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房內並沒有很多慕年之前用過的東西。不過有一件事倒是突然在她腦海中一閃而過,那就是這個院子原本是她娘親居住的其中一處,並不是被趕到這裡,而是在這裡種下了一片菜園,沒事的時候跟她爹爹來這裡過下田園生活。

也就是說,她爹娘曾經在這裡住過。

慕雲傾忍不住開始仔細的看這個房間,當她走到牆角的柜子那裡時,看到在柜子跟牆面之間有東西,慕雲傾走過去,想要將柜子挪開一點,但是柜子太重了,她一開始沒有挪動,又使勁用力了幾下,才勉強挪開一個縫隙。

如果眼力不好,根本就發現不了這個柜子跟牆面之間露出的一小角紙。

在慕雲傾將柜子挪開一點后,那東西掉在了地上,是一本書。

慕雲傾伸著胳膊去將那本書拿出來。

書上沒有字,慕雲傾翻看了一下裡面的內容,不像是武功秘籍但又勝似武功秘籍,很複雜,難以參透弄懂。

慕雲傾撇撇嘴,等她有空的時候再好好研究吧,她還是好好將書收起來,萬一是很有用的東西呢?

從慕年房中出來之後,慕雲傾將書找地方放好,然後去找張媽他們。

見到張媽之後,慕雲傾得知萬壽堂的人又來了一次,依然用轎子抬進來的,是給慕雲染治臉,這次還沒有半柱香的時間就出來了,慕雲染的臉完全好了。

慕雲傾聽到這裡,覺得萬壽堂的人醫術的確挺厲害,慕雲染那臉被她打成那樣,正常情況下沒有十天半個月是好不了的。

天剛剛亮的時候,醫館外就來了不少人,大家都在排隊等著看病。

之前來這裡看過的五個人全都康復,就連王嫂家的小兒子也醒了,真的是太神奇了!這治病的人醫術的確很厲害。

所以他們要趁著最後一天免費趕緊過來診治。

當慕雲傾到的時候,門口已經擠滿了人,她好不容易才走進醫館裡面。

掌柜見到她來了,忙跑過來說道,「公子,這人也太多了吧,今天能看完嗎?」

「掌柜,你去準備一些紙,我今天看到哪個算哪個,然後你記錄剩下的人,給他們每人一份我讓你寫的內容,他們簽上字后就可以在之後的三天內過來看病了,僅限今天來的人。」慕雲傾說道。

「好好。」掌柜點頭。

慕雲傾跟他說了一下要寫些什麼,接著就進了房間,之後開始看病。

還是一樣的規矩,病人進去之後,診治的過程其他人不能在場,就連生病的人,慕雲傾也會先讓他們睡過去。

所以沒有人見過她是何如看病的,但被診治的人確實好了。

這樣,就越發顯得慕雲傾神秘難測。

一天下來,慕雲傾看了十一個人,病情輕的比較快,不過半柱香左右的時間就好了,重些的時間要長。

剩下的還沒有看的人,就要在之後的三天內過來治療。

當然,慕雲傾也因此有了些名聲。

但凡是被她診治過的人全都好了,這樣厲害的醫術很快就在城內傳開,不少人開始慕名而來,同樣是能夠治好病,萬壽堂可比這裡貴上好幾倍,那些普通人家當然會選擇來找慕雲傾。

醫館也開始步入正軌,不再那麼蕭條,雖然沒有像萬壽堂那樣都是達官貴人去看病,也沒有賺上非常多的診金,但來看病的人多了,且來找慕雲傾看病的除了突發事件,都是需要提前一天來預約。

不過,慕雲傾的醫術雖沒有讓達官貴人們踏進門來,卻引得萬壽堂的人注意,畢竟醫館就在萬壽堂斜對面。

連續幾天門口都有不少人,並且來診治的人沒有例外,全都好了,這讓萬壽堂的人很好奇,到底是什麼人在醫館里給人看病?

這樣厲害的醫術,他們還真的是想看看到底是怎麼樣的人。

萬壽堂內。

香爐里煙霧裊裊,絲絲縈繞,裡面放的不是一般的香料,而是藥物製成的,空氣中也散發著淡淡的葯香。

屋內的軟榻上坐了一個人,素色的灰袍子鬆鬆垮垮的罩在身上,黑髮在腦後束成髮髻,臉部輪廓如刀削般,細膩至極,五官精緻,薄唇微微抿著,十分英俊不凡,屋內的光線暗淡,卻無法掩蓋他與生俱來的卓越氣質,華貴不可觸及。

只是在那張精緻到挑不出瑕疵的臉上,一塊黑色的布條蒙住了眼睛,那黑色布條越發襯得男子皮膚白皙。

「有意思了,是個什麼人?」男子開口,聲音如溪水淌過,十分的清冽。

「公子,我也不知道,據說診斷的時候頭戴斗笠,等到看病時候,屋內更是不留外人,甚至連被醫治者都不知道此人長相以及如何治病。」屋內站著的一人說道。

此人三十來歲,成熟穩重,對男子說話的時候恭恭敬敬。 容衍離開許久,慕雲傾仍舊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

不得不說,容衍最後那話很有誘惑力,那人看起來就不像等閑之輩,但是……慕雲傾苦笑,她真的辦不到。

對方身體里的筋脈就好像是一團亂了的線,然後你需要把它們全部剪斷,然後再重新按照正確的位置銜接上去,還不能看到銜接的痕迹。

她有著可以跟閻王搶人的能力,但有些東西她還是無法做到。

慕雲傾嘆了口氣,關了房間的門直接回將軍府了。

慕雲染她們受傷,整個府內都變得格外安靜,慕雲傾也十分的愜意,她去了慕年房中檢查慕年的身體。

慕年現在不能夠進食,全靠著丹藥維持生命,但這丹藥就是普通的能夠給人暫且提供充饑的一種,不算什麼高級丹藥,只能勉強算得上一品,卻也價格不菲。

好在當今皇上念及慕年為蒼國所做的,為慕年提供丹藥。

慕雲傾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人害了慕年,不過幸運的是,她可以醫治,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每天她都會來給慕年扎針,偶爾能看到慕年指尖動彈一下,這就是好的開始。

接下來她還需要配藥。

慕雲傾給慕年施完針就在慕年的屋內轉了一下,這不是慕年原本所住的房間,但是慕良成對外說讓慕年住在這裡安靜,並且房內的布置也很妥當,其他人就沒有多疑。畢竟慕家人口不算少,有時候的確是嘈雜了些,不適合休養。

所以這房內並沒有很多慕年之前用過的東西。不過有一件事倒是突然在她腦海中一閃而過,那就是這個院子原本是她娘親居住的其中一處,並不是被趕到這裡,而是在這裡種下了一片菜園,沒事的時候跟她爹爹來這裡過下田園生活。

也就是說,她爹娘曾經在這裡住過。

慕雲傾忍不住開始仔細的看這個房間,當她走到牆角的柜子那裡時,看到在柜子跟牆面之間有東西,慕雲傾走過去,想要將柜子挪開一點,但是柜子太重了,她一開始沒有挪動,又使勁用力了幾下,才勉強挪開一個縫隙。

如果眼力不好,根本就發現不了這個柜子跟牆面之間露出的一小角紙。

在慕雲傾將柜子挪開一點后,那東西掉在了地上,是一本書。

慕雲傾伸著胳膊去將那本書拿出來。

書上沒有字,慕雲傾翻看了一下裡面的內容,不像是武功秘籍但又勝似武功秘籍,很複雜,難以參透弄懂。

慕雲傾撇撇嘴,等她有空的時候再好好研究吧,她還是好好將書收起來,萬一是很有用的東西呢?

從慕年房中出來之後,慕雲傾將書找地方放好,然後去找張媽他們。

見到張媽之後,慕雲傾得知萬壽堂的人又來了一次,依然用轎子抬進來的,是給慕雲染治臉,這次還沒有半柱香的時間就出來了,慕雲染的臉完全好了。

慕雲傾聽到這裡,覺得萬壽堂的人醫術的確挺厲害,慕雲染那臉被她打成那樣,正常情況下沒有十天半個月是好不了的。

天剛剛亮的時候,醫館外就來了不少人,大家都在排隊等著看病。

之前來這裡看過的五個人全都康復,就連王嫂家的小兒子也醒了,真的是太神奇了!這治病的人醫術的確很厲害。

所以他們要趁著最後一天免費趕緊過來診治。

當慕雲傾到的時候,門口已經擠滿了人,她好不容易才走進醫館裡面。

掌柜見到她來了,忙跑過來說道,「公子,這人也太多了吧,今天能看完嗎?」

「掌柜,你去準備一些紙,我今天看到哪個算哪個,然後你記錄剩下的人,給他們每人一份我讓你寫的內容,他們簽上字后就可以在之後的三天內過來看病了,僅限今天來的人。」慕雲傾說道。

「好好。」掌柜點頭。

慕雲傾跟他說了一下要寫些什麼,接著就進了房間,之後開始看病。

還是一樣的規矩,病人進去之後,診治的過程其他人不能在場,就連生病的人,慕雲傾也會先讓他們睡過去。

所以沒有人見過她是何如看病的,但被診治的人確實好了。

這樣,就越發顯得慕雲傾神秘難測。

一天下來,慕雲傾看了十一個人,病情輕的比較快,不過半柱香左右的時間就好了,重些的時間要長。

剩下的還沒有看的人,就要在之後的三天內過來治療。

當然,慕雲傾也因此有了些名聲。

但凡是被她診治過的人全都好了,這樣厲害的醫術很快就在城內傳開,不少人開始慕名而來,同樣是能夠治好病,萬壽堂可比這裡貴上好幾倍,那些普通人家當然會選擇來找慕雲傾。

醫館也開始步入正軌,不再那麼蕭條,雖然沒有像萬壽堂那樣都是達官貴人去看病,也沒有賺上非常多的診金,但來看病的人多了,且來找慕雲傾看病的除了突發事件,都是需要提前一天來預約。

不過,慕雲傾的醫術雖沒有讓達官貴人們踏進門來,卻引得萬壽堂的人注意,畢竟醫館就在萬壽堂斜對面。

連續幾天門口都有不少人,並且來診治的人沒有例外,全都好了,這讓萬壽堂的人很好奇,到底是什麼人在醫館里給人看病?

這樣厲害的醫術,他們還真的是想看看到底是怎麼樣的人。

萬壽堂內。

香爐里煙霧裊裊,絲絲縈繞,裡面放的不是一般的香料,而是藥物製成的,空氣中也散發著淡淡的葯香。

屋內的軟榻上坐了一個人,素色的灰袍子鬆鬆垮垮的罩在身上,黑髮在腦後束成髮髻,臉部輪廓如刀削般,細膩至極,五官精緻,薄唇微微抿著,十分英俊不凡,屋內的光線暗淡,卻無法掩蓋他與生俱來的卓越氣質,華貴不可觸及。

只是在那張精緻到挑不出瑕疵的臉上,一塊黑色的布條蒙住了眼睛,那黑色布條越發襯得男子皮膚白皙。

「有意思了,是個什麼人?」男子開口,聲音如溪水淌過,十分的清冽。

「公子,我也不知道,據說診斷的時候頭戴斗笠,等到看病時候,屋內更是不留外人,甚至連被醫治者都不知道此人長相以及如何治病。」屋內站著的一人說道。

此人三十來歲,成熟穩重,對男子說話的時候恭恭敬敬。 男子微微偏頭,「是醫仙谷的人?」

「應該不是,醫仙谷至今為止,出來的只有一人,那就是仁妙醫師,再沒有聽過有其他人出來。」男人說道。

「仁妙醫師的確醫術精湛,那次我與他相談,也是學了不少東西,這人醫術不凡,怎麼就不是從醫仙谷出來的?」男子問道。

「只是覺得不像,他做事小心翼翼,醫仙谷的人治病何須怕人?」男人又道。

男子點點頭,「這也倒是,我挺好奇的,到底是什麼人。」

「公子,你何必為了他費心神?」

「你沒看到他所在的醫館位置在哪裡嗎?如此下去,是會影響了我的生意的。」男子慢悠悠說著,修長的手指端起了茶盞。

雖然他眼睛上蒙著黑布,卻能夠準備找到茶盞的位置。

「公子何必擔憂,那種小地方也就是普通人去看看,達官貴人還是會找公子您診治的。」男人俯身恭敬的說著。

「不一定,徐庶,你怎麼就知道他醫術不是在我之上?日後不會影響到我們的生意?」男子抬頭,直視前方。

雖然徐庶看不到男子的目光,但仍舊覺得一陣心悸。

他家公子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了,即便是當初見仁妙醫師也是不以為意,仁妙醫師雖然名聲在外,卻無人知道,他在跟公子比試的時候還輸了一籌。

公子的醫術精妙絕倫,他不信醫館那人能夠比公子厲害。

男子似是猜到了男人心中所想,又道,「徐庶,天下奇人異士那麼多,說不定就來了個我們從來沒有聽說過的厲害人物,跟你說過很多遍了,不可以掉以輕心。」

「公子教訓的是。」徐庶立刻躬身尊尊敬敬的回著。

「我沈希倒是想要會會此人。」

「公子,您……」徐庶沒敢抬頭,他不知道對方現在是什麼表情。

「沒什麼,就只是看看此人的本事究竟有多少。」沈希放下手中一直端著的茶盞,「對了,慕家二夫人的病我還沒有想到診治的辦法,這件事極為奇怪,還有他們府上的二小姐跟三小姐,我聽說都是因為大小姐才這樣的?」

「是,說是因為接觸了大小姐就變成了那個樣子。」徐庶回道。

「那大小姐是個什麼樣的人?」沈希淡淡問著。

「聽說刁蠻跋扈,仗著慕家人寵愛驕縱她,向來不把人放在眼裡,更是什麼都不會,就是一個廢物。」徐庶將自己聽到的說給對方聽。

「這人真的如此差勁?」沈希的話中帶著疑問,但是徐庶沒有聽出來,他點頭應道,「恩,十幾年來都是這樣。」

「哦?」沈希只說了這一個字,便沒有再出聲。

屋內安靜的厲害,徐庶也不知道自家公子這是什麼意思,那個廢物有什麼好問的,難不成還覺得慕家人那樣子真的是慕雲傾做的手腳?反正他是不相信,他家公子那麼厲害都沒有治好慕家二夫人,難道慕雲傾會比他家公子厲害?慕雲傾可是從來沒有學過醫術。

再說,如果真的那麼厲害,慕雲傾還會生病了找大夫給自己看病?他可是聽說慕雲傾身體不好,經常受寒,再加上性子頑劣,刮刮蹭蹭的也不少,大夫沒少往他們家跑。

更何況,她有那本事的話?慕將軍也不會十年都躺在床上吧?

所以肯定是公子多慮了。

但沈希的想法卻是不同的。

「抽個時間,我們去對面看看。」沈希說道。

徐庶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應道,「好的公子。」

從房內出來之後徐庶還是沒有想通他家公子為什麼突然間變得這麼奇怪,公子向來對自己的醫術很有自信。

而屋內,沈希站起身來,寬鬆的袍子傾瀉而下,他踱步往前走,雖然眼睛上有黑布遮蓋,但仍舊如履平地,好像任何東西都不會影響到他。

他知道徐庶心裡所想,但只有他去診斷過孫嫦君的病,她是被人刺中穴道才會變成那個樣子,並非是生病,可那穴道封的十分乖張,他硬是解不了。

慕家三小姐的也是同樣,不過沒有孫嫦君身上的那麼複雜。

所以,他認定這個慕雲傾是有問題的。

……

慕雲傾倒是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如此分析了一番,她這幾天在醫館看病,心思都在賺錢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