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趕緊拉住天傲的手,“天傲你千萬別,一定還有其他辦法的,陳珂正在那我的血液做實驗,沒準會有什麼新的收穫,你乾脆陪我上去看看吧。”

“去吧你們,我們也要趕緊回去做事了,現在處處受制於人,可真是不爽呀!”鄭遠帆欠扁的抱怨着,和陳赫一起離開了。

冷天傲和他們點頭告別之後本想擁着我上樓,沒想到齊玥憑空插在我和他中間,對着天傲就做出一個要抱抱的動作。

“天傲叔叔,我要抱抱。”

“好!”

天傲恐怕是特別喜歡孩子,連想都沒想就把齊玥給抱了起來,那小子藉着天傲看不到的視角用眼神向我示威,我勾脣冷笑,用眼神不服輸的威脅他。

一個小破孩還學人家爭寵,如果再有下次,絕對吊起來打屁屁。

“天傲,你很喜歡孩子是不是?”

“恩,所以我很期待我們的孩子快點出生,如果陳珂的實驗失敗,你要答應我不管我做什麼都不能攔着我!”

我知道他說的是找十個rh陰性血的人,都說母憑子貴,天傲既然這麼喜歡孩子,難保我失去這個孩子之後他對我會冷淡。

而且我也很希望能救頑戊,當即點頭答應。

現在只希望鄭遠帆那邊的人數能夠,或者陳珂的實驗能夠成功了吧!

我們到了實驗室,陳珂還沒有做完研究,一直目不轉睛的盯着顯微鏡做分析的她額上滲出一排細密的冷汗,我趕緊拿出紙巾給她擦拭。

她渾身一怔,這才發現我來了,抱歉的對我說實驗還沒結束,讓我再等等。

觸及不遠處正在和齊玥玩耍的天傲,陳珂眼神明顯溫柔不少,淺笑着點點頭算是和他打過招呼了。

離得這麼近,我現在是真真切切看到她眼底的情愫了,絕對不會錯的,陳珂愛慕着天傲!!

我走過去坐在天傲跟前,眼神慢慢沉下去,冷靜分析起來,陳珂是個聰明人,在我眼前毫不避諱對着天傲眉目傳情,卻又沒有真正向我挑明,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她在試探我。

既然她把我當軟柿子,那我不介意裝傻到底,忍耐是有限度的,等到我忍無可忍的時候,那時候我就算做出什麼衝動的事情,我自己內心也更能說服自己。

我和天傲在實驗室中等了將近一個小時,陳珂的實驗終於完成了,看着她累得癱倒在椅子上休息,我嘴上說着感激,心頭卻不以爲意。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會對她感恩戴德,可是她現在竟然窺視我的男人,那就另當別論了。

天傲比我還激動,上前在顯微鏡前看了看,“結論如何?”

“我剛纔拿自己的血和夢夢的血試了試融合,結果顯示不是特別排斥,只有些許異變,恐怕會中和一些她細胞的活力。”陳珂耐心的給天傲解釋。

“那你的意思是,我能接受別人的血液了?”

我激動上前就要一試,沒想到被天傲攔下,他看着陳珂無比認真的問道,“請你告訴我更直白具體一些,我不能讓夢夢有絲毫的風險。”

陳珂鏡片下的瞳孔微微一眯,隨即很快恢復自然,“夢夢現在的血液比我們的血細胞活躍,恐怕她變成盾化和分化就是因爲rh陰性血的原因。” 124 換血

“你的意思是,之所以我會變成分化和盾化的共同體,是因爲血液的關係?”我猛然想起一個人來,看天傲的臉色估計他也想起了。

我記得聶崢可是和我一樣,那傢伙該不會是rh陰性血吧?

“是的,所以你如果注入了普通屍鬼的血,恐怕以後就沒有盾化技能了。”陳珂繼續解釋道。

“沒有最好,我巴不得連分化的技能都沒有了,那樣我會不會變成一個正常人?”

“有可能,因爲你本身是個活人,只不過血液中被注射了病毒所以才變成屍鬼的。”陳珂說着滑動椅子到顯微鏡旁邊,隨手拿起一組活人的血液就開始做實驗。

“還是算了,變回常人不見得是最好的。”一直沒說話的冷天傲突然開口。

我不解的看着他,卻見他臉色有異,他是在怕我變回常人之後就不是他的同類了麼?

陳珂一直在做研究沒有答話,我走到天傲跟前抓住他的手,“其實我變成什麼我不是很在意,我在意的是肚子裏的孩子,只要孩子能平安,我變成什麼都無所謂。”

沒想到冷天傲一把把我抱進懷裏,可以感覺到他手上的力道比平時重了不少,就像是在怕我逃走一樣。

“如果你變回常人,很輕易就會被殺,而且壽命不過短短几十年,我不希望你變回去,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永永遠遠在一起。”

他說的很認真,眼神熱忱懇切,試問哪個女人能拒絕心愛之人永遠相伴的請求?

我淺笑着將頭靠在他肩膀上,雙手環緊他的腰身,“那我就永永遠遠的陪着你,不管是屍鬼還是鬼,都永遠不離不棄。”

“砰—-”

玻璃掉在地上的聲音,回頭只見陳珂尷尬的笑了笑,趕緊把玻璃碎片撿起來,“剛纔不小心打碎了,反正你不想變回常人,這實驗不做也罷。”

剛纔真的只是巧合麼?

若不是早就知道她心中的想法,恐怕我會以爲她臉上不自然的神色是在自責,可現在無論她怎麼掩飾,我都能看到她眼底深藏的憤怒。

“沒關係的,謝謝你這麼幫我。”我說着從天傲懷中退出來。

“那你準備怎麼辦,繼續尋找rh陰性血的屍鬼,還是用普通屍鬼先在身上實驗一下?”陳珂說完就去拿針筒準備抽血,看樣子是不容我拒絕了。

天傲倒以爲她是一片好心,滿眼期待的看着我。

不管做哪種選擇,在把自己當成實驗品是不可避免了,倒不如趁着天傲在這裏試一試,如果出了什麼問題,至少他在我身邊,我不會那麼害怕。

等我點頭之後,陳珂立即喚來齊玥,撩起他的小手就要紮下去,我趕緊阻止她,“你這是要幹什麼?要用齊玥的血麼?”

陳珂臉上一點心痛都沒有,轉過頭看着我笑得很無害。

“只抽一點點沒問題的,這醫院中只有我和玥兒兩個屍鬼,剛纔我做實驗用了不少自己的血,現在只能抽他的了。”說完,不給我任何拒絕的機會,她就一針扎到了齊玥的小手臂上。

我心頭一緊,視線複雜的看着陳珂。

這一招未免太狠了,爲了救我不僅犧牲自己,連自己的兒子也可以不眨眼的犧牲!!

抽點屍鬼的血是沒什麼,可這種捨己爲人的精神,天傲的爲人一定會很感激的,果不其然,天傲的眼中此刻滿是感激,眼底的深層竟然還掩蓋着一抹心疼。

呵,真是見鬼了!!

不過我相信天傲是愛我的,所以就算陳珂犧牲兒子他也沒有阻止,眼看着血液快要超過三百毫升了,我趕緊阻止陳珂。

“夠了夠了,先試一下用不了多少,咱們成年人每次獻血纔多少,再抽下去孩子會不行的。”

可陳珂一點也不聽我的,我趕緊拉了拉天傲的衣袖,終於天傲開口之後陳珂在停止抽血。

此刻齊玥小臉已經很蒼白了,天傲趕緊過去將他抱進懷裏,“沒事的,晚上天傲叔叔帶你去補補。”

“恩恩。”齊玥乖巧的靠在天傲肩頭,以往活潑好動的他,現在看起來很虛弱。

這小破孩給我使了不少絆子,可我也沒想害他,要早知道陳珂要用齊玥的血,我肯定不會點頭答應的。

現在血已經抽出來了,箭在弦上,我更不能臨時退縮了,只好躺在研究室後面的休息室裏,陳珂很快就給我準備好輸血需要用的東西。

不知道爲什麼,我心頭總覺得有些不舒服,也不知道是哪裏出了問題。

因爲是換血,一邊輸入,一邊就得輸出,陳珂手起刀落就在我手腕上劃下一道口子,暗紅色的鮮血往外流,不斷線的流進病牀下的盆子裏。

還好我沒有暈血的症狀,不然這樣眼看着從自己體內放血,還不暈死纔怪。

天傲一直坐在我身邊,見陳珂要扎針了,他抓住我的手緊了緊,“我會在這裏一直陪着你的,如果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就叫我,我一定不會讓你出任何問題的。”

“幫我把聶崢叫來。”

不知道爲什麼,我竟然脫口而出一句這樣的話。

天傲是知道聶崢和我同屬盾化分化的共同體,也是爲了我的安全着想,他點了點頭出去了。

天傲剛走,陳珂拿着吊針就插進我的血管裏,一邊將輸血量開到最大,一邊說道,“你體內的血放的比較快,這邊也得快速進入纔是。”

我心頭冷笑,這當我是三歲小孩麼?

不是說好了只是先實驗一下麼,就算是輸液也好歹做個皮試呀,她這是直接就要給我換血的節奏呀!!

而且我都放血快超過一千毫升了,這才三百多升輸入進去,能夠麼?

我強壓下心頭怒火點點頭,然後閉上眼睛。

病嬌大叔悠著點 現在還不是和她打開天窗說亮話的時候,她既然這樣做,那待會看她如何收場吧,失去了幾千c血,我還死不了!

陳珂給我輸血之後並沒有離開,而是搬了張椅子坐在我跟前看着我,嘴裏說着和天傲之前一樣的話。

“夢夢,要是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就立即告訴我。” 125 心機婊

“好,你去給我拿條繩子過來!”

陳珂不明白我爲什麼要繩子,乖乖的給我拿了一條放在跟前,然後在我旁邊坐了一會就去做實驗了。

等她身影一離開,我趕緊拿繩子把手腕纏住止血,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肯定會故意忘記我還在放血的事情,等她想起來我的血都不知道流了多少了!

屍鬼的傷口癒合很快,等我把血止住不久傷口就完全癒合了。

齊玥的血進入我的身體開始還沒什麼問題,可隨着血液流向四肢百骸,我渾身就像是火燒一般疼痛,那種撕裂又重組的感覺,就和之前在停屍房白大褂給我注射的屍鬼病毒一樣。

該死的,那個女人不會是在血液中添加了些什麼吧?

不僅如此,連我都能感覺到我血液對齊玥的抗拒,兩股血液在我體內交織搏鬥,肉眼可見的凸起不斷在我渾身遊走,就像是身上長了一個瘤子。

好痛!

我凝眉揪緊牀單,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不動聲色把插在手上的輸血管拔掉。

血袋內約莫還剩下兩千cc的血,全都順着針頭流到地上。

“啊……”

疼痛實在難熬,我咬緊牙關卻還是發出了一點聲音,陳珂聽見了趕緊跑來我牀邊,觸及我拔掉的針頭先是臉色一緊,隨即故意慌張的問道,“夢夢你怎麼了?”

“沒什麼,好像有些牴觸,齊玥的血我還是不要用了。”

哪知道我剛一說完,齊玥就一個翻身跳到我跟前,惡狠狠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彎下身子就把針頭撿起來,“好心抽血給你,你卻不用,你這個壞女人給我把它用完!”

他說着就朝我的手臂上紮下來,陳珂要阻止他卻‘慢了一步’,等到齊玥把針頭插進我手臂上才慌忙把齊玥抱住,可是齊玥兩手抓住我根本不肯鬆手。

齊玥的血直接輸入我的肌肉之中,我的手臂立馬腫起一個大包。

這兩人配合未免太默契了,我趕緊用另一隻手把掛着血袋的撐杆打倒,血袋掉到地上就輸不進我體內了。

“齊玥,你幹什麼,快點放開阿姨!”陳珂現在才蠻橫的將齊玥手裏的針管搶過去。

這下我是真真切切把這兩人給看白了,終於明白之前頑戊爲什麼要對我說那樣的話。

奪妻蜜愛狼總裁 他們兩個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齊玥一直在發怒,迅速就掙脫陳珂的鉗制開始攻擊我,沒辦法我只好忍着全身的疼痛回擊,全身火燒一般的感覺,加上對他們的憤恨,我出手也比較重。

這場戰鬥得立即速戰速決才行,不然天傲回來看見我欺負一個小孩子,難免會對我有些負面印象。

“齊玥住手,不然我不客氣了!”

我翻身跳下牀,幻化出手腕的三棱梭想要震懾他,沒想到齊玥直接把他無形的氣韌嗖嗖朝着我砍過來,我趕緊閃身,剛纔站立的鋼板牀直接被齊玥劈成了兩半。

“陳珂,趕緊讓他住手,我不想和他打!”

“夢夢對不起,你知道的齊玥一發狂誰的話也不聽……”說完她裝模作樣的喚了齊玥兩聲。

算了,一看就是不打算幫我,我啪一聲就甩出帶着倒刺的鞭子,或許是因爲血液有變的原因,這次我的鞭子明顯輕了不少,也細了不少,細得來就像是一根蠶絲。

原本連接在鏈條鞭子末端的三棱梭也變得纖細如針,一根長長的三棱針。

千迴百轉之戀 可我已經來不及詫異了,齊玥的攻擊接二連三直朝我面門,屍鬼都知道被爆頭就等於是死,這孩子是打算要我的命呀!

該死,既然是這樣,我也不用對他客氣了。

兩手一抖,‘蠶絲銀針’盡數飛出,霎時肉眼可見的白色光暈纏繞在我的指尖,沿着絲線將‘蠶絲銀針’整個包裹一層,銀針劃破的地方,彷彿連空氣都燃燒起來了。

而且這一次,我竟然能看清齊玥所使用的武器了,那是兩隻類似螳螂的透明鋸齒前爪,爪子可以無限伸長,靠近他肩部的爪臂孔武有力,所以每一次他的攻擊纔會帶着那麼強大的力量。

他一爪襲擊過來,我迅速手指輕動,挑起銀絲就纏住他的爪子,然後猛地一拉,只聽見鏘鏘如玻璃打碎的聲音,齊玥臂膀左邊的爪子被我的銀線給絞碎了。

“啊……”齊玥痛的慘叫一聲,半跪在地上,雙眼充血的看着我。

他眼中除了憤恨還有深深的震驚,之前不久我和他才交手過,當時我完全不能抵禦他的招式,臉上還被他劃了一道口子。

而現在,我不僅能看清楚他的攻擊,還能一擊把他打敗,連我自己都震驚了。

“齊玥!!”

陳珂一聲驚呼,跑過去就想抱住齊玥,可齊玥卻一掌把她推開,眯起嗜血的雙眼看着我,我知道他是在醞釀下一次攻擊。

“齊玥收手吧,你是打不過我的!”

估計是因爲齊玥的血,所以我能看見他所用的武器了,纔想起他曾經被改造過,和陳珂的血在本質上還是不同的,只是不知道陳珂是不是故意要用齊玥的血輸給我的。

陳珂也看到了我剛纔的實力,抓住齊玥的手緊了緊,“齊玥你天傲叔叔快回來了,不要和阿姨打架,不然叔叔會不喜歡你的。”

齊玥一聽見天傲的名字眼神有了些鬆動,不過下一秒他嘴角輕輕動了動勾起一個邪惡的弧度,下一秒後腳一用力,整個人彈起來就用另一隻螳螂臂朝着我砍下來。

本來他的攻擊速度算是極快,以前的我肯定是看不清楚了,可是現在我能力提升之後,他的動作在我眼裏就變成了慢動作了,我趕緊閃身躲開,地上被他鑿出一個巨大的口子。

我不停的躲閃他就不停的進攻,恐怕只有把他打到重傷不起他纔會停止。

“齊玥,你趕緊住手,不然我不客氣了!”

“臭女人,你來呀,你以爲我會怕你?只要殺了你,天傲叔叔就是我和媽媽的了!”

呸!

當你是孩子不和你一般見識,這還蹭鼻子上臉了? 126 要我還是要她?

而且聽了自己的孩子要搶別人老公的話,陳珂竟然一點表示都沒有,站在那裏故作着急,其實心頭怕是巴不得我早點死吧?

我胸腔怒火一來,數十根蠶絲銀針接連從手腕飛出,冷光閃閃,殺氣逼人,幾枚三棱針直接插進了齊玥的小腿。

“啊……”

齊玥痛苦的慘叫一聲,跪在我面前,陳珂一看苗頭不對,趕緊跟着齊玥跪在我跟前,“夢夢,他還是個孩子,他不是故意的。”

“陳珂對不起了,我現在不給他點厲害,他恐怕還會撲上來,你放心,我不會殺他的!”

說完,我指尖一彈,那原本穿透齊玥小腿的銀針三棱梭突然迅速旋轉,動作迅猛的被絲線從他小腿中拉出。

霎時,眼前血肉橫飛,齊玥慘叫着倒在地上打滾。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