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張大了嘴巴,對眼前發生的一幕,實在措不及防!

向來以護短聞名的張朗,怎麼會對他的乖孫張天出手?這老東西在搞什麼?

而張天更是被打得嘴角咳血,一臉蒙逼,剛剛還透著得意的眼睛里,全是委屈的淚水。

他實在想不明白,從來不會打他的爺爺張朗,怎麼會當著外人的面,對他出手!這特么的還是他親爺爺嗎?

葉白微微挑眉,對此倒是不怎麼意外,就好像何菲看到何澤得罪他的時候一樣,第一時間想到的,都是如何給葉白請罪。

柳芊雪似乎想到了什麼,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一臉崇拜地看著葉白。

「屬下管教無方,讓張天無意冒犯了葉大師,屬下有罪,請葉大師懲罰!」

張朗轉過身來,再次恭敬地走到葉白的面前,對著葉白躬身一拜,身體成九十度,可謂敬畏至極。

就算是面對劉猛丹師的時候,他也不曾做出如此恭敬的動作,而且,張朗一拜而下,卻沒有起身的意思,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沒錯,葉白不出聲,張朗便不敢起身,甚至連看一眼葉白都不敢!

眾人一臉蒙逼,臉色發白,就連喘氣都別的無比急促,眼裡充滿駭然。

煉丹師公會的高級護衛,元丹境九重的強者張朗,居然會對著一名少年行如此大禮,真是匪夷所思!

尤其是張朗對葉白的稱呼,竟然是葉大師?

難道葉白不是天象武院的學員嗎,怎麼到了張朗這裡,葉白卻成了『葉大師』?

大師這個稱謂用在一個少年身上,無論怎麼看,都顯得不搭啊!因為在凌武國,更多的時候,只有煉丹師,才會被人尊為大師!

聽到大師這個詞,人們第一時間能夠想到的,也幾乎都是煉丹師!那些人,哪一個不是鬍子花白的老者?

難道葉白也是一名煉丹師嗎?

一念及此,眾人都覺得無比荒唐!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

只是,看葉白的樣子,風輕雲淡,一臉坦然,平靜的眸子,如同潭水般清澈,卻透著一股深不可測的味道。

這個明星在混日子 「葉大師,屬下願意替天兒向葉大師賠罪,懇請葉大師能夠寬恕天兒的無知!」

張朗顫聲道,卻不敢有任何多餘的動作,只能保持著原有的姿勢,看上去敬畏至極。

剛才,他向葉白道歉之後,葉白卻沒有任何錶示,這讓張天的心,沉到了谷底,內心無比焦急惶恐,雙手抖動的更加厲害。

一想起他從劉猛那裡聽到的有關葉白的事情,張朗就更加害怕。

在場的眾人,也只有他才知道,眼前的少年,看上去年紀輕輕,可是,他卻是連楊千夜丹師都無比敬畏的存在啊!

相比楊千夜丹師,就連劉猛丹師都只能算個屁,更別說他張朗了!而越是和煉丹師接觸,張朗對煉丹師的了解,就越是清楚,越是敬畏。

因為他知道,煉丹師的能量,絕對遠超人們的想象!

這也是為什麼,他第一眼認出葉白之後,當即就愣在了那裡,不知所措,就算是別人拿刀逼著他對葉白動手,他也不敢啊。

那樣的話,還不如自裁算了,好歹不會禍及家人,也能死得痛快!

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在他出去的這段時間,張天居然招惹到了葉大師這個恐怖存在,張天這個乖孫是想要他老人家的老命吧!

而且,從剛才的出手,張朗可以確定,葉白的真實戰力,絕對在元丹境七重以上,絕對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麼簡直。

否則的話,絕對不可能輕易避過他的攻擊,尤其是那一刻,他在葉白的身上,看到了身法武技的存在!

而葉白能夠輕鬆避過他的攻擊,也正是因為這一點!

這讓張朗對葉白的敬畏更多,內心更為惶恐!

現在,他和張天將葉白的得罪到這個地步,真的只能聽天由命了!

「屬下?你們聽出到了吧,張朗大人不僅稱呼葉白為葉大師,而且自稱屬下!」

「難道這小子真的是煉丹師,而且品級還不低?」

「噓!小聲點,『這小子』也是你能說的嗎?」

有人竊竊私語道,眼裡透著濃濃地駭然,他們幾乎可以確定,葉白就是一名煉丹師,而且他的品級,甚至可能和煉丹師公會的劉猛丹師一樣高!

也只有這個級別的煉丹師,才能讓一名元丹境九重的高手自稱屬下吧!

這怎麼可能?

如此年輕的黃級上品煉丹師嗎?

「爺爺,你別被他騙了,他只是天象武院的學員罷了!」張天嘴角喃喃,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

對於周圍的聲音,葉白如同沒有聽到一樣,對著張朗歇斯底里嘶吼道!

張朗聞言,身體猛地顫抖,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這個孫子是不是傻啊! 聽到張天的話,張朗簡直氣得不行,沒看到你爺爺我都嚇得渾身發抖,你小子還在那添亂,看來不讓你吃點苦,你是真的不開竅啊!

這些年,張朗也知道張天做事乖張,仗著他的庇護,橫行霸道,可是,他偏偏沒有阻止,一直告誡自己,哪個年輕不荒唐?

直到今天張天惹上了葉白,張朗才後悔無比,暗罵自己管教無方。

看來是時候好好管教一下這個小畜生了啊!

張朗對著葉白躬身再拜道:「這小子都是被老夫寵壞了,還請葉大師不要和他一把計較!」

張朗說完,再次走到張天身邊,在張天一臉獃滯地目光中,張朗無奈搖頭,眼裡閃過一絲不忍,而後拎著張天,再次猛打了一頓耳光子!

真是怒其不爭啊!

一時間,張天被打得鬼哭狼嚎,求饒不絕!

砰!

張朗猛地一把將張天扔在葉白的腳下,對著葉白道:「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屬下早就想好好教訓一下,今天他得罪了葉大師,更應該被狠狠教訓,現在,任憑葉大師處置!」

眾人簡直驚呆了,這個老傢伙為了保住張天,還真是夠狠得下心的,居然將張天打到如此份上。

恐怕也只有這樣,才能夠消除一名煉丹師的怒火吧!

「葉大師,饒命啊!」

那兩名傭兵青年似乎看明白了什麼,猛地爬到葉白腳下,自己抽自己的嘴巴子,清脆的響聲,連綿不絕!

他們本以為,只要張朗到了,那麼,今天的局勢,必將發生徹底的改變。

寵妻 呵!

這下的確徹底改變了,只是,他們卻因此會被懲罰的更厲害,而張朗在葉白的面前,簡直如同一條犯了錯的老狗一般,搖尾乞憐。

作為這件事情的幫凶,他們倆可沒有任何人幫他們求情,只能自己跪倒在葉白面前,自己暴打自己一頓。

他們本就傷勢嚴重,這個時候,每打一個嘴巴子,他們的嘴裡,就噴出一口血水來,看上去凄慘無比。

可是,即便他們倆痛不可當,卻不敢有絲毫怠慢,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今天不能讓葉白滿意的話,他們的下場,絕對會比現在還要慘!

「滾開!」

張朗看著這兩個廢物就心煩,一腳將他們兩個直接踢飛了出去,這倆人哪裡經得住這麼折騰,哀嚎不絕,哭得慘絕人寰!

如果不是他們修為深厚,加上張朗並沒有真的嚇死手,這一腳就能要了他們兩個的小命!

從周圍的議論聲中,張朗已經知道,這兩個傢伙就是幫凶,而且還是張天花了大價錢請來對付葉白的幫手。

而且,張天為了請動這兩個傢伙,花費的代價,幾乎是一般人的兩倍,這簡直氣得張朗牙痒痒。

呸!

這種廢物,也敢對葉大師出手,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啊! 女總裁的貼身兵王 現在,還連累了他張朗!

「你都把他打到這種地步了,再打下去,估計就要死掉了吧,你讓我還怎麼打?」葉白似笑非笑地看著張朗,微微一嘆。

這個老東西下手倒是夠狠的啊!

張朗內心是崩潰的,忍不住感慨:「你連劉猛丹師都照打不誤,張天這小子卻得罪了你,老夫下手不狠一點不行啊!」

唉,為了保命,張朗也是沒有辦法了,總得給葉白一個滿意的交代!

「葉大師,從今以後,屬下願意全力保護葉大師的安全,做葉大師的專屬護衛,葉大師讓屬下往東,屬下絕對不敢往西!敢有得罪葉大師的不開眼的東西,屬下第一個廢了他!」

張朗腦海里靈光一閃,激動道,眼裡露出濃濃的期待!

他的這幅樣子,落在旁人眼裡,忍不住惹來一陣腹誹:「你特么這是賠罪還是藉機會巴結人家啊?真是老臉都不要了啊!」

不過,他們算是徹底明白了,這位名叫葉白的少年,九成把握就是煉丹師公會的高級煉丹師了,否則的話,絕對不可能讓張朗如此!

那一口一個屬下的叫著,絕對沒有半點作假!

只是,煉丹師公會何時多了這麼一位年輕的煉丹師了?

對此,張朗卻如同沒有聽到一般,臉上反而更加嚴肅認真,道:「求葉大師一定要答應屬下的懇求,否則的話,屬下心下難安啊!」

只是,葉白臉上的莫名意味更多,看得張朗如芒在背!看來今天不出血是不行了啊!

「葉大師,這是屬下前幾天得到的一塊紫血石,算是屬下給葉大師的賠禮,請葉大師無比收下!」

張朗的心裡,閃過一絲肉痛,手掌一翻,手裡多了一塊血色晶體,足有兩個拳頭大小,這塊晶體的出現,立即爆發出一股強烈的能量波動!

好東西啊!

眾人駭然,眼裡露出一絲火熱,卻很快收斂了起來。

這是張朗獻給葉白的東西,他們可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

「的確是好東西」

柳芊雪眉頭微挑,美目內,露出一絲笑意。

為了向葉白賠罪,這個老鬼也算是有誠意了。

葉白眼睛微眯,眼裡閃過一絲精芒,嘴角終於露出淡淡的笑意,道:「既然這樣,東西我收下了!不過,做我專屬護衛的事情,倒是不必了!」

聽了葉白的前半句,張朗臉上大喜,趕緊將紫血石奉上,生怕滿了半點,葉白後悔了一樣。

葉白微微一笑,將紫血石收了起來,張朗這才徹底放心。

只是,聽了葉白的後半句,他惹不住感到失望,如此好的結交葉大師的機會,就這麼失去了啊。

不過也對,像葉白這樣的丹道天才,他的身邊怎麼可能沒有頂級高手的保護,哪裡需要他張朗啊?

而且,葉白本身的實力,就相當不一般!

唉,這樣的人物,果然不是那麼好巴結的啊!不過,無論怎麼樣,葉白似乎沒有繼續找張天麻煩的意思了。

這樣算是最好的結果了吧!

「小畜生,還不給葉大師賠罪!」

張朗對著張天低喝道,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怒色。

這個東西再不管教,真是要翻天了啊!

張天聞言,嚇得猛地顫抖,剛剛停止哭泣的他,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對著葉白痛哭道;「小的知錯了,求葉大師千萬不要和小的一般見識,就繞過我吧!」

「帶著他滾吧」

葉白冷聲道。

張朗聞言,對著葉白再次一拜,而後提起張天,快速離去,不敢逗留! 看著快速離去的張朗和張天,葉白微微一笑,而後走向了那兩名青年傭兵的身邊,嚇得他們顫抖的更加厲害。

「葉大師,這是我們全部的身價了,求您放了我們這一次啊」

青年傭兵痛哭流涕道,內心一陣肉痛。

他們無數次的出生入死,才換來這些身價啊,現在,都要用來向葉白求饒了。

不過,和他們的性命相比,這些又算得了什麼?

唉,這次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虧大了!

「滾吧」

葉白自然不會拒絕,將他們的儲物戒指收下,對著他們冷喝一聲,嚇得兩人兩滾帶爬,趕緊離去,狼狽到了極點。

「雪兒,我們走吧」

葉白對著柳芊雪微微一笑,而後拉著雪兒離開了這裡,直接去了煉丹師公會。

看著葉白離去的背影,所有人都覺得腦袋暈眩,粗重地喘息著,今天的事情,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啊。

煉丹師公會的一間貴賓間內,時隔多日,楊千夜再次見到葉白,別提有多麼激動了,老臉上堆滿了笑意。

就連見到柳芊雪,楊千夜都是十分客氣,看著兩人親膩的樣子,他如何看不出兩人之間的關係?

所以,對於柳芊雪,必須重視起來!

柳芊雪美目內閃過震驚,她雖然是第一次見楊千夜,卻也從葉白那裡聽說過,楊千夜是一名玄級下品煉丹師。

只是,讓她意外的是,對方在葉白的面前,竟然如同下屬一般恭敬。

她忍不住感慨,葉白哥哥真厲害啊,居然連這等人物都能夠降服,難怪剛才那個煉丹師公會的高級護衛會那麼敬畏葉白!

符武通靈 這一刻,柳芊雪的心裡,充滿自豪!

「葉大師,這些是你需要的藥材,包括地元根和水仙骨這兩味主材,您看一下」楊千夜遞給葉白一枚空間戒指,恭敬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