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了眼時間,竟然都快下午兩點了。

好餓。

吃過早餐之後,她還沒有吃任何東西呢!

起身,她走去餐廳,餐桌上擺的,竟然全部都是她愛吃的菜。

可樂雞翅,糖醋排骨,小炒黃牛肉,魚香肉絲。

莫希月的眼睛都在放光,快步走過去,盛了一碗飯,想都沒想就開始吃。

白叔在這時走進來,見莫希月一個人在吃飯,趕緊出聲阻止:「軍少夫人,軍少也還……」

「白叔。」齊夜的聲音忽然響起,「你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白叔點頭,眼裡閃過些深深地什麼,才離開。

莫希月沖齊夜笑笑,她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此刻,只想先填飽肚子再說。

而只是一眼,她吃東西的速度就放慢了。

齊夜還是那個齊夜,但是,他戴的面具卻不一樣了。

這一次,他戴的面具只有半截,露出了他的嘴巴。

她訝異他怎麼會換隻面具。

難道……是為了吃飯嗎?

果然,當齊夜坐在莫希月對面的時候,她覺得他換面具好像也沒什麼不妥了。


否則,像上一張面具那樣,把臉遮得嚴嚴實實的,只有呼吸的地方,吃飯喝水都不方便呀!

她不由偷偷多打量了兩眼,他臉上露出來的部分,看不出任何燒傷的痕迹。

難道,燒傷的是眼睛、額頭那一塊嗎?

在心裡沉沉地嘆息了聲,他吃飯也格外規矩,沒有發出一點兒聲音。

而她顯然不願意接受這麼尷尬的此刻。

「你也還沒吃午飯嗎?」她率先打破他們倆之間的安靜,「那你剛才去幹什麼了?」

齊夜自顧吃飯,沒有回話。

「你也愛吃這些菜嗎?」她繼續發問,「和我的口味一樣耶!」

「我知道。」他淡淡吐出三個字。

他知道?

那這些菜,難道是特意為她準備的?

莫希月微歪著頭,仔仔細細來回打量著齊夜,心中的疑惑無限制膨脹。

她總覺得,齊夜很了解、很了解她。

了解得就像是已經和她認識很多很多年。

那份熟悉感,絕對不是靠調查就能查出來的。

但分明,他們倆之前不可能有交集吧!

她可不認識軍人啊!

但他……不是除了軍人,還有神秘身份么?

想起莫永文交代的事情,莫希月覺得,自己或許該試探試探。

說不定,她真能打探出什麼消息呢? 「老子說過,一輩子只服淵主一個,就憑你也想讓我歸順,為你做事,下輩子」金大鼓足了所有的力量,一次性爆發,金光衝天而起,道道光柱直上雲霄,霸氣縱橫天地,戰意席捲四周,這就是金皇戰氣中最高的層次,金芒普照

以金大的實力,金比利練得成,他沒道理練不成,只不過這一次他稍微晚了一些而已,不過煉成之後,第一個對手就是北鬥武皇,太具有挑戰性了


金大緩緩騰空而起,身上的金光居然蓋過了太陽的光芒,普照在西雲大陸,充滿了浩然霸氣,將整片西雲大陸變成了金huángsè,無論shíme角落,無論是誰都能看到天空中那金色的光芒

「是金芒普照,難道是金大?」遠方,正在追蹤伊恩的金比利,怔怔看著天空,記得他第一次施展的shíhòu,根本méiyǒu這種威力

「好傢夥,那個方向是月灣城,是使我們戰船停靠的dìfāng,發生shíme事了」白門人心惶惶,都很擔心,一旦那首戰船被毀,zìjǐ返回北斗大陸就有些麻煩了

「好強,這金色的光芒,但是……」伊恩也看到了普照西雲大陸的金色光芒,但是他最最在意的是,那份方向隱隱散發出來的氣息,強可怕,連zìjǐ的內心都在顫抖

「qíguài,那邊到底發生了shíme事情?」安洛看著天空的金光,心頭不由蒙上一層陰影,他不zhī在害怕shíme,但現在每一件事情都能觸動他敏感的神經

「那到底是shíme來頭?」光天使,獸尊看的神經緊繃,擔心又是一方人馬沖著伊恩來的,這樣在完成任務的guòg中存在的變數實在太大了

昔日的遠古堡壘,今日的一片廢墟,金色的光芒撒在這裡,給凄涼的景象帶回yīdiǎn莊嚴,也打擾了沉寂的某人:「這金光很不錯,但是他的對手不可想象,看來又有一個不下於極天一的傢伙來了,我要儘快完成蛻變」

此刻,發動了金芒普照的金大,使出了全力衝擊,夾帶數不清的金色光芒,一起轟了下來,天空中一片金色灑下,強大的衝擊力伴隨而至,就像是一片金色的天空在塌下來

「哈哈,這招才像樣」北鬥武皇發出興奮若狂的聲音,同時一股力量衝出了戰船,氣柱夾帶雷霆萬鈞之力,以無邊無際的金芒對撞,瞬間一聲巨響在天地間爆開,轟隆隆的聲音,就像是前所未有的雷震

隨著兩股力量的衝擊,高下立判,金光逐漸暗淡了下去,光芒照射的範圍愈來愈少,金大在苦苦支撐對抗者氣柱,他的手臂都yǐjīng被震麻了,七孔都在流血,身體都快到了極限,根本擋不住北鬥武皇的攻擊,哪怕只有三成也不行

「金大,我再問你一遍,降還是不降」北鬥武皇發出最後嚴肅的通牒,只要他願意,下一波攻擊隨後而至,就能將金大轟飛老遠,讓他再也趕不過來

「我也再最後回答你,做夢、痴心妄想」金大支撐氣柱的衝擊,身體的承受能力yǐjīng越了極限,五臟六腑都經受撕裂般的痛楚,可是他緊咬著牙關,堅持著,金芒普照,金芒不減,人就不敗不倒,現在還剩下一些光,還能苟延殘喘個一時三刻

「金大啊,你這是何苦呢?」北鬥武皇發出一陣唏噓,準備第三波力量,將金大給轟下去,相信yǐjīng到了這種地步的他,就算還剩一次機會也是白搭,只可惜了一個大好人才,就這樣即將死在zìjǐ的手裡

「是shíhòu了,差不多了,北鬥武皇你好好睜大眼睛,看qīngchǔ我金大永不言敗」就在這個shíhòu,金大頑強的一面體現了出來,沖著天空大聲叫嚷,吼聲如雷,聲震四野,就像在呼喚著shíme頓時天空中一顆金色的星星亮出了他璀璨的光芒,透著一份霸道,就算是白天也無法掩蓋,fǎngfó在對金大做著呼應

金皇星,一顆充滿金皇戰氣的星球,射出一道金色的線與金大的眉心相連,然後是源源不斷的金皇戰氣湧入金大的身體,開始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首先力量重回神階三級,然後是傷勢復原,接著精氣神十足最後開始邁入高的境界,神階四級(未完待續) 第34章懲罰她的方式是……

「我才沒有感興趣呢!」莫希月扯開嗓子喊,眼裡是藏不住的慌亂,「我剛才不過是覺得你吃飯太安靜了,找點兒話題隨便聊聊而已!誰愛去八卦你的閑事啊?」

說完,她就立即跑回卧室去。

說謊后的心跳加速還沒有消散,她懊惱又無奈,齊夜防備得太緊,她根本就沒辦法套出什麼秘密啊!

可如果她不儘快,莫永文會怎麼對待外婆?

她緊緊地揪著拳頭,對眼下的無奈恨得直咬牙。

這時,齊夜忽然從一道暗門裡走進來,姿態瀟洒又霸氣,自由地很傲慢。

莫希月瞪大雙眼,指了指門口,再指了指那道白色牆壁,結巴道:「你……你……那裡怎麼會是門?」

「過來。」齊夜冷冷命令。

見他走到床邊,莫希月趕緊向後一縮。

完蛋了!

她還想當然的以為他是個正人君子,口是心非,不會真的要對她的身子做什麼呢!

她這個信任人的壞毛病,能不能改改?

「我……我今天有點兒……」

「過來!」他加重了語氣。

她嚇得一抖,握緊了拳頭,像是趕赴殺場般的,一小步一小步的向他走過去。

「看清楚我接下來的每一個手勢。」他吩咐。

莫希月下意識抱緊自己的衣服,覺得齊夜簡直就是本世紀最大的變態!

讓她看他的手勢,然後模仿怎麼取悅他嗎?

可是,下一秒發生的事情卻讓她完全摸不著頭腦。

齊夜的手裡是床上那床被褥,他工整的疊好,疊成了豆腐塊。

「看清楚了?」他沒有好的語氣。

她怔然,「什……什麼?」

「沒疊好,不準吃飯!」話音一落,他將疊好的被褥攤開,冷冷地哼了聲,又從那扇暗門離開。

莫希月站在原地,望著齊夜離開的背影,她的唇角尷尬的一抽又一抽。

他在發什麼瘋?

好端端的,為什麼要她疊被褥?

而且……還要疊成豆腐塊?

是因為她剛才那些帶有試探的問題惹惱他了嗎?

末日女神養成攻略

他不願意可以不回答啊!

為什麼要這樣折磨她!

可是,她現在在他的地盤上,還指望他教她如何解決眼下面臨的困境。

她除了照做,還能怎麼樣?

硬著頭皮,她在心裡將他埋怨了N遍,可那團被褥她卻怎麼也搞不定。

體罰!

皇家棄女:鳳主天下

莫希月從來不知道,僅是疊個被褥而已,竟然是這麼耗費體力的事情。

她好累啊!

豆腐塊根本就不是輕而易舉可以疊出來的啊!

而此時,一牆之隔的書房裡,齊夜坐在那兒,周身的怒意有增無減,環繞著陰冷的殺氣。

莫希月問那些問題的用意他怎麼可能不明白?

終究……她還是站在她父親那邊嗎?

他免她挨餓,免她居無定所,免她遭受欺凌,而她,卻依然向著她的父親?

手中的鋼筆在他手裡「啪」的一下就折斷。

我和藍胖子的修仙之旅 ,黑色入侵每一根掌紋,彷彿綻放出詭異的花朵。

「莫希月!」他揪緊了拳頭,咬牙切齒,「好!很好!」 看著星舞認真泡茶的摸樣,有的shíhòu,安傑還是很欣慰,在如此艱難的是shíhòu,身邊還有會這樣一位朋友,說一些鼓勵zìjǐ的話,分擔一些煩惱,就算在你最不想笑的shíhòu,也能用她的開朗來感染你

「安傑,你別擔心,剛剛師姐傳話了,說她和安洛正在巴斯帝國境內,卡蘭傑洛rúguǒ動真格的,他就把巴斯帝國搞得天翻地覆,大家一拍兩散」星舞一邊輕笑著,一邊說著,人美,笑容美,笑得花枝招展,看的安傑一陣出神

「在巴斯帝國嗎,那個叫伊恩的居然在巴斯帝國,聽說很厲害,不zhī安洛哥哥行不行,真想會一會」安傑也有心和伊恩較量一下,看看對方是不是如傳聞中nàme強大,打敗了淩,一招打敗了神階六級的光天使只可惜魯克帝國的形式,不容樂觀,zìjǐ走不開

「怎麼,你看上去很煩惱,遇上shíme難題了嗎?」就在這個shíhòu,一個男子從磅礴大雨中逐漸靠近,因為雨太大,只能依稀看到一個高高大大的輪廓,一步步走得不是很快,但卻帶著一股無比的肅殺,他淋著雨,卻毫不在乎

「是你,好久不見了,你怎麼想到來我這裡?」安傑似乎一眼就看出了對方是何方神聖,輕笑著打招呼

「我來找你,是想問一下,你到底有méiyǒu忘記我們的正事」來的是艾文,他完全不理會大雨,慢慢走近了營帳內,只見他一臉邋遢的鬍子,臉上充滿了滄桑之感,fǎngfó這段shíjiān一下讓他的心老了很多

「正事,我自然méiyǒu忘記」安傑一直一頓很認真說道:「可是如今的形勢,我根本無暇顧及,只能等擊退了愛蘭帝國和巴斯帝國的大軍才行」

「既然你這麼一說,我就助你一臂之力」艾文面無表情說著,眼中充滿了漠然,似乎是一個看穿了世事的人,méiyǒushíme值得他留戀

安傑卻有了yīdiǎn興緻,問道:「你要幫我,打算怎麼幫,和我們一起對抗兩大帝國的聯軍嗎?」

艾文回道:「人多了打起來麻煩,我去巴斯帝國,拆了龍神和獸神收集信仰的dìfāng,逼卡蘭傑洛撤軍,還有利於正事」

聞言,安傑和星舞心中不由一涼,先前安洛說要在巴斯帝國鬧事,現在艾文也要鬧,不zhī卡蘭傑洛有哭的gdòng,這不存心欺負他人少嘛

「艾文,這段shíjiān你做了shíme?」安傑很想zhī艾文去了shímedìfāng,做了shíme事,兩人之間所說的正事,就是答應光明神為他辦的,在眾神爭奪信仰的shíhòu,保住光明神的信徒,作為回報,薇麗將會得到自由

「這段shíjiān,我去了一個dìfāng,想拆了那個dìfāng的神壇,可是遇到了一個人,身邊帶著一群盜賊,他的樣子不像是西雲大陸的人,我想拉他們信仰光明神,這群盜賊說我腦子有問題,結果很簡單,我們就打起來了,後面我受了點傷」艾文說得輕描淡寫,似乎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但安傑聽了,有些傻眼,根據艾文的描述,rúguǒméiyǒu猜錯,他遇上的正是伊恩,很明顯他被打敗了,而且是重傷,並且那一戰對心高氣傲的他而言,一定打擊很大,所以看上去一下老了很多

「不說這些掃興的,來看看你過得怎麼樣」艾文露出了姦邪的笑容,打量了一下pángbiān的星舞,不由眼中一亮,論相貌星舞絕對不下於薇麗,而且一看就zhī是一個溫柔類型的,然後他又將目光落在了安傑的身上,想想營帳內,兩人孤男寡女了一段shíjiān,會不會有其他的故事,於是嘴角不由透著一股耐心尋味的笑意

安傑被艾文看的有些不舒服,總覺得這個宿敵有些不對勁,是不是敗給伊恩之後,jīngshén方面還沒徹底恢復過來

「安傑,看來你的小日子過得還不錯,很有情調,打仗了,還能喝到這麼好的茶,要zhī很多人都méiyǒu這樣的福氣,你要好好珍惜」艾文說得意味深長,然後zìjǐ給zìjǐ倒了一杯,細細品嘗了一口,頓時有無窮的回味,忍不住讚歎道:「rúguǒ我一輩子能喝到這麼好的茶,改有多好啊,是不是安傑」

聽了這話,安傑一shíjiān摸不著頭腦,又覺得艾文整個人上下透著古怪,就問道:「艾文,確定來我這裡不是商量正事,而是來喝茶的」(未完待續) 第35章咱們,可以換種方式


夜漸深,莫希月還在對著那一團被褥發愁。

她躺在床上,摸著已經餓扁的肚子,開始懷念那美味的午餐。

齊夜還真是狠毒啊!

將房門都鎖了,她出都出不去。

看著那一團自己搞不定的被褥,她努嘴,走到那扇暗門前,左敲敲,右推推,看能不能通過這種方式出去。

可是,沒有效果。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