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才說了,誰要是畫的好誰就有獎勵。

老嚴,把獎勵拿過來。」

老爺子的助理捧來一個盒子,老爺子接過盒子遞到宋晚舟面前,「丫頭,收下。」

少年笑盈盈的說道:「嫂子,趕緊打開讓我看看爺爺準備了什麼好東西。」

宋晚舟笑着打開了錦盒。

錦盒裏面躺着一個紅色的本本,少年好奇的拿出本子翻開來一看。

「雲島產權證?哇撒,嫂子,你發達了。」

少年沒心沒肺的一句話讓現場所有人都怔住了,大家表情各異,心思也各異。

特別是劉曼和陸安安兩個人,臉色都綠了。

雲島。

江城周邊最有價值的一座旅遊島嶼,市值至少是十億。

十億啊。

就這麼隨隨便便的送給了宋晚舟。

怎麼能不招人嫉妒。

陸安安垂在身側的手指緊緊的攥了起來,如果剛才沒有畫畫這一出的話,說不定老爺子看見她送的名家字畫,一開心,這座島就是她的了。

陸安安現在恨不得吐血,後悔的要命,可是就算再怎麼後悔也來不及了,那座島已經變成了宋晚舟的。

該死的賤人。

今天明明是該她出風頭的時候,卻便宜了宋晚舟。

關鍵是,她從來不知道宋晚舟會畫畫。

要是知道她畫畫得這麼好,她怎麼可能給她做嫁衣!

宋晚舟顯然也被這個禮物嚇到了,她真沒想到老爺子這麼豪氣,一出手就是十億,這她哪裏敢收。

要是她還是老爺子的孫媳婦還好說,至少她也算是陸家人。

現在她已經跟陸諶沒有任何關係,這份禮物,說什麼都不能接受。

「爺爺,這個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老爺子笑道:「這是爺爺的一番心意你要是不要的話,那就是瞧不起我這個老頭子。」

「不是……」

「那就收下,你跟陸諶那臭小子結婚的時候沒有儀式也沒有蜜月,我們陸家欠你太多。正好,這座島買下來了你可以隨時和臭小子去度假。

聽說很多情侶都會去那裏玩,臭小子,聽見沒有,找機會帶你媳婦兒去。」

陸諶彎唇一笑。

「放心爺爺,我們明天就去。」

宋晚舟瞪了陸諶一眼,眼神警告:誰要跟你一起去度蜜月了,別瞎說。

她正準備說以後再說的時候,老爺子笑道:「既然這樣,那明天我們一起去。」

宋晚舟:「……」

這,是逼着她和陸諶度蜜月的節奏? 「這不是你領情不領情的事!」主治醫生此時也顧不得張凡有什麼過硬的後台了,「這是正規醫院,我請你馬上離開這裡!」

「哼,剛才她心跳停止時,你怎麼不請我離開?」張凡冷笑道。

「剛才不請你離開,現在我改變了主意,請你離開!你趕緊走,不然我叫保安把你抓起來!」主治醫生喝道。

「好好,我很害怕你,但我走的時候,要把患者一起帶走!」

張凡心裡明白,對於這伙傢伙來說,四姐就是一塊肥肉,治好治不好,也要在他們這裡扔下十萬八萬的,他們跟強盜沒什麼兩樣。

四姐家裡困難,怎麼受得了他們這樣的盤剝!

而且,他們會把所有的葯都猛勁地給病人用上,把病人弄得半死不活。病人病情越重,他們賺的錢就越多。

「帶走?沒門兒!」男醫生蹦了起來。

「卧槽你姥姥,野郎中窮瘋?到我們醫院來搶患者?」另一個男醫生罵道。

張凡微笑著,把目光投向兩個醫生,「怎麼,我不是警告過你們兩人嗎?閉上你們的逼嘴!」

「老子今天廢了你!」一個男醫生揚起手,把手裡的病歷夾子狠狠地向張凡砸來!

若是一般人,這麼近的距離,肯定砸得頭破血流。

張凡輕輕一閃,伸出手,接住病歷夾子,往回一帶,將夾子扯過來,摔到地上,然後伸出雙手,向前摁住兩個男醫生的肩膀:「你們倆別激動,小心尿褲子。」

說話之間,手上用力,一股內力,透過肩膀,直達兩人脊柱。

勢大力沉,內力直逼腑臟,逼迫膀胱,壓強劇增。

二人即使有「鐵門栓」、「瑣陽功」,此時也無濟於事了。

只覺得關口一松,一陣快意襲來,尿水脫穎而出,順襠而下,直達腳面!

「啊!」

在場的人都輕叫了一聲,因為人人都聞到了一股濃郁的尿味。

低頭一看,只見兩個男醫生的腳面已經打濕,黃黃的尿水,流到了白瓷磚地面上,慢慢向外流去!

兩人頓時目瞪口呆,雙腿發麻,膝蓋打彎,眼瞅著就要跪了下去。

「別給我跪!我承受不起!」張凡微微一笑,鬆開手。

主治醫生此時臉色微黃,說不出話來。

看見張凡回過身來,以為張凡要給他也來個尿襠功,嚇得後退兩步,堆著哭不哭笑不笑的臉,「張先生,張先生,當然了,如果病人本人同意的話,當然可以辦出院手續!」

「我特么從進這個搶救室以來,就聽見你說這麼一句人話!」

張凡笑罵了一句,然後把眼光落到四姐臉上。

剛才,四姐已經領教過這幫人的兇險,如果自己繼續呆在這裡,有可能被這伙庸醫名正言順地謀殺掉!因此,對於她來說,沒有什麼猶豫。

「我要出院!」

四姐堅決地說。

「你……你可想好了,你現在身中劇毒,如果出院的話,可能生命不保!」主治醫生看了張凡一眼,小心翼翼地威脅道。

「你們已經殺死我一回了,難道還想殺我第二回?」四姐昂首道。

「走!」

張凡沖孟津妍一揮手。

孟津妍上前,輕輕架起四姐。

出了衛校醫院之後,孟津妍問:「張凡,往下怎麼辦?送四姐到哪裡?」

「先送市中醫院,請苟院長給維持著病情。我去搞定一個藥方,製成解毒藥。」

「好的!」

幾個女同學攙著四姐進了張凡的大奔。

大家一起來到市中醫院。

苟院長給四姐做了檢查,結果出來后,她對張凡說:「患者目前暫時脫離危險,但身體里還殘存著部分的三步倒毒素,如果三天五天之內不能把毒素排清,就會導致腎臟衰竭。」

事情看來,相當嚴重。

「納鍩銅的解藥,確實沒有?」張凡焦急地問。

「確實沒有。目前唯一的希望,就是加強患者體內循環,看看能不能及時把納鍩銅排出體外。若不能,那後果不堪設想。」苟主任攤了攤雙手。

把四姐安頓好之後,張凡和孟津妍告別苟院長,離開中醫院。

送孟津妍回家的路上,張凡一邊開車一邊嘀咕:看來必須得使用《玄道醫譜》里「懸臟吊腑七星敗毒小解湯」了。

生地半錢,川連半錢,荊芥三錢,枯芩二錢半,西域烏子半錢……

張凡默默地回憶著藥方的成分,當念到「西域烏子」時,不禁心中一怔:這西域烏子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劇毒,雖然是劇毒,但與荊芥等藥材配伍,卻可以驅毒,因此自古以來便常入中藥。

西域烏頭與一般的草烏頭不一樣,它必須是生長在西域大荒漠里雨水奇缺的戈壁,藥效才強,因此自古以來就是極為稀少珍貴的藥材,據張凡所知,江清市和省城的大藥房,都沒有這劑藥材可買。

忽然,靈機一動,想起了龍泉療養院。

蘭妙兒的那三顆毒品巧克力,那不正是用西域烏頭製成的嗎?

「有了!」張凡猛地一拍方向盤。

「有了啥?誰有了?」孟津妍生氣地問。

對於剛才在醫院裡張凡手捂四姐前胸的那一幕,孟津妍仍然心裡不快。

「蘭妙兒有!」張凡不知不覺,竟然把蘭妙兒說了出來。

「蘭妙兒?啊,好拽的名字!看來,你又有新歡了?」孟津妍酸氣衝天地道。

「你別胡思亂想,我是說,有個女人,她有西域烏頭。給四姐排毒,必須有這味中藥材。」

張凡說著,掏出手機,撥通了蘭妙兒。

「……你那三顆巧克力,給我留下,我要救人一命,馬上過去取。」張凡直截了當地說。

「好吧,我等你。」

蘭妙兒聲音里含著興奮:張凡終於肯來找她了,腿上的痣,有救了。

孟津妍斜了張凡一眼:「她在哪等你?」

「龍泉療養院。」

「我也跟你同去!」孟津妍笑道,「你歡迎吧?」

「隨便你啦,我和她又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我去了,當然就沒事。我不去,小心你被妖精給吃了!」

兩人一邊鬥嘴,一邊向龍泉療養院賓士而去。

車進了療養院大門,張凡左拐右拐,很快來到一號樓前。

兩人下了車,直奔213房間而去。

敲了敲門,卻沒有回應。

奇怪:剛剛在電話里約好了,怎麼沒人?

張凡用力敲了幾下,仍然沒動靜。

莫非她在洗手間解手?

又等了一會,張凡又是一遍狂敲。

這回確定,房間裡面確實沒人。

她去哪了?

她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離開?

不是出事了吧?

張凡一驚,想一腳踹開房門,但轉念一想:這裡是高級場所,不好隨便破壞設備,便忍住了。

兩人急忙跑到樓下前台,說明了情況。

服務員馬上帶著房間鑰匙,打開了213房間。

房間內一切整潔,不像是有打鬥過的樣子。

然而,蘭妙兒卻是不在了。

。阮宏生急忙扶起了軟老太,道:「媽,你沒事吧,叫醫生了嗎?」

阮老太自艾自憐地說道:「還叫什麼醫生啊,我活著都是礙眼的,你們乾脆讓我死了就是了,還叫醫生做什麼!我看她啊,根本就沒有去阮家村!我命硬熬過來,要不是命硬,昨晚就死了!」

阮星晚覺得十分好笑,道:「對啊,不是說我一定要去祠堂叫你的生辰八字你才能醒過來的嗎?我既然沒有去祠堂,你是怎麼醒過來的?不得不說,阿奶你這個戲啊,演得真是好,不僅我爸被你騙了……

《恭喜夫人虐渣滿級》第一百九十一章又暈過去了 天地變色,浩然正氣如龍。

這一瞬,不止是太師府,整個京城泛起了金光,隱約間,有飄渺歌聲響起,有絕妙仙子翩翩起舞。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