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錚樺年紀大了,最喜歡看到的就是兄弟和睦。

陸司寒推著戰材昱上樓梯,他握住輪椅的手越來越緊,心中有些緊張。

今天是絕好的機會,一旦錯過,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測驗。

想到這裡,陸司寒直接鬆開雙手。

「啊!」

戰材昱驚呼一聲,輪椅側翻,他從樓梯摔下來。

陸司寒自認為沒有人的演技能夠逃過他的眼睛。

雙眸緊緊鎖定戰材昱,他摔到在樓下,整個人痛苦的蜷縮著。

蒼白的臉色中帶上紅暈,是不好意思,是羞恥的表情,他完全站不起來!

這是裝不出來的,他真的殘廢了。

「司寒,你在做什麼?」

戰錚樺立刻上前扶住戰材昱,他坐在沙發看的一清二楚,陸司寒是故意的。

在二樓的姜南初與松本葉子聽到響動,匆匆跑下來。

「父親,我沒事,只是有些點暈。」

「我們馬上去醫院。」

戰錚樺失望的看了眼陸司寒說。

他以為陸司寒是真心愿意接受家中所有人,現在看來他是非要攪的家宅不寧。

戰錚樺派車送戰材昱去醫院。

陸司寒與姜南初同樣離開議長府。

「司寒,剛才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不相信你會欺負殘疾人,是意外嗎?」

「我們現在是不是該去醫院看看戰材昱?」

姜南初一張小嘴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她同樣在等陸司寒一個答覆。

「我故意的,我想知道戰材昱是不是故意裝殘疾。」

「不會吧,在議長府他對我一向都很尊敬。」

「南初,你別忘了當初陸薰茵的事情,很多時候知人知面不知心。」

陸司寒平靜的說,他也不想做惡人,但為了南初的安全,只能剷除所有試圖給他使絆子的人。

「好吧,你的測試結果如何?」

「戰材昱的確殘廢,但這並不能作為他的免死金牌。」

「我們現在就去錦都監獄,我會將戰材昱的聲音播放給魏峰聽。」

陸司寒做了兩手準備,當陳管家推戰材昱進來時,他已經用手機開始錄音。

因為魏峰說過,雖然沒有見過幕後黑手,卻對他的聲音十分熟悉。

只有將戰材昱的聲音播放給魏峰,陸司寒才會徹底放心,再去考慮該用什麼心情面對同父異母的弟弟。

中午時候,魏峰剛剛用過午餐,就被獄警帶到審訊室。

看到陸司寒與姜南初兩人,魏峰十分不解,所有事情不是都結束了嗎?

「你來聽聽這道聲音,是不是和魏民雄聯繫的人。」

陸司寒點擊手機屏幕中的播放鍵。

戰材昱溫柔的聲音清晰的傳出來,魏峰皺了皺眉,聽的十分仔細。

「是他嗎?」錄音結束,陸司寒詢問道。

「絕對不是。」

「電話中的聲音優雅清高,帶著冰冷的語調,給我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道聲音,像是春天般溫暖,怎麼可能一樣。」

魏峰直接給出否定的答案。

陸司寒是帶著失望離開錦都監獄。

「幕後黑手不是戰材昱,我們不是應該高興嗎?」

「不管怎麼說,他也是你的兄弟。」

姜南初挽住陸司寒的手臂,親昵的說。

「只是突然一下子沒有方向,不清楚躲在背後的人是誰。」

「說不定只是松本青山的手下,根本不存在可怕的幕後黑手,哪裡會有人能夠掩藏的這麼好呢。」

「但願吧。」

兩人來到醫院,戰材昱已經準備出院。

方雅見到陸司寒,立刻擋在戰材昱的面前。

「陸司寒,我已經輸了,我敗給你了,這還不夠嗎?」

「戰珉被關在監獄中,材昱他只是殘廢,你都不肯放過他,你還是人嗎!」

「方雅,你少說兩句。」

「戰錚樺,難道只有陸司寒是你的兒子嗎?」

「我們材昱這次都腦震蕩了!」 “好了,今天我是有事兒來求你!電話裏說不清楚,所以我就來了!”江素素呼了一口氣說道。

“哈?什,什麼事兒啊?!”

小八驚奇的問道,一臉的茫然。

這時見江素素低下頭,偷偷一笑,然後看向他,說道:“我想,讓你假扮一次我的男朋友!”

“啥?!”

小八聽到這話瞬間驚了,然而心裏早已經樂開了花,:“江素素居然找我假裝男朋友,這是不是在暗示我什麼啊?”

“爲,爲什麼啊?”

小八心裏雖然激動萬分,但是臉上仍然是一副不知所以然的樣子問着。

這時,江素素臉色一苦喝了一口綠茶,說道:“這事兒也是說來話長了,簡單來說就是三年前我爸認識了一個人,我爸很看他,然後就想讓我嫁給他!我這幾年一直在外面上學,不知道怎麼了,這次回來我爸和我提的第一件事就是讓我和他見面!所以我就想….”

聽到這兒,小八有些傻眼了。

江素素的話他已經大概聽明白了,原來江素素是想拿他當擋婚牌啊!

小八聽後無奈的搖了搖頭,手一攤,笑道:“大姐啊,我這要啥沒啥,去了還不得讓那人給酸死啊~”

“哎呀,你就說幫不幫吧!我這實在物色不着合適的人了!”

江素素不高興的說道。

小八一聽,想了想,過了一會兒,說道:“好吧!誰讓你之前幫了我那麼多呢!這忙我幫了!”

小八大義凜然的說着,心裏早已經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盤。

雖然是假裝,但是假裝的有時候比真的還真!

保不準,裝着裝着,就變成真的了呢?

“嘿嘿嘿…”

小八不禁間已經笑了出來。

江素素在一片一臉無語的看着自己一個人在那YY的小八,滿腦袋黑線。

“好了,就這件事兒!明早八點我來接你!”

江素素說完,起身站了起來。

小八戀戀不捨的將她送到了門口。

“回去吧!突擊檢查不會完,可千萬不要讓我抓到哈~”

江素素說完,嫣然一笑,快速的跑下樓了。

小八站在門前,一陣發呆。心想:“天吶,要是讓江素素知道我把蘇夢妍領回來還睡了好幾晚,她會不會殺了我啊?”

想到這兒,小八頓時感覺脊背一涼。不禁打了個戰慄,轉身回屋了。

躺在牀上,小八忽然想起了先去和蘇夢妍的約定。說好要明天見得,想到這兒,小八悔恨的拍了拍頭,嘆着氣拿起了手機。

“夢妍,明天我有點事可能去不了學校了,你自己好好照顧自己!”

小八看着那條短信,心裏猶豫着,最終還是點了發送…



第二天。

小八早早就醒了過來。

飯沒吃就開始梳洗打扮,甚至還穿上了西裝,摸好了髮蠟。

“滴滴”

“滴滴”

小八正在衛生間臭美着,暮然這時,手機的鈴聲響了。

小八拿過手機,發現是江素素打來的。同時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剛好是八點整。

“喂~”

“喂,小八我馬上到你們樓下了,下來吧。”

“嗯好。”

小八說完就掛斷了電話,開門直奔樓下而去。

一路小跑,皮鞋的感覺讓小八仍然有些不適應,等到了樓下見那輛紅色的法拉利已經停靠在他單元門口了。

“我的天啊,你這是鬧哪出啊?”

江素素坐在車裏,看着小八這身打扮連連驚歎。

小八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然後嘿嘿笑道:“嘿嘿,這不是去跟情敵作鬥爭嘛!不打扮的帥一點,怎麼跟人家鬥嘛!”

聽到這話,江素素“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然後頓時笑得人仰馬翻。

“哈哈哈,你這傢伙,有我在你心虛什麼呀!來,上車!”江素素開朗的笑着,心裏早已經甜的如同蜜糖。她萬萬沒想到,小八居然對這件事這麼上心。

“好勒~!”

小八輕笑一聲,打開車門就坐了上去。

“繫好安全帶,坐穩了哈!”

江素素囑咐,小八聽了連忙照做。

江素素的車技他可是領略過的,如果上次自己沒有系安全帶,那個猛龍擺尾自己恐怕得飛出去。

小八汗顏着,繫好安全帶後,紅色的法拉利的發動機轟鳴,下一秒就如同一道紅色閃電一樣射了出去…

小八和江素素都沒有看見,在他們走後,在那牆角後面慢慢地露出了一個美麗的身影,對着疾馳而去的兩個人,一陣發呆….

沒過多久,車子穩穩的停在了市中心的一家西餐廳門口。

“我的天,這兒應該不便宜吧~”

小八下車看着那店門口的裝潢,連連驚歎。

這時江素素輕輕一笑,拉起小八的手就走了進去。

“哎哎?!”

小八被拖着走,心裏一陣暗爽。媽的,江素素那嬌嫩的小手也太滑了。真爽~

走進餐廳。

江素素四下打量。

這時餐廳角落裏一個身穿一身藍色西裝的人朝着江素素揮了揮手,江素素見到後嘴角上揚微微一笑,端莊大方的就走了過去。

小八走在這裏面則是有些心虛,周圍那溫文儒雅的氣氛有些把他攝住了。只能緊緊的跟在江素素身後,但是走了兩步小八又心想自己既然是來當男友來了,可不能給江素素丟份啊!

想到這兒,小八心裏頓時底氣十足,閃身站了出來,挺胸擡頭,臉上洋溢着自信。其實這時候小八心裏想的是,“汝都是平民,唯八爺我爲尊也!”。

這時,那人見到從江素素身後閃身出來的小八,本來欣笑着的臉瞬間僵住了。

“不好意思,久等了!”

江素素,微笑着坐到了裏面。小八也是順勢笑着坐到了她的旁邊。

這時,小八和那人都有些愣住了。

“哈?!”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