真會將怒火撒向自己,他不得而知。但是有一點沈樂可以肯定,龍嵐給自己的一系列安排,定然都是他那個大棋盤中的布局,包括那個府邸,龍嵐專門派人去修建,定然不會只是簡單地對外甥的賞識。

回到府中沈樂與母親簡單地說了說宮中之事,龍薇倒是對太后的侄孫女頗為感興趣。沈樂一陣苦笑,回到自己的院里。

院里老范與錢思在那聊的正起勁,別說,這錢思不愧是商賈世家的公子,逮誰都能聊上一嘴。

他們見到沈樂過來,趕緊行禮道:「見過公子!」

沈樂拜了拜手。錢思喜笑顏開地道:「過兩天公子就要加冠,到時候咱們可就要叫公子主公了!「

老范也是人精,趕緊說道:「是啊,公子,這冠禮可馬虎不得,長公主讓我把這份賓客名單還有到時候穿的禮服、玉簪、玉佩、冠冕拿來給公子看看,到時候還有封伯禮,得提前預備。「

沈樂看向錢思,道:「錢公子你應該也是有事要與我商量是吧?「

錢思點了點頭。

「行,你們隨我進屋說吧!「沈樂不含糊徑直進了屋,現在他手上的事越來越多。

「公子,這禮服是城中最好的裁縫用巴國的綢緞織成,大小尺寸公子再試試,不合適老僕好拿去改改,玉佩是按照禮製圖騰雕玉,本應該雕黃龍與鳳凰,但是龍只有皇室可用,鳳凰又是前朝圖騰,所以便換成了楚國王室的朱雀。「

沈樂摸了摸料子,又細細看了看玉佩,點了點頭,雕朱雀確實無錯,畢竟他終歸是楚王室的成員。

只是看了簪子卻有些皺了皺眉。

老范還沒介紹簪子,但是看到沈樂的表情,趕緊問道:「公子是否覺得這簪子不妥?「

「這簪子不錯,只是我有一支更好的,過會兒讓凝巧給你送去,這支也不用退,我自己用便好。「沈樂想起了趙文給的簪子,還是決定在冠禮上用那支。

「老僕明白,公子再看看這賓客的名單。「

沈樂打開翻了翻,裡面的邀請的賓客,囊括了大乾有名有望的諸侯、望族甚至是原楚國的王室宗族、高門大姓,不可謂是不厚重,突然沈樂看到了魏家的字樣,他瞪大了眼睛仔細查看,果然是魏家,這份名單絕不是龍薇所出,他抬起頭望向老范,怒斥道

「這份名單確定是母后給你的嗎?」

「公子!這名單確實是長公主給老僕的,但是前些日子宮裡的白總管好像來過。」老范想了想急忙說道

果然是皇帝的意思!沈樂心裡暗想,他臉上的表情十分不悅,龍嵐這是將他的封伯禮也一塊操辦了。

「行了,衣服先放著,你回稟母后吧!」

「是!公子。」老范走後,沈樂看了看錢思。

錢思一臉喜色地道:「公子,魯國的名士蘇生與孟昶答應來鎬京在咱們的場子里公開打辯,只是他們提了要求。」

「什麼要求?」

「他們說不要公子的黃金,只要公子允許他們打辯過後,可以向士子們講三期學。」

「講學?」沈樂眼睛一眯,大抵名士多有自己的學派,他們都希望自己的學問被世人認可,所以講學便成了他們傳播自己學說的不二選擇,仔細想來似乎是當初庄羽的老師在魯國率先開始了講學之風。

只是講學畢竟大多涉及治國之策,所以各諸侯國與帝室均不承認公開講學的合法性,甚至如果涉及國政,還要以妖言惑眾下獄。

沈樂沉思片刻道:「你和他們說明白,講學可以,不許涉及治國。」

「明白!對了公子,萬掌柜覺得,這樓既然要做士子的生意再叫百花樓恐不妥,不若改成崇學樓。「

「崇學樓?不妥,叫玉林樓吧,其樓如玉,學士如林。「沈樂想了想,道。

「好名字呀,公子不愧是飽讀經典之人,比起我們這些商賈到底是考究的多!「錢思沒放過任何拍馬屁的機會。

「好了,生意上的事你多上心,我冠禮時魏家要出席,到時候你盡量小心,他們定然是不會放過你的。「

「魏家也要出席!多謝公子提醒。「錢思的眼睛轉了轉,不知道又在盤算什麼。不過沈樂也沒興趣管,他現在要去新修的府邸轉一圈,然後還要去華府一趟。

沈樂帶著劉宏坐上馬車去了南城。

「公子,府邸為啥在南城?我聽鎬京本地人說,那北城才是大老爺們扎堆的地方,皇宮與咱長公主府都在那,這南城都是些平民還有奴隸,就公子這身份哪怕不去北城,去西城或者東城修個府邸也行呀!」劉宏老毛病不改,還是絮絮叨叨地說個不停,沈樂喪著臉沒回話。

他不曾來過南城,這馬車一路駛來,南城一大半是奴隸的棚屋、一小半是民居,這裡的路坑坑窪窪,街道上的人們也是面如菜色,來來往往是鎬京高官大戶們圈養的奴隸。鎬京四城區、四京畿,京畿也就是鎬京的郊區,每個地方都有校事府負責日常治安,也就是所說的八校尉。其中皇城便位於北城,大部分達官貴人、各地諸侯的府邸都集中在那一塊。東城與西城是鎬京城中的民居與商貿的地方,平日里較為繁華,比起北城也要大得多。最後是南城,靠近晴澤湖,居住著少量民眾以及整個鎬京的奴隸,是四個城區中最大的一個,大部分地方都是空地,還有不少鎬京城的墓地也在這。

平時來南城最多的就是各府里的家奴,他們替自己的主子管理自家的奴隸,這裡甚至還有一個大型奴隸市場,無數商販們在這裡買賣奴隸,所以秩序是鎬京最差的,南城校尉也成了高危職業,久而久之,鎬京的平民大多對這裡避之而不及。

沈樂心中對此既憤怒又無奈,皇帝欽定,他如何反抗。心中安安盤算著,大不了以後偷偷去北城買個宅子,這裡不住就是了。

龍嵐給沈樂定下的府邸位於晴澤湖邊,別的不說,風景不錯。他到時,數以百計的奴隸與工匠正在做著最後的修繕。沈樂心中震撼不已,這圖上看上去不怎麼樣,但是來到實際修建的地方他才發現這府邸的氣派,長公主府是四院,這裡是八院,裡面修建了不少亭台樓閣,最高的一座只比百花樓稍矮一些。而且中間還挖了一個大池子,引晴澤湖水流入其中,也不知這是何設計,如此玄妙,上面種滿了荷花,要是夏日到來,必定美不勝收。各處設計,皆是上上之品,晴澤湖邊上還專門建了一座釣魚台,看樣子是別具匠心。

一人看到四處亂逛的沈樂,便應了上去。

「表兄,你好大的福氣呀!「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被關了禁閉的龍昂。

沈樂看到他,先是一喜,然後疑惑道:「昂弟你怎麼出來了,禁閉不是還有段時間嘛?「龍昂與沈樂關係不錯,沒關禁閉前倒是經常到長公主府走動。

「別提了,父皇提前把我放了,然後命我來給你修府邸,這把我累的,還是表哥你福氣大,父皇親自給你設計了府邸,還讓宮裡的大工匠給你修。地方是偏了點,但是這宅子,這用料,那就是姑媽的長公主府也比不過。要我說啊,這父皇也是忒偏心,對你,比對我們這些親兒子要上心多了。「龍昂說著還皺了皺鼻子,一副不服氣地樣子。

沈樂咧嘴一笑:「你個未來的親王,怎麼?還嫉妒我個小小衛伯呀?「

龍昂確實率真,這不沈樂一說起親王,他立刻眉開眼笑。「這話倒不假,嗨,咱們一家人,說這些幹啥,我聽說那魯王給你定了個封侯的要求,表哥,要我說這事還不容易,這大乾是咱老龍家的,你和姑媽也不是外人,父皇乾脆直接給你下個封侯的詔令就是了。「

沈樂笑著搖了搖頭,他對這個說著混賬話的表弟也是無奈:「哪那麼容易,魯王要求的是軍功封侯。「 載人航天飛船的大戲落幕。

節目繼續進行,紙箱里還有東西。

只見孫素從紙箱里拿出一個精緻的木盒。

「一個木盒,藏有什麼東西?」

「能跟【載人航天飛船項目書】放一起的東西,必定不凡。」

「裡面會不會是用鑽石製作成的巧克力?」

「有可能是世界級的稀釋珍寶,只是我實在想不出,是什麼珍寶,能夠和載人航天飛船相提並論。」

網友猜測不斷。

攝影師將鏡頭推進,給木盒來了一個特寫。

孫素緩緩把木盒打開。

木盒只開了一條縫隙,就有一股檀香飄出。

頓時,整個房間,都瀰漫著一股檀香味。

「是紫檀香木?」趙九成心中一動。

檀木價格高昂,其香味有助人睡眠的功效,且效果非常好。

這個木盒,僅是開了一條縫隙,就有這麼濃郁的檀香味飄出,必定不是普通的檀木。

應該是檀木的至高品種,香紫檀木。

趙九成還記得,去年遇到一個華國富豪榜上排名靠前的一個富豪,其身上就佩戴著一塊小拇指頭大小的香紫檀木製作而成的掛飾。

僅是小拇指頭大小的一塊掛飾,就高達三百萬。

從這個木盒的體積來看,如果裡面裝滿香紫檀木,恐怕價值過億。

而且,香紫檀木隨著歲月的沉澱,香氣會越發濃郁,價值會相應的上升。

這種上升,不是簡單的階梯式上升,而是翻倍式的上升。

不過就算香紫檀木很值錢,也遠無法跟剛才的載人航天項目相比。

載人航天項目,方井然可是投資三千多億美金。

真不知道,這個盒子何德何能,有什麼資格跟【載人航天飛船項目書】放在一起。

趙九成思緒紛飛的時候,孫素已經把木盒完全打開。

看到裡面的東西,大家都是一愣。

只見裡面放著三枚,看起來極為不凡的晶石戒指。

三枚戒指,流露出三種不同的氣息。

一枚晶石戒指,有著黑色紋路,上面雕有一個【暗】字,流露陰冷氣息。

一枚晶石戒指,有著藍色紋路,上面雕有一個【明】字,給人厚重之感。

一枚晶石戒指,有著紫色紋路,上面雕有一個【天】字,仿若洞悉一切。

三枚晶石戒指,雕磨工藝堪稱鬼斧神工。

「趙老,這三枚晶石戒指,是什麼古董嗎?」主持人張素素好奇的詢問。

趙九成拿起三枚晶石戒指看了看,微微搖頭。

「這三枚晶石戒指,雖然雕刻技藝精湛,但用材一般,不是什麼古董,最多值一萬塊錢。」

「啊?」所有人聽到這個數字,都是一懵。

能讓方井然放在這裡的東西,哪一樣不是引起轟動的。

現在這三枚晶石戒指,就只值一萬塊?

這……

所有人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一萬塊的東西,也值得方井然放在這裡?

「不過。」趙九成頓了頓,「這個木盒,倒是極為不凡。」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