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旱魃這件事情,就不能深深的記在心裡嗎?

非要說出來!

元不爭不點頭,也不搖頭。

心知肚明就好。

「什麼?這女孩兒也不是人,是殭屍?」

「什麼殭屍,是旱魃,旱魃比殭屍更厲害!」

「天吶,這簡直是要咱們全村的人都死啊!一個殭屍已經讓咱們村裡大半的人都死了,現如今又出現一個更厲害的!」

「你們別瞎說啊,那殭屍說女孩兒是旱魃,可那女孩兒可沒有承認!說不定殭屍是胡說的。」

「也對,也對啊。」

不爭魃:「……」

幸好本魃沒有應下。

這要是應了?

分分鐘背黑鍋的人就是我啊!

「元哥,元哥你終於來了!」

殭屍耀的聲音,突然變得喜悅了起來,甚至整個人都朝元不爭跑了過來。

那親昵的稱呼,激動的神態,妥妥的兩人認識啊!

殭屍,能和人這般親切熟悉嗎?

「你們看,你們看,那殭屍朝女孩兒跑了過去,口中還喊著元哥,他們兩個就是認識!」

「那女孩兒也是殭屍,也是殭屍!」

「怎麼辦,怎麼辦啊,天要亡我趙王村嗎?造孽,造孽啊!」

「認命吧,我們今天都會死,全部都會死的!」

殭屍耀恨不得將老鄉見老將,兩眼淚汪汪展現的淋淋盡致。

不爭魃:!!!

「旺財,這肖江耀搞什麼?」

這是認死了,想要拖本魃下水嗎?!

【神仙姐姐,我不知道呀?】

男主肖江耀為什麼突然變成殭屍?我都不知道呢?

汪和殭屍的腦子,結構是不一樣的。

本旺財看不懂。

要你何用?!

旱魃爭只翻白眼。

【!!!】

神仙姐姐,要我有什麼用?神仙姐姐你真的不知道嗎?

罷了,罷了!

本魃先制服住他,穩定住局面再說。

狗男主突然成殭屍?

難不成是中了毒?

又或者是被人,穿了?

「嘭嘭嘭——」

穿著一襲紅色長裙的女孩兒,三下五除二的便制服住了殭屍耀。

被一根特質的繩子,緊緊的捆綁住的殭屍耀,無論如何掙扎,都沒能掙扎開那繩子。

「元哥,元哥,你放開我,放開我啊!」

「元哥,我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敢了,你放開我好嗎?我下次再也不單獨出來玩了。」

「元哥,元哥……」

殭屍耀嘴裡『叭叭叭』個不斷,說話是越來越666了。

明明剛見到元不爭的時候,某殭屍還一副說不好話,並且失憶了,不認識不爭魃的樣子。

這是完全適應了? 劉若馨不能再明哲保身了,看樣子,洪光旭也是有備而來,台下有很多他的同夥。如果不幫周字,他很可能要吃虧。而且現在這隻要他出面,才有力道,因為他劉若馨是劉家主事的人,而劉家可是名聲響噹噹的。

「洪大師,各位,」劉馨上前幾步,「什麼事都存在一個理安,你洪大師以假亂真,坑害我們商人,周先生出面為我們大家說話,這是一個正直的人應該做的事。你如果要在這一行混下去,當然是應該改變作法。」

劉若馨說此話時,發現有很多人正湧向自己,有的還圍著剛才對周安說情的那個姓方的家主,「姓劉的,你不要以為劉家財氣大,就目中無人,告訴你,我們洪大師可也是有相當背景的,識相的,給我們洪大師賠個禮,帶著這個姓周離開,我們可以網開一面。」

劉若馨感覺剛才的話太溫柔,所以這一行人得寸進尺,便想說一些狠話。

正當劉若馨還要說什麼,洪光旭開言了,「各位,今日之事,就算姓周的不再為難本大師,本大師也不會就這樣不了了之。」

劉若馨明白了,現在周安的處境不妙,暗中對周安使了一個眼色,意思讓周安想法子離開,但周安卻不理會她這一點,只見周安冷冷一笑,「姓洪的,你要不臉,在這裡賣假貨,居然還振振有詞,你想怎麼樣,劃一個道兒吧,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大本事。我周安經過大風大浪,可不怕你這樣的貨色。」

洪光旭也還以冷笑,「哼,有什麼本事,你試一試便知,現在我正式提出,與你鬥法……」

周安一聳肩,「哈哈,鬥法?好呀,怎麼斗?」

洪光旭其實是有著二十多年練功經歷的修行者,而且所學也比較雜,可以說算得上是一個有著真本事的人,前面我們也提到過,他的「段」位不低,達到了極高的層面。而且這些年來,他一直沒有間斷修行,可以說是實力強大。

「很簡單,我們分三步比試,一比內功,二比招式,三比功法。」

周安一笑,「很好,就依你,那我們開始吧,對了,這個場面應該讓記者錄下來吧。」

洪光旭道:「姓周,你別打岔,來吧。」

周安道:「好,第一場,我們比內力,我們雙掌相抵,誰先動,誰輸。」

洪光旭也不說話,躍向周安,單手伸出,周安也是單手伸出,兩掌相接,立即在接觸處冒出一縷青煙,行家都知道,這是兩人在運氣。

比拼持續了近三分鐘,之前,兩人都是面沒改色,但第四分鐘末,洪光旭額角上滲出了些許汗珠,周安呢,臉也漲得通紅,但周安心裡明白,洪光旭在內力上比自己遜一點點,所以找了一個機會,突然發力,洪光旭本來以為周安會打持久戰,在發力上有所保留,所以吃了一點虧,被周安內力一震,退後了一步,先動了,當然是輸了。

「你使詐!」洪光旭叫了起來。

周安哈哈大笑起來,「洪大師,兵不厭詐,這個道理你不懂吧,說真的,論內力,我還真比不上你,不過,贏就是贏,輸就是輸,還要比嗎?」

洪光旭被周安說得有些心浮氣燥,心浮氣燥,可是練武的大忌。

「誰說不比,我們比招式,以十招為限……」

周安打斷了洪光旭,「不,不用十招,就三招,三招之內,我打不過你,我周安認輸。」

劉若馨替周安擔心,「周安,你不要太大意!」

周安回頭朝劉若馨一笑,「放心,我能應付。」

「這個時候,你還心思和女人說話,你當真不怕死?三招,你也太狂了吧?」洪光旭冷笑道。

「死?我當然怕呀,不過,你有本事讓我周安死嗎,說到狂,喲,還真讓你說中了,不過,我周安就這個脾氣,看招。」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周安,採用對付松青子的招數,一躍而到空中,空中轉體,雙手合一,朝洪光旭天靈蓋擊去。

但洪光旭卻比松青子高明得了,並沒有躲閃這一招,而是單手向上,硬接了周安這一招。

「碰!」兩手相接,發出一聲巨響。

周安感到手有點麻,這個洪光旭,還真的有兩下子,當下,立即變招,又是空中一個轉體,不過,這次可不是象對付松青子一樣,用無影腳,而是用所謂的陰招,單腳向洪光旭私處踢去。

有一事大家很可能不知道,那就是十多年前,洪光旭曾被一個江湖遊俠踢中過私處,很長時間,洪光旭因此不能有正常的夫妻生活,「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這次洪光旭當然怕私處再次被,忙用雙手加以掩護,然而,周安這一招卻是虛招,他看準了洪光旭的心思,立即變招,經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點了洪光旭膝蓋附近足三里穴道。洪當旭穴道被制,當即跪了下來,周安立即上前,踩在了洪光旭的身上。

「怎麼樣,洪大師,這可剛好是第三招,你就輸了吧,現在你還有什麼說說。」

洪光旭一下哭喪著個臉,「周安,不,周大俠,你放過我吧,我也只不過是想賺點錢,我沒有壞心思的。」

周安朝大家看了看,「你們說怎麼辦?」

有些人說放過他,有些人說殺了他,周安看了劉若馨一眼,「若馨,我聽你的,你說怎麼辦?」

其實劉若馨明白,周安是想讓劉若馨作好人,也讓眾人知道,劉家大小姐是一個和善的人。

「周安,得饒人處且饒人,放過他吧,不過,洪大師,你以後再別作掛羊頭,賣狗肉的事。」

洪光旭連連點頭,說可以,還讓劉若馨和周安再一次監督他,因為,下一場,他還要監拍古董。

「這可是你說的啊,如果再作假,我可不饒你。」周安說著放了洪光旭。

可是狗改不了吃屎,在監拍古董時,洪光旭再一次以次充好,拿一些廉價的古董到拍賣場上。 「閉嘴!」

什麼亂七八糟的?

本魃和你熟嗎?!

殭屍耀你可別亂說話。

你說這樣的話,很容易引起其他人對本魃的懷疑好嗎?

本魃還想好好的,輕鬆自在的活著呢!

「爭爭?」

殭屍耀被抓住后,趙王村中設下的禁制便消失不見了。

不過眨眼間,許多趙王村的村民,便一一現出人形來。

原來很多人都距離的很近,卻相互看不到對方。

「你沒事吧?」

旱魃爭不動聲色的將自家少年,上上下下的掃視了一遍,確定了他沒事後,一顆心才算放下來。

【神仙姐姐,你不是不關心小道士嗎?】

不爭魃抿抿嘴。

「旺財,你很多事啊。」

我關不關心小道士,和你一隻汪有關嗎?

還是說?

你看上小道士了?

【!!!】

神仙姐姐我不說話了,不說話了!

我就不應該這麼關心神仙姐姐你。

「爭爭,這隻殭屍就交給我吧。」

元不爭點點頭。

村民見清風月不僅拿出了黃色的符紙,還嘴裡念念有詞的。

當符紙貼到殭屍耀的腦門上的時候,剛剛還喋喋不休,聒噪的很的殭屍耀,頓時就不說話了。

「大師,大師啊!」

清風月這一手,頓時看的四周的村民,眼睛都是一亮。

接著便是村民跪下,朝清風月磕頭的場景。

「大師,你一定要救救我們,救救我們全村的人啊!」

「大師,你可一定要將這殭屍收服了,消滅掉啊!」

「大師,大師……」

村民們你一言我一語的,亂糟糟的不行。

「什麼大師?我看他就是個騙子,假道士!」

「你們忘了這殭屍之前說的話了嗎?它說,眼前這個女孩子也不是人,而這個道士明顯就是和這女孩兒一起的!」

眾多村民中,突然一道聲音響起,說的是有理有據的,聽的一干村民,迅速的拉開了和清風月之間的距離。

之前元不爭是想擠到村民中,站到小道士的身邊都不可能?

現如今她望著身旁站著的,頗為無辜的小道士,默默的搖搖頭。

嘖嘖嘖。

現如今的人類啊,還真是善變!

不對。

人類什麼時候都是善變的動物!

還很容易……受人鼓動。

「對,這個女孩兒她不是人類,你看她的指甲是黑色的,全黑的!」

「還有,這殭屍之前能說話的時候,叫這女孩兒『元哥』,態度明顯很熟絡。」

「這女孩兒十分厲害,分分鐘就將那殭屍制服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