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提示音響起,白玖拿起來就看見這麼一條信息。

白玖不敢耽擱,連忙回復,「大師,求您再等等,十五分鐘,在等十五分鐘,大師您也辛苦了,我願意再加五十萬,求大師一定要收下。」

白玖心裡已經把路瑾罵了幾百遍了。

明明說好了三點在這裡見面,這是經過了半個小時了,人還沒出現。

豪門怨:歡期難酬 這個賤人敢讓她等這麼長時間,她一定要讓她生不如死!

看了眼不遠處自己好不容易請來的人,她甚至都已經能想象到那個賤人的下場。

能讓她花了這麼大的價錢弄死,這個賤人也算是死得值了。

從斗羅開始的赤龍帝 想到這,白玖低頭垂眸,遮住眼底的瘋狂。

楚白只能是她的,楚家女主人的位置只能是她白玖的,那些不知死活的東西,也配跟她爭!

小白帶著路瑾一直躲在暗處看著白玖,看著她最終等不到人面容扭曲的模樣,路瑾心中冷笑。

遊戲才剛剛開始,白玖,你可要命硬點,不然可就不好玩了。

她從來不是什麼善良之輩,這次,這個女人竟然想要她的命,那她也不介意陪她玩玩,這個玩玩的代價就是——她的命。

路瑾沒有管白玖,在商城裡兌換了隱匿丹,直接跟上了那個巫師。

系統在空間里氣得哇哇叫,直嚷嚷她犯規,卻又沒有辦法。

系統商城本來就是提供給宿主們幫助的,嚴格來說,宿主也不算犯規。 小西天山。

殺伐仰躺在一棵大樹的枝丫之上,腦袋枕在帝姬飽滿的大腿之上,忽然有魔族來報,「稟報魔主,毒尊敗走,已經被刀魔海帶走!」

殺伐揮揮手讓他下去,如今似乎是局面已定,陳青註定會一統星宿海,因為在兵力上,陳青是自己的十倍不止,陳青幾乎擁有了整個星宿海,而自己,不過是如今這一點兵力,和陳青,根本沒得爭。

就算陳青不是自己的對手,但是要強行殺了陳青,何其難也?陳青麾下的大將可不是吃素的。

而且對於陳青的特殊性,殺伐在此時終於是有了了解,陳青的實力之所以強大非凡,即便是擁有君主級實力的毒尊都比不上,是因為陳青是一尊年幼的無敵聖,又或者說,天啟的第八位君主。

天啟和修行者以及魔族不同,他們是無法晉陞到神君領域的,他們的最高領域便是從聖。

而能夠在從聖領域對撼神君的天啟,便被稱作君主,也被稱作無敵聖。

神君領域和其他領域不同,它並沒有像是傳奇領域這樣還可以分成一階二階三階,神君便是神君,便是這個世界的頂端。

而天啟七君主的特殊性在於他們的魂弦數量要遠遠多於尋常天啟,他們的本源是其他天啟的數倍,同樣的,他們在從聖領域也是其他從聖的數倍,這就造就了天啟無敵聖可以對撼神君的能力。

想要在同領域之中擊敗天啟,簡直就是痴人說夢,無論是誰都做不到,即便是他擁有無字秘,得到了夜不歸,依舊不會是陳青的對手,除非他是王將領域。

確實,殺伐現在的實力,即便是三層樓的王將,他也有機會可以戰勝,但是不是陳青這種怪物。

更何況,陳青還直接將夜不歸和噬魂槍給了他,這是大恩,對於殺伐來說,這是沒有什麼比得上的大恩,皇天和慕容劫的背叛,在殺伐看來只是小事,要知道得到了夜不歸和噬魂槍代表著什麼,代表著他此生只要不死,必成神君。

緝捕小甜心 歷代夜不歸的擁有者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殺伐起身,道:「這星宿海,我已經沒有繼續待下去的必要了,我和陳青之間必有一戰,但是不是現在,我此生是沒有機會擊敗鬼帝了,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就讓陳青成為鬼帝的最後一位聖徒,讓他繼承鬼帝的衣缽,然後我再戰勝他,也算是戰勝了鬼帝!」

天啟年第一百二十萬三千八百年,九月初七,殺伐離開星宿海,舉世無敵的冥王失去了最後一個對手,星宿海修行界不過只是苟延殘喘,只是冥王的三子一女便已經壓得修行界喘不過氣來,整個星宿海已經是大局已定。

這個亂世,最後以冥王得入鬼帝門牆而告終。

整個星宿海,除了最後還在掙扎的修行界,遍地都是冥王殿,各大宗門,在自己的宗門前插上了冥王的大旗,四海賓服,萬眾歸心。

冥王以冠絕一世的武力,手持殺戮的饕餮之牙,平定了這個亂世,星空秘史開始記載:傳奇君主紀第八,陳青,封號冥王。天啟年底一百二十萬年三千八百年,冥王一統星宿海,成為鬼帝門下最後一位聖徒,得以拜入無名山。冥王陳青,崛起於草莽之中,落寞無名之時派出兩名義子潛入黑王殺伐的麾下,獨得整個星宿海世界樹一萬兩千年造化,十年運籌帷幄,一朝立旗,遍地皆是冥王旗,奮數十年之武,一統八荒六合,是為新的傳奇君主。其武力冠絕傳奇,以傳奇二階的實力斬殺天啟上一代傳奇之主武神樓外樓,得到夜不歸這世上最霸道的力量的殺伐不戰而走,親身擊敗了兩位君主級傳奇之主(九幽眾都護府象王袁重霸,聖地刀魔海毒尊陳不二),評曰:星宿海傳奇亘古無雙!

逐鹿城已經成為了整個星宿海的中心,也是新的王都,逐鹿地處三族交界之處,冥王以八千無頭鬼駐紮此地,統御四方,征伐不臣。

無頭鬼奉王命征伐四方,諸多宵小頃刻消弭,此後,星宿海聽聞無頭鬼之名,風聲鶴唳。

此刻的陳青倒是沒有直接離開星宿海去往無名山拜入鬼帝門牆,因為他根本沒有突破到王將領域,沒有突破到王將領域是無法離開星宿海的,殺伐和袁重霸,毒尊之所以能夠離開星宿海,便是因為遁空石,既然三族共同建立了星宿海,自然有著離開星宿海的東西,而陳青卻是沒有,沒有進入星宿海之時,陳青根本沒有入局。

陳青此刻正在自家的後院饒有興趣的看著李望,李望這個人,說實話,陳青是完全不清楚他在這一場動亂之中擔任著什麼角色,說他挑起了這一場動亂也不為過,說他結束了這一場動亂也不為過。

陳青道:「你來此到底有什麼用意?」

李望朝著陳青恭敬一拜,笑著道:「師叔祖,你的徒子徒孫輩前,不用這麼小心吧?」

陳青倒是沒有怎麼在意,如今他能夠拜入鬼帝門牆已經是定局,叫他師叔祖卻是不為過。「說吧,這次大師兄傳來了什麼話。」

陳青很快進入了角色,如今的他的身份,可謂是天翻地覆,鬼帝門下聖徒,上面還有著五個神君領域的師兄,可以說橫著走也不為過,當然,鬼帝將死,這五個師兄到底打著什麼算盤,他也不清楚,現在需要考慮的是,到底是投靠哪一位師兄,他自己很清楚,自己坐上帝位,那簡直就是找死。

李望道:「聖王老祖希望師叔祖可以在鬼帝死後可以支持聖王老祖登上帝位。」

陳青皺眉道:「師父還沒死呢,大師兄就已經開始籌謀師父死之後的事了?這於理不合吧,這是不是對師父的大不敬?」

李望道:「鬼帝已經死了,可能已經死了幾年了。」

周圍的聲音如同一瞬間消失了一般,陳青的腦海里只回蕩著這一句話,鬼帝已經死了,自己拜了一個死人為師,而且還是天地間最大的那個死人!

自己本來想的是在鬼帝的庇護下成長為一位諸天霸主,好在鬼帝死之後有自保之力,可是現在他得知的消息竟然是鬼帝已經死了。

陳青怒上心頭,雙眼之中卻是沉靜地可怕,「你的意思是,聖王隱瞞了鬼帝已經仙逝的消息。」

李望道:「不錯,鬼帝已死的消息若是傳遍了星空,恐怕魔族和天啟都會蠢蠢欲動,而且根據聖王一脈的消息,道門如今動作頻繁,道祖似乎是有臨世的跡象,都護府這些年一直在密謀天啟,便是想要從天啟的手中得知天啟的秘密,師叔祖是知道的,聖王最強大的,不是自己,而是麾下的天啟不死聖,都護府想要做什麼,不是一目了然嗎?各種大敵在側,失去了鬼帝的鎮壓,聖王獨木難支,只好隱瞞鬼帝已經仙逝的消息。」

陳青道:「那這鬼帝收徒的詔令也是聖王自導自演?」

李望道:「不錯。」

陳青又問道:「那麼聖王讓我成為鬼帝的弟子到底有什麼用處?我不過只是一個傳奇,就是隨便來一個諸王,莫說諸王,一個諸侯都可以吹口氣把我滅了,我能幫到聖王什麼?」

李望道:「一個名義。」

陳青疑惑道:「一個名義?」

李望道:「是的,師叔祖可知道,鬼帝麾下有著十萬鬼軍,這十萬鬼軍,可是個個都是諸王領域!在仙古之時,十萬鬼軍可戰神君,這可不是虛言。十萬鬼軍,乃是這星空中最強大的軍隊,沒有之一。鬼帝雖然已死,但是這十萬鬼軍依舊在,不過鬼帝始終沒有將這十萬鬼軍的兵符給任何一位聖徒,所以鬼帝絕不會將這十萬鬼軍的兵符給之前的任何一位聖徒,即便是聖王老祖捏造鬼帝的詔令將十萬鬼軍的大權給自己,十萬鬼軍也不會相信,畢竟只有聖王可以登上無名山接觸到鬼帝,在十萬鬼軍看來,聖王這只是趁鬼帝死後壯大自己,而不是鬼帝真正的命令。聖王做不到的,但是你可以!」

陳青道:「你的意思是,在世人和十萬鬼軍看來,鬼帝將終之時收下我,鬼帝擔心他死後我不足以自保,所以將十萬鬼軍的兵符給我,讓我可以能夠在之後的亂世之中活下來,按照常理來說,我乃是鬼帝的最後一位弟子,而且實力低微,必定是得到了鬼帝臨終之前所有的愛護,死前將自己麾下最強大的軍隊給了最弱的弟子自保,這麼說來,才合乎情理。」

李望笑道:「師叔祖果然是洞若觀火,明查秋毫,聖王老祖的謀划,全部被師叔祖分析的淋漓透徹。」

陳青道:「我若是說不呢?」

李望道:「師叔祖可以試試,其實不過一個星宿海而已,在聖王老祖這等人手裡,彈指間灰飛煙滅,世界崩壞。師叔祖,你可要想清楚啊,若是依附於聖王老祖,便可執掌十萬鬼軍,即便是沒有諸天霸主的實力,卻也勝似諸天霸主,若是師叔祖不願和聖王合作,不僅沒了鬼帝門下聖徒的身份,還會變得一無所有。既然這齣戲已經演到這兒了,師叔祖最好還是跟著劇本走。」 系統商城本來就是提供給宿主們幫助的,嚴格來說,宿主也不算犯規。

怪就怪在宿主太有錢了。

要知道,像這種位面兌換修仙位面才會有的東西,需要的星際幣是非常多的,相當於原價的幾百倍,甚至更多。

別的宿主哪個不是把星際幣當命看著,哪裡捨得。

畢竟,多存點,花在生死攸關的時候總比浪費在這上邊強。

是的,像自家宿主這種花法,俗稱——敗家子。

以前宿主做任務從不在商城兌換,自身就帶無數bug,隨便拿出來一件,就能在小世界里稱王稱霸。

但由於宿主有次玩過火了,在低等面位拿出來件仙級武器,造成那個面位直接崩壞,然後宿主自帶的那些bug全被主神們聯手封印。

本以為自己鹹魚翻身的機會來了,萬萬沒想到,宿主竟然囤積了天數的星際幣。

果然,鹹魚翻身後還是條鹹魚。

系統為自己的命運默哀一秒鐘。

小白跟在他後面,他肯定會發現,巫師見是個畜生,臉上陰笑,直接掐住了小白的脖子,「你這個小畜生能當本座的試驗體也算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乖乖跟本座回去吧。」

動物遠比人要敏感得多,在巫師掐住小白脖子的那刻,小白就露出了爪,像是遇到了什麼恐怖的怪物,發出凄厲的叫聲。

躲藏起來的路瑾,安撫了好一會,小白的情緒才漸漸平復下來,只是整隻貓依然瑟瑟發抖。

路瑾沒想到小白會如此忌憚這個巫師,看來是有些本事。

路瑾沒有在安撫小白,心中問系統,「統子,你說,這個人有沒有可能就是對原身下術的那個?」

要按系統的資料,像在普通位面擁有這種超自然現象的人,不可能跟大白菜一樣,滿大街都是。

原身不久前被人下了術,現在京市又出現一個巫師,她可不相信這是巧合。

【……宿主,若真是他,那他的住處一定會有線索。】

「嗯。」

就算知道後面沒有人跟蹤,那個巫師也左拐右拐,繞了很遠的路才回到住處,顯然是個很謹慎的人。

但他怎麼也沒想到,他擔心的跟蹤之人,正被他親手帶回了住處。

可能是當巫師的原因,他住的住處也很陰暗。

屋裡到處都貼滿了鬼畫符,靠近窗戶的地方,窗帘被拉著嚴嚴實實,屋裡照不到一絲光亮,小方桌上放著祭品,祭拜的是座滿身邪氣的鬼佛像。

小白被他關在了籠子里,路瑾在屋子裡發現了好幾個這樣的小籠子,顯然是他以前關了不少動物。

路瑾看到地上有暗紅色的印記,空氣中還帶著淡淡的血腥味,讓路瑾有點反胃。

但是那個巫師,從進屋后就進了一個房間,一直沒出來。

這邊。

楚白把辦公室翻了個底朝天也沒找到他的小人兒。

平常他進來就能看見的小人兒,現在,不見了。

巨大的恐慌和絕望在吞噬著他,可理智卻在逼著他冷靜下來。

冷靜下來,一定要冷靜下來,這樣才能快點找到他的小人兒,他不能自亂陣腳,冷靜下來……

楚白狠狠的抽了自己兩把掌,才迫使自己集中注意力去想他家小人兒會在哪? 陳青看向李望,問道:「我還能在星宿海待多久?」

李望道:「師叔祖還是儘快的好。」

陳青擺擺手,道:「我明白了,回到星空之後,我會第一時間前往帝都。」

陳青道完,便離開了此處,此刻得知的消息有些驚人,讓他對自己的前路感到有一絲不爽,僅僅只是不爽,沒別的,就好像今天計劃好了要去吃一隻烤鴨,但是結果烤鴨賣完了。

豪門驚婚,總裁追妻請排隊! 至於感嘆鬼帝已經隕落,抱歉,他和鬼帝不熟,他連鬼帝見都沒有見過。

既然鬼帝已經死了,那麼剩下的便只能靠自己了。

而自己,似乎是已經攪進了一個無法左右的大局之中,陳青明白,一旦自己回到了星空,那就真的會掀起一陣滔天巨浪,那麼要如何增強自己的實力,讓自己在進入星空之後有一點自保之力呢?

陳青忽然想起了三生道祖曾經對鬼帝說過的一句話,「修行,最重要的不是財寶,不是天地間的靈物,也不是功法法訣,而是感悟,像是前面所說的這些東西,隨便找一個有修為限制的秘境都可以隨手弄到一大把。」

陳青忽然覺得三生道祖的這句話說得很對,自己是偽極致傳奇,按照傳奇的領域來說,自己的實力已經完全超越了傳奇,而星宿海之中,還有著三族留下的很多造化,其中不乏神明,諸王留下的傳承寶物經文,甚至是,從聖和神君的經文都能找到。

他們設下的考驗是針對傳奇的,然而自己,就是傳奇的君主都不是自己的對手,可以說,這些地方的考驗陳青可以隨意通過。

陳青讓晏流雲接管如今星宿海的事,和姬夜華說了一番自己的去向,輕裝快行,準備去那些傳說之地尋找足夠多的傳承。

在星宿海南方,有一處名為鳳凰島,在鳳凰島之上,生長著一棵高達九千九百丈的聖火梧桐。

鳳凰非竹露不飲,非梧桐不息。

在太古,上古之時,妖族的領袖都是鳳凰一族,鳳凰的始祖更是太古諸君之一,這是一處神君留下的傳承,不過同樣的,歷代以來,根本沒有人能夠通過鳳凰一族的考驗,故而聖火梧桐依舊高懸。

陳青在七日間趕到了鳳凰島,眼前所見,全是一片金色的聖火,而在島嶼之上,卻是有著各色金紅色的植物,正中央有著一棵參天的梧桐樹,其上有著金紅色的道紋在流轉,想必這就是那傳說中的神樹聖火梧桐。

陳青踏步上島,明顯可以感受到周圍的熱度,這個火焰的高溫,就是他吞噬世界之蛇之軀也感受到有一絲難受,若是尋常的傳奇三階巔峰登島,只怕不消一會兒便會被燒成灰燼,怪不得沒有多少人可以登島,更莫說帶走此地的傳承了。

陳青踏步上島,向著聖火梧桐靠近,一路見到了不少的飛鸞,有著斑駁花紋的羽翼,勾勒出雲風的圖案,羽翼扇動,便是一片烈火洶湧。

這些飛鸞想必是這島上的守護者,靠著能夠御火的特性,加上這一方天地也是一個火焰聖地,倒是少有人敵。而陳青來到了此處,卻是沒有飛鸞向他進攻,他身上的氣息太過駭人,讓這些飛鸞在遇到他的第一刻便已經離開了此地。

陳青朝著聖火梧桐靠近,運轉跳梁步足足走了十萬里,一路上,陳青見到了不少傳奇領域奉為珍寶的藥草以及各種珍寶,陳青隨手收入囊中。走了三天三夜,在聖火梧桐樹下,陳青抬頭,可以看得到聖火梧桐上的壁畫,都是描繪著一些鳳凰一族的歷史戰爭。

在聖火梧桐樹下,有著一隻鳳凰,鳳凰端坐在聖火梧桐的一根枝丫之上,感受到陳青到來,看向陳青道:「你能夠通過這十萬里火海,對於火之一道的參悟已經到了入道的地步,唯有道心通明才能抵抗這聖火,一路上火鸞不斷,你能夠走到此處,說明你的戰力也不俗,有資格進行九天神君留下的考驗了!」

陳青倒是沒有怎麼在意,這種程度的火焰對於傳奇三階巔峰還行,但是對付自己,就差了一大截了,至於火鸞,這些火鸞根本沒有找死的念頭啊。

不過陳青倒是對神獸之中的等階有了更多的認識,火鸞實際上也是神獸,不過沒有鳳凰,龍族這類神獸等階高而已,從諸天譜上來說,除了嘯月天狼和吞噬世界之蛇一族,其他類似於龍鳳,饕餮,貪狼,朱雀,白虎,玄武,麒麟這般神獸,都算是二階神獸。

實際上算作一階神獸也沒什麼,嘯月天狼一族已經全滅,吞噬世界之蛇只剩下自己,龍族被鬼帝滅了之後,只在佛門自在觀還有一小支,鳳凰一族,在仙古之時與妖帝東皇太一爭鋒,也已經死的差不多了。

陳青看向這鳳凰,估計是九天神君安排下來的法相,並不是真實存在的一隻鳳凰,「九天神君留下的考驗是什麼?」

鳳凰懶得鳥陳青,不過還是道:「你真的是傳奇?」

陳青稍稍有些尷尬,看來神君留下的手段還真是不可捉摸,居然看出來了他的真實情況。陳青道:「沒錯啊,我確實是傳奇,並沒有戰過萬般將魂,得到自己將魂的排名,也沒有成為王將。」

鳳凰道:「你就不覺得你這樣有些耍無賴嗎?修的有些像我們鳳凰一族的極致傳奇境,但是又不如,九天神君的考驗,原本是準備給一個火系的羽族的。此處有著十萬里聖火,不是修行火系達到了道心通明的天才根本走不到此地,所以想要派大軍圍攻是沒有任何機會的,因為能在傳奇領域達到道心通明的幾千年也就那麼一兩個,幾乎只能獨自前往此地,然後此地還有著百萬火鸞,要一路殺過十萬里也根本不可能,所以來者只能是羽族,因為火鸞不會攻擊同族,即便是都達到了,還要通過我的考驗,能夠完成這些,完全沒有任何可能。」

陳青道:「既然沒有任何可能,那為何九天神君還要設下這般困難的考驗?」

鳳凰道:「只有化不可能為可能的存在,才是真正的天才,就好像你這樣的不講道理的怪物。」

陳青道:「好像你說的有點道理啊!」

鳳凰道:「你確定你要進行九天神君設下的考驗?」

陳青道:「來都來了,自然是要試試。」

鳳凰揮翼丟下一塊石碑,道:「這是一種火系的大神通,焚天決,若是你能夠在三刻鐘之內參悟並且施展出來,那麼你便通過了考驗。」

陳青看向身前的石碑,確實是記載著一種火系的大神通,名為焚天決,但是在三刻鐘之內學會一種大神通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啊?

即便是自己,看過了逆旅書之後的悟性,學會法天象地這種小神通也是花了足足一天的時間,而這隻鳳凰,要自己在三刻鐘之內學會一種大神通?

這真的有人能夠做的到,陳青想來,即便是先天道體也做不到吧。

於是陳青抽出了背後的饕餮之牙,鳳凰有些難堪地看向陳青,「果然,走霸道的修行者,個個都是流氓,無法通過考驗就要動手直接搶!」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