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晨翊瞧見她似困在隔離箱旁邊的樣子,更想笑了。

續而眸中的悅色漸漸蔓延到了臉上,本就俊朗的臉覆上了一片燦然。

庄珞然就這麼被眼前的「美色」看傻了。

所以,不是年紀在等待情竇到來時才綻放,而是情竇在等待那個對的人到來才會如夏花絢爛。

慕晨翊不快不慢的走到她面前。

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雙手還在隔離箱里,在坐在椅上也站不起來的她。

矜冷的男人微微彎了些腰,眸中露出少有的溫和之色,用比大提琴G調聽起來都還悅耳的聲音挑逗她的耳膜說道:「你的口水,快掉下來了!」

庄珞然趕緊閉上微微張開的嘴巴,把口水咽了回去。

慕晨翊自顧拖了一把椅子在她旁邊坐下。

他的手心裡居然有東西。

庄珞然好奇的想看明白時,慕晨翊主動把小盒子放在了桌子上,並且從裡面拿出了一個透明的小藥瓶。

是眼藥水!

庄珞然吃驚的瞪大眼睛,需要眼藥水這件事她只是在腦子過了一遍,就被他給洞察了。

萬一她哪天對別的女人「移情別戀」,那他……

慕晨翊保持著擰開眼藥水蓋子的姿勢,面無表情的看向她:「像不像在擰你的脖子?」

庄珞然心尖一顫,正過頭,看向隔離箱,她是在用生命談一場戀愛嗎?

誰說談個戀愛就要一生一世的,相互選擇的過程,不合適還不讓換人了?

埋頭抱怨時,後腦勺被某人鉗住,迫使她仰起了頭。 慕晨翊俊美如斯的臉垂直在她上方,寵溺的笑容里還夾著著淡淡的厲色:「你聽清楚,和你交往,我是沖著領證去的。不然,你以為我很有耐心等紅燈?」

庄珞然眼睛乾澀,半眯著眸子仰視他。

等、紅、燈!三個字對她來說是很有力的恐嚇。

她顫顫回應他的話:「既然你的目標很認真,就不能操之過急,對么?紅燈要等,兩個人的漫道也要走一段后,才知道……知道……」

慕晨翊臉上笑容依舊,但眸中的厲色又加深不少,她要敢說半句「不合適」的話,他不管身處何地也要立刻讓她親身體驗到什麼是合拍……

庄珞然察覺到這個男人身上散發著不同尋常的危險氣息,剩下半句話卡在喉嚨里,幾秒后,才繼續說道:「才知道互相的喜好。」

慕晨翊眸中漸漸放出柔和的光,要他了解她?

容易,他辦得到。

「眼睛睜大點。」

他終於舉起了眼藥水。

庄珞然微微鬆氣,算是逃過一劫了吧。

非要她喜歡上他,這人是有多怕得不到愛么?

用完眼藥的眼睛,緩了幾分鐘后,不再有乾澀的感覺。

「你放我外套的包里,晚上睡覺前我繼續點,出去了就別在進來了。」

她沒有忘記這裡是實驗室,隔離箱里的東西具有危險性。

慕晨翊沒有應聲,先把東西放在自己包里,看著已經在繼續拼湊碎片人,沁冷問道:「怕我在這裡沾上毒沫,自己不怕?」

庄珞然因他的話,鑷子剛好夾起一片碎屑,停在半空中,不回答他的話,她靜不下心:「我當然怕,不過常常和藥劑打交道的人,多少有不能避免的。我靠一部分運氣,所以你不能陪我坐在這裡。」

她洒脫的勾了勾唇,再次聚精會神的把碎屑慢慢拼湊到已出來四分之一樣式的陶瓷托盤裡。

慕晨翊思索一陣:「把配方的事完成後就不幹這些了。」

庄珞然再次停下手裡的事,抬頭問道:「什麼?」

慕晨翊:「知道這些東西可能對身體有傷害,還要做,你是不是傻瓜?」

庄珞然:「哦……可能有點吧。」

她研究這個不光是為了自己。

庄珞然:「你知道岦州人為什麼要被限制外出嗎?」

慕晨翊聽說過:「在外面當死不能死,變成怪物?」

庄珞然:「我知道你不信,其實我也不信。」

慕晨翊:「那你還算笨得好點。」

他是看上了她的智商才和她在一起的嗎?

庄諾然擰了擰眉:「舅舅曾懷疑是祖先一次失敗的實驗讓岦州人都攜帶上了某種不易檢測出的毒性,而且這種毒性有似某種菌的特性,代代沾染。不能離開岦州,也許是因為只有這裡才有某種能夠分解這種毒性的東西,而且要在死後才能起效。」

慕晨翊又把她打量了一遍:「所以你是想研製出一種能解決這種毒性的東西?」

庄珞然認真的看著他,也不隱瞞:「我想……像我一樣對外面充滿好奇的人多的是吧。解決身上的束縛,能更自由,不是嗎?」 慕晨翊卻不是很認同她的做法:「那也不能你一個人做這件事。」

不是他小氣,是他不願讓自己人冒險。

庄珞然無所謂的搖搖頭:「莊家的萬能解毒配方外人是接觸不到的,其效果姑奶奶已經嘗試過。老天給我這麼合適的條件,不就是為了讓我干這件事嗎?」

慕晨翊辯不過她伶俐的嘴:「不管你怎麼說,配方出來后,這間實驗室就拆了。」

庄珞然一臉不情願的看著他:「這是我的愛好。」

慕晨翊卻是一臉的沒商量神情:「想留住這間實驗室也可以,都是提取,倒騰些護膚養顏的配方孝順你未來婆婆就行了,搞別的……一個字,拆。」

今天,庄珞然赫然發現,慕晨翊的臉皮,厚得沒有一把尺子能量出來,而且一個不順眼就能讓對方灰飛煙滅的霸道,這性格誰受得了。

看著她抱怨的小眼神,慕晨翊聲音更冷:「有意見?」

庄珞然輕咳一聲,他這模樣有意見也不敢提呀。

「你在這裡會耽誤我的進度,出去出去。」她開始攆人了。

慕晨翊看看時間,快到中午了。他站了起來,扔下一句話給她:「我去準備午餐。」

庄珞然「哦」了一聲,只覺得這個男人太耽誤她的正事,是個麻煩。

這次,慕晨翊沒有讓她在實驗室的小房間湊合用餐,而是把她拉到樓下包間,吃完午餐,還能讓她休息一會兒。

庄珞然一點也不習慣如此貼心的他:「你是不是想殷勤一點,好讓我把配方的事做快一點?」

這麼冷的男人,不可能因一段戀愛就改了本性。

慕晨翊沒有迴避她這個問題:「我當然希望配方的進度能快一些,等著救命的人是我父親。」

庄珞然點點頭,繼續吃飯。

她食量小,一頓飯花不了幾分鐘。

吃好了,把嘴一擦,站了起來:「那我上去了。」

要速度,她也不是喜歡拖沓的人。

慕晨翊卻沒有要讓她要走的意思,儘管自己沒有吃完,但他跟願意為她暫停自己的午餐時間。

絕世兵王俏總裁 他也站了起來,甚至兩步來到了她面前:「真的吃好了?」

這種事也要確認嗎?

庄珞然有些想笑,可忍住了,點點頭:「真的,很飽了。」

話音剛落,她的雙腳已經離開地面。

不是公主抱,而是一個貼得很緊的豎抱。

慕晨翊毫不費力的抱起她,往沙發那邊走去。

庄珞然想掙扎的,奈何這傢伙似乎知道她會張牙舞爪,把她的雙手也束縛在雙臂里。

直到被放躺在沙發上,她才明白他的意思是讓自己睡會兒午覺。

他怎麼能幹這麼暖心的事呢?

啊,弄不好真會喜歡上他的。

只是他不是著急要配方嗎?這會而而又強制她消極怠工是幾個意思?

「你,你不是想要進度嗎?睡午覺也是會耽擱時間的。」

慕晨翊撥了撥她的短髮,輕飄飄回應她:「有好的精力,動作更快。眼睛和嘴,一起閉上。」

庄珞然聽話的閉上眼睛,她從不和打不過的人拗,對自己沒好處。

睡就睡,昨晚上熬夜還怕她這會兒睡不著?

呵…… 慕晨翊已經和雲子瑜談妥俱樂部的事宜,所以近幾天他在璽俱樂部的時間會多些。

但庄珞然的直覺是他在躲避他大哥。

至於為什麼躲,她想問,又怕傷到他的自尊心,所以這個問題放心裡算了。

傍晚,回到庄公館后,只有洳茵迎了上來,庄珞然掃視房間一圈問道:「莘妤呢?」

洳茵笑臉相迎遇上庄珞然的沉冷問話,心裡不怎麼舒服,但還是嵌笑回答:「來那個了,這回疼得厲害,晚飯也沒吃,在房間里休息呢。」

猜到莘妤可能是不舒服,所以她問向洳茵的聲音冷了些。

「我去看看她,你熬碗紅棗小米粥拿過來。」

大家一起長大,庄珞然對莘妤的關心在洳茵這裡也明顯得不得了,她有些不樂意了,試探說道:「我也不方便。」

庄珞然本來要去莘妤房間,聽洳茵這麼說,她停下轉身的動作,打量的看向她:「你也來親戚了?」

洳茵被她這麼一問紅了臉,吞吞吐吐道:「沒,沒有。」

庄珞然「哦」了一聲。

洳茵說話向來支支吾吾,她也習慣了。

「沒事,你要是不舒服也去休息吧。」

庄珞然倒是爽快,惦記著莘妤,她轉身就走。

洳茵詫異的看著她的背影,一句簡單的話雖談不上關心,但還是證明她和莘妤在他眼裡,終是和別人不同的。

她低下頭,默默去了廚房。

莘妤每次來親戚,肚子一定疼,但只要用用暖寶寶就能挨過去。

可這次,似乎嚴重很多。

庄珞然輕輕推開她的房門,見到床上縮成一團的人,她眉頭皺得更深了。

也沒叫醒床上閉著眼的人,她慢慢坐到床邊,把手伸進被子,摸了摸裡面的溫度,然後撓了撓頭。

莘妤慢慢睜開眼睛,見到是她,她艱難的坐了起來。

庄珞然給她塞好靠墊,讓她舒服點。

「慕晨翊這一天都和你在一起?」莘妤問道。

庄珞然點點頭,這麼肯定的問她,當然是去過御公館了。

「不是讓你把東西先買回來,我抽空交給慕晨翊,讓他帶給白若姀就行了,你去御公館幹什麼?這兩天他大哥在,你去討不到好處,還白白生氣,何必?」

庄珞然認為她疼成這樣是給氣的。

莘妤這次和他觀點一致:「是呀,把白若姀送上了房頂,我還是沒有佔到半點上風,讓那位凡少爺給踹了一腳。」

庄珞然聞言,站了起來:「他連你也揍?」

莘妤有些驚訝了:「怎麼,你也被他揍了?」

巫山夢華錄 庄珞然手一揮:「慕晨翊被他揍了。」

莘妤眼睛睜得更大了,似乎忘記了肚子疼的事:「慕晨翊的剋星是他大哥?」

那以後得對那位凡少爺好點,萬一然然這裡受了欺負,就不怕沒人收拾那位無法無天的主了。

她在走神中,庄珞然也在走神中。

昨晚上鞭打自己的親弟弟,差點還要教訓她,今天踹她的莘妤,這位凡少爺好能耐呵。

萬物留痕 庄珞然自己受氣很容易想開,但莘妤吃虧這口氣卻咽不下。 「你們去禁地拿回的配方怎麼樣了?」想起慕邇凡,莘妤隨口問道。

庄珞然覺得有人跟她說話,她臉上痛苦的神情也好了些,於是回答道:「弄好了一半。」

莘妤摸著自己還有些疼的小腹,嘆息一聲。要是慕邇凡不踹她這一腳,或許她還可以恭維他,畢竟那也是能壓制慕晨翊的人物。

而庄珞然想起了什麼,站起來說道:「我去買止疼片,你休息一會兒。」

也不等莘妤說什麼,她已走到門邊。

開門時,正好遇上要敲門的洳茵。

洳茵手裡端著一碗紅棗小米粥,冒著熱氣,顯然是剛做好的。

庄珞然看看碗里的東西,隨意問道:「你不方便還做什麼?」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