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江元峰的電話,原本還算有些交情的魏建國卻突然變得誠惶誠恐起來。

之前故意在國安面前顯露法術,收取了那一座寶塔,為的就是震懾某些心懷不軌的政府高層。江元峰卻不知,他這一番施為。效果比他設想中還要巨大!

那對普通人來說,不拆開來用其他方法,就是百十人合力也抬不動半點的巨大寶塔,竟然一瞬間就被收入那道袖袍中,這對國安特勤組地主事人員造成了極大的震驚。

以前他們雖也接觸過不少的修道人,但多隻見過他們演示一些火符、冰咒之流的小法術,或是劍術武功之類,與國外那些特異功能人士和國內的古武高手也無甚區別。他們卻不知。能到世俗政府中任職的,除了受各大門派任命的低代弟子,便只有那些僅會一兩手道法的末流散修,又哪有什麼法力去施展大型法術。

而現今修道界傳承並不完整,江元峰這一手袖裡乾坤之術,就是遍尋各派藏經閣,能不能找到還兩說。況且各派弟子都有師門之命。不得將修道界地情況私自透露給世俗中人,國安他們又根本見不到修道界中那些有數高人出手!故此,長久以來,政府高層對修道界不免就有了幾分輕視,認為他們只不過是一群另類的特異功能人士罷了!

長此以往,在對待修道人的問題上,政府方面也就漸漸放高了姿態。不免惹得各門派心生不滿。

如今看到江元峰如仙人般神威的那一幕。把他們心裡那長久以來的高傲打破,真正認識到了修道界的實力與地位。

當然。他們也不曾曉得,現今修道界中能有江元峰這般神通法力的,幾隻手就能數地過來!他們還不知道自己所見的可是修道界最尖端的力量,心下還以為那些修士真如傳說中一般,都具備翻江倒海,移山轉岳之能!

這一幕被國安特勤組的衛星監視器錄下之後,在華夏高層引起了一陣看不見的颱風,原來傳說中的神仙之流是真的存在!一時間,眾人地心思都活絡了起來。

長生不老,一直是人們活在世上最終極地追求,歷代帝王莫不嚮往甚深。現在神仙般的人物不在避世修行,就這麼突然地出現在他們面前,就是再正直的人,心裡也忍不住生出幾分渴望來!

9?9?9???O?M,sj.9?9?9???o?m,。9?9?9???o?m ?「這次承蒙先生之助,所有新部隊的成員竟然短時間都達到了D級的實力,建國還沒有來得及去感謝江先生,您就打來了!有什麼事先生但請吩咐,我特勤組上下定然全力以赴!」發生了琉璃塔那件事情之後,魏建國的態度便越發的謙遜。

江元峰對此心知肚明,只把事情跟對方一說。「魏主任客氣了,這次不過小事一件,是想請你幫我查查最近兩個出現在北都的泰國人下落,他們都是南洋來的邪修。」

「哦?這兩天都在忙著基地的事情,還沒來得及回組裡。我現在馬上就吩咐屬下調來近期入境的泰羅國人資料,請江先生稍待五分鐘!」

不過三分鐘,幾十分資料就傳真到了聚寶的店鋪里。

江元峰拿過幾十分資料,對魏建國的版式效率十分滿意,然後把資料遞給舅舅讓他來認人。結果不出意料,裡面沒有哪個人的樣子與那兩個泰羅國騙子相像。

「看來那兩個傢伙還懂得用幻術隱藏身份,不過他們以為這樣我就找不到了嗎?」冷笑一聲,江元峰吩咐舅舅林朝陽今晚不要出門,就在家裡等候他的消息。

然後,他自己便趁著夜色,朝著資料上的住址一一找去。想必在他強大的神識與上清法眼之下,那兩個泰羅國邪修再難掩藏住他們的身份!

差不多跑了半個北都城,每到一處地方,江元峰用他那神念掃過,沒有發現便繼續朝下一處地方趕去。就這樣,夜裡十一點的時候,才在一家西城區的賓館里發現了一些痕迹。

這是一家中檔賓館,服務不錯。價位低廉,所以客源也比一般賓館繁多,而且住進來的客人多是來自外地的遊客,最適合掩藏身份不過了。

江元峰的神念在其中一間客房中感應到了些許陰邪的氣息,神識探入地時候,卻只發現兩件品階低下的邪道法器,房間裡面空無一人。

發現目標住的地方,在這裡等候定然能將他們抓到。不過江元峰哪有心思等在這裡守株待兔?於是他也不顧會招惹到其他修士的可能,開始以賓館位中心。在附近展開大範圍的神念搜索。

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不過幾分鐘過去。江元峰就在附近一條街區地酒吧里找到了兩個陰冷地修士氣息。

這是一家開了十幾年地老式酒吧。重新裝修之後雖然仍是以經營酒類為主。但也不免俗地設了個舞池供客人娛樂。

隻身來到那酒吧中。點了杯清水地江元峰穿越人群,朝著那兩個目標地位置走去。

兩個皮膚比周圍人略顯黃黑地三十許男子。身材也比周圍華夏人矮上一頭。一看就知是來自南洋一帶地幾個國家。不知有人已經盯上了他們,那兩個傢伙正毫無知覺地隨著幾個舞姿開放地少女。在酒吧附帶地小型舞池中擺動著身體。

走到舞池中地江元峰。輕輕對那兩個南洋人說道:

「你們兩個。該上路了!」

音樂的聲音較大,周圍人也沒聽到江元峰說的是什麼。只見來者說了一句之後,那兩位先是一愣。然後就乖乖隨著來人走出了酒吧。

這次江元峰用的招數是千年前有名的邪派迷神禁術。顛倒迷仙**。練到深處,可以不知不覺的讓人按照施法者的意願行事,實在是出門行走的不二方便法門!

當然江元峰對這秘法地掌握,還不如牽魂術、盪魂訣這兩種道家降魔秘法,和因意入竅**法咒這天魔教秘傳地迷神法術這三種禁法來的熟練。他現在只能在不經意間對目標施法,才能夠使其中招。

「你叫什麼名字?」

在賓館外面公園中一處無人的綠林中。江元峰接著以迷神之法盤問這兩個南洋人的來歷。由於不知道他們是否聽得懂華夏語,所以江元峰的所有指令都是以神念直接傳遞到對方的大腦意識中。

「倉差哪!」就聽其中一個南洋人略顯遲鈍地回答。「你來華夏的目的是什麼?」

「錢,好多錢,……,美女,我要……」說著,這倉差哪還做了幾個不堪入目的動作。

「把褲子穿上!」江元峰噁心之餘,還要繼續問道:「你家裡都有什麼人?有幾個懂得修行?」

「叔叔!大上師,叔叔!」

看來這傢伙還有個叔叔。在南洋邪修中的地位不低!江元峰心裡如是想道。不過再厲害的降頭師也不可能害到修為比他高深很多的人。不然那些都以數倍威力來計的邪術反噬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這次你騙來地錢呢?」江元峰還沒有忘記要把舅舅地損失找回來。

「都在這這個賬戶里!」略顯獃滯的倉差哪從身上拿出了一張金卡。

江元峰伸手接過,然後問出了帳戶地密碼等安全手續。方便他把裡面的金額轉出。

接下來他又盤問了另一個傢伙,原來這傢伙卻是一個嘍級的跟班,奉那位「叔叔」的命令來負責保護這倉差哪的安全。

兩個傢伙都審問完了,但江元峰覺得就這麼放他們回去,豈不是有些台便宜了!於是他雙眼放出迷離的藍光,對著而人沉聲說道:

「你們現在就到機場,坐飛機趕回泰羅!千萬記住,回到家裡之後,就自己用刀刺進這裡吧!」江元峰用手指著兩人的下腹丹田,為他們確定位置。

雖然南洋的大部分邪修都不修道家真元,但若是被刺破了丹田氣**,即便救回,卻也是會元氣大傷,邪法終身不得再進!

說完,江元峰一閃身離開了這裡,到了遠處以神念察看。果見這兩個泰羅國人清醒之後就跟沒事人一樣。馬上便回到賓館房間收拾東西,朝著最近的機場而去。

解決完了兩個南洋來的傢伙,江元峰將從倉差哪身上得來的外國賬戶上所有餘額都轉入自己的名下,沒想到摺合成華夏幣竟然有差不多上億的金額,看來這倉差哪還不是一般地有錢呢!

不過金錢對現在的江元峰來說,就只是一堆數字而已,想來這裡大多都是不義之財,如此就都便宜他那舅舅了!

回到聚寶店鋪中,江元峰將這筆不義之財全部交給了舅舅林朝陽。趁此機會。他還悄悄把聚寶上下都設下了辟邪法咒,在舅舅的卧室也擺上一座小聚元陣,如此一來,大概沒有哪個妖人邪物敢在這裡害人了。而小舅舅的身體也會隨著元氣的滋潤越來越健康強壯,為以後的修行之路打下了一點根基。

第二天。剛剛與小舅舅一起吃了早餐,國安特勤組的負責人魏建國就親自找上門來。

問了下昨天那南洋邪修的事情之後,魏建國便開始轉移話題。

「江先生,有件事情建國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難得見這傢伙也有似小姑娘般扭捏的時候,江元峰微微笑道:

「哦,什麼事會讓我們魏主任為難,說來聽聽!」

「對付教廷那套法器威力不凡,確實是我們最缺乏地防禦之力,有了它,主席與諸位首長的安全就都能夠有了保證……」

「我知道了!」江元峰打斷了魏建國接下去想要說的話。說來說去。不就是政府他們看上了他那四相混元盾的威力。想要據為己有嘛!

關於這件法器的歸屬,江元峰那裡一直沒有消息,讓國安方面也一直有些惴惴不安。實則江元峰過了這麼久時間也沒有去找國安取回,就間接地表明了他在這件事上的態度!

不過魏建國認為還是應該對江元峰表示尊敬,禮貌的親自前去詢問一下為好,不然等日後這法器的主人不高興了。想把它們取回,那他們豈不是後悔莫及了!

實際對於那套四相混元盾,江元峰從一開始就沒想要取走的意思,而是準備要把它留給國安他們。

一來,這套法器乃是防禦之類,沒有什麼攻擊力,把這法器贈與國安,大部分原因是為了顯示自己的愛國之心。雖然已經踏入了修行界,成為凡人眼中神仙般的人物。但到底還是華夏之人。民族的威嚴決不允許他人侵犯。為國家民族做些貢獻是應該的,也是功德一件。當然。江元峰希望它們的作用,都是用在了保護華夏一國政要上面。

二來,也是要向國安他們顯示一番修行者地實力,隨後自然就會傳達到一些頗有野心地政府高層耳中。就是要讓他們明白,所謂修道界的事情,並不是他們這種世俗機構可以攝入,更遑論還異想天開的想要左右各門派勢力?

如此一來,也使那些人驚懼之下,或許能安分一點。免得一向覬視修行界力量的他們,妄圖對其操控,最終引出大禍,導致世俗政府與修行界的全面衝突。

經過與鍾無期幾位修道界中堅人物的接觸,多多少少知道了一點這其中內幕。所以這法器江元峰是準備送給國安了。但如果某些人自以為憑藉這套法器,就能與修道界抗衡,那就大錯特錯了。只要江元峰一出手,這法器立馬就會失去作用。

沒辦法誰讓這套東西是他煉製地呢?不做一點手腳,他也不放心不是!

聽到江元峰同意將那法器交給國安,魏建國立刻是喜上眉梢。因為那套四相混元盾對他們來說,不但對操縱法器之人的修為要求甚低,而且威力還極大,比修道界其他那些動不動就要求修為在先天以上,甚至要結丹、金丹期才能發揮出全部威力的強**器來說,實在是逆天級的裝備了!

而且江元峰隨後連之前答應給他的丹藥,也一同拿出來了!之所以這麼大方,便是這些就權當得到了多寶琉璃塔與地脈龍珠,他私人給國安的報酬了!

魏建國大喜之下,立刻就說要為江元峰送來一批煉器材料,作為煉製那套四相混元盾之前說好了的補償。

從對方拿樣子,江元峰看出來這些丹藥、法器對國安來說是至關重要,非到手不可。又聽魏建國說政府高層幾位老領導,包括主席他老人家都對這套法器的威力十分滿意!

江元峰也是看明了這一點,與其鬧得雙方都不愉快,不如就順水推舟,交由魏建國他們處理。這樣既對的起國家,又送了魏建國一個人情,該得地好處自己也一樣不少,而且又是為國家辦事,佔據民族大義,何樂而不為呢!

見江元峰一高興送出這許多東西,魏建國也是心中暗道僥倖!

對於江元峰這位修道高人地性子,最為第一個與他聯繫的政府官員,魏建國可是了解甚深。其雖不是那種冷酷自私、殺伐果斷之人,但若是犯到他頭上,卻也是下手毫不容情,而且力求斬草除根,不留後患。如自己這般在利益上多佔些便宜倒是無傷大雅,不過一旦如果危及到了他地家人,那就真是無可饒恕了!

好在之前政局那邊擬了「招降」計劃,卻沒有正式行動,不然給這位結丹期高手惹起火來,到中原海大鬧一場,政府這邊還真沒有高人可以阻止的了。那位政治局副主席收買的薩滿教主,雖然也是結丹期,但本來就是見不得光的暗手,而且據說之前就被這江元峰一招打成重傷,到現在還在休養,指望他還不如不指望政府手中的軍隊!最後事情還指不定發展成什麼樣子呢!

魏建國光是想想,冷汗就刷的順著額頭淌了下來,心裡后怕不矣!一位足有A+級的結丹高手,雖然不一定能夠與政府正面對抗,但如果他一直在暗中破壞的話,政府方面還真沒有辦法阻止。這種危險人物最好的辦法就是與之結交,而不是成為仇人,不然即使是成功解決了麻煩,付出的代價恐怕要遠遠超出你所得到的!

至於指望各派那些的結丹高手出手和解,那就更是不可能的事了。一向與政府不太對付的他們,看熱鬧還看不過來呢!

與之相比這位新進的江真人倒是好說話了很多,可能是接受當代教育的年輕人的緣故,對政府也沒有那些老古董那般過多的排斥,與他打交道,多數時候還能得到些成果。上面交待的任務自己也大部分都能完成。

魏建國現在想來,這江元峰還真是自己的貴人福星呢!

9?9?9???O?M,sj.9?9?9???o?m,。9?9?9???o?m ?在小舅舅店中住了三天,又到北都的一座軍區大院中陪伴外公一家度過了兩個夜晚。我看算算時間,之前暫停的華夏十大高手之會,在鍾無期他們回去之後就繼續展開,現在估計已經到了最精彩的關鍵時候了。

所以江元峰在耽擱了這許久之後,告別北都的親人再次返回了正自熱鬧的上津。

接受了眾多嚮往十大高手位置的修士挑戰之後,便是最後戰勝的十位高手之間爭奪十大高手排名的戰鬥。其實對於十位高手來說,排不排名之類的他們不會去在乎,真正想要的只不過是這場和同階高手互相切磋的機會。

而除了那些挑戰者,其他大部分修士都是為了來看這一場精彩至極的戰鬥而來的。畢竟以他們的身份,平時哪有這個機會能夠親眼見到十大高手的風姿,更不要說這最後幾場大戰,各方宗師級高手都會前來觀戰!

江元峰現在看來,這倒是一個很好的增長見識的機會,可惜他那幾個弟子都到了修鍊的關鍵時候,正在努力的衝擊下一境界,所以這次上津之行開始就並沒有帶他們前來。

那當初僥倖沒有被各派修士剿滅的薩滿教餘孽譚拜,在之前那個時候北上,說不定也是奔著這十大高手的擂台而來。如果能夠再次遇到,定然是要立馬將其斬於劍下,江元峰可不顧及什麼政府方面的高官,既然敢收買修道界人人喊打薩滿教餘孽,沒去找他的麻煩就已經應該去偷笑了!

這次的十大高手挑戰,如同十年前一般,仍舊沒有人被挑戰者擊敗。當然這並不是說他們十個就是如今華夏實力最強大的修道高手了。而是達到結丹期地修士原本就少。實力能與被各派推舉出來的十人抗衡的幾位,估計都是三大仙宗里的人物,以其避世封山的做法,也不可能拋頭露面的與人在台上比斗。

二者,那些個超越了結丹期的老傢伙們,一個個都是真正的苦修之士,為更進一步突破化神期的關卡,大都在閉關熬練真元,還哪有時間興趣與這些低了自己兩三代的晚輩切磋?

當江元峰趕到會場擂台地時候,發現他已經錯過了兩場精彩的戰鬥了。第一場是幻月仙子水冷雲與羅剎女玉嬌妍二女相爭。另一場則是鐵冠道人與鍾無期兩個老對頭的交手。據說前面這兩場戰鬥打的十分激烈,尤其是玉嬌妍同水冷雲二女,作為十大高手中唯一兩名女子,而且同樣是艷明遠播。轉載自我最是受各派門下那些年輕男修士們地追捧,一場花枝招展的大戰下來,看到他們是熱血***,大呼過癮!

好在這兩對的戰鬥之前江元峰也都看過了。\\這才損失不大,接下來的一場就是樓觀派掌教黃葉散人,與武當派掌劍護法張承乾兩位地對決。

江元峰對張承乾可以說是比較熟悉了,而對黃葉散人這各派掌教和十大高手中露面最少的樓觀派掌教,他可是有著很大的興趣。

樓觀派。傳說為周代函谷關令尹喜結草為樓、觀星望氣之地。故名樓觀。后隱於煙廬山。樓觀道士固然也重服餌、鍊氣及劾召鬼神之本。但他們素重太清道祖。宣傳太清之道。其道法又受南方上清、靈寶派影響。雜采眾家之長。對誦經思神、行氣咽液、煉丹服餌、符齋醮等方術皆兼而行之。該派還力主老子化胡之說。千年前常與未衰落地佛教發生論爭。善「鍊氣隱形之法」、「水石還丹術」、「六甲符」及采服日月黃華法。至元代融合了部分全真派法門。後人多將他們歸於全真派。實則並非如此。

該派按道統傳承來說。應該算是正統道家法修鍊氣士。但後來因為某些變故。卻又開始提倡全真內丹宗武修地思想。著重於體術肉身地修練。所以他們門下地弟子一般都是法武雙修。很難應付。

江元峰修練地雖然是正統法修鍊氣士地法門。但從小練武養成地某些思想和習慣總是難以免除。前幾次與人動手時。第一個念頭不是用什麼法術。而是想要拳腳上去招呼。對於武法雙修。他一直很感興趣。並且自行嘗試著去做。不過想要真正做到武法雙修卻不容易。即使江元峰有著十幾年地武功根底。他也只能在二者中著重選擇其一為主!

所以對於修道界公認地能夠做到法武雙修地門派之掌教。他很有想要結識一番地興趣。

就在黃葉散人與張承乾已經上場互相見禮。準備開始動手地時候。突然生出了一場令人驚訝地變故。

「哈哈哈哈……」

隨著一陣狂笑。一個身形高壯,面如怒獅,茂須長髯,鬚髮皆泛赤紅色的老者降落擂台中央!

只見赤須老者開口喝道:「小輩們,崇山派的那個會陣法的小子在哪裡?老夫要找他做事!」

看到老者現身,台上地位最尊,資格最老的幾個大派掌教也隨之突然臉色大變。

「赤髯老魔?」

「不可能,怎麼會是他?」

身為一派掌教,竟然會當眾驚叫起來,可見這人的出現對他們的震驚有多大!

是赤髯老魔,他不是早死了嗎?

聽聞台上的宗師前輩叫出了那個名字,台底下眾修士有一半都嘩然!

天魔教長老赤髯老魔,是現任天魔教教主申成道的師叔,當年已經是金丹境界地魔教高手。據說在百年前地那場波及全世界的修行者大戰中,殺死敵人後這老魔自己也身受重傷,不久便於天魔教禁地坐化了。可現在竟然又重新出現在了人們眼前,難道當年是魔教為了隱藏實力才故意宣傳赤髯老魔地死訊,其實這老魔根本就已經傷好痊癒了?

不過這事情想來也有些合理,正道背後都有三大仙宗金丹期高手坐鎮。難道他魔教就不能隱藏幾個同階的人物嗎?

這老魔性格孤僻乖戾,做事不安常理,生平雖未有什麼大惡,但仗勢欺人、霸佔人家法器秘笈的事情可沒少去做。尤其這赤髯老魔金丹期的修為,一身魔功還十分強橫紮實,即便在那金丹期高手在世地還不少,甚至元嬰實力的至尊也還存在的當年來說,也是正邪兩道都極為頭疼的人物。

修道界幾乎有近半的修士曾經聽說過這個人物,畢竟參加過百年前大戰的高手都是修道界比較出彩的前輩榜樣。

見無人搭話,那赤髯老魔又再喊了一遍道:

「崇山派的小子快快出來。不然老子現在就去一把火燒了你們崇山派大殿!」

他一人的聲音已經壓下了全場的修士,不過仍是沒有人回答。台上幾位與這老魔打過照面地年長修士面面相覷,最後由天魔教教主申成道站出來說話。「十年未見,師叔您老人家已經出關了嗎?」面對赤髯老魔。一向給人印象陰沉的天魔教教主申成道也不由神態少有的恭敬。

「呵呵,教主師侄你也在啊!你們忙你們的,我老赤是來這裡找人地!」見到自己一派的教主,赤髯老魔仍是那麼大咧咧的。

台上以峨嵋掌教凌雲子和龍虎山道心**師兩人資歷最老。還能夠在這老魔面前說上句話。在問明了身後陪侍的弟子之後,峨嵋凌雲子上前一步道:

「赤髯前輩,您要找地那位崇山派的陣法大師陳庚道友已經擇地閉關半月之久了,至於具體在哪裡苦修,就非我等所知了!」

「什麼?他***,那小子沒事幹什麼跑去閉關,老子閉關幾十年都閉得要吐了!怎麼還有傻子這麼積極的願意去閉關?」赤髯老魔氣的鬚髮皆張,不過說出的話就顯的不是那麼正經了!

崇山派,就是之前提到的那一位精通陣法的散修所創建地門派。這位名叫陳庚的修士本身原是一名在鄉下給人蓋房子的匠人。身兼瓦匠、木匠、泥水匠,手藝甚是不凡。也是他前世修來的福氣,在給一位鄉下財主修繕祖墳的時候,由一旁野地中取土燒磚竟然也能機緣巧合之下挖出一處古墓來。在墓室中這陳庚發現了記載著數百年前一個中等門派的修鍊道法,其中包含了大量地基礎布陣法門。該門派就是名為崇山派,當年以陣法在修道界中微有薄名。憑藉這些。陳庚潛心專研數十個年頭,最終才成為了一名精通陣法的散修。

不過因為他在一睹江元峰清夜山莊洞府上下許多精巧布置的古陣法禁制之後,受了很大的刺激。從此便聲稱再也不班門弄斧,過一段時間就準備閉關去潛心鑽研上古陣法,以求在陣法的修為上更進一步。

這消息不久前也算是造成的不小的轟動,在座的大多數修士都知道。算是為江元峰的光彩中又添了一筆。

天魔教教主申成道雖然不知自己這位瘋瘋癲癲地師叔找那位精通陣法地散修做什麼,不過最近正道一方出了江元峰這麼一位風雲人物,大漲了他們的氣勢。於是這位天魔教主腦筋一轉,對那赤髯老魔道:「師叔要找那散修陳庚本座不知道在哪裡。不過在場可是還有一位精通陣法地高人。那陳庚就是因為這位陣法高手而宣稱暫時不再為人布陣,覓地潛修閉關的!」聽聞天魔教主的話。台上正道的幾位宗師臉色就是一變。其中以龍門派掌教真人安陽子面色最苦。

「哦,是誰,快告訴我!」赤髯老魔聽了一喜,趕忙追問。

龍門派掌教安陽子見狀忙清咳一聲,正色道:「申教主何出此言?莫非想要禍水東引不成?」

這卷第一回,引出主角的弱勢,與其變強的劇情

9?9?9???O?M,sj.9?9?9???o?m,。9?9?9???o?m ?「安陽子道兄多慮了,本座也只是就事論事罷了!」

天魔教教主申成道心中一陣自得,能把那位正道新貴牽扯上,不過結果如何,總之對他魔教一方也是有利。!

「況且本座師叔雖然人老糊塗,但也不至於有害人之心,只是單純的找這位江道友幫個忙而已,各位如此擔心是不是有些多餘了!」

幾位掌教心裡暗罵,他天魔教的人本來就做事沒有分寸,而現在正道幾位金丹至尊都不出世久已,無人能制的了他,這原本瘋瘋癲癲的赤髯老魔就更是行事無忌,做出什麼事情都不能以常理計。他們能不為江元峰擔心嗎?這可是正道百年來,好不容易才出的一個絕頂天才,才幾年工夫就已經修到結丹期境界,這樣發展下來就是金丹期也有望啊!

「江長老可是我道門正統上清仙宗門下,赤髯子前輩要請他做何事情,還是當面說出為好,免得上清派的前輩們不悅!」一直不動聲色的龍虎山道心**師開口說道。

「少拿上清派那幾個老東西來壓我,姓江的小子,趕快出來,讓老夫我來掂量掂量你!」赤髯老魔朝台上台下四顧喊道。

台上幾位一派之主正待分說幾句,在一旁看了許久的江元峰便自行站出來施禮道:「幾位掌教不必說了,江某也想跟這位前輩討教一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