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她就過來看看,沒想到是席桂花。

她故意往邊上瞧一瞧,「這是什麼?」

「哦,這是滷蛋。」席桂花一邊遞滷蛋給學生,一邊回她話。

「給我一個吃。」

「……」

席桂花微怔看著她。

其實她不是不想給席秋怡吃,而是她現在在這邊做生意,這滷蛋都不夠賣了,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席秋怡說話的語氣,她真心不是很喜歡,恍若她就要理所當然給席秋怡吃一樣。

更別說席秋怡連最起碼對長輩的尊重都沒。

席秋怡看席桂花愣在那沒動靜,於是她又催道:「快點,我還要進去排隊領飯。」

「秋怡……」

席秋怡看她仍然還沒動作,她就搶過席桂花手上的竹籤,她自己戳了一個蛋,那滷味的香氣,讓她忍不住又多戳了一個,繼而,什麼話都沒說,轉身就走。

就在這個時候,唐小芯這時就站在她身後,攔下她去路。

席秋怡不耐煩瞪著她,「你怎麼會在這裡?」

由於她已經兩個禮拜都沒回家,所以她不知道家裡發生了什麼事,但她本人呢打從在知道她哥要娶唐小芯起,她就一直對唐小芯怎麼看都不順眼,她是那種超級不喜歡唐小芯。

而她還對唐小芯使各種臉色。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說白了,就是唐小芯不是她心目中的大嫂,對她來說,她心目中的大嫂就是她同學也是魚山村村長的女兒夏雨菲。

唐小芯掃了她手上一眼,眼底微微一沉,「我跟大姑媽一起的。」

已經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席秋怡就不想再看到唐小芯那令她覺得噁心討厭的嘴臉。

然而,她剛一走,唐小芯就把她攔下。

「你幹嘛?」

語氣極其不屑和輕視。

唐小芯淡道:「你這滷蛋還沒給錢。」

席秋怡微怔,隨即惱羞成怒,眉梢間仍然透著不屑,「這兩個雞蛋還要我給錢?這是我們席家的東西,你都還是我們席家的人呢,我吃兩個滷蛋怎麼啦?」

看席秋怡那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唐小芯心底也生出了怒火,什麼叫兩個滷蛋,這也好歹是她辛辛苦苦掙來的,她還得要賣了掙錢。

如果說是席秋怡好聲好氣,很有禮貌的樣子說話,不僅僅是兩個滷蛋,她多給她幾個吃都可以,關鍵是席秋怡還一副瞧不起她的表情,還得一邊拿著她的東西,感覺就像是對她施惠一樣。

真是搞笑!

席桂花目光來回在她們身上看,席秋怡性格也是那種驕縱跋扈的大小姐脾氣,在家裡更是讓杜美華寵得無法無天。

她生怕席秋怡會跟小芯兩個會鬧起來,到時杜美華又會找小芯麻煩,而且錦琛還是挺疼愛秋怡,說不定秋怡還會給錦琛寫信告狀,那到時小芯跟錦琛感情,這不是更加不好了嗎?

「小芯,要不就算了吧!」席桂花勸說。

「不可以就這麼算了。」唐小芯堅持:「這是我們花錢買來雞蛋,憑什麼要給一個這麼沒禮貌的人吃?我們掙的錢那都是血汗錢,不是天上掉下來讓我們撿的。」

席秋怡被她這麼一說,整個人頓時覺得下不了台,一生氣,她就非要跟唐小芯對著干,「我偏不給錢,我倒要看看你能拿我怎麼樣?你要是敢動我一下,我就告訴我媽,說你欺負我,我更會告訴我哥,我會讓我哥跟你離婚。」

「我是不能拿你怎麼樣,但最少你要是敢吃霸王餐的話,那我就要到你老師面前去告狀,我就想問問你們老師,到底是怎麼教的學生,竟敢吃霸王餐。」

杜美華還要處處找她麻煩,還得給她受氣,現在她還得要在席秋怡面前受氣,這日子還怎麼過啊。

席秋怡一看唐小芯那堅硬的態度,如果說唐小芯是從農村裡出來的話,或許她會相信唐小芯鬧騰不出什麼來,但偏偏唐小芯就是從城裡來的,見識也多一點,唐小芯要真做出跑到她老師面前告狀。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她前途和在老師面前的形象都沒了。

席秋怡橫眉怒眼對視唐小芯:「你才來我們家幾天而已,你就敢這麼跟我這個小姑子叫板了,好你一個唐小芯,你還真以為我治不了你嗎?我讓你滾出席家那也是分分鐘的事。」

她只要跟她媽和她哥說一聲,說唐小芯欺負她,哼,她哥一定會跟唐小芯離婚的。

上次她哥都說了,如果唐小芯在家裡不孝敬爸媽爺爺以及不疼著她這個小姑子,她哥就會回來修理唐小芯。

其實就是席錦琛上次急匆匆要走,席秋怡非不讓,還跟孩子一樣哭鬧,非不要唐小芯嫁給她哥,所以席錦琛說了這番話安慰她而已。

光是聽席秋怡說這些有恃無恐的話,她就可以猜得出席秋怡在家裡最受寵程度,最有力靠山莫不過就是她那個名義上的老公席錦琛。

但這些都不是讓席秋怡對她無禮的借口,而今天的事原本就是席秋怡不對,唐小芯風輕雲淡將席秋怡的話給戳破:「在席家還不是你一個未成年的女孩子說了算。」

席桂花看著她們,暗暗著急。

她就希望她們兩個都不要吵了。

好心勸說席秋怡,「秋怡你剛才不是說要去排隊打飯嗎?你先去吧!你大嫂……」

她話還沒說完,席秋怡就不屑打斷她話,輕蔑譏諷說道:「你算什麼東西,你就是席家嫁出去的女兒,相當於就是潑出去的水,我的事輪不到你管,你也沒那個資格管。還有,她不是我大嫂,我根本就沒承認她的身份,我們席家所有人都沒承認她的身份。」

對她來說,席桂花跟她說話,那都是一種貶低她身份行為,更會覺得席桂花傳給她晦氣,哼,她才不要嫁給一個短命的老公。

唐小芯實在看不下去了,席秋怡對她這麼無禮就算了,還敢這麼對老實心地善良的大姑媽,如此無禮,連最起碼的尊重都沒有。

一怒之下,唐小芯冷厲警告席秋怡,「不管你承不承認,我唐小芯就是你席家的長孫媳婦,是你大嫂,長嫂如母,我今天就算是把你打一頓,照樣也是我有理。」

她自然是會有辦法對付像席秋怡這種高傲跋扈脾氣的,往往像席秋怡這種人比較惜命,最害怕就是別人對她來硬的。

「更何況原本這件事就是你不對,我把這件事跟爺爺一說,爺爺自會幫我修理你。」她相信爺爺是席家最有講公道的人。

「那好,咱們走著瞧。」席秋怡才不相信她說的話,她家爺爺那是最疼她的,怎麼可能還會聽信一個剛進門的人的話。

唐小芯將她攔下,「行啊,那先把你手頭上,兩個滷蛋的錢給了吧!六分錢。」

席秋怡那眼睛瞪得老大了,驚呼:「就這麼兩個雞蛋,唐小芯你還敢要我六分錢,那你還不如去搶好了。」

「那你就當我是搶的吧!不給錢,那你就把滷蛋還給我們。」唐小芯淡淡說道。

心裡暗暗得意笑了。

現在這麼多學生,就算不是所有人都認識席秋怡,最少也是有一兩個認識的吧!

席秋怡這麼傲氣,又好面子,這面子過不去比殺了席秋怡還要讓她痛苦。

所以啊,現在席秋怡處境就只能順著她說的去做。

席秋怡也感覺到周圍對她投來的目光,漸漸增多了,她的語氣少了幾分剛才的囂張跋扈,但仍然語氣還是很高傲對唐小芯說道:「唐小芯你來我們席家,吃喝都是我們席家的,我拿你兩個滷蛋那又怎樣?這很正常。」 唐小芯附和她說的,接著往下說:「是啊,就是因為我這樣,現在媽都在說我,我這不在這邊自食其力,努力掙錢,我都已經付出了勞動力,你想要滷蛋,那就要給我錢才行!」

哼,她才不跟席秋怡客氣,反正席秋怡都不尊重她這個大嫂,她又何必將席秋怡放在眼裡,該怎麼算就怎麼算。

席桂花看席秋怡很生氣,眼看就要將手上的滷蛋往地上摔去,她忙不迭勸說唐小芯,「小芯,她那兩個滷蛋就當是我買了,我給錢,行嗎?你就讓秋怡回學校去吧!」

唐小芯恨鐵不成鋼看著席桂花,「大姑媽你可要想清楚哦,剛才她可是說了不要你管,說你是席家潑出去的水,你對她這麼好,她半點不會領你的情,還會對你怨言頗多。」

像席秋怡這樣的人,就算是掏心挖肺對她好,她都只會覺得你這麼做,那是理所當然,覺得這是應該的,根本不會有那麼一絲的感激之心。

席桂花心裡嘆氣,她又何嘗不知道席秋怡是個什麼樣的人,現在她就是想席秋怡和小芯不要再吵了,她就是擔心席秋怡回去跟杜美華告狀,杜美華就會找小芯的麻煩。

席秋怡睥睨看了一眼席桂花,哼了一聲轉就走。

「小芯!」席桂花想試圖去解釋她心裡的想法。

「大姑媽,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更理解你的想法,可你這樣對她,她只會更加變本加厲的對你,我就是看不過去她這麼對你。」

「唉!她從小到大都是讓人給慣壞了。」

唐小芯不咸不淡來了一句:「是啊,慣得眼裡就有她自己一個人,別人都是她的僕人了。」

「……」

「她現在是沒嫁人,要是嫁了人,那她以後就知道『慘』字,是什麼滋味了。」先不說席秋怡未來的老公,席秋怡這麼作,光是一個未來婆婆就會讓席秋怡不好受。

席桂花很認同她的話,「秋怡這脾氣確實不改的話,以後肯定會吃不少苦頭。」

「對了,你去看鋪位看得怎麼樣了?有沒有合適的?」席桂花突然問。

唐小芯差一點就把這事給忘了,幸好席桂花提了個醒,「看了,鋪子位置可以,後面還有一個大院子,院子還有幾個房間,一個月月租四塊錢,我跟房東接觸,談也談的差不多了,房東現在就是看我們什麼時候租她的地方。」

「你覺得划算,那租了唄!」

「那好,咱們明天再找那房東,談一談租下鋪子的事。」

兩人再站在原地一會兒,那十幾個雞蛋也賣完了。

席桂花把賣了滷蛋的錢,包括馬老師那三毛錢,給了唐小芯一塊九毛八分。

唐小芯拿了一塊錢,「大姑媽剩下就給彩雲買筆和本子吧!」

「哪需要這麼多錢啊,你再拿一點回去。」

「大姑媽你就當是,我這個表嫂給她的零花錢,行嗎?」唐小芯躲開她重新遞迴來的錢。

幾次下來,席桂花只能把錢收了。

她們到家了,周哥已經把豬肉和豬肘子豬大腸都給送來了。

席桂花招呼他進屋坐坐,喝杯水再走。

半個小時,等送走周哥。

唐小芯和席桂花才開始幹活。

反而隔壁張家兒媳婦就按耐不住了,她站在門口伸了伸頭往裡邊看,看了又看,一看見唐小芯,她笑著打招呼,「小芯呀,你等一下是不是要收雞蛋呀?」

「我們的活都沒幹好呢,要再等等。」

「那要不我也來幫你吧!行嗎?」張家兒媳婦就是想唐小芯優先買了他們家的雞蛋,所以她就想搭一把手幫忙。

「行啊,沒問題。」

有人願意要幫忙,她自然也不會拒絕。

也不知道是誰放出了風聲,說唐小芯今天又收雞蛋,一路去村尾的井口上,很多人都跟唐小芯和席桂花笑著打招呼。

也有不少人看著唐小芯和席桂花手裡端那大盤五花肉,都忍不住饞嘴了,兩眼放光,更多是羨慕。

聽說這是拿到鎮上去做生意。

那生意應該很好。

不然也不會每天就這麼一大盤端到井口這邊洗了。

到了井口,還有不少村裡的人給唐小芯打水。

其樂融融說要幫忙。

說著說著,然後不知道誰先問唐小芯:「小芯啊你生意應該可以吧!」

「還行,勉強不虧本。」唐小芯很清楚她們都是在打探自己的事,如果她要是說好做了,那肯定也會跟她一起賣滷肉。

可就算是她們跟著一起做這個滷肉生意,那也不用怕,她做出的滷肉味道,那絕對是獨一無二,誰也做不出來。

席桂花就是那種一有活干埋頭干,不怎麼說話的人。

旁人看到席桂花都沒出聲,又在唐小芯身上套不出其他的話,她們也就沒再追問了。

張家兒媳婦甘淑英倒不這麼認為,她覺得唐小芯應該是掙到不少錢,不然杜美華和陶紅雲也不會天天找唐小芯麻煩,尤其是昨天,杜美華和陶紅雲吵的,聲音都傳到他們家這邊來了。

就算她是知道唐小芯有所隱瞞,她也沒戳破。

她家雞現在天天下蛋十幾二十個,她還得要靠賣給唐小芯,家裡才有錢。

她不能得罪唐小芯,而且她不僅僅不能得罪唐小芯,她還得要跟唐小芯學做生意。

就算是做生意不成,那最少有唐小芯這個朋友,以後有什麼好事,那也會關照關照她。

好不容易洗乾淨五花肉、豬肘子,豬大腸,三人又沿著一路回去。

唐小芯將肉放在禍里煮,席桂花看火,她就出去。

甘淑英第一個就把五十多雞蛋放到唐小芯面前。

拿了錢后,甘淑英笑眯眯,「小芯啊,你以後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你儘管說,借什麼的,你直接到我們家拿就是了。」

唐小芯也知道多一個朋友好過多一個敵人,更何況甘淑英主動跟她示好。

「行,那我就先跟你說聲謝謝。」

「不客氣。」

慢慢熟了,甘淑英覺得唐小芯,也並沒有像陶紅雲和杜美華說的那樣,好吃懶做,還不尊重長輩的人,總之各種難聽的話都有。

她就覺得唐小芯是那種,很好說話的人,只要不觸犯到她底線。

人與人之間相處就是這麼一來一回,就這麼熟悉下來的。

其他村裡的人,都用竹籃子裝著雞蛋到席家去賣。

不知不覺唐小芯收了五百多個,花了十六塊八毛。

甘淑英覺得反正家裡的活都幹完了,就跑去席家。

一看這地上大籮筐,裝著的幾百個雞蛋,立即目瞪口呆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艾瑪!光是看著都覺得很龐大了!

這麼多雞蛋,那是要賣到猴年馬月去了!

不對,前兩天唐小芯也收了很多雞蛋,現在又收,那就意味著這雞蛋賣得很火,這生意鐵定掙了不少錢。

唐小芯一看她,就讓她幫忙一起搬回她屋裡去。

「小芯啊你買這麼多雞蛋,那得要花好多錢啊!」甘淑英忍不住羨慕唐小芯的本事,果然是從城裡來的,就是不一樣。

雖然不像她們這些農村出身力氣這麼大,會幹農活會家務活,但關鍵人家會掙錢啊,這比什麼都強。

唐小芯委婉說:「這做生意的錢都是一進一出的,我手上是沒錢。」

她不想甘淑英覺得她生意很掙錢,或者覺得她手頭上有幾個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