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崙這人有野心,能隱忍。

更何況,大家都知道,這貨曾經評論過華夏,說華夏是一頭睡獅。當時這句話震驚歐羅巴。但很少有人知道後一句,拿破崙又說:既如此,那就讓他永遠睡下去吧——

他麼的,可想而知,這貨也不是個好鳥。

不過,我對他所謂的大軍卻是很感興趣。

“小子,你野心也大了啊!”中丹田內的老天狗嘿嘿樂道。

“老天狗,老子既然要在這歐羅巴組建勢力,沒人怎麼行?”

“你小子也一肚子壞水,哈哈,不過老子喜歡!”老天狗說道。

“去去去,老傢伙,老子可不搞基!”

“滾!”

我嘿嘿笑,不再逗老天狗,放出十幾個吸血鬼。

這十幾個吸血鬼,都有伯爵的實力。

這些傢伙甫一出來,便四下亂看,見只有我一人,正想要動手,被我祭起麒麟印,直接燒死一個。嚇得另外那些吸血鬼撲通通跪下去,渾身顫抖彷如篩糠。

“他麼的,真是找死!”我目光陰冷,橫掃一衆吸血鬼,哼道,“你們這裏,誰厲害?”

一衆吸血鬼相互看看,一個留着兩撇小黑胡的中年吸血鬼直了直身子,說道:“是我!”

我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小黑胡吸血鬼連忙回道:“我叫傑克-布魯赫。”

我點點頭,說道:“我很欣賞你們,怎麼樣,跟着我?”

傑克支吾,左右看着一衆吸血鬼。

我冷哼一聲,顯得有些不耐煩。

聽出我不喜,那些吸血鬼顫抖地更加厲害,傑克哆嗦道:“我,我們願意!”

我又問:“你們是真心的?”

傑克不敢再猶豫,就是其他吸血鬼也連忙說道:“我門兄弟真心歸順!”

我微微一笑,放出老蝠頭。

那老蝠頭曾經被不知死活的吸血鬼達成重傷,一冬天過去,才恢復過來。

“老蝠頭,這些人以後夠歸你了。”我淡淡道。

“這——”傑克突然一愣。

“傑克,你有異議?”我雖然還在笑,可是聲音已經冷了下來。

傑克趕忙搖頭,說道:“不不不,我不敢!”

老蝠頭很早就跟我,早知道我的脾氣,當即哈哈笑道:“多謝老大!”

我搖頭,指着地上的一句吸血鬼的死屍說道:“取下血肉吃了吧,能增強你的實力!”

隨後,我又指着一衆吸血鬼說道:“從今以後,你們便是我的冥軍。老蝠頭是第一負責人,傑克做副手。”

“是!”

一衆人恭聲道。

我在一衆吸血鬼身上畫了詛咒,便也放心了。又對老蝠頭說道:“老蝠頭,我把他們交給你,給我好好帶!”

老蝠頭抹掉嘴角的血肉,哈哈應聲。

我又說:“但如果誰不聽你的,直接吃掉!”

老蝠頭雖然實力不如這些吸血鬼,但因爲被我下了詛咒,如果有二心,便會渾身麻木,任憑老蝠頭吃啃。

傑克爲首的吸血鬼連忙搖頭,趕緊表忠心。

我一揮手,又一批吸血鬼出現在我的小院中。站不下的,都到了院外。

“去吧!”

老蝠頭領命,興沖沖地就要帶吸血鬼離開。

後出來的吸血鬼根本不明所以,正要喧鬧,卻被傑克等爲首的十幾個吸血鬼鎮壓下去,倏然間,小院前後,又寂靜無聲。

不一會兒工夫,吸血鬼都已經跟着老蝠頭走了。

等小院清靜了,秦楚齊也走出來,說道:“趙子,你怎麼收這些吸血鬼啊,多噁心!”

我勾脣淺笑,說道:“養這些傢伙,就是爲了噁心別人的!”

秦楚齊抿嘴笑,“你怎麼還跟以前一樣?”

秦楚齊說的是高中時候的我,那個時候,是我最調皮的時候,都他麼被老貓拐帶的。

說說笑笑,秦楚齊挽着我的胳膊,把頭靠上我的肩膀,輕聲說道:“趙子,我有些擔心——”

我說道:“別擔心,等我找到後半部手札,在歐羅巴站穩腳後,咱們就回家,生一大推孩子!”

秦楚齊小臉兒一紅,捶了我一下,“討厭,誰要給你生一堆?”

我哈哈大笑。

幾天之後,老蝠頭過來彙報工作,有幾個刺頭不聽話,直接被傑克抓過去,送給老蝠頭吃掉了。剩餘三百一十個吸血鬼已經被重新編制,沿用項羽和祖大樂制定的訓練教材,也算是步入正軌了。

老蝠頭走後,祖大樂風風火火地跑過來。

“老頭,你他麼讓狗攆了?”我點了一根菸,丟給祖大樂。祖大樂這段時間居然迷上了吸菸。

祖大樂接過煙,抵在頭盔上懟滅了,他說道:“小子,灰人族出了個怪物!”

怪物?

我雙眉緊皺。

祖大樂繼續道:“是啊,就是山火那小子,他麼的,今早集訓時,這小子竟然變樣了!”

我也好奇,趕緊起身,說道:“走,去看看!”

祖大樂“嗯”了一聲,在我前面走。

上到負一層,到了灰人族的訓練場地,我也見到了灰人族。

那些小傢伙正圍着一個兩米高的灰毛大傢伙上下驚叫。

祖大樂喊了聲:“山火!”

那個被灰人圍着的大傢伙立馬轉身,咧嘴道:“哦,冥王,將軍!”

見到我過來,那些鬧哄哄的小傢伙也紛紛老實下來,被祖大樂一橫眼睛,立馬列隊齊整。

變了樣的山火走過來,我倒是驚訝不已。

這傢伙變得高大不說,渾身肌肉彷彿鐵疙瘩,往我面前一杵,就像一座鐵塔。

“山火,你這是怎麼了?”我問道。

我想知道,這是個別現象,還是羣體現象,如果是羣體的——那就爽了! “山火,你最近都做了什麼特殊的事?”

從那一衆小灰人的眼神中,我便猜出,山火這種情況並不是灰人族的成長模式,也就是說,他們也在蒙圈。

山火用蹩腳的普通話說道:“我還是照常訓練啊——對了,我還吃過祖將軍送給我們的藥丸——”

藥丸?

是用地獄種子配置的?

我看向祖大樂。

祖大樂會意,點了點頭。

果然!

看來,地獄種子已經激發了山火潛在的能力,可除了他之外,其他的怎麼還是小不點兒?

也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突然一聲驚訝在小灰人中傳出來。衆人的目光都被吸引過去,卻看見一個小傢伙正在迅速變高。

居然只比山火矮一點點。

不等我興奮,一聲接一聲的歡呼此起彼伏。

大約三十分鐘內,二百零五個小灰人全部變得精壯。

居然還有幾十個女灰人,只稍稍瘦弱。

祖大樂笑得合不攏嘴,把我拉到一邊,笑道:“小子,這下咱們賺了!”

我也嘿嘿樂,說道:“老頭,測試一下山火他們的各項能力。”

祖大樂應答一聲,招呼變異後的灰人族離開訓練場地。

“看來,這些灰人的體質更適合地獄種子啊!”我喃喃自語道。

就在這時,撒旦突然出現,說道:“冥王,你說的那個種子還有嗎?”

我深深地望了撒旦一眼,點了點頭。

撒旦有些支吾。

我早看出來,笑道:“這有兩顆,你拿去吧!”

撒旦微微停頓,但還是把地獄種子拿在了手裏。

不等我在笑他,這貨說道:“我欠你一個人情!”說完,撒旦轉身,身影再度消失。

我搖頭,這小子,裝的生麼酷!

雖然不知道撒旦需要地獄種子幹什麼,但我想,這東西對他一定有用。

“當——當——當——”

急促的警報聲突兀地響起。

我擡頭蹙眉,心中暗忖,什麼狀況?

老蝠頭出現,喊道:“老大,有人攻擊咱們的機關城!”

“誰?”我聲音已經冰冷下來。

“岡格羅,希太,諾菲勒三家侯隨隨德古拉公爵齊至!”

“這是傾巢出動了!”我哼了哼,說道,“老蝠頭,這回你們有的吃了!”

老蝠頭這段時間實力提高的明顯,聞言一臉期待。

上九層,除卻厚重的機關門外,便是一間控制室。

此時,天人魯班,艾魚容都在這裏。

“魯大師,聽說哪些吸血鬼又攻來了?” 冷凝傾城 我一進去,就問道。

魯班回頭,躬身道:“是啊,我正要啓動七星北斗陣!”

“好啊,先清一清這些蠢貨!”

魯班嘿嘿一笑,那包裹在白布條中的嘴巴發出呼呼聲。

億元先生 “瞧好!”

話音一落,就聽轟隆隆幾聲響亮。

魯班叫我擡頭看,那玻璃天窗外,竟然竄出七個高大的虛幻身影。

嗯?

之前只見過瘋道人帶着皮大仙佈置過簡陋的七星陣。

這全套的陣法,還是都一次見到。

那天窗外,七道金光閃爍,緊跟着,便撲上那些瘋狂攻擊火山口的吸血鬼。

不一會兒工夫,就聽見慘叫聲此起彼伏,那血簌簌地往天窗上灑。

漸漸地,殺聲止。

正當我要出去時,就聽一聲喝罵。

“法克,給我破!”

緊跟着,一聲巨響後,控制室的天人魯班突然驚咦一聲。

“怎麼了?”我問。

魯班面色嚴肅道:“老大,竟然有人懂得破陣!”

暗罵一句,我告訴魯班,“開門!”

艾魚容早就拉住了我的手,我會意,右臂陰氣一卷,便完成了鬼融——

老蝠頭此時報告,“老大,人員聚齊!”

我橫掃衆妖一眼,放出黑鶴魔神納貝里士,直接跳上大鳥的後背,揮手喊道:“冥軍將士,跟我衝!”

轟隆隆,機關門開啓!

我一磕黑鶴魔神的兩肋,頓時,納貝里士怪叫一聲,率先衝出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