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在她肩頭上的大手,更是隱藏著波濤暗涌。

姬雪臉色瞬間煞白,知道小殿主是在威脅她,恨恨的咬了咬牙,暗道,算你狠!

誰讓她虎落平陽被犬欺呢?如今她只是個廢人,妖王把他安排在小殿主身邊,用表妹的身份,就是來調查帝玄胤的事情的。

夜冰依默默的將兩人表情和對話盡收眼底,表妹?原來如此。

她就說姬雪被帝玄胤給被廢了,武功修為盡失,怎麼還活得這麼好?原來是投奔到了妖王。

果然是蛇鼠一窩,夜冰依心中嘲笑。

「不知幾位來這裡有何要事,此地離我們紫陽殿如此之近,不如來到府中歇歇吧,也好讓本殿主盡地主之誼,而且近日到百靈花也要開了,我們紫陽殿景色宜人,希望帝兄能賞個臉去。」小殿主笑著對帝玄御道。 聽了小殿主的話,夜冰依暗道,這恐怕才是他的目的吧?

所以他這是變相的威脅?

心中暗道不好,悄悄的查看了一下這些人。

夜冰依發現這些護衛個個都是有靈力之人,四重靈境界,這些人其中還有幾個高手在裡面混合著,看來,她們好像必須要走一趟了。

當然也並不是一定要去……

帝玄御蹙了蹙眉,旋即看向夜冰依笑道,「我的事情由,都她做主,小殿主問她吧。」

「不知這位姑娘如何稱呼?」小殿主看向夜冰依問道,心中微微驚訝帝玄御竟然會聽一個女人的?

「我姓霓,名為曲思。」

「噗!」千歌和皓月聞言很有默契的齊齊轉過頭去,差點噴笑出聲。

霓曲思,豈不就是「你去死」?

厲害厲害,依依厲害了!

兩人齊齊在心中為夜冰依豎起了大拇指。

帝玄御的麵皮也是一陣抽搐,但小殿主和姬雪兩人好像並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對勁。

小殿主還品味了一番,隨即一個勁的贊道,「霓…曲…思,果然好名字!姑娘一看就是個有才華的人。不知霓姑娘可否賞個臉去我們紫陽殿走一趟?」

夜冰依暗暗翻了個白眼,她有得選擇嗎?

秦非得已 旋即淡淡的瞥了姬雪一眼,去就去,正好找個機會把這個賤人給解決了。

留著她,始終是個禍害。

但是千歌和皓月兩人可不能跟著她趟這趟渾水。

然而夜冰依剛轉頭朝著千歌他們看去,還沒有開口說話,小殿主就已經溫和的笑著道,「你們都是朋友,不如一起去欣賞欣賞我們紫陽殿的美景?」

「去就去,難道你們還能將我們如何不成?」千歌大公一笑道。

小殿主微笑地搖頭,「自然不會將姑娘如何,姑娘上門便是客,在下一定會以禮相待。」

皓月沒有多說,但他的行動已經證明了一切,他也要跟著。

小殿主頓時哈哈一笑,「太好了,各位來到我們紫陽殿,令我們紫陽殿蓬蓽生輝,歡迎各位!」

夜冰依頓時皺了皺眉,看向千歌和皓月道,「你們兩個出來不是還有事嗎?」

「有事又有何妨,不著急,依依,我們才剛剛見面,你忍心趕我們走嗎?」千歌對夜冰依眨了眨眼,俏皮的說道。

心中當然知道夜冰依是想讓她們兩人離開。

然而她們又怎麼可能看著她進入龍潭虎穴,而獨自離開呢?

夜冰依讀懂了千歌的意思,不由微微一嘆,暗道傻孩子。

這裡最高興的就是小殿主了。

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帝玄胤的家人給請了過來,如此,還怕他這個當弟弟的找不到人嗎?

何況她們身上還有精魄所在,他更是必須要將她們帶回去了。

姬雪本來還要發難,突然聽到他們幾人都要去紫陽殿做客,當即大喜。

她們去了紫陽殿,還不是任由她宰割?

於是姬雪也不說什麼了,直接回到了馬車,心道,趕緊快點回去!

夜冰依和帝玄御兩人被當成是一對,所以被安排在了一輛馬車當中。

夜冰依悄聲道,「我的速度快,我先去看看有沒有逃跑的可能。」 明亮燈光的照射下,寬敞空曠的大廳裏,好似遭受了十二級大風的肆虐般,到處一片狼藉。

一拳幹暈打死都不服的蛛臉巫師後,陳志凡站起身來縱身一躍,就跳進了離地幾米高的09號貴賓室裏。

看着同樣一片狼藉的貴賓室,他輕輕晃了一下頭,右手一揮收了兩個若靈後,眼裏帶着一縷幽然地轉頭看向了那兩個外國公子哥。

安德烈和懷特兩人見此,心裏均咯噔一響,暗自顫聲嘆道:這是要開始算賬了!

與此同時,位於羣山之中的甲賀部駐地,那座小山腳下的兩層石樓裏,門“吱呀”一聲忽地被推開,然後細川佐衛帶着一身淡淡的血腥氣走了進來。

晴子眼底閃過少許緊張的開口問道:“佐衛叔叔,消息問出來了沒有?派這些人來襲擊我們的人,到底是誰?”

“晴子小姐,那人已經招了。”臉上不知道是什麼表情的細川佐衛頷首迴應了一句後,偏頭用一種探究的目光看向了筒新川。

被細川佐衛直愣愣的看着,筒新長老不自在的扭了一下身子,隨即像是忽然明白了一般,瞪大雙眼一臉怒然的低喝道:“你看我幹什麼?難道以爲是我派人來暗殺晴子的嗎!”

老頭話音剛落,就感覺到有三道煞氣滿滿的視線落在了自己身上的各個要害位置。

揮手止住身後美玲三姐妹蠢蠢欲動的拔刀行爲,晴子轉頭看向了筒新川和聲說道:“川爺爺,您千萬別生氣,佐衛叔叔他肯定不是那個意思。”

筒新川依舊眼裏帶着幾分怒氣的瞪着細川佐衛,擺出了一副如果你不說出個一二三來,我就跟你沒完的表情。

細川佐衛忽地嘆了一口氣,絲毫不怵的跟他對視着說道:“筒新長老,你知道今晚的那些人是什麼身份嗎?”

“混蛋!”筒新川暴怒,“你這不還是在質疑我嗎?”

細川佐衛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說道:“筒新長老,你先不要急,我並沒有懷疑你的意思,畢竟我們現在算是同一條船上的人。但是,你筒新家,就不一定了。”

身軀微微一震的筒新川,眼底閃過一抹幽光沉聲問道:“細川上忍,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剛纔偷襲的人裏面有我筒新家的?不可能啊,我看過了,全都是一些外國人,唯一的一個扶桑人,我也根本不認識。”

醜女奪夫記 細川佐衛看着晴子點了點頭:“筒新長老說的沒錯,今晚那些來襲擊我們的人裏面,只有一個扶桑人,剩下的全都是國外的僱傭兵。”

“僱傭兵?”晴子眼底閃過一抹疑慮,“怪不得我們在屋裏都聽到了一陣隱隱的槍擊聲。但是,佐衛叔叔,這裏可是我甲賀部的駐地,怎麼可能會有僱傭兵出現?”

“是啊,這裏乃是我甲賀部構築了數百年的駐地,怎麼可能會讓一隊手握火器、裝備精良的國外僱傭兵闖進來,除非……”細川佐衛欲言又止。

“除非是有人帶他們進來,而且這人對甲賀部的情況還非常清楚。”筒新川臉上的神色,異常的難看,“莫非細川上忍你懷疑是我筒新家的人在幕後出的手?”

低頭看了自己的雙手一眼,細川佐衛臉上神情頗是有點自得的說道:“筒新長老你應該知道,我這人對刑訊方面的手段,還算是有點心得。”

筒新川嘴角抽搐了一下後,頷首迴應道:“細川上忍你太自謙了,說是刑訊好手都算是辱沒了你,應該稱呼你一聲刑訊專家的。”

“那麼,筒新長老應該不會質疑我從那人嘴裏撬出來的消息是假的吧。”

細川佐衛在掃了筒新川一眼後,臉上神情倏地變得肅然一片的看着晴子凝聲說道:“那人已經招了,說是筒新家的一名長老親自出面帶着他們一幫人進來的。”

“是誰?”筒新川眼裏閃過一抹深深的殺機。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是家族裏的哪個長老,竟然敢勾結外人行暗殺之事。

細川佐衛搖頭:“那個招供的人只是外面一個不入流的掮客而已,只是偶然從別人口中聽到說是你筒新家的一名長老。”

“長什麼模樣總該知道吧。”筒新川皺眉。細川佐衛頷首:“個子中等,圓臉,大概五十歲左右,面白無鬚,鼻子上有一顆芝麻粒大的黑痣。”

“圓臉?鼻子上有痣?”筒新川那張老臉上,全是皺紋,“我筒新家有這樣的長老嗎?有沒有可能是他聽錯了,不是我筒新家的長老。”

細川佐衛也不無奇怪道:“我也納悶,你筒新家的長老我不說認識全部吧,但九成九都見過,可哪怕我挨個想一遍,也找不到符合這個形象的人啊。”

一旁的筒新秀忽然舉起手來說道:“爺爺,家族裏確實有這麼一個長老呀。”

“不知道就別亂說!”筒新川瞪了孫女一眼,“你爺爺我活了這麼大歲數,筒新家有哪些長老難道還沒你個小丫頭清楚不成?”

筒新秀撇嘴:“爺爺你話可別說的太滿,免得待會兒自己打自己的臉。這個長老我敢說除了我之外,整個甲賀部知道他身份的人,絕對不會超過十個數。”

晴子聞言,伸手輕輕打了她肩膀一下嬌嗔說道:“知道就趕緊說啦!小心川爺爺生氣收拾你。”

“知道啦!”筒新秀不滿的抖了一下眉頭清聲說道,“雜物閣的筒新小和長老,不就是面白無鬚,鼻子上有一顆黑痣嗎?說來也是巧了,要是換做上個月,恐怕我也不知道家族裏還有這麼一位長老。還是十幾天前我想找一些舊東西,纔去雜物閣碰到的他。”

“雜物閣?”筒新川一臉的疑惑,“我怎麼不知道筒新家有這個機構?”筒新秀翻了一個白眼:“就是現代所謂的垃圾處理中心啦!聽說是最近幾年才成立的。”

垃圾處理中心?

晴子和細川佐衛對視了一眼。這就怪不得想不到了,一個平時無人問津的腌臢場所,誰沒事會去關注那個地方。

一聽到是處理垃圾的,筒新川那是滿臉的怒火:“哼,區區一個管理雜物閣的,怎麼可能是家族長老?而且是誰給他的膽子,竟然敢冒大不韙帶外人進入我甲賀部駐地?!”

重重拍了一下身旁的地面,筒新長老眼裏閃爍着幽光的轉而看着晴子沉聲說道:“在他的背後,一定還有人!” 很快夜冰依就失望了。

因為她們的馬車被圍得水泄不通,根本沒有逃跑的可能。

就算她可以一個人離開,可是還有千歌她們。

算了,去就去吧,她和姬雪那個賤人也該有個了斷了。

離紫陽殿的路程還遙遠,於是一行人便打算在山中駐紮一個晚上。

他們這些人背的帳篷都是自己帶的,每人一個,然而由於多了夜冰依她們幾人,小殿主便吩咐將幾個護衛睡在一起,把他們的分給夜冰依幾人。

姬雪也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葯,一臉防備的盯著夜冰依和帝玄御,生怕她們兩個會在一個帳篷當中。

夜冰依不由有些無語,姬雪這個淫|~盪的女人喜歡的人不是帝玄胤嗎?怎麼又看上他大哥了?

她說姬雪淫|~盪,一點都不為過。

因為這一路上走來她就很好奇,姬雪和意氣風發的小殿主兩人為毛沒有點什麼不純潔的關係,然後結果還真沒讓她失望,聽說姬雪私底下其實是二殿主,也就是小殿主他老爹的女人。

夜冰依知道后唏噓不已,同時有些得意,她初見姬雪時,她可高潔的不得了呢。居然甘願伺候一個老頭。

超級模板抽獎系統 夜冰依笑了笑,姬雪討厭的一向都是她最喜歡的,她就是要氣死她才好。

所以直接無視她。

鑽進帝玄御的帳篷當中。

夜半三更。

夜冰依悄悄地從旁邊爬起來。

突然賊兮兮的笑了一聲,眼中閃過一抹冷光。

帝玄御揉了揉眼睛,感覺到動靜,睜開眼就看著夜冰依坐在那裡。

「你非要鑽進我這個帳篷里,來了幹嘛不睡覺?」隨即帝玄御看到夜冰依眼中邪邪的笑意,頓時渾身一個哆嗦,「你想要幹嘛?」

夜冰依對帝玄御笑了笑道,「你繼續睡你的,我嗎?當然是要找人算賬了。」

帝玄御嘴角一抽,隨即也不再管夜冰依,倒頭就睡。

「你小心點,啊別算計別人不成,把自己給賠進去了。」他用腳趾頭想都知道夜冰依是要去找誰算賬,。

女人間的事情他不想插手管,她們想怎麼就怎麼吧。

……

夜冰依將火火放了出來,對它悄悄說了些什麼,然後又在火火脖子里掛了一個藥瓶。

火火跑了出去,不多時,便又小跑著回來了。

主僕兩人對視一眼,賊兮兮一笑。

聽著火火彙報的情況,夜冰依滿意一笑,「她沒有被發現你吧?」

火火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保證道,「當然沒有。」

夜冰依點頭,「那就好。」

另一個帳篷當中,沒有晶核護體的姬雪渾身發痛,走兩步,渾身就充滿了虛汗,熱得她睡不著。

叫來了下人為她弄來熱水。

姬雪很快脫了衣服進入浴桶當中,她平時最愛乾淨,還用花瓣來泡澡,然而今天,她怎麼感覺今天的水好像有些不一樣了?

她也並沒有多想,舒服地喟嘆一聲,便坐了進去。

但是很快,姬雪的瞳孔便開始渙散,渾身更加發熱,酸軟無力。

口中還發出了難受的聲音,不斷地拍打著水面外面。 帳篷里的動靜讓走在外面的護衛,聽了個一清二楚。

但是他們知道姬雪正在房間里洗澡,他們當然不可能過去。

很快姬雪就難受得差點要窒息。

絕世神王在都市 神智也早就不清楚了。

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讓她難受的大叫。

屋裡的聲音讓外面的侍衛們覺得越來越不對勁,商量道,「怎麼辦?我們去請小殿主過來吧。」

雖然他們知道小殿主並不喜歡這個女人,但是,卻一直有礙著她的身份,平時對她還算客氣。

不過姬雪要是死了,他們也不好交代。

這邊。

小殿主累了一天,剛剛沐浴完畢,便準備美美的睡一覺。

他的心情舒爽,畢竟不費一兵一卒就將帝玄御全部給帶回來了,讓他如何能不高興呢?

但是很快,他還沒來得及進入夢鄉,就被人給打擾醒。

小殿主沒好氣地吼道,「做什麼?你們最好保證有重要的事情發生,否則我一定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護衛們跪下說道,「小殿主息怒,是姬雪仙子不好了。」

「什麼?那個女人又做什麼妖了?」小殿主皺了皺眉,本來不想關心姬雪,但心中又怕那個女人鬧出什麼幺蛾子。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