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代碼不斷的修改,包括形狀與音節。

有時候是從左到右的飄動,有時候是從上到下的飄動。

比較規整的代碼亮度高,外形模稜兩可的則顏色濃。

一座山驟然降落,懸停於夏洛奇的頭頂。

旁邊彈出一個若有若無的對話框。

「命名,否則死!」

夏洛奇感覺到那座山中龐大浩瀚的精神力,極具摧毀性。

八零年代女土豪 「命名?什麼意思?」

「這不就是山么?」

「不僅要有音節,還需有字元代碼!」

虛空中那聲音似乎是倉頡的。

又好像不是倉頡的。

冷冷的在提示著下一步。

夏洛奇意念一動,隨即就在那對話框中寫上了一個楷書「山」。

「現代字元代碼正確,還需其演變歷史!」

「文字學?」

剛想到這一點,腦海中就跳出一行關於「山」字的字形演變史。

自然是邏各斯神殿中浩瀚的典籍存儲后的效果。

若說大儒,夏洛奇或許不夠。

可閱讀量早就在邏各斯神殿第一層中翻遍了各種典籍。

像這種基本的字形演變歷史,不要太小兒科了。

隨便一本《說文解字》打開,滿天的星斗就開始遊動。

什麼山河之類的……

從崖畫到甲骨,從布帛到絲綢,從汗青到絹紙,從篆到楷再到拉丁語系,再到宇宙間各種文明的語言文字體系等等,各種字形紛紛如蝌蚪般遊動顯現。

夏洛奇如同一個站在星空下的先知,對陌生的世界進行準確的命名。

由心而發的命名。

各種奇怪的、沒有見過的……

比如一道銳利的劍氣從身旁掠過。

夏洛奇立刻就憑藉邏各斯神殿中典籍中的內容對它進行概念提升。

手指一劃,一道閃亮的字元代碼就映在那對話框中。

大山轟的消失了,滄海嘩啦啦的消失了,蔚藍的天空無垠的消失了……

翠綠的小草夕陽消失了,古道消失了,詩書儒雅的王孫消失了。

秋天消失了,接替的是嚴寒,之後是冰雪,之後是春天,花開了,花謝了……

蘊藏著各種絕殺的神威一一被夏洛奇精確的寫出原始代碼后風輕雲淡。

有時速度慢了些,那天威凌厲的鋒芒瞬間就罩向要害。

手只要一抖,寫錯一行代碼。

隨即就會被那無法抵擋的精神力化成的利刃插入。

插入到精神力之海中,插入在肉體要害處。

鮮血根本止不住,巨疼也是如此。

一次錯的懲罰還不至於死。

三次之後,夏洛奇就感覺到本源幾乎都要被滅殺。

有一次,一個美人對鏡垂淚的畫面出現,夏洛奇寫了「悲」字,心口當即挨了一刀。

刀刃離心臟只有一公分。

趕緊重寫,寫了一個「哀」字,刀刃又插入一分。

只好閉著眼,寫了一個「悔」字,那刀刃才收了回來。

剛鬆了一口氣,三把刀刃全部重新插了過來。

夏洛奇嚇一跳,心念如電的在對話框中寫下「早知現在,何必當初」八字,那刀刃才消失不見。

那個疼、那個汗將夏洛奇的心弦快綳斷了。

冷王的替補新娘 還有一副畫面:一輪夕陽,落在茫茫的綠草之上,山谷內凹,夕陽滾圓。

這幅畫只有一個字,留給夏洛奇的時間是夕陽落下山崗,只要夕陽被山崗遮擋,時間就算終結。

夏洛奇先寫了一個「春」,當即被一輪夕陽砸中了腦袋,鼻血都砸飛了。

又寫了一個「晚」字,還是中了一箭。

那是夕陽中三足烏的神箭,直接射中在夏洛奇的額頭中。

幸好是能量凝聚而成的神箭,才沒有將夏洛奇的腦袋給爆掉。

靈光一閃間,瞎蒙一個「暮」字,結果蒙對了。

看來這種命名與代碼編寫,有時候還需要靈感。

……

就這樣,倉頡字經命名程序空間中完整的一個世界字元編碼在夏洛奇慘遭蹂躪后,完成了。

這方世界在夏洛奇精神力之海中那朱雀的一根羽翎上點染了一抹綠色。

如此,靈物境高級中階文道之文才羽翎被綠色與希望點亮了。

那抹綠色中可是包含了對一個世界命名的才情。

倉頡在虛幻的字經道場中微微點頭,拈鬚而笑了。 義帝羋心之死是項羽本體時間線上發生的事情。

夏洛奇的時間之眼回溯已是羋心之死後,而韓信的玄天寶鏡的回溯剛好是這個節點。

劉邦利用了項羽的愚蠢,羋心也因為自己的多言而送命。

當然,這個枝節跟夏洛奇的關係不大。

夏洛奇即使努力想改變項羽的命運,也只能改變最親近的幾個人。

比如虞姬。

當然,虞姬的命運有青衣在裡面參和攪局。

這一點,夏洛奇並不知道。

而且,夏洛奇還不清楚是誰給他下的套。

青衣也不清楚自己竟然在幻境中變成了虞姬。

原本是要擊殺夏洛奇的青衣卻因為自我迷失變成了相愛。

愛的是如痴如醉,生生死死真假不知了。

「霸王,九江王英布竟然不聽調!」

虞子期從門外走進來稟報。

「嗯,知道了。」

「不來就算了,韓信那邊先不用管他了。」

「咱們對劉邦也不能著急。」

「子期,你也回江東一趟,按時定點的給我往鴻溝大軍那裡運人運糧。」

「想盡辦法籌措金銀,哪怕是入海漁獵,進山挖礦,也要給我將補給保證充足。」

「是,霸王。」

子期朝虞姬笑了笑。

新生的西楚帝國是多麼的富有朝氣。

不再任性的霸王項羽讓虞子期感覺意外。

就在前不久,還勸項羽不要殺義帝羋心。

他居然不聽,硬是要把那個放牛娃給弄死。

居然說小小的放牛娃怎麼能居於我之上!

在咸陽,虞子期讓他定居咸陽。

項羽就不聽,還說什麼:

「富貴而不歸故鄉,如衣錦夜行!」

虞子期感覺那時的項羽簡直就是一頭蠢貨。

既然如此,攻佔咸陽后就不應該分封諸侯。

分了諸侯,又要殺義帝,這不是授人以柄么?

義帝是什麼概念?

大家都心知肚明,無非是傀儡而已。

有他在,各諸侯之間有矛盾,起紛爭什麼的能有一個緩衝。

你殺了他,豈不是讓諸侯之間兵刃相見么?

果不其然,劉邦抓住這件事大作文章。

全軍東出漢中。

披麻戴孝為義帝發喪,傳檄各諸侯,聯盟反楚。

不服者戰之,服從者賞之。

由項羽分封的諸侯倒有三分之一隨了劉邦。

雖然還有三分之一服從西楚,可韓信出兵北上蕩平了燕趙,滅了田齊。

原本還有三分之一的諸侯從觀望變成了倒向劉邦。

形勢對西楚十分不利。

原本是項羽手下大將的英布都變得小心謹慎起來。

項羽要出兵討伐韓信,令子期去九江王英布那裡傳令,讓他帶兵前來助戰。

結果,英布只派了四千老弱病殘過來。

把項羽給氣瘋了。

當即令龍且前去攻打英布。

還沒成行,龍且碰見了夏洛奇版本的項羽。

歷史進程再次被夏洛奇給改變了。

……

「為天地立心,為萬民請命,為萬世開太平……」

夏洛奇離開了倉頡的字經魔幻時空,來到了一間茅屋旁。

小河水清澈嫵媚,田園中種滿了蔬菜瓜果。

蝴蝶在瓜架上飛來飛去。

茅屋裡傳來一陣陣清朗的讀書聲。

茅屋后長著濃密的竹林。

風嘩啦啦的吹過竹林,若有若無的能量籠罩著四周。

夏洛奇當即感覺到了這層能量。

十分淡雅,幾乎沒有。

若不仔細感覺,若不是擁有世界多稜鏡,夏洛奇根本發現不了這份能量的波動。

「好遼闊的胸襟!」

夏洛奇頓時感覺到了茅屋內讀書人的氣象宏偉。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