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次向他轉過身,抓住他這個弱點,對他說道:「那你勸他別做這個了,我給你介紹一份工作,只要你好好乾,工資不低的。」

「做什麼呀?」

「你不是成天對電腦遊戲感興趣么?有沒有想法學軟體編程?」

聽我這麼一說,林松兩眼放光,急忙問我說:「是不是那種學會以後可以自己編寫外掛腳本的東西?」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我點頭回道:「是的,只要你學會了,想做什麼外掛都可以,而且我能保證你的工資每月一萬以上,甚至更高。」

「真的,假的?」

「我要是騙你,我就是你兒子。」

「我可沒你這麼大的兒子。」

「說歸說,笑歸笑,你到底願不願意?」

他低下頭,沉默了一會兒,沉聲道:「我初中都沒畢業,能學會嗎?」

「只要你感興趣,只要你用心學,就沒有學不會的東西,哪怕讓你學開飛機。」

「你這麼看得起我?」

「是你自己看不起自己。」

他突然苦笑起來,問我要了支煙,我幫他點上后,他才對我說道:「我長這麼大,你還是第一個看得起我的人,我知道你是想通過我幫我妹妹……隨便吧!總之,你說的我會考慮的,我也不想讓我妹做這樣的事,我會勸她的,放心吧!」

「謝了。」

「該說謝的人是我,你一個人外人對我妹妹都那麼好,讓我這個哥哥情何以堪?」

我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了,回頭如果你想清楚了,就給我打電話,隨時都可以,我等你的電話。」

「楠哥,我送你下樓吧!」

我心裡感動,這個當初害得我被眾人唾棄,害得我頭被尹天宇敲破,害得林夕差點被侮辱的黃毛小子,如今卻叫了我一聲楠哥。 我沒有拒絕林松的好意,讓他將我送下了樓,在外面夜總會門口,我停下腳步來對他說道:「回頭好好跟你妹妹說說,另外還有件事想拜託你一下。」

「你說。」

「之前我們發生的一些事兒,你可能都知道了吧?」我稍稍停了停,又繼續說,「那個人叫馬昊,也是我朋友,他現在很危險,我已經勸不住他了,所以希望林夕去幫忙勸勸他。」

林松點了點頭回道:「我知道,我妹不喜歡他,他怎麼樣與我們也沒有關係。」

「我只是想讓你妹妹幫幫他,就算幫我,行嗎?」

林松稍稍遲疑了一下,才說道:「好吧,我會跟我妹說的,至於她願不願意我就不知道了。」

「嗯,拜託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什麼事直接給我打電話就行了,你有我電話吧?」

「有,但我沒存名字,不知道哪個是你的號碼。」

「你把手機給我。」

林松將手機給我后,我用他手機給我手機撥了過來,然後給他存上我的名字,再將手機遞給他。

就在這時,一輛邁巴赫緩緩向夜總會門口開來,一聲響亮的喇叭聲在我們身邊炸起。

緊接著開車的人將頭從車窗伸了出來,對著林松就大罵一聲:「你特么想死是嗎?擋著門口乾嘛?滾一邊去!」

林松本能地想回頭罵回去,可以回頭看見是一輛拼色邁巴赫,頓時就沒了脾氣,也急忙閃到一邊。

那輛邁巴赫就這麼大勢地開到夜總會門口停了下來,緊接著駕駛位上下來一個中年人,畢恭畢敬地去打開後排車門。

當我看見從後排座下來的人時,我心裡咯噔了一下,不是別人,正是我的老對頭尹天宇!

因為我站的位置恰好被一根柱子擋著,所以他沒有看見我,他只看了林松一眼,看著他穿著夜總會服務員的衣服,便向那個司機問道:「他是我們這兒的服務員嗎?」

那個司機也朝林松看了一眼,邊點頭回道:「是,尹總,他穿的是我們KTV服務部的衣服。」

「這麼不懂規矩,把他給我開除了,我不想再看見這種事情發生。」

「好的,尹總。」

尹天宇好平淡的說完,轉身就向夜總會裡面走,而林松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我卻咽不下這口氣,憑什麼就能這麼大勢?不就是擋在門口了么?沒說這裡不能站人啊!就那麼強勢的把人不當人。

我向前一步喊住了他:「尹天宇!」

聽見我喊他,他停下腳步,回頭向我看了過來,發現是我突然就笑了起來:「喲!向楠啊!好久不見啊!怎麼?想來我這裡娛樂娛樂嗎?」

「尹天宇你也太大勢了吧?我們就站在門口說了會兒話,你至於就把人開除么?」

林松這才反應過來,急忙上前拉著我,小聲說道:「楠哥,你別……他是我們老闆。」

尹天宇看出了我和林松的關係,又陰沉沉的笑了起來:「嚯,你倆一夥兒的啊!我說向楠,你管得也太寬了吧?我想開除誰是我的權力,你沒有任何資格在我面前指手畫腳!你給我聽明白了,在這裡我說了算!」

我也不屑一笑:「你以為在你這裡工作很高尚嗎?誰特么稀罕在這裡上班,我就是奉勸你一下,做人不要太橫行霸道了!」

「你……」尹天宇被我這番話氣得瞪圓了眼睛,卻又冷笑著說道:「向楠,你現在是好了傷疤忘了痛是嗎?是不是還想在腦袋上開一道口子呢?」

尹天宇話音一落,門口旁邊站著的幾個安保人員陸續跑了過來,個個虎背熊腰的樣子。

林松又拉我一把,低語道:「楠哥,你還是快走吧!你惹不起他的。」

我向他示意沒事後,轉而繼續對著尹天宇說道:「怎麼了?說你兩句你還急眼了是嗎?你不是老闆么?能不能有點老闆的樣子,就你這小肚雞腸還當老闆,我看早晚有一天你會嗓子都悔青的!」

「草泥馬!」尹天宇憤怒的大罵一聲,抬起顫抖的手指著我,紅著眼睛說,「向楠,你能不能給我認清現實,你覺得你挑戰我的忍耐度有意思嗎?我只是不想理你,弄死你跟弄死一隻螞蟻一樣。」

「你少說這些來嚇唬我,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現在做的都是些什麼勾當!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我提醒你一句,現在咱們國家可是在做燒黑除惡專項整治,你要是不怕被查,就最好給我老實點!」

「你……」尹天宇被我說的沒話可說了,他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又陰沉的笑了一下,沒有再跟我說什麼,轉身便走進了夜總會。

門口的人都散開后,我才長吁一口氣,事實上我心裡也是害怕的,只是沒有表現出來而已。

人都散開后,林松突然向我豎起大拇指,誇讚道:「楠哥,你剛才好英勇啊!他可是這家夜總會的老闆哎!就是這裡的土皇帝,沒人敢招惹他的……你可給自己樹敵了,他不會放過你的。」

我呵呵一笑,不屑的說道:「我和他早就是對頭了,別怕他,他再厲害也只是個男人,大家同樣都是男人,怕他作甚?」

林松再次向我豎起大拇指,讚歎道:「你厲害,反正我不行,以前我還跟你過不去,現在看來我以前是真蠢!」

我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記住一句話就行了,咱們沒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倒是他做了虧心事,所以剛才他不敢再跟我繼續說下去。」

林松重重點頭,說道:「反正我也不想在這裡幹了,以後我就跟你混了。」

得了,現在都不用他考慮了,就已經確定要來跟我了。

我點點頭說:「行吧,回頭你隨時給我打電話就行了,記住一定要把你妹帶出來,要是尹天宇知道那是你妹妹的話,你知道後果多嚴重的。」

「我知道,我妹別人的話不聽,我的話她還是會聽的。」

「嗯,」我點頭,又突然想起很重要的事,急忙又對他說道,「你最好現在就走,你知道我的意思嗎?」

林松猶疑了一下,回道:「也對,他要是看見我又回去了,肯定會找人弄我的。」

「那你現在就去找你妹妹,把她帶出來吧,我就在外面等你們,我給你們安排一個住的地方。」

「好,楠哥你等等我。」

說著,林松就跑進了夜總會裡,我走出夜總會大門口,在外面馬路邊上給自己點了一支煙等了起來。 我一直盯著夜總會門口,大概過了半個小時,終於看見林松和林夕一起跑了出來。

我立刻站起身來向他們招手,倆人看見我后連忙向我小跑過來,我乍眼一看,林松臉上似乎受傷了,臉龐都腫了,還留著鼻血,白色的T恤上也全是腳印子。

「你這是……被他們打了嗎?」

林松點了點頭,說道:「那群王八蛋下手太狠了,媽的!」

「對不起啊!要不是剛才我激怒了尹天宇,你也不會挨這一頓打了。」我帶著歉意說道。

林松擺擺手說:「不怪你,楠哥,這不怪你。」

我看了一眼他身邊的林夕,還穿著剛才包廂里的那套連身裙,臉上的妝容也十分濃,她低著頭似乎不願意麵對我。

我也沒和她說什麼,招手攔下了一輛計程車,將他倆送上車后,我也坐上副駕駛,對司機說去最近的醫院。

車上,林夕依然一句話沒有,我雖然不知道林松是怎麼把她帶出來的,但看來林夕確實很聽她哥的話。

附近的一家診所里,醫生幫林松處理了臉上的傷,也進行了全身的檢查,沒有傷到骨頭和要害,就一點皮外傷,開了點外敷藥。

接著我又帶著他們去了我居住的那個小院子里,回到家后,一直沉默著的林夕終於說話了,她對林松說道:「哥,對不起!要不是我執意在那裡上班,你就不會被打了。」

「說什麼呢?這怎麼能怪你,我的傻妹妹!」林松訕笑著,伸手摸了摸林夕的頭。

林夕努著嘴,輕輕地幫林松臉上敷著葯,看上去特別暖心。

我從冰箱里取了一塊冰,對他們說道:「等會用冰敷一下,好得會快一點。」

林夕這才抬頭看了我一眼,卻又立刻移開視線,明顯的不願意麵對我。

我也沒說什麼,自己去洗漱,等我洗漱完之後回到客廳里,看見林夕已經在用冰給林松敷臉了。

那一幕看上去特別的溫馨,猛然間讓我想起了淼淼,想起那個時候的我們。

那時候我愛打籃球,經常手上,回到家淼淼就用冰幫我敷。

可是現在再有找不回當初的感情了,她已長大,已不再是那個需要我保護的小姑娘了。

正失神中,林松忽然喊了我一聲:「楠哥,我們住在你這裡方便嗎?」

「你和我睡,你妹妹睡我妹妹的房間。」我指著淼淼的房間對他說道。

「你也有妹妹?」林松特別驚訝的看著我,林夕也抬頭看了我一眼。

他們都不知道我有妹妹,事實上很少有人知道,因為淼淼現在的身份,是不允許跟我走得太近的,畢竟話題太多。

我訕訕一笑說道:「有,差不多跟你一般大。」

「那我們住在你這裡,會不會打擾到她啊?」

想不到這林松現在這般客氣,這可不像我認識的他了,我又一笑,說道:「放心吧!她好久沒回來過了,一直在外地工作呢。」

「哦,那就好。」

「嗯,你們先住下吧,等我給你們找到住處后再搬出去。」

「楠哥,你人真的是太好了。」

這時候,林夕忽然轉頭看向我,很小聲的說了一句:「對不起!」

我微微一笑,走到她倆面前,問道:「你們餓嗎?餓的話,我去給你們煮碗麵條?」

「好像是有點餓了。」

「那我去給你們煮麵條。」說著,我從冰箱里取出挂面,走進廚房就開始燒水開始煮麵。

水剛沸騰時,林夕向我走了過來,她的目光終於沒有再閃躲了,看著我很小聲的說道:「向楠哥哥,對不起!」

我笑笑說:「別說對不起!」

「我不該那麼任性的。」她又低下了頭,咬著下唇喃聲說道。

「你還小,任性一點挺好的。」停了停,我又補充道,「過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以後好好的就行了。」

她再次抬起頭看著我,我終於在她眼睛里看見了那清澈的湖水,她微微一笑向我走了過來,說道:「向楠哥,我來吧,我來煮。」

「嗯,也好,調味料都在這邊。」

我說完就準備離開廚房,就在我走到門口時,她卻忽然又喊住我說:「向楠哥,我會聯繫馬昊的。」

「謝謝!」我回頭看著她笑了。

我剛走出廚房,沙發上的林松就驚叫了起來:「呀!楠哥,你也喜歡我老婆啊?」

「啥?喜歡你老婆?」

我一下懵了,我走近一看,才發現林鬆手上拿著的正是淼淼的照片,也是為數不多的幾張照片。平時見不到她人,我就看她照片。

「她、她是你老婆?」我震驚的看著他。

「對呀!我超喜歡她的,我是她的鐵杆粉絲,從她拍攝的第一部微電影到現在所有的影視劇,包括綜藝節目,我全都看過。實在是太喜歡她了!」

原來是因為這樣,看來林松真還是鐵杆粉絲,淼淼第一步微電影很少人知道的。

我笑了笑對她說道:「既然你這麼喜歡她,那有機會我讓你們見一面吧!」

「啥!?」林松笑了起來,「楠哥,你這牛逼吹得就沒有水準了,你能把淼淼請來跟我見面,吹吧?」

「我說真的,沒有騙你。」

林松又笑了起來,一副不相信的樣子,說道:「我知道你神通廣大,但是請她可不便宜,所以沒必要為了討好我花錢請她。」

「我討好你幹嘛?再說,我也不用花錢就能請到她。」

「真的,假的?」林松還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看著我。

我摸了摸鼻子,訕訕一笑道:「淼淼她姓什麼,你知道嗎?」

「當然知道啊!姓向嘛……」林松停頓一下,突然意思到了什麼,「對呀!你也姓向。」

「我剛才不是說我有個妹妹,她就是我妹妹。」

這下林松徹底傻了,目瞪口呆的看著我,愣怔了半晌,卻又笑了起來:「楠哥,你可真是吹牛不打草稿哦!向淼淼怎麼會是你妹妹呢?你這牛逼吹得太大了,誰信啊!」

「哎!不信拉倒!」我也不想去解釋了。

林松卻來了興趣,他拉我一把,激動地說:「楠哥,你不會說的是真的吧?」

「來,我給你看她的微信。」我立刻拿出手機,在通訊錄里找到淼淼的微信,然後遞給林松看。

林松急忙接過手機,點開淼淼的頭像就看了起來,他眼睛睜得老大了,特別仔細的看著淼淼朋友圈裡的每一條動態。

可他還是有點不相信,說道:「我還是覺得不太真實,我相信這是淼淼的微信,可就不見得她就是你妹妹吧?你是喜歡她喜歡得走火入魔了吧?」

「哎!你怎麼就不信呢?非要我現在就給她打視頻電話,你才信嗎?」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