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沒有師門招喚無一人擅闖上台,一個個沉默不語,沒有人開口。

他們都在等……等師門賜下重寶,爭鬥才有勝算。

各家長門又焉能讓這些傑出的弟子枉死!

他們紛紛賜下法寶,有的不惜連自已用的道器都拿了出來。

這樣就讓大比斗無意當中升了一個檔次!

成了各門各派實力的一次檢驗。

台上,陸千夜冷哼一聲,傲然開口:「尚有十幾人要爭奪『仙苗』,現在怎麼都成了夾尾巴的狗?莫非就沒有人敢與我再交手?」

這一刻,他挑戰眾人要獨佔鰲頭之意極為強烈。

莫仙機聞言皺眉,道:「狂妄,太狂妄了!聖子你看……乾脆你上去一巴掌拍死那鳥人算了!」他轉頭白龍海道。

他知道想一巴掌拍死陸千夜這是不可能的,但白龍海在天璇聖地中,以乃庶出的身份能當上聖子也絕非浪得虛名。

他雖從不顯露修為高低,但傳聞曾有奇遇,他腰中所懸挂的那把「斬龍」劍,便是佐證。

正是憑藉這把「斬龍」寶劍,他身上那幾個哥哥才被擠壓了下去,天璇聖地的聖主力排眾議,讓這位有「紈絝」之稱的公子坐上聖子的寶座。

這箇中原因誰也說不清,也只有聖主一人知道。

因此,莫仙機也想藉機掂量、掂量這位聖子的斤兩,免的自己日後站錯了隊!

雖然台上的陸千夜的確強大,但真的要與各大派的聖子相提並論,只怕還差些火候。

據聖主所言,此子看似懦弱,其實戰力無邊,單憑那把「斬龍」劍就足以縱橫天下,沒有幾個人能攔得住他。

再說,就算有什麼風險,也有玄神子替他收場。

「莫長老何需與他動怒,待我上台擰下他的頭,送你踩在腳下。」白龍海冷笑開口。

他一改平日「紈絝」形象,從眸子中射出兩道犀利的光芒,如同二道金色閃電。

「你就不怕風大閃了舌頭嗎?聖子?你信不信我三招就可以斃你性命,讓你也變成一具乾屍!」台上陸千夜冷笑,眼中露出血腥而瘋狂的殺意。

「那就試試,看最終你我是誰隕落!另外告訴你,你手中黃彪那桿冥火神矛我也看好了!」白龍海的話語堅決無比,直接說出心意。

他喲言語中有一副殺他如斬草芥的氣概。

就在話語傳出的瞬間,一聲冷哼從台下傳出,一道白色身影驀然飛起,漆黑如墨、滿頭髮絲凌空飛揚的白龍海直奔陸千夜而去。

「化形!」陸千夜一聲長嘯,化為人形蠱雕。

他狂嘶鳴叫,騰空而起,在半空中振翼轉翹,一個折射,人業已經出現在了白龍海的頭頂上。

化形后的他,頭頂上衝擊三丈余長的蠱雕獨角,像是黃金澆鑄而成,通體刺目,金燦燦的發出一道熾盛的光芒。

他沒有半分猶豫,對著白龍海的頭部穿擊而去。

這是陸千夜與蠱雕合體的大殺術,是蠱雕的天賦。

這支獨角可搏殺蒼龍!

就在這支獨角狂暴衝天,凌空而下,尚未臨近之際,卻忽然見白龍海在半空中將雙臂伸開,手向外一揮,頓時飛出一團細如毛髮般的黑色小網。

「煞血煉神網!」

隨著白龍海低沉的聲音傳出,這小網猛的膨脹開來,剎那間竟化作了百丈大小的一張巨網,閃著寒光,如鬼哭神號一般嗚嗚作響,呼嘯而下。

「煞血煉神網」剛一出現,四周就煞氣滔天而起,隱隱可見,每一個網扣之中都有一個魂影,這些鬼魂面色猙獰,表情痛苦,發出無比凄厲嘶吼。

從每個網眼中爆射而出的黑色光線就像一道道黑箭,形成了一片黑色的天幕,一下子向著陸千夜罩落而去。

「遇上我是你的命不好,我這網己鎖煉了千百個生魂,卻唯獨少一隻鳥的魂魄,今日就拿你這隻怪鳥祭了此網!」白龍海大喝,他眼底閃而過一絲譏誚之色,看來真的沒把陸千夜放在心上。

「煞血煉神網」是天璇聖地有名的寶物之一,乃是用生魂煉製,編製成網,威力驚人。

人一入網中,不消一時三刻,便能被拘出元神,化作另一個網扣。

莫仙機吃驚,露出異色,對玄神子道:「此子果然非同小可,難道他真的有成就天璇神體的潛質?不然聖主又怎能將此寶賜給他?看來你我以後要遠離那哥幾個,多和此子親近才是!」

玄神子點了點頭,輕語道:「也許……若非如此,聖主又怎能如此重視他?」

「此人是針對我的道,展開此寶的!」陸千夜心驚。

「煞血煉神網」中煞氣翻滾,那些黑色寒光竟似有毒,發出滋滋之聲,肉眼可見煉魂網上的生魂,如同惡鬼,血口大開,只等著網他進來好吞噬。

「你妄想!」驀地從陸千夜口中發出一聲鷹鳴般的嘶叫,他鐵翼扇動,雙翼朝下齊齊一拍,突然貼著「煞血煉神網」的網底掠過,衝天高高飛起!

「天地通玄,蠱雕法相,神爪化剪!」

他的聲音穿金裂石,震動長空。

此刻陸千夜居高臨下,渾身烏光燦閃,像是烏金澆鑄而成。

他的體形大的讓人瞠目結舌,兩趐遮天,擋住了太陽,蔽住了蒼穹,如一片烏雲朵衝過。

蠱雕雙爪之上電光繚繞,化成兩條黑龍交結,並頭如剪,寒芒爍爍,利刃般從空中絞了下來。

「這是蠱雕一族最高戰技,這鳥人太過恐怖!」玄神子感覺有些不太妙……

「蠱雕最為厲害的就是雙爪,而今化雙爪為黑龍剪,只怕『煞血煉神網』難以抵擋……」莫仙機也不無擔心的說道。

「轟隆隆~~~~」

天空猛然間傳來一聲震天雷響,二道黑光挾帶劫雷突兀的出現在白龍海的頭頂上,伴隨著劫雷的降下,兩道黑芒利刃首尾相交剪了下來。

一座直衝霄漢的高峰遮擋了剪勢,被「咋嚓」一聲攔著山腰剪斷。

黑龍剪去勢不減,直衝「煞血煉神網」絞剪而去。

豁啦一聲響,「煞血煉神網」竟被從中剪為兩半。

無數厲鬼冤魂,從殘網中化為一道道黑煙,四散飄去。

「煞血煉神網」就此廢了!

黑龍剪鋒銳無匹,如虹射去,向白龍海項上剪去。

白龍海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此時,去路皆已被黑龍剪的剪式封死。

他用冰冷的目光掃了一眼無堅不摧,如二條蛟龍般衝過來的黑龍剪,唰的一聲,猛的拔出了「斬龍」寶劍。

「你已經沒有機會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陸千夜雙翼風雷挾卷,疾沖而下。

他雙爪化成的黑龍剪更是火浪狂飆,發出哧哧之聲,在烏光繚繞中仿若可以剪穿天幕、洞穿蒼穹一般斬動了過來。

「是嗎?你以為你有機會?」白龍海大喝,他手掌如刀,猛的劃過自己的手腕。

「噗嗤!」

瞬間,他手腕上撕裂出了一道血痕,猩紅鮮血泊泊湧出。

他全力催動體內混元真氣,朝手腕涌去,催化血流化作一道血箭,激射入天,傾瀉而下,澆落在那把「斬龍」寶劍上。

嘩啦啦!

在大量鮮血和元氣的灌注之下,他手中的「斬龍」寶劍閃過一陣妖異的紅芒,居然開始產生了變化,形成一把通體直插雲霄,如火山岩漿鑄成的巨劍,飛起在空中,射出萬道紅霞。

看著天空施展成型的「斬龍」寶劍,白龍海緊咬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不過,大量的精血元氣流失,使得他臉色蒼白,但他眸子中的精光卻是越發濃郁,透出了一股滔天的戰意!

大劍震動,聲勢猛烈驚人,如一座火山峰聳立在空中,瞬間就沖落了下來,將虛空絞的粉碎,彷彿天塌下來了一般。

剎那間,天地之間似乎所有的聲音都靜止了。

「轟!」

「斬龍」寶劍揮出。

赤浪紛涌,兩道剪刀般的黑芒利刃撞在「斬龍」寶劍上,頓時化為無形。

空中飄落下了數根蠱雕的爪指。

黑龍剪被破,讓陸千夜臉色驟的劇變,從頭頂壓下的山嶽般巨劍中瀰漫出的可怕氣息,更讓他覺得心驚膽顫,彷彿末日來臨一般。

他清楚的知道,「斬龍」寶劍,只是對龍形物體威力巨大,對他這蠱雕的化身不一定能夠完全壓制。

他要賭上一把!

否則再過片刻,他將會永遠不會再有出手的機會了。

豁然間,陸千夜嘴中傳出咆哮嘶鳴,緊接著一聲冷哼,一擺頭頂獨角,碧光沖涌,獨角像一把天刀,橫於九霄,卷著無邊的荒古青火,轟然力劈頭上的山嶽。

刀芒勢如山呼海嘯,一陣刀劈斧剁的悶響炸雷般的傳出,竟將偌大的一座「斬龍」寶劍化成的巨山抵在了空中。 陸千夜體外騰起一片閃電,人形蠱雕的獨角上有符文繚繞,似一把橫空而出的天刀,抵住了山嶽般立劈而下的「斬龍」巨劍。

白龍海持劍迎戰,阻擋這絕世「獨角凶兵」的侵襲,斬龍劍發出的劍氣如驚濤怒卷,與蠱雕的獨角猛.撞,直斬的火星四射,絢光怒爆。

「鏘」、「鏘」、「鏘」……

蠱雕獨角如刀一樣鋒銳,不斷劈斬,瞬間就與斬龍劍過了幾十招。

天璇聖地的聖子,其修為絕非尋常,陸千夜相當於以肉身硬撼!

饒是如此,任憑他這個支獨角再硬,終究敵不過斬龍寶劍,仍被斬得七葷八素,氣血翻騰。

斬龍寶劍乃神兵利器,若非是蠱雕,換作其它的凶獸,便是有十個也早被斬於劍下了。

「哈哈哈……陸千夜,我所用的神通對付你,根本是以我之長,克你之短,你決非我的對手!」白龍海眼眸內寒芒閃爍,哈哈狂笑。

陸千夜負疼狂怒,雷鳴般狂嘯,從獨角中噴出一道焚天火浪。

他閃電似的從白龍海下方掠過,奮起神力,一記「犀牛望月」,頭上的獨角劃出一道驚人的刀芒軌跡,朝上隆隆猛擊!

驀地,白龍海的手中斬龍劍劍光噴薄,猛地向下橫斬!

頓時便將那獨角銀白色的刃光與煙焰揮滅了大半。

「我要殺了你!」人形蠱雕轟然衝天飛起,扶搖直上。

「蠱雕騰雲起,天地起風雷,風雷翅!」 七夜纏綿:鬼王大人別心急 陸千夜一擊不中,縱聲怒嘯,同時,他周身急劇膨脹,剎那間又增大了百倍有餘。

隨著一道暴虐低吼,蠱雕雙翼橫掃,雷霆怒吼之聲乍然響起……

有無數雷霆從蠱雕鐵翼下噴射而出,轟然向白龍海身上落去!

陸千夜體內力的雷霆,乃蠱雕在荒古時渡天劫所收取的雷珠,蘊藏有無與倫比的天地意志與大勢,威力強橫,近乎於天劫雷霆,可毀滅一方天地。

一股強橫威壓,瞬間降臨,橫掃而出,惶惶宛若滅世,疾風驟雨一般呼嘯而來,炸射起衝天光浪。

白龍海只覺的胸口如被錘擊,一股磅礴的雷電從他胸口灌入,他嘶聲慘叫一聲,身子向後倒飛。

他被這雷擊的幾乎將胸膛打爛,一個拳頭大的黑洞前後貫穿。

白龍海狂噴鮮血,在空中就像斷線風箏似的,遙遙墜下了十餘丈高,才勉強穩住的身形,沒被摔下生死台!

這樣的結果,卻是誰都想不到的:陸千夜竟然能以以這種手段,殺出了一線生機,扭轉了死局。

「白龍海,快下台來,我們認輸!」莫仙機急切的傳音道。

「哼,決不!」白龍海眼眸內劃過決然之色。

「聖子,萬萬不可再比下去,快回來,你的命比我們的命還要重要!」玄神子聲音中帶著焦急,他恨不能自己衝上去,替換下白龍海。

「古向天,如果我家聖子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天璇聖地必血洗你龍淵宗,寸草不留!」莫仙機早已失去了平靜,言語之中已經起了殺機。

「聖子你且稍待,我馬上用這殺陣將這小子絞殺,替你報仇!」玄神子更直接,他一揚手,就要將那塊上面刻滿了陣紋,充滿了無限殺氣,只有拳頭大的七彩硫金祭出去!

「道器!」古向天面色瞬間蒼白,道器的威力有多大,他心裡十分清楚,這種殺陣,足以與他的真龍大脈所化成的護山大陣相抗衡!

「陸千夜,將他打下生死台即可,切不可傷他性命!」古向天喝道。

「二位長老且慢,我堂堂聖子,難道這點麻煩不能自己解決,還需要你們幫忙不成?」白龍海言罷抬首,目光直視莫仙機與玄神子。

他伸伸手抹去嘴角的鮮血,淡淡道:「你們當真以為,白龍海便是一個『紈絝』,任憑別人揉捏?」

「罷了,我也無需隱瞞,今日我既敢出手,便定然有自保之力!」

言罷,他整個人的氣息變了,身上的每一寸血肉與筋骨出現了瑩瑩光點,連神藏穴都綻放出道道金光,被雷電轟擊所受傷害之處的血肉,以肉眼看的見的速度,開始重新淬鍊組合。

他竟能推動神藏穴,讓再生機能循環,維持生命不朽,使之生機再現!

人們驚憾……徹底震驚!

白龍海竟然是……戰尊後期修為!

白龍海的修為,遠超莫仙機等人意料之外,但震驚后卻是發自心底狂喜:聖子必是天璇神體無異,今次這趟出來,算是跟對人了!

神體,為秦洲大陸少見的幾種道胎體質,凡有此等體質之人,大成之後,無不屹立在修真界的頂峰。

此時,韓星混跡在人群當中,心中也略感震驚,這人怎麼就像一隻打不死的蟑螂,這肉身也太強橫了。

不知與自己這荒古血脈體質相比,孰強孰弱?

只是他對這個人的性格卻不厭煩,若不是站在對立面上,只怕自己和他會成為朋友。

古向天此時大失所望,在他的心中「仙苗」大比己經結束了,因為他做夢也沒想到,在參加爭奪「仙苗」的各派弟子中,竟會有修為如此高的人。

他心中焦慮萬分……

陸千夜這張底牌一旦失敗,「仙苗」桂冠必為他人所摘取,而那件冒牌的「仙寶」就會真相大白於天下,皆時,所有人會把發生的事情聯繫到一起,那龍淵宗將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他起身要走,要乘別人放鬆戒備之機,再次孤注一擲,啟動護山大陣,將所有人活活困死在裡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