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視率﹪3.2。

而第一名,收視率才%1.2。

《如果沒有愛》遠超其他電視台的所有節目。

看到這個數字,喬綿綿又愣了好幾秒。

她記得,今年出過一部爆款電視劇。

當時的收視率,還被各大媒體誇了又誇,說是近兩年收視率最好的一部電視劇。

可那部電視劇的收視率,也絕對沒有破三。

具體是多少,喬綿綿也記不清了,但她記得是絕對沒有破三的。

一般來說,能破二,都算是爆款火劇了。

很多電視劇,甚至只有在最精彩的那幾集和收尾的最後一集,才會破二。

而《如果沒有愛》才播了兩集,收視率就這麼喜人。

喬綿綿本來想著能破2,都算是很不錯的成績了。

但昨晚的數據,已經遠遠超出了她的預料。

她看到微博右側,有她的熱搜。


熱搜標題是:喬綿綿演技。

喬綿綿馬上點開看了。

這條熱搜里,一水都是誇她的。 熙妃淡淡的說道,手中的小銀正享受著美好的一天,它好不容易出來溜達。

不過,它本以為南宮鈺邪會出現在主人身邊,那主人定然是特殊的,或許會出現來看也不一定。

熙妃看小銀面色,就猜到小銀的想法。

當下,輕笑了笑。

「如果鈺邪來了,你還確定你還能在我懷裡待著嗎?或許有可能他在辦他的事情。」

「對了,師妹,謝謝你。」心中一轉道熙妃身上,說話的是蕭學林。

蕭學林立時就想起了一事,開口壓低了聲音朝熙妃道。

「謝我做什麼?丹藥又不是我給你的,要謝也要謝東方家的那位!」熙妃知道蕭學林指的是什麼事情?

而且這件事,全是他造化,與自己根本就沒有絲毫的關係,何來一謝之說。

蕭學林聽言拍拍熙妃的肩膀,笑著道:「我也撿了便宜不是。」

反正對自己而言,熙妃的確幫了自己的大忙,如果不是她跟著黑衣人喊價,也沒有後面的種種。

他的鬥氣立馬飛躍幾倍,他也名聲大噪的同時,那隱形的好處來的是如水一般的洶湧澎湃。

雙贏,這是雙贏的局面嘛。

熙妃聽蕭學林這麼一說,不由輕笑了起來。

蕭學林確實撿了個大便宜。

不過,這最後也難說是到底是攤上了大便宜,還是招惹了大問題。

蕭學林見此也笑了,換了個話題道:「你在我們前面,打漂亮點。」

我們可不能給師父丟臉了,打得三長老的徒弟滿地找牙。」

熙妃一聽,這話是要她別藏著捏著,該怎麼拿手就怎麼來了。

當下,輕挑了挑眉。

「別殺死了就行。」這時公孫疑影笑的好似狐狸,湊了過來。

丟下這麼一句,三人相似一笑。

一旁的西門千美,眼裡一閃而過的陰沉,居然有人跟她爭。

黃鐘開響,裁判,鎮守擂台四方以做安全的五位導師,圍觀的陣勢全部拉開。

上半區,第一輪比試拉開了。

一號對陣,已經拉開了熒幕。

首先上來的是,三長老的門下,初級弟子。

與五長老的門下,兩人一上場,就做了一個手勢。

隨後便開打了起來,兩人不分上下,鬥氣都是斗聖巔峰。

「師妹你猜那一邊會贏?」公孫疑影湊到熙妃耳邊說道。

熙妃看了看,嘴角勾起:「三長老的門下……」

「這麼肯定?」公孫疑影有些不敢相信說道,明明就是五長老的門下佔了上風。

「說什麼了?我們怎麼會輸!」

「師姐別跟她一般見識。」

「是啊,一個斗者初級也好意思說?別理她。」一群女學員,一聽到熙妃的議論,頓時不滿起來。

「你以為你了不起,都一把年紀了還是斗聖,我看,你這輩子都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了,趕緊回去吧?」

公孫疑影也毫不示弱的說道。

其他女學員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但又不知道該如何說起,只能氣氛的轉過頭去。

「是不是看看不就知道了?」熙妃淡淡的說道。

說來也奇怪,五長老的弟子明明佔了上風,可是在關鍵時刻,卻別三長老的弟子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結果好呢明顯,五長老那一邊明顯輸了。

公孫疑影揚起下巴,得意的炫耀著。

女學員瞪了熙妃與公孫疑影一眼,便離開了。

時間一份份的過去了,台上還是如此激烈的戰鬥著。

未時三刻。

88號對陣89號。

此時熙妃手上的號碼正是88號

熙妃雖然在藍國名聲極響,高層人士都知道她在藍國的種種,在幾國皇族間也有耳聞。

但是,在紫炎學院,別說,她還真沒什麼名頭。

因為,她進入學院時間太短了,短的什麼功勞和功績都沒有,就來參加這大賽。

因此,這圍觀的看客們,除了得到消息的皇親國戚權力中心外,其他人還真不知道熙妃是個什麼人物。

一時間也沒有人過多關注,眼裡都是無精打采。

也有一些人立時引來一片鬨笑。

鄙夷的眼光到處亂飛。

而站在熙妃對面的89,十七八歲上下,長的極為彪悍,那架勢,可算是不忍直視。

身邊,此時停靠著一隻三級地鼠,正兇狠的盯著熙妃。

氣勢洶洶,很有架勢。

「加油……」

「打到那個大胖子,哈哈……」


立時,此起彼伏的加油笑鬧聲就揚了起來。

熙妃站在擂台上淡淡的聽著,仿若沒聽見,氣沉如山,只微仰頭看了一眼不遠處垂下來的一叢綠柳。

「小丫頭,看你這麼小的個子還是下去吧。」大壯看著熙妃的一派悠閑,不屑說道。

五指臨空一抓,綠色鬥氣立刻覆蓋他的身體表面,手中一把鬥氣凝結而成的三叉戟,朝著熙妃就揚了起來。

同一刻,那三級地鼠一聲嘶吼,一下就站了起來。

「準備。」擂台下裁判開始出聲。

嚴陣以待,熙妃負手站立,不動聲色。

「開始。」

「嗷嗚……」一聲開始聲響,地鼠同時一聲大吼,朝著熙妃就撲了過來。

綠色鬥氣飛揚,如劍而至。

熙妃沒有動,依舊負手站立。

撲來的大壯見此,眼中閃過一絲銳利。

在他面前敢託大,那他就讓她託大。

立刻,手中三叉戟幾乎彙集了他全身的功力,朝著熙妃當頭就砍向下來,力冠長空。

周圍擂台下的學員們,頓時大聲叫好。

而就在這叫好中,眼看著要被大壯的三叉戟砍成兩半的熙妃,突然動了。

只見她腳下在地面上一點,身形瞬間一揚飛起。

圍觀的眾人只感覺眼睛一花,熙妃就已經避開大壯的三叉戟,立在了大壯和他的地鼠的身後。

眾人頓時大嘩,這是什麼速度。

而就在眾人的大嘩聲中,熙妃一直背負在身後的手伸出,朝著那不遠處的一叢柳樹就是一招。

隔空取物,信手拈來。


那翠綠的柳葉,立刻就好像被一隻無形的手牽住,從樹枝上飛落下來,朝著熙妃就凝集了過來。

滿天柳葉,碧綠悠然。

柳葉穿過無數看客的頭頂,身邊,凝集在了擂台之上,熙妃身周。 柳葉穿過無數學員的頭頂,身邊,凝集在了擂台之上,熙妃身周。

碧綠匯合著銀黑,彷彿一絲綠色的緞帶,在圍繞著熙妃飛舞。

擂台下的學員們頓時一愣。

這什麼意思,搞這樹葉來幹什麼?

就在這眾人的狐疑中,熙妃看了眼對面已經轉過身的大壯和地鼠。

手一揚,那千百片柳葉仿若春風拂柳,翩翩起舞著就朝那地鼠和他的地鼠魔獸罩了過去。

大壯見此一聲暴吼,抬起三叉戟就朝柳葉劈去。

敢用樹葉來戲弄他。

綠色鬥氣飛揚,砰的撞上無根柳葉。

瞬間,只見柳葉翻飛,如寒冬之雪,翩翩而下,一下就籠罩住了大壯和他的魔獸地鼠。

「這是什麼東西?」大壯頓時大驚,手中鬥氣瘋狂衝擊柳葉在他身邊形成的圓圈。

卻發現,不管他怎麼衝擊,千片柳葉就如無形的空氣,怎麼也碰撞不上,卻越來越讓人窒息。

熙妃站在擂台邊上,見此,手隨意的扇了扇。

那千片無害的柳葉,立時就如那尖刀利劍。

圍繞著大壯的速度一快,呼呼的飛掠而過。


所過之處,柳葉如刀,劃過大壯和他的魔獸的身體,濺起絲絲血痕。

「這是什麼東西……」

「天,這是什麼功夫……」

下方鄙視的言論立時轉換成驚駭,擂台下觀看的學院們幾乎目瞪口呆的看著擂台之上的情景。

而邊上其他擂台的看學員,此時也快速的朝著這方湧來。

這是什麼功夫?他們從來都沒見過。

「嗷嗚……」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