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捕楚墨那幫人的時候,他並沒有親自出手,而是後面才接管那幫人。

所以,他並不知道楚墨會來,想想,這靈草是楚墨找到的,他會來也不奇怪,七長老頓時釋然。

「既然你已經知道,那何必再問」七長老不以為意,淡淡的開口。

「七長老好大的威風,不知道背叛星辰學院,謀害副院長的罪名你可擔當得起?」。

這時候,老頭開口了,冷漠的看著七長老。

這樣的人,換做是在星河學院,早就被他收拾了,不會留到現在。

所以說,人多的地方,是非多,他還是喜歡窩在星河學院那種安靜的地方,還能當甩手掌柜,多好。

「你又是誰?」看著老頭的樣子,聽聲音,是個老者,難不成,是學院里的長老。

但是消息傳來,並沒有說學院派出長老來,難道消息有誤?。

消息沒有誤,只不過老頭並不是星辰學院的長老。 七長老不解,疑惑的看著老頭,到底是誰。

「你是誰?」。

想不出老頭的身份,七長老緩緩開口。

老頭倒是沒有易容,只不過因為他本身低調,在星河學院都沒有多少人認識,更不要說是在星辰學院了。

或許年長一些的長老認得老頭,七長老,他是不認識的。

「老夫是誰,你知道與否重要麼」老頭反問,意思就是你知不知道沒有任何關係。

七長老的眉頭狠狠擰著,這老皮夫到底是哪裡來的。

「不要疑惑,你只需要知道,我們的目的就是找到你就行了」。

楚墨皺眉,這七長老,說起來還不配知道前輩的身份。

七長老隨即展開眉頭,「你這句話倒是提醒了我,只要把你們都解決了誰又知道我的事情呢」。

說完,七長老的臉上滿是陰翳之色,眼中充滿了殺意。

只要把面前這些見過他真實面目的人給解決。

到時候,誰會知道這些事情是他做的。

等事情一過,他拿著這靈草前去交差,那不就得了。

真是個完全之策。

雪蘿玥和雲絕殤對視一眼,兩人無聲的笑了。

想要解決他們所有人,那就要看看他們有沒有那個能力和本事。

「少廢話,交出靈草,我可以讓你死得有尊嚴,不會讓你的名聲臭掉」。

楚墨冷漠的掃了一眼七長老。

七長老不屑的一笑,「交出靈草,你在說什麼,我可是代表著學院出來擒拿那些小偷」。

忽然,話鋒一轉,充滿殺意的盯著楚墨。

「你們一來就說我身上有靈草,這不是栽贓陷害么」。

好一個賊喊捉賊,顛倒是非的本事!。

這七長老坑人的本事倒是不小,就是不知道這一次有沒有那個能力坑到別人。

「是不是栽贓陷害,到時候就知道了,不是么?」。

雪蘿玥勾唇,似笑非笑的看著七長老。

到時候,要麼從七長老的身上搜出靈草,要麼就是解決他以後找靈草。

結果,自然就是雪蘿玥們改寫。

聽完雪蘿玥的話,七長老蹙眉,這難道就是學院派出的新人?。

氣勢不錯,可惜了,是敵人,不然那張小臉還是挺迷人的。

雲絕殤皺眉,敢用那種眼光看自己的女人,簡直是找死!。

眸中閃過一絲殺意,想也不想,整個人忽然身影一動,撲向那七長老。

七長老沒想到雪蘿玥這邊,雲絕殤會出手,整個都沒有反應過來。

腮幫子就被雲絕殤狠狠地一腳踩了上去。

半個腳印灰塵,就這樣留在了他的臉上。

一擊必中,雲絕殤輕飄飄的回到雪蘿玥的身旁。

「醋罈子」雪蘿玥嬌嗔的睨了一眼雲絕殤,不過心裡很甜蜜。

以後要是有人用這樣的眼神盯著雲絕殤,她照發不誤。

誰讓她也是佔有慾極強呢。

這邊,包括七長老在內,都沒有想到雲絕殤會來這麼一手。

看著自家長老臉上的腳印,以及雲絕殤那神乎其神的速度。

他們的心裡,漸漸有了怯意,這一次這些人不簡單!。

「你們是在找死!」七長老狠狠的擦拭自己臉上的灰塵。 也就是這個檔口,他的半邊臉都腫了起來,看起來整張臉都歪了。

「別,找死的是他,你可以找他算賬」龍傲趕緊撇清關係,眼神示意了一下七長老。

七長老頓時有些氣憤和鬱悶,找這個面具小子報仇,那是肯定的。

雪蘿玥幾人一頭黑線,無奈的想,龍傲可真淡定,這個時候還有意思開玩笑。

「小子,今天就讓老夫告訴你,偷襲是多麼可恥的行為」。

裝模作樣的七長老一副他是得道高師的樣子,教訓著雲絕殤。

雲絕殤淡淡的一瞥,不語。

「哼!」冷哼一聲,那七長老率先對雲絕殤出手了。

話說得像個高人,但是做法卻是奸倪小人。

「哦呵,我們還沒有動手,你們倒是先動手了!」。

龍傲滿臉不悅,摩拳擦掌也加入到戰鬥中。

雪蘿玥,老頭也加入到戰圈裡。

這些人,別看年紀基本是中年,這修為加起來還是不容小覷的。

小木因為雪蘿玥不想太早暴露他的實力和身份,所以先蹲在一旁看他們戰鬥。

而這個時候,夏紫涵和雪尋楓以及雪飛飛,正悄悄的往某個方向而去。

雪飛飛不滿的皺眉,為什麼這個女人要跟著,打擾她和楓哥哥兩人獨處的空間。

「對了,雪尋楓是么,聽雪飛飛一直喊你楓哥哥,她是你妹妹?」。

夏紫涵故意咬重了妹妹這個詞語,並沒有說親妹妹,或者義妹之類的。

就是想要看看,在雪尋楓心裡到底有沒有自家師傅雪蘿玥的存在。

雪尋楓一愣,他怎麼覺得夏紫涵的話裡有話,但是聽起來有沒有什麼不對勁,奇怪。

「我說,你這個女人怎麼回事,我不是楓哥哥的妹妹,難道你是啊」。

聽夏紫涵的語氣,她心裡就不舒服。

「我知道你們救了我,但是請不要刨根究底打聽我的私事好么」。

一副感激夏紫涵,有有些鬱悶的樣子,彷彿夏紫涵才是那個十惡不赦的壞人一般。

夏紫涵無辜的擺手,「你激動什麼,我不就是問問他你是他親妹妹么,有什麼奇怪的,在一個家族裡,還有嫡庶之分,問問怎麼了」。

「再說了,就算是庶女也沒什麼不好意思,我也不是嫡女」。

夏紫涵說得一臉輕鬆,她的確不是嫡公主,因為,玖藍國沒有皇后,所以沒有嫡公主這個稱呼。

「你!」雪飛飛臉色陰沉的盯著夏紫涵,生氣也不是,不生氣也不是。

雪尋楓微微蹙眉,「飛飛,不要鬧,她應該不是那個意思」。

見自家哥哥都這麼說了,要是她再說什麼,顯得太小氣,有損雪家小姐的身份。

「還是你懂得理解我的話,要我說,這麼心虛,還不會猜對了,你不是雪尋楓的妹妹?」。

夏紫涵這一說,雪飛飛又氣,又欣喜。

「紫涵姑娘,飛飛他是我義妹妹,而我有一個親妹妹,沒有找著」。

雪尋楓淡淡的說道,這不是什麼秘密,說出來也沒有關係。

「哦,我還是猜對了,呵呵」夏紫涵期皮笑肉不笑的看著雪飛飛。 鳩佔鵲巢的女人,她遲早會讓她露出狐狸尾巴。

雪尋楓是自家師傅的哥哥,就像是夏天羽是她哥哥一樣,誰也不能搶去,不能。

雪尋楓微微蹙眉,他有一個想法,這夏紫涵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看出雪尋楓已經有所懷疑,夏紫涵很淡定的轉移了話題。

「咦,哪裡有個山洞,是不是我們要找的?」夏紫涵伸手一指。

雪尋楓放眼望去,果然看到一個山洞。

僅僅只有兩個人打著哈欠守著。

或許是自信沒人能找到,又或許覺得對付雪蘿玥他們有勝算。

所以七長老並沒有留下太多的人。

不過,這也正好方便了夏紫涵幾人。

「你們是什麼人!」那兩人很快就發現了夏紫涵和雪尋楓幾人。

雪尋楓勾唇一笑,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那副樣子,和雪蘿玥有些相似。

「來殺你們的人」不在啰嗦,雪尋楓過去就是幾招,人被打得不能還手。

但是已經重傷,雖無性命之憂,但是對今後的修鍊會有影響。

「不錯嘛,挺厲害的」夏紫涵稱讚睨了雪尋楓一眼。

看不出來,師傅的哥哥還有如此果斷的一面。

她還以為就是一個只會寵妹妹的傻哥哥呢。

「楓哥哥自然是最厲害的」雪飛飛像是在誇她自己一樣,驕傲的仰起腦袋。

夏紫涵淡淡的一笑,都懶得恢復雪飛飛的話。

既然已經撕破臉,她也不想裝一個好心的女人,沒那個必要。

見夏紫涵這個態度,雪飛飛頓時覺得自己的攻擊打在棉花上不痛不癢,難受死她了。

一進山洞,雪尋楓和夏紫涵都愣了,這些被關押起來的人,少說都有二十幾個。

他們竟然把人藏在這裡沒有殺掉。

果然,師傅的推測是有依據的,這些人不敢全部把來人給殺了。

畢竟,若是主謀是外人,就一定會殺徹底,但現在是學院里的人。

到時候只剩下他們回去,會引起懷疑,所以才會留下人的吧。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看到雪尋楓和夏紫涵的時候,山洞裡的人充滿敵意。

還以為夏紫涵他們是來殺他們的人,因為之前那人說過,他們要是不聽話,情況有變,就會先解決他們。

「來救你們的人,不過,你們得先告訴我你們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

跟著雪蘿玥多少能夠學到一點,夏紫涵很謹慎的開口。

她不想放走壞人。

這些人先是警惕的看著夏紫涵幾人,進而慢慢的開口。

「我們是星辰學院的人,我是其中一個帶隊長老」。

一個身穿灰袍的中年微微眯著眼睛,一邊打量著雪尋楓和夏紫涵。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