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在奮戰,連洛琛受傷都在繼續,她有什麼理由不繼續呢?

……

槍鳴聲越來越稀疏,快艇迅速的滑過海面。

周圍圍困的船隊漸漸的變少,船上的人也只剩下了五六個。

葉簡汐整隻手都麻木了。

終於射出最後一發子彈的時候,周文達帶著人,和他們匯合。

「少爺,我們已經找到了突圍的的地方,我們護送你出去。」

周文達隔著船說。

葉簡汐聞言,心終於放鬆了下來。

慕洛琛微微的點頭,說:「嗯,你在前面開路。」

周文達調轉了船頭,準備走。

可就在這個時候,慕洛琛目光落在周文達所在的船上,忽然出聲問:「老太太和子澈他們呢?」

「老太太她們我已經護送出去了,容少,我沒看到他,他不是跟少爺在一起嗎?」

周文達話一出。

慕洛琛臉色瞬變。

葉簡汐愣忡的望向周文達,急切地問:「我們以為他跟你在一起,你搜索底艙的時候,沒碰到容子澈嗎?」

「沒有。」

周文達搖了搖頭。

葉簡汐的心頓時沉到了谷底,如果周文達沒碰到容子澈,那容子澈還留在船上?還是他去了其他的船隻?

無論是哪一種,容子澈生還的幾率,都會很小!

葉簡汐攥緊了手心。

「你跟著文達走,我回去找他,你們突破了重圍,帶著人回來接應。」

慕洛琛抓住葉簡汐的手,把她往周文達那艘船上送。

葉簡汐一聽急了,「慕洛琛,你不能去……」

他去了,就是送死。

現在他們的人已經沒多少了,他還受著傷,現在返回去,一旦和柏原崇的人,交上手……

後果不堪設想! 葉簡汐抓住慕洛琛的胳膊,不肯放他走。

慕洛琛望著她淚光閃爍的眸子,喉結滑動了下,將她抱到了懷裡,然後沉聲說:「簡汐,我必須去。今天若是我留下,子澈也會去的。」

他跟子澈是一起長大的,他不能丟下子澈就這麼走了。

葉簡汐知道,他一定會走的。

從一開始,她就知道……

正是因為如此,才會心如刀絞。

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去送死。

「聽話,我很快就回來。」

慕洛琛說著,去拉她的手。

葉簡汐手指抓著他的衣服,用力到變形:「我跟你一起去,阿琛,讓我跟你一起去。」

「乖,我保證會安全回來的。」

慕洛琛一點點的,將她的手拉開。

葉簡汐的心隨著他拉開,而被一刀刀的切割著,到最後鮮血淋淋。

查理站在兩人的身側,望著一臉悲痛的葉簡汐,說:「慕洛琛,如果你信得過我的話,我可以代替你去。」

慕洛琛面色緊繃成一道弧度,快艇的燈光照射在他臉上,將他的面容割裂成明暗分明的兩面。

「我會自己去,Mr.Charley。」

慕洛琛說完,將葉簡汐送到周文達所在的船上,冷聲命令道:「周文達,立刻帶著簡汐離開,不許讓她涉險半分。等把簡汐送到安全地方,和我們的人接應上之後,再回來接應。」

「是!」

周文達聲音嘹亮的回答。

慕洛琛看向查理說:「Mr.Charley,請你也離開。」

查理眉頭微皺,走到葉簡汐所在的船上。

葉簡汐雙目哭的通紅,一瞬也不瞬的望著他。

慕洛琛深深的凝視著她說:「汐汐,我答應你的從不食言,等我回來。」

他說完,指揮快艇隊,一分為二。

他帶著其中一隊人頭也不回的離開。

他知道,簡汐在看著自己。

心裡千般萬般想要回頭,可他怕,自己一旦回頭,就再也捨不得離開。

……

葉簡汐死死地咬著自己的下唇,不讓自己哭出聲。

可看著他的身影,漸漸的融入在濃稠的夜色里,心像是碎裂成了千萬片。

「洛琛!」

葉簡汐大喊了一聲,身體所有的力氣,都在剎那被抽的乾乾淨淨,無力的順著船舷往下滑。

查理想上前扶她,但在他出手之前,周文達扶住葉簡汐說:「少奶奶,我們必須儘快離開,早點跟我們的人匯合,可以早點為少爺爭取機會。」

葉簡汐聲音哽咽的嗯了一聲。

周文達命令快艇隊離開。

有了周文達的支持,快艇隊要衝出突圍就比之前簡單很多。

等衝出了艦隊之後,周文達讓船隊,往海岸線靠攏。

只要到了有信號的地方,聯絡到陸地上的人,那邊就可以派出人支援。

船隊行駛了大概半個小時,終於快艇通訊器里,出現了信號。

周文達立刻和那邊通話,讓他們派過來人。

通訊器那邊接到信號后,說,「我已經派了直升機和戰鬥艦過去支援,再等二十分鐘。」

容老爺子的聲音傳來,周文達頓時放了一半的心。

有容老爺子出馬,柏原崇再大的能耐,也只有垂死掙扎。

剩下的鬥爭,只是時間的問題。

「少奶奶,你放心,現在容老都出面了,不會有事的。」

周文達走到葉簡汐跟前安慰道。

葉簡汐點了點頭,心頭卻沒半分的緩解,而是依舊沉甸甸的。

她心裡有種不安的感覺……

這種不安的感覺,像是一隻無形的手,緊緊地抓著她的心……

她不知道這是因為自己太過擔心洛琛,還是因為確實要發生不好的事情。

葉簡汐怔怔的坐了兩秒,忽然抓住周文達的手說:「容老要過來了,我們先折回去,支援洛琛。」

「少爺說了,不能讓少奶奶再涉險。」

周文達木著一張臉道。

「我現在很全,沒關係的。」

葉簡汐顫著聲音說。

「少奶奶,對不起。」

周文達不為所動。

葉簡汐心像是煎在了油鍋上,她後悔自己沒跟著慕洛琛過去,那樣哪怕他出事了,她也可以陪著他,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干著急。

葉簡汐定定的看著周文達許久,忽然拿出自己的槍,對準了下頜說:「周文達,你要是不過去,我就開槍自殺!」

周文達面色微變,「少奶奶,你若是想為難我,那就先把我殺了吧。」

周文達說著,拿了自己的槍,對準了自己的胸口。

葉簡汐等了他兩秒,見他不肯妥協。

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落下,她無力的蹲在地上,心漸漸的沉了下去……

阿琛,你答應我的,要回來……

你說過,決不食言……

如果你出事了,我絕不會放過你。

上窮碧落,下至黃泉,都會追隨。

……

另一邊。

慕洛琛帶著人,折回到貨輪出事的地方,整個貨輪已經沉了下去了三分之二,周圍零星的有幾艘船。

「少爺,現在該怎麼辦?」

一旁的人問。

「一部分人下水去查看,另一部分人,去周圍打聽下,看看有誰見到子澈。」

慕洛琛說完,快艇隊散開。

幾個熟知水性的,連忙往貨船里游。

慕洛琛站在船頭,面色冷若冰霜,垂在身側的手,緊緊地攥成了一個拳頭。

子澈不能出事。

他答應了容老,要把子澈安安全全的帶回去。

若是子澈出事了,這輩子,他都無顏面對容家的人。

搜索還在繼續……

船下沉的速度越來越快。

幾個潛水的人,相繼冒出水面,說底艙已經被淹沒,哪怕有人存在,也絕無生還的可能。

慕洛琛讓他們繼續找。

旁邊有警衛勸阻:「少爺,現在船快要沉沒,我們的船隻留在這邊,不止那些下水的人會有危險,我們的船隻也會被吸引力吸進去。」

慕洛琛冷冷的看了那人一眼道:「不把整個底艙搜索完,我會一直留在這裡。」

而後,他側首吩咐那些人道:「立刻下水,哪怕子澈沒了,也要把他的屍首找出來。」

潛水的人面面相覷,但很快再次潛水。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眼看著船隻只剩下四分之一。

搜索隊員再次浮上水面。

「少爺,底艙只有一具屍體,其他的沒有任何發現。」

他們把搜索的屍體帶上來。

慕洛琛看到那具屍體,眉心皺緊。

因為這具屍體不是別人的,是裴錦德的,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受傷的地方,多達幾十,身體被打的破破爛爛的,眼睛瞪大到了極點。

哪怕只是看著,也知道。

他生前受了多少折磨。

「他在的房間,沒有其他人了?」

「沒有,我們趕到的時候,這具屍體被綁在了供暖管上。」

慕洛琛頷首,「把他丟了,立刻離開。」

子澈既然沒在裴錦德所在的房間里,那就說明,貨輪爆炸的時候,他離開了房間。

現在子澈一定還在海面上。

快艇快速的駛離貨輪。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