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一本書

書名:《田園花嫁》

作者:花無雙

簡介:平生最愛數錢的花朵朵穿越了!

上有爹孃遭欺壓,下有弟妹嗷待哺。

這讓素有小財迷之稱的商界女強人情何以堪?

花朵朵決定了,她要鹹魚大翻身! (ps:明天開始雙更啊! 傾世神醫:殿下,寵妻要剋制 求票!求各種~~~~)

天之將明,帝都東側的護城河籠在一片迷濛的晨霧中。盈盈波光之後,有一道身影從河岸邊上掠過。

一襲黑色的夜行服將夜殤高挑挺拔的身軀勾勒得越發的修長完美。他在岸邊靜靜地佇立着,凜然冷冽的軀體之下,掩藏着的,是一團要將這世間一切都燃燒殆盡的烈焰。

他幽藍色的眸子凝着水面,久久的沉默着。

晨霧將他的鬢髮打溼,英挺的俊眉微微皺着,眉眼間的神色滿是沉鬱。

在一個時辰之前,夜殤走出了逍遙王府邸的暗室。

這還是他第一次知道那個少主的真實身份-竟然是大名鼎鼎的逍遙王。

夜殤的嘴角微微勾起,那是一抹自嘲的笑意。

都說耳聽爲虛,眼見爲實,若不是真的接觸了逍遙王這個人,他絕不會輕易地相信,遠離朝政,長袖善舞的閒人王爺,竟是如此有能耐的一個人。

在準備刺殺哥洛的那一刻,突生掣肘,夜殤和葉辰跟十餘個來歷不明的黑衣人過招,對方的武功招數讓他無從辨認,但唯一能讓夜殤確定的,便是這些人,絕不會是哥洛的下屬,也不是樓月國的死士。

他們的武藝水平跟夜殤葉辰可以說是不相上下,奈何夜殤和葉辰寡不敵衆,雙拳難敵四手,最後只能放棄刺殺哥洛的念頭。葉辰因爲一時不察,被黑衣人制住,夜殤不願獨自逃生,跟着葉辰束手就擒。

這一個月來,夜殤和葉辰便是在逍遙王府的暗室裏度過的。

無數個日日夜夜過去,就在夜殤以爲就此被人遺忘的當口,逍遙王出現了。

那是夜殤第一次見到了與之合作了多次僱主的廬山真面目。

夜殤望着漸漸東昇的旭日,恍惚間又想起了暗室中他與逍遙王對話的那一幕。

逍遙王搖着雪扇,一襲紫色儒服看上去貴氣逼人。 來到異界當師父 氣宇軒昂。他說:“夜殤,委屈你們在這裏呆了那麼長時間,但是本王沒有辦法,你身手太好,放你出去,哥洛便有生命的危險!”

夜殤幽冷的眸子落在逍遙王身上,冷然笑道:“就算在下有心行刺,有你逍遙王保駕護航,哥洛那狗賊,能有什麼危險可言?”

“這個自然。本王這點自信還是有的!”逍遙王朗聲一笑。在夜殤面前悠然踱着步子。轉身望着他,眸光如電,透着攝人的冷冽,說道:“本王很欣賞你的忠心和勇氣。但你的行爲,只能稱得上是蠻夫所爲。你以爲殺了哥洛,樓月國就能恢復原來的樣子麼?哥特就依然能掌權麼?你所忠心守護的王子,便能起死回生麼?”

夜殤咬着牙,不置一語。

逍遙王卻是冷冷一笑,殘忍的說道:“不能!別說本王不會允許你在大胤朝的國土上殺了哥洛,就算是讓你僥倖將哥洛殺了,樓月國也只是換了一個掌權人,或許那個會比哥洛更加無道。更加殘暴,所以說,你的行爲,只能是泄一時之憤,根本不會有本質上的改變。而且隨時會親手葬送掉一個你一直想要拼死保護的人!”

話音剛落,夜殤便登時緊緊的盯着逍遙王,臉色頓時變得血色全無。

逍遙王到底要說些什麼?

他到底知道了什麼?

逍遙王龍廷軒深邃的眼眸中閃過星星點點的笑意,他逼近夜殤,嘴角勾起一個彎彎的弧度,壓低嗓音說道:“本王不經意間,查到了一個消息,原來哥特王的病,真的有文章!”

“什麼?”

夜殤藍眸閃爍着,龍廷軒從他的瞳孔裏,看出了一絲急切和激動。

他嘴角的笑意更甚,淡淡道:“哥特身上中了慢性毒物。而毒齡竟然已經達到了十五年之久!他的病發不是偶然,而是必然!這是一場不見的硝煙的政治陰謀!”

“這不可能!”夜殤斷然否認。

龍廷軒完全能夠理解夜殤的想法。 天降醫妃,王爺靠邊站 皇宮貴族,吃穿用度,極致講究。吃食更是細緻,從採買到烹煮,一道道檢驗和試食,再送到君主用膳的餐桌上,想要在食物中長年累月的下毒而不被察覺,簡直難比登天,難怪夜殤會不相信,就是逍遙王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怔忪了半晌。

“如何不可能?”龍廷軒看着夜殤,笑意漸漸變得有些詭異:“聽聞哥特王特別喜歡吃鮭魚,還專門請了巧匠引活泉之水飼養,而當初推薦飼養鮭魚的漁夫來自哥洛的王府。”

夜殤頓了頓,幽冷的藍眸眯了起來。十幾年前,他不過是個四五歲的孩子,箇中經過如何,他不可能知道,但王宮的等級森嚴,用人也是極講究的,就算那個漁夫來自哥洛的王府,又能如何?飼養出來的鮭魚在送到君主的餐桌前,一定是經過試毒和試食的。若是有攜帶毒物,一定能驗得出來!

逍遙王見夜殤明顯不相信的表情,便續道:“十幾年來,飼養鮭魚的飼料和水草,你們查過麼?鮭魚肉所攜帶的微量毒素平素用銀針,是無法驗出來。就算有專門試食的宮人,也不能說明什麼,試食一般不會固定一個人,吃的量,也是極少的。所以,那微量的毒素,對他們不會構成多大傷害,但哥特既然喜歡,自然是長年累月的食用,體內的毒素,也將不斷累積,這就是哥洛的聰明之處!本王還真是有些佩服他的耐心,用長達十五年的時間,去摧毀一個人,這份耐力,委實讓人欽佩啊!”

夜殤見逍遙王說得如此篤定,態度也微微有些動搖,忙問道:“這些,你是如何查到的?”

“本王一早就跟你說過,稍安勿躁!可偏偏你……是個耐不住寂寞的人!”龍廷軒揚起一抹邪肆的笑,“須知道,有時候衝動並不能解決問題,還可能造成更大的問題……比如說葉辰!”

“你將小辰怎麼樣了?”夜殤陡然睜大眼睛,身上冷氣逼人的氣息勇氣,殺意已然鋪天蓋地。

逍遙王身邊的突然出現了一個黑影,就像鬼魅一般,從天而降擋在他身前,閃着寒芒的長劍已經出鞘。夜殤認得此人,刺殺哥洛的那天,就是他拿下了葉辰,夜殤他纔不得不放棄抵抗,乖乖束手就擒的。

龍廷軒揚起骨節修長的大手,鷹首頷首,恭敬地退到一旁。

“本王沒有將葉辰怎麼樣,哦,不對,應該說本王沒有將朵莎公主怎麼樣!”龍廷軒閃着黑眸笑道。

夜殤身上的殺氣漸漸斂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無以復加的驚愕。

不可能,他怎麼會知道小辰的真實身份?

朵莎是國王哥特和一個民間的女子所生,當年哥特出巡,邂逅了朵莎的母親葉舒。葉舒是胤朝人,從小跟着雙親在樓月國做買賣,胤朝商人在樓月國的地位,比一般的農戶還要低賤,屬於賤籍。 夜獸 樓月國的祖先在建國之初就有明文規定,王族不得與賤籍聯姻,是而,哥特王與葉舒的一段情,註定無果。

葉辰的身世,說起來,有些可憐。明明是個金枝玉葉的公主,卻因爲母親的身份,得不到承認。葉舒不想女兒跟着她一起受苦,在葉辰三歲的時候,用大筆的錢財疏通,送了一封信進入王宮,將葉辰的身世告訴了哥特。哥特不忍自己的骨肉遺落在外,便下旨封了葉辰爲樓月國的朵莎公主,並挑選了良辰吉日準備迎接朵莎公主進王宮,可就在進宮的前夕,一場大火吞噬了葉舒的家。夜殤只記得葉辰是師父帶回來的,而師父是唯一一個知道事情真相的人。

逍遙王到底是從何人口中知道了葉辰的真實身份的?

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哥特病重,王子意外身亡,葉辰是唯一身上帶有哥特血統的公主,所以,你想做的,本王都知道,只是你太過欠缺考慮,殺了一個哥洛,他麾下的勢力依然還在,還會有另外一個哥洛出現,你要憑一股蠻力將之一一殲滅麼?這可能麼?”龍廷軒含着清淺的笑意看着夜殤笑道。

夜殤沉默了,他心中所想的,逍遙王都知道。

難道自己真的只能依附他麼?

他信得過麼?

他真的可以幫小辰拿回屬於她的一切麼?

這其中需要交換的代價,又是什麼?

氣氛凝滯了,暗室內的衆人,彷彿停止了呼吸一般,陷入了冗長的沉寂。

逍遙王黑眸幽幽流轉着,看着一臉頹敗的夜殤,眼中有着勝利的笑意。

他的目的已經達到。

龍廷軒從袖袋中拿出一個疊成方勝的物事,拋到夜殤懷裏,淡淡笑道:“若你信得過本王,就按照本王的步驟來……”

夜殤擡頭,看着笑意吟吟的龍廷軒,啞聲問道:“交換的條件是什麼?”

“做本王的人,做本王示下的事!”龍廷軒凝眸望着他,邪邪笑道。

夜殤將方勝拿在手裏,緊緊的捏着,修長的大手骨節微微泛白。

龍廷軒瞥了他一眼,轉身,從容地走出暗室,臨出門口之前,他停下,沒有回頭,只是語氣有些輕描淡寫:“你自由了,朵莎公主,本王會替你好好照顧着,不必擔心!本王等待你的好消息!”

ps:

推薦一本書

簡介:皇家棄婦的米蟲人生!

шωш★ TTKдN★ CΟ (ps:第一更先到,晚上八點有二更,不見不散!)

熹微的晨光越來越來亮,龍廷軒負手而立,站在王府的角樓上,望着漸漸東昇的旭日跳出地平線。

他的眸子微暗,側臉的輪廓美好如畫,微揚的嘴角依稀可見細白的牙齒,笑意透着風輕雲淡。

須臾間,朗日破空而出,灼白的光線似要鋪滿世間的每一個角落。他微眯起深湛的眸子,轉身,施施然走下角樓。

在迴廊的轉角處,龍廷軒看到了躬身捧着托盤的阿桑。

棕色的描金鏤空托盤上,層層疊放着堆積如小山的白色卷軸,每一個卷軸的一角,都垂有一條白色的絲線,細線的末端,繫着彩色的絹紙,上面清一色寫着工整的小楷。

彩色的絹紙此刻在清風的送拂下,猶如展翅的彩蝶,蹁躚起舞。

阿桑狹長的眸子一亮,臉上堆着恭敬的笑意,迎上前去,“少主,老奴等了您半晌了!”

龍廷軒恍如未見一般,徑直從阿桑面前走過,面無表情的往書房內行去。

阿桑心下有些焦急,這些天少主對他的態度,可是冰冷到了極點,昨天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間諜一樣,有種凌遲的味道,今天倒是不見凌厲的目光,只是將他當成透明人了。

這對阿桑來說,無疑比凌遲更加可怖。

他這貼身伺候的奴才,當得容易麼?

一點也不容易呀……

天可憐見。在生活上,他阿桑就像個任勞任怨老媽子似的,盡心盡力地伺候吃、伺候喝,細心照料着。在公事上,他的辦事能力也並不含糊,少主吩咐的事情,他哪件沒有辦成過?

他阿桑,可以說對少主,那是掏心掏肺的忠誠。其心日月可鑑呀!

少主總不能因爲選妃這個事情,就一腳踹了自己吧?

這差事可不是自己巴巴趕着領來的,他不過是一介卑微的奴才,容妃娘娘有吩咐,他莫敢不從呀!

阿桑在心中悲泣了一番之後,苦着臉。疾走着跟了上去。

龍廷軒進了書房之後,將腰間的白璧玲瓏玉帶扯了下來,隨手丟在玉屏上。他在矮几後跽坐下來,兀自倒了一杯茶,送到嘴邊淺淺抿了一口。

阿桑躬身走了進來,壯着膽子。一副不怕死的模樣,將托盤高舉過首。在竹蓆上跪下,說道:“少主,容妃娘娘一早就讓宮人遞了話過來,說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少主您,選上一個!”

龍廷軒擡頭,一雙清澈如洗的黑眸中。彷彿有醞釀待發的火焰在蔓延着,他脣角微揚。如魅的聲音中帶着淡淡的笑意:“母妃竟比本王這個當事人還着急……”

阿桑垂着頭,不敢迎上那雙冥黑的眸子。空氣中無形的威壓讓他的額頭佈滿汗珠,蜿蜒順着白皙的臉龐輪廓緩緩滑下,澀癢難耐。

龍廷軒看着阿桑靜默跪着,汗流浹背的模樣,忽然間覺得心頭暢快。

這些天朝堂上一大堆事情壓着他,父皇要他暗中調查韃靼送出的那封密信與折衝都尉相關聯的內閣大臣。爲了成功收服夜殤,他耗費了大量的心力人力深入樓月國去調查葉辰的身世背景,一連串的事情壓在他的肩上,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阿桑這廝明明知道,還要在這當口給他這碼子惱人的事情添堵,簡直就是混賬!

龍廷軒所堅守的信條一直都不曾改變,別人讓他不爽,那他就要讓別人更加不痛快!

他淺嘗了幾口茶之後,索性慵懶的躺倒在軟榻上,閉目養起神來。

少主沒有喊起身,阿桑不敢自作主張的起來,就這樣,一直舉着托盤,跪在竹蓆上等待着。

他心下焦急,腦門上的汗珠更甚,伸長脖子,探着腦袋看着軟榻上一動不動,似陷入沉睡的少主,如此反覆幾次之後,阿桑終於泄氣。

少主一定是故意的。

就等着自己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求饒呢……

約莫半柱香後。

“少主……老奴知道錯了!”阿桑啞聲說道。

“嗯!”龍廷軒依然閉着眼睛,吐出一句帶着濃濃鼻音的話:“錯在哪兒?本王怎麼不知道啊!”

阿桑一頭黑線,錯在哪兒,他自己還真是不知道呢。

容妃娘娘的話,他敢說有錯麼?

少主的話,他敢說有錯麼?

別說在皇家,就是在普通的官宦權貴之家,主子的話,永遠是對的,有錯的,都是奴才。

“老奴爲了完成容妃娘娘交給老奴的任務,讓少主您不痛快了,您不痛快,便是老奴的錯,是而老奴決定了,就算容妃娘娘要將老奴凌遲處死,老奴也欣然赴死,決不能讓少主您再添堵……只是……”阿桑頓了頓,吸起了鼻子。

龍廷軒微微笑了,眯着眼睛續問道:“只是什麼?”

“只是,老奴捨不得少主呀,老奴要是死了,誰還能像老奴這般,將少主伺候得這麼好的?”阿桑哽咽道。

龍廷軒哈哈笑了起來,側着身子,睜開迷魅而深邃的眸子,盯着阿桑一臉狼狽的苦瓜臉笑道:“你這狗奴才,自視甚高啊?敢情本王沒了你,還活不自在了?”

“老奴不敢如此想,少主明鑑!”阿桑忙垂眸辯解道。

龍廷軒笑意不減,凝着阿桑說道:“本王看,你敢得很,哈哈……”

阿桑跟在龍廷軒身邊已久,自然能從他的笑意中分辨出少主此刻的情緒如何,在他一番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賣力演出後,少主胸中的鬱結之氣。顯然已經消了大半。

如此甚好啊!

再加把勁兒吧!

“少主,老奴這就進宮向容妃娘娘領罰去,這一去,老奴已然做好了與少主永訣的準備!”阿桑將托盤放下,擡肘抹了一把額角的汗,吸了吸氣,俯首施了一個大禮,一個悶悶的聲音從地面響起:“老奴這就向少主拜別了!”

龍廷軒冷冷笑着,看着阿桑將一套讓人忍俊不禁的戲碼演完。才幽幽的起身,斂衽跽坐好。

看了場水平極爛的戲,勉強暢快了一些。

“行了,收起你那套噁心人的說辭!”他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子,黑眸凝着阿桑道:“既然母妃如此關心本王,本王若是連看都不看一眼。難免讓她失了臉面,這種讓人失臉面的事情,本王輕易不做!”

阿桑眸子閃動,忙附和道:“是!少主英明!老奴這就打開,讓您好好瞧瞧……”

龍廷軒冷哼一聲,又抄起矮几上的茶杯。送到嘴邊喝了一口,眯着眸子看着案几下。一幅幅畫得國色天香一般的美人圖。

“少主,這位是周相國的千金,周娘子,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相貌傾城,芳齡十六,是帝都的四大才女之一!”阿桑依次拿着打開的卷軸介紹着畫中人的身份。言語之中不吝讚美,說辭一套一套的。聽得龍廷軒微微咋舌。

“……這位是吏部尚書劉大人的千金,擅長各種歌舞,身姿如風擺柳,氣度不凡,今年纔剛剛及笄!”

“……這位是戶部侍郎張大人的妹妹,芳齡十七,是帝都名門大族圈裏,閨閣娘子們的典範,出了名的賢良……”

龍廷軒看着阿桑猶如金牌冰人一般,喋喋不休的介紹着,忽然覺得這廝入宮爲內監,簡直就是一個失誤,官媒衙門白白損失了一名人才呀,這一年下來,得少拉了多少紅線呢?

阿桑說得是口乾舌燥,終於將最後一張畫中的女子介紹完了,停下來一看,少主不知何時,又眯起了眼睛,躺下了。

阿桑有再次暴汗的衝動。

少主,剛剛看了沒?

“說完了?”龍廷軒懶懶問道。

“額,老奴唸完了……”阿桑啞聲應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