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

林逸選擇一戰!!!

「今天,你要麼留下自己的儲物戒指,自斷一臂滾蛋,要麼留下自己的腦袋,你自己選擇吧!」

林逸深深的盯著蛇公子,輕飄飄的說道,那口吻,那神情,彷彿他真的有殺蛇公子的能力,彷彿,殺蛇公子也廢不了多大的力氣一般。

天地間一下子就陷入了無邊的恐懼之中,每一個人都驚悚到了極致啊!

沒有人能夠想到林逸竟然會如此的狂妄啊!

這可是蛇公子啊!

剛剛蛇公子的一番話,明顯都已經服輸了,可林逸倒好,竟然咄咄逼人,這是想要跟蛇公子不死不休嗎?

說實話,在眾人的心目中,蛇公子的恐怖跟實力,甚至在他的師傅之上!

蛇公子能夠想到現如今林逸面對的局面,周圍眾人何嘗想不到呢?

在林逸話音落下的瞬間,華天雄等人的目光都明顯神情一怔啊!

隨後,每個華家子弟幾乎都是在第一時間握緊了拳頭,個個的臉上都充斥著濃濃的激動,希冀之色啊!

「殺!殺,殺啊!!!!」

林逸如果真的跟蛇公子在他們華家大戰,兩敗俱傷的話,那今天,他們華家說不定就能夠扭轉敗局了,現在,幾乎每個華家子弟,都在心裡祈禱,祈禱蛇公子不要慫,能夠跟林逸光明正大的一戰!

林逸的話,讓蛇公子也愣住了,一張臉在瞬間陰沉到了極致,冷漠,不帶絲毫感情色彩,宛如毒蛇一般的眸子里,也充斥著濃濃的陰鬱跟殺機。

林逸的膽大妄為,有些超出他的預料。

「林少,你是不是有點看不清楚眼前的狀況?你我一戰,那就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啊!不管你我之間這一戰的結果如何,最終的下場,便是所有人群起而攻之,到時候,你我都要死在這裡,知道嗎?」

蛇公子瞪著眼睛,一副你個智障的表情,無比焦急的盯著林逸呵斥道。

「知道啊!不過,我今天就是想要你的儲物戒指跟手臂,你看著辦吧!給,我可以放你走,否則,一戰,既分高下,也分生死!」

林逸目光玩味的盯著蛇公子獰笑道,那口吻,感覺,彷彿是在跟自己的朋友說話一般。

蛇公子一聽,頓時愣住了,足足過了十幾個呼吸之後,才一掃之前的謹慎,凶光大盛,盯著林逸無比怨毒的怒吼道:「打斷我的胳膊,拿走我的儲物戒指?哈哈,林逸你看額真狂妄啊!我保證,我會讓你嘗遍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殘酷刑罰,我會殺了所有跟你有關係的至親好友,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的。」

「呵呵,現在的你,才是真正的你?」

林逸盯著蛇公子,一臉玩味的冷笑道。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你見到他的時候,必須要殺了他,否則,你就要像孫子一樣無比恭敬,否則,哪怕你只是看上他一眼,都可能給自己招惹滅門之禍。 而蛇公子便是這樣的人,更何況今天,他林逸殺了對方的便宜師傅,還搶奪了本來屬於他的寶貝。

雖然,蛇公子一直表現的非常慫,可兩世為人的林逸,又如何能看不出來對方的性格呢?

今日,他放蛇公子走,那麼就等同於是放走了一條無比陰險的毒蛇,而且這條毒蛇,還是有靈智的毒舌,他甚至可以做到二十四小時在暗中盯著你。

尋找合適的機會,給你致命一擊。

所以,林逸今日,故意激他,現在,看來,果然是林逸猜對了。

這一刻的蛇公子,就像是一尊古神蘇醒了一般,那種氣息,簡直強大陰邪的令人髮指啊!

遠遠的望去,蛇公子整個人,都好似被一團怒火包裹著,妖異的無法言喻。

而華家的子弟,此時一個個卻已經激動的忍不住顫抖了起來,如果不是都瘋狂的催動體內的靈氣,鎮壓著自己興奮的心情,說不定,此時這些華家子弟,都已經忍不住要哈哈大笑了起來。

萬眾矚目之下,林逸步伐輕盈的朝著蛇公子逼近。

當兩人的距離,只剩下七八米的時候,蛇公子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收斂,徹骨森寒,陡然爆發,渾身黑氣繚繞,嘶鳴,彷彿,他就是一條數百米長的黑色蟒蛇一般,給人一種驚悚,畏懼到了極致的感覺啊!

隨後,蛇公子猛的抬起手,一把銀色的蛇形長劍,此劍形狀甚是奇特,整柄劍就如是一條蛇盤曲而成,蛇尾勾成劍柄,蛇頭則是劍尖,蛇舌伸出分叉,是以劍尖竟有兩叉,劍身上一道血痕,發出碧油油的暗光,極是詭異。

「呼呼呼……」

腥風妖氣開始攢動、瀰漫、蓄勢,宮闕前方,黑風肆虐,遮蔽天日,彷彿真的有蓋世大妖出動了一般,天穹之上,烈日的光芒都黯淡了一些……

一股股令人心神顫抖、幾乎窒息的殘暴,悄無聲息的波動著,遠遠看去,蛇公子整個人成了一團黑色,一團於虛實空中波動的黑色。

極度恐怖可怕的黑風,已經將整個山頂都籠罩了起來。

四周,成千上萬的強者,在瞬間,幾乎是不能屏住了呼吸,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甚至,不少人都抑制不住的顫抖哆嗦了起來,心頭在這一刻也充斥著一股茫然,孤獨,無數的緊張感覺,簡直就像是小職員一下子見到了老總一般。

每個人所有的眼神都死死的落在蛇公子身上,不敢有一點點的眨眼,生怕錯過任何的一點精彩。

「呵呵,半人半妖?有點意思。」

林逸盯著蛇公子,抿嘴玩味的獰笑道,這麼恐怖的妖風,根本就不是人類能夠催動的,有些東西,是需要血脈之力,或者是種族天賦的。

而這妖風。便是其中之一,此時,乍一看,蛇公子似乎是因為催動了什麼詭異可怕的秘法,才導致妖風大作的。

可林逸的見識何等的犀利,如何能夠區分不出來這蛇公子的來頭呢?

正在操控妖氣的蛇公子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雙目之內充斥著濃濃的驚悚之色,他的身份可是他最大的秘密了,便是他這個便宜師傅都不知道,可現在,林逸竟然一口說出了他最大的秘密,他如何能不震驚呢?

人妖殊途,他們這種半人半妖的存在是最不受待見的,妖族嫌他們不夠強大,人族嫌棄他們無比的醜陋,邪惡,幾乎沒有任何一個種族願意承認他們的身份。

所以,久而久之的,便是他自己,都下意識的忽略了自己的這個身份。

「你今日必死無疑!」

蛇公子盯著林逸,咬牙切齒,無比猙獰的怒吼道。

下一秒。

蛇公子咬牙切齒,怒吼道:「金蛇劍法」。

四字吐出。

日月無光!!!

天地變色……

一道金色的劍芒,就像是傳說中的巨龍一般,在漆黑如墨的夜空中,驟然飄過。

極儘速度。

快!

真的快!

至少。

四周,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修士,目光都無法跟上金色劍芒的移動速度。。

差不多也就零點零一秒的瞬間,那金色劍芒,那逆天一劍,就直接到了林逸的身前,準確的說,是最致命的心臟部位。

林逸雙眸平靜,深深的,就像是看透了世間一切,諸天萬法一般平靜。

伴隨而來的還有一劍。

林逸這一劍,同樣很快。

至少,不比蛇公子的金蛇劍法慢。

這一劍揮出。

如他本人一般,風輕雲淡,完全沒有任何的靈氣波動。

可,這一劍,卻是林逸現在能夠爆發出來的最強一劍。

而後。

萬眾矚目下。

所有人的視線中,終於都出現了那一道無比詭異的金色劍芒,只是,他剛一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便也是他消失在眾人視線中的時刻,只見,按金色的劍芒,便像是一片片融化的金箔,慢慢消失在虛空之中。

「什麼?」

華天雄的眼孔驟然放大,心臟驟然一滯,瞳孔也在瞬間放大了到了極致,死死的盯著林逸,就像是兩塊兒磁石一般,死死的吸引在了一起。

而蛇公子的心情也在瞬間跌入了谷底,彷彿整顆心臟被灌鉛了一般的沉重,沉重到無法言喻的地步啊!

他不敢相信!

打死都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竟然有人可以恐怖如斯。

他是誰?

他可是讓人聞風喪當,成名五十年的蛇公子啊

可現在,他的金蛇劍法,他最強大的道法神通,在林逸的面前,竟然如此的脆弱不堪。

不可能,一百萬個不可能啊!

林逸的強悍打破了他這個妖孽對於這個世界的認知啊!

這些年,他不曾出世,也沒有做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兒,可他的修為卻沒有絲毫的退步啊!反而,有著非常恐怖可怕的提升,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實力,放在整個九重天,低沒有人膽敢小覷他啊!

可現在……

「金蛇劍法,呵呵,曾經我倒是知道一個使用金蛇劍的人,只是,人家可比你厲害多了,你這一招,真的讓我很失望,簡直就像是女人在耍劍,徒有其表。」

林逸抿著嘴,一臉的鄙夷,不滿,彷彿,威震天下的蛇公子,真的就是一攤狗屎一般,讓人厭惡。 蛇公子聞言,喉結蠕動,額頭上抑制不住的浮現出了豆大的汗珠子,緊張十萬分的吞咽了一下口水之後,才看著林逸哆嗦道:「你,你在什麼地方見到的?他,他是不是我族人?」

「呵呵,那就跟你沒關係了,殺人者仁恆殺之,所以……安心的賠你師傅去!」

林逸咧嘴獰笑,手中的十絕劍驟然抖動,一瞬便是千萬次的抖動,十絕劍蕩漾出漫天幻影,殺機更是如同滔天的海浪,驟然蕩漾在整個天地間,直接把蛇公子整個人都淹沒在其中。

「不……」

蛇公子瞪大了眼睛,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他剛剛可是主動攻擊,可他賴以成名的金蛇劍法卻依舊傷害不了林逸分毫,更不用說,此時他已經傷到了內服……

林逸這一劍,他是萬萬接不下的啊!

「呵呵,下輩子吧!這輩子說不已經晚了!」

林逸冷笑,劍光悠的一收,而後,天清地明,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恐怖沉悶的壓力,在這一刻蕩然無存。

天空上白雲飄蕩,山風微微吹拂,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只是……華家的子弟,此時一個個卻像是從水裡撈出來的一般,冷汗,幾乎濕透了他們身上的全部衣服,每個人目不轉睛的盯著林逸。

現在,整個山上,整個華家,再無一人能夠擋住林逸,他們便如同案板上的魚肉,生殺完全在林逸的一念之間。

「呼呼……」

華天雄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事到如今,已成定局,他倒也沒有什麼好掙扎的了,輕聲說道:「把華家的一切都交給林少吧!」

「是……是……」

華家子弟惶恐,稱是。

隨後,一個個神色畏懼的取下了自己的儲物戒指,恭敬的放在了林逸的面前。

不過是十幾分鐘的光景。

在林逸的面前,漂浮的儲物戒指就已經有上萬了,這是何等恐怖的一筆財富啊!

便是如林逸這樣,一輩子都不曾為修行資源擔憂過的人,此時在看到眼前密密麻麻的儲物戒指時,嘴角也抑制不住的咧開,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開心啊!

一切都是發自肺腑,就像是普通人看到了無數的鈔票一般,那種開心是無法言喻的,但笑意卻是止不住的……

「老大,把儲物戒指都給他們打爆,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天才地寶,我要吃天才地寶啊!」

神府也激動的不行了啊!在林逸的體內瘋癲的大笑道。

「呵呵,不著急,少不了你的好處,我比較好奇蛇公子他們的目的,看看再說!」

林逸聞言,卻沒有絲毫著急的意思,神色平靜的說道,不管是蛇公子,還是他那個便宜師傅,戰鬥力都堪稱是驚駭世俗啊!

他接近兩百萬的威力,兩世為人,戰鬥力,戰鬥經驗,以及戰鬥意識都恐怖到了極致,再加上他的力量以及道法神通的威力,本就比一般人要恐怖許多倍。

所以,這一番的機遇,造化,加起來,才能夠爆發出如此驚駭世俗的戰鬥力,雖然他的這些機遇不敢說是後無來者,但絕對敢說是前無古人了。

就這,他殺蛇公子跟他那個便宜師傅,也幾乎是底牌盡出啊!

可見,這兩人的實力是何等的可怕,如果不是兩人太過自負,進行單打獨鬥,一旦兩人圍攻,便是強悍如林逸,也撐不住一時三刻,恐怕就會徹底死在兩人的手中。

就算是有神府,就算是有混沌神雷,就算是他的血脈之力無比逆天都不行,之前,在吞天雷王的遺迹中,之所以能夠僥倖活下來,乃是因為當時,仲浩宇等人太過激動,太過大意。

否則,只要稍微留心一點,他林逸隨時都可能徹底的消失在這天地間。

半個時辰之後。

一群華家子弟歸來,每個人都如喪考妣,華家,傲視左旋天,數萬年,便是在整個九重天內,都可以稱得上是一流家族,可現在,這麼一個龐然大物,竟然被一個人給挑了,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是他們華家所有子弟的恥辱。

「林少,這是我華家數十萬年的珍藏,數量不多,可都是價值連城的精品!」

一名為首的中年男子,一臉唏噓,把兩枚儲物手鐲放在了林逸的面前,沉聲說道。

「呵呵,好!」

林逸淡然一笑,沒有一點不好意思的感覺。

修士的世界就是這樣,爾虞我詐,適者生存,強者為尊,他林逸如果不是戰鬥力逆天,現在搖尾乞憐的便是他了。

「老大,有,有寶貝,真正的寶貝,在第二個儲物手鐲里,我能夠感受到,真正的好東西啊!」

林逸剛把儲物手鐲拿在手裡,還不曾檢查,神府卻忍不住驚叫了起來,那激動的樣子,就差沒有直接跳出來站在林逸面前親自打開儲物手鐲一般。

林逸一聽,也是有些詫異,神府的胃口跟來頭,那可不一般啊!能夠讓他看上的東西,那絕對是價值不菲的寶貝啊!

當即,狂暴的神魂,直接野蠻的抹除儲物手鐲的神魂印記,神魂便直接湧入了儲物手鐲內。

這一看。

便是以林逸的心性,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啊!

多!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