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者更加直接一點,將自己杯子裡面的飲品灑到他身上。」

「啊?這,這樣不太好吧。」蘇錦溪壓根就沒幹過這樣的事情。

「有什麼好不好的,照我說的這樣做吧,記住,千萬不要一去就暴露身份。」

「哦。」蘇錦溪緊張得不行,這樣做有用嗎?

到了高爾夫球場,蘇錦溪徑直去拿球服,珍妮連忙拽住了她。

「我的姑奶奶,你這是要去幹嘛?」

「不是要打球嗎?當然是換專業的球服打得更舒服了。」蘇錦溪一本正經道。

珍妮本以為自己都說得這麼明顯了她肯定知道是什麼意思,誰知這丫頭比想象中還要單純。

「小笨蛋,你以為今天是來打球的?剛剛我問你會不會高爾夫,並不是要你真的打得有多好。

你只需要有一些常識,和他能夠搭上話來就好,你呀,好好學著吧。」

蘇錦溪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好的珍妮姐,那我不用換球服嗎?」

「當然不用了,不然我昨天幹嘛要給你挑選衣服,你在這等著,我去打聽一下。」

「嗯。」

蘇錦溪無聊坐在一旁玩手機,一條微信進來。

T:「丫頭,在哪?」

「師父,我在高爾夫球場呢,這會兒我沒空和你玩遊戲,你要是孤獨的話就去打龍玩吧,哎喲,餓死我了,一大早就被拉起來折騰。」

司厲霆每次看到她的回復都哭笑不得,看來自己在她心中的形象已經變成無所事事的遊戲宅男了。

司厲霆將林均叫到一邊,「將我的位置泄露出去。」

「好的爺。」

不知道小女人看到自己就是帝凰的總裁會是什麼表情,應該會驚訝吧?

正這麼想著的時候一個頭髮花白,身穿球服的人朝著他走近。

「司大少,想要見你一面還真是不容易呢。」

「譚總客氣了,聽說你球技不錯,咱們好好切磋切磋。」

「好,求之不得。」譚總雖然比司厲霆大很多,在司厲霆面前也是十分謙和的模樣。

司厲霆正要拿球杆,想到小東西說餓了的事情。

「譚總,稍等我片刻,我去下洗手間。」

「司總請便。」

司厲霆親自去安排蘇錦溪的早餐,其實蘇錦溪就是個小吃貨。

蘇錦溪這邊珍妮輕鬆獲得了司厲霆的信息,「小蘇,我打聽到了,那位總裁現在就在1號球場,我們馬上過去。」

「好的。」

珍妮拉著她走得飛快,還不時叮囑道:「小蘇,記得我教給你的,先找機會和他認識,不要提合作的事情,最好搞到他的聯繫方式,明白嗎?」

「嗯,我明白了,不過珍妮姐,我不知道他的長相,也不知道他姓什麼,我怎麼知道誰是那位總裁?」

「我已經打聽過了,他已經在1號球場,那是貴賓區,閑雜人不能進的。

他很會打高爾夫,你看姿勢不錯的就是他了,好了,你進去吧。」

蘇錦溪心跳加快,「珍妮姐,你不去?」

「我經常出來混,難免會被人認出來,我不進來了,別緊張,加油,你可以的。」

珍妮將一杯橙汁遞給了她,「按照我之前教你的辦法,你就不會失敗。」

「嗯,我可以的。」

蘇錦溪端著橙汁,深呼吸一口氣,雄赳赳氣昂昂,以英雄就義的姿態進了場地。

遠遠就看到一個身穿球服,頭髮花白,揮舞著高爾夫球杆的男人。

看他的姿勢就很專業,再看看周圍似乎沒有其他更像總裁的人。

蘇錦溪又走進了些,看到他手腕上的那塊價值一百多萬的表,他肯定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不過他在打球,自己怎麼才能製造偶遇呢?

蘇錦溪腦部了一個小劇場:

她端著橙汁噠噠跑到男人面前,甜甜的叫著:「爺爺,你打球打得真好,教我好不好?」

不行不行,自己又不是小學生。

小劇場2:

自己邁著優雅的步伐,深沉道:「如果我沒有看錯,你這把球杆是82年的吧?」

呸,又不是紅酒,蘇錦溪都快抓狂了,自己被人搭訕的次數不少。

可是要她去搭訕別人,這還是頭一回,讓蘇錦溪頭都大了。

當她想得正入神,一不注意腳下踢到了人家的球具。

她今天穿的鞋子本來就高,身子失去了平衡跌倒。

手中的杯子在空中滑過一道優美的拋物線,橙汁灑在男人的頭上。

蘇錦溪的瞳孔一點點放大,眼睜睜看著他不僅被橙汁淋濕,杯子還砸向了腦袋。她,完了! 顧柒回到顧家,這段時間她最想的就是顧南滄,每天只能接視頻。

小傢伙看起來可比視頻里大多了,看到顧柒張開小手要她抱。

「我的好寶貝,媽咪想死你了。」顧柒親了親顧南滄。

「小姐,小少爺很乖,你走以後每天都很開心,幾乎很少哭鬧,再加上大家都疼愛他。」

「那就好。」顧柒抱著顧南滄不撒手。

「那個……小姐,阿旺剛剛通知我,先生想回中國,你要不要一起過去?」

顧柒看了她一眼,「你是想他了吧?」

「你不想先生么?我可是知道有些人做夢的夢話里都是念的先生。」

「好好好,我想他行了吧。」顧柒嘟著嘴,「訂機票吧。」

「對了,阿旺說如果你要去的話就將小少爺留在顧家吧,免得小少爺來回奔波。」

顧柒一愣,阿旺哪有這樣的權利說這樣的話,很顯然是穆南樞的意思。

那個混蛋還是不肯接受小南滄嗎?看到顧柒的臉色不太好看,顧浣連忙道:「小姐,其實先生是擔心小少爺長途跋涉太辛苦,而且國外的氣候也不同,孩子還小,抵抗力不好,萬一不適應病了也難受。



她這樣解釋倒也能解釋通,顧柒摸了摸小南滄的臉,「寶寶你要乖乖的在家等媽媽。」

顧柒確實很想穆南樞,自己不在的時候他肯定又不把自己的身體當回事。

至少顧南滄在顧家爸爸和爺爺都會好好對他,而穆南樞孤身一人,想著那道翩然而至的白衣背影她就十分心疼。

當真是緣也是劫。

「我知道了,你去安排吧,我去根爸爸和爺爺說說。」

「嗯。」

顧柒告訴老爺子要回國內的事情,老爺子的臉色有些難看,「是因為他?」

「爺爺,是的,我想他了……」顧柒就像是一個委屈的孩子一樣。

「沒出息。」

好歹她當年也是被人威脅跳海她也不鬆口的鐵血女人。

「對不起爺爺,原來愛一個人是這樣,我真的很愛他。」

「孩子大了,我們也管不住,只要他是個好人,對你好,我們也就放心了,南滄你要帶走吧?」

突然要帶走小曾孫,老人還有些不習慣。

「南滄還小,怕他長途跋涉不太適應,我打算留在顧家。」

一聽說要留在顧家,老爺子瞬間開心了不少,「那好,你就留在顧家,我們會好好照顧他的。」

「嗯,我相信爺爺和爸爸能夠像照顧我那麼照顧他。」

「你這個壞丫頭,我們爺倆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輩子欠了你的,好不容易將你拉扯大,現在還要拉扯你的孩子,以後要不要你孩子再生一個孩子出來讓我們拉扯啊?」

顧柒調皮的跑到老爺子的身後,給他捶背,「辛苦我家老爺子了,那你一定要長命百歲,然後照顧我孩子的孩子。」

說到長命百歲,顧柒突然想到自己吃的葯,如果給她的家人吃是不是有用?這樣的話他們就能活很久了。

「丫頭笑得這麼狡詐,是不是又在打什麼壞主意了?」

「才不是呢,爺爺你等一下。」

顧柒神神叨叨跑了出去,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給穆南樞打了一通電話。

「怎麼了?」 冷婚蜜愛:總裁誘妻入局 聽到那邊傳來濃重的喘氣聲,這丫頭又去哪裡瘋了。

「南樞,你給我吃的葯,如果給我爸爸和爺爺吃會有用嗎?」

「年齡越大,他的細胞和身體已經老齡化,如果是你爺爺吃了,頂多只能延緩幾年的壽命。

而你父親已到中年,身體已經日漸呈衰落趨勢,效果比你肯定會差了很多,粗略計算,大約在他原有的基礎上可以延續十幾年的壽命,這是最多了。」

「那也夠了,南樞,我可以給我家人服用這種葯嗎?」

「當然可以,這是你的自由,但前提是任何人都不能宣揚。

你也知道這種藥物雖然不能起死回生,一旦暴露會引發很大的麻煩和爭端。」

顧柒明白他的意思,她調侃道:「南樞,難道你就沒打算去申請個專利?我們光是靠賣葯都會發達的。」

「小笨蛋,我現在的資產和企業也夠你花一百輩子的。」

「這麼土豪?」

說起來穆南樞除了投資以外,他平時也沒太多花銷。

像是其他男人都喜歡干一些燒錢的項目,例如賭球賭馬堵牌,買車買奢瓷品,總有一款是燒錢的。

穆南樞平時沒事的時候就捧著書看,偶爾上網也是在搞一些自己看不懂的代碼。

他不抽煙不喝酒,要不就抱著一堆草藥折騰,可以說很經濟實惠了。

「養你沒有問題。」

一句話讓顧柒心情大好,她一臉花痴笑容,原來她也是這麼容易滿足的小女生。

「小柒兒,這葯已經違反了生老病死的自然法則,不宜大幅度推廣,如果被有心人知道,會引發很多麻煩的事情,給你的家人可以,但你不能說這是什麼,知道嗎?」

「我知道了。」

想著古代多少君王為了長生不老所付出的代價,在科技發達的今天,也沒說誰能製造出這種藥物。

而這是穆子期花了幾十年,再加穆南樞十多年耗費精力完成的,雖然利益是很大,危險和利益成正比。

顧柒開心的回房間取了藥物,「老爺子,你吃一顆。」

「這是什麼?」老爺子狐疑的看著從未見過的東西,是糖還是葯?

「反正是好東西,對身體好的,總之你每天吃一顆。」

顧柒沒有明說,但給兩人說了使用辦法,還讓兩人不要張揚,對於這個小孫女他們還是信任的。

第二天顧柒就和顧浣飛走,她也不知道,這一飛竟又是漫長的時間。

穆南樞早就安排了人手來接她,回到那個她曾經住了一段時間的大宅子。

顧浣想到裡面發生的事情,還有些心有餘悸。

阿旺體貼的在她身邊哄著她,不然她害怕。

顧柒則是四處看了一眼,沒有發現穆南樞。

「南樞呢?」

「顧小姐,先生有事出門了,辦完事就回來。」

「哦,好吧。」顧柒有些失落,還以為某人會等著她回來呢。

大院子經過幾個月的洗禮,已經恢復如初,裡面的植被長得也非常茂盛。

回到大床上,床上鋪著她最喜歡的床單,穆南樞提前讓人準備好了一切。

她抱著被子滾來滾去,顧柒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笑容就睡了過去。

不知道什麼時候,她似乎聽到了穆南樞的聲音。

除了穆南樞之外,房間中還有一道陌生的男人聲音,那是她從來沒有聽過的。

「你心意已決,我也不強求你了,這些年你為國家作出的貢獻我會深深銘記。

如你所願,你想離開我給你自由,既然你已經接手了歐洲勢力,我需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你說。」穆南樞聲音冰冷。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