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南枝從有記憶來就沒有被人這麼叫過,突然有一天一位老人在自己面前這麼叫,而且用一種慈愛的眼神看著自己那一雙老繭的手,摸著自己的臉像是絕世珍寶一樣,突然有些臉紅了,而且有些鼻酸。

「祖母……」

老夫人看到這個孩子這樣之後心就更疼了,趕緊抱在懷裡,摸了又摸,抱了又抱,就差親上去了,好歹也知道這個孩子已經長大了,而且屋子裡面還有別人,也沒有做的特別過分,只是把手握在了自己手裡,面緊緊的攥著。

「好孩子,有些人不知好歹咱就不理他,沒關係祖母疼你,以後有什麼事情跟祖母說。」

一邊說一邊用看智障的眼神,看著自家兒子,這眼神怎麼就不好呢?這一些年在官場上面摸爬滾打,怎麼就一點也看不出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呢?這麼一塊美玉在他面前,竟然還不認識,而且還在質疑自己的決定,看來這個兒子就是欠教訓,今天晚上一定要打的他連自己都不認識。

在外面叱吒風雲的鎮北候此時看著老母親的眼神已經懊悔萬分了,更多的是感覺今天這個後背更疼了,怎麼辦。

「母親,兒子想和南枝去書房談談話,不知可不可以。」

說完一臉卑微的模樣,小心翼翼的看著自己的老母親,就怕萬一不高興那個手杖就飛到自己的跟前了。 老婦人也能想到自己的兒子,把自己的孫女叫到書房,要說什麼事,也就是在自己面前抹不開面子,想要去書房道歉,自己的兒子是什麼性格,一自己一清二楚肯定不會道歉的,只會明裡暗裡的暗示,然後讓南枝自己說出不計較的話。

不用想就知道兒子怎麼做了,但是自己偏偏不會讓兒子如意,於是一副沒有看懂的模樣,根本不看鎮北候討好的眼神,一副淡然的模樣。

「有什麼話就在這裡說,這一家子有什麼不能說的,而且根本沒有什麼伺候的人,你就有什麼說什麼,如果不想讓人聽到的話,把下人叫出去。」

說完不能自己兒子開口說話,就對著身後的嬤嬤使了一個眼神,這嬤嬤收到這個眼神之後就立刻走了,出去一揮手,屋子裡面的下人都跟著魚貫而出,不到一會兒整個屋子裡面根本沒有一個下人,而且屋子的門已經被關上了。

封震看到自家老母親這樣就知道今天肯定不能善良了,自家老母親在給這個小丫頭撐腰呢,一想到這裡之後笑著搖了搖頭,自己也做的也是過分了,還想著要把人叫到書房裡面私底下說,確實有些不坦蕩。

「丫頭,你乾爹我就是一個大老粗什麼都不懂,當時也是做的過分了,在這裡跟你道歉賠罪,日後你慢慢觀察,這一杯認親茶留著什麼時候你覺得乾爹合格了,什麼時候再敬茶。」

一句話,把所有的身段都放得特別低,直接就開始道歉了,木蘭是沒有想到高高在上的侯爺竟然能在自己面前這樣看來也是一個十分坦蕩的人,如果真是一般消費者的話,做錯了事,肯定會明裡暗裡的告誡自己不要做得太過分,但是這位乾爹倒是做得很不錯。

老夫人聽到這句話也是十分滿意,沒想到自己的兒子能做到這個地步,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孫女受了委屈,還是有些不高興,哼了一聲。

「什麼等到日後再喝,你自己都叫上乾爹了,難道讓我孫女白搭這個稱號不成?趕緊把禮物給我拿出來。」

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然後轉身十分溫柔的對著旁邊的慕南枝安慰了起來。

「南枝,你這個乾爹雖說腦子不好使,看人眼神也不準,你還惹人生氣,但是有祖母在你身後,咱就把這杯茶給他敬了,到時候若是他還要欺負你的話,祖母給你撐腰。」

慕南枝也知道老夫人在解圍一副感激的模樣,本來剛才就不知道該怎麼辦做的,如果太快了就會被人覺得有些急功近利,若是自己今天當真順著侯爺的話,沒有敬這杯茶的話,那真的是不知好歹了。

於是二話不說走到侯爺的面前,跪下從旁邊端來一杯茶就直接遞給了侯爺。

「乾爹請喝茶,多謝乾爹相信女兒。」

兩個人一個給的誠心誠意,一個喝的十分舒心,等到把這杯茶喝完之後,老婦人的神情才算徹底的放心看著自家兒子的眼神也十分溫柔。 兩個人喝完茶之後,這個房間裡面說話就有一些隨意了剛才侯也在聽到這個拼音,是自己這個女兒想出來之後就眼神放光,一想到在軍營裡面傳送消息十分不保密,就有一些苦惱了,本來還想著這個東西運用在軍營裡面的話,肯定會特別的好用。

但是這個東西已經被流傳出來了,再用的話肯定是不行了,但是不妨礙還能再創造一種雖說這樣的事情比較困難,但是總覺得放在自己女兒的身上肯定能行的。

「丫頭,爹也不跟你廢話了,爹就是個行軍打仗的大老粗,這一段時日在京城上面也總聽到這個新型的語言,覺得也挺神奇的,就想問問你還有沒有這樣的東西了,最好能夠保密,能運用在特別的地方。」

屋子裡面的人聽到他們到這句話的時候,肯定知道是什麼意思了,這特別的地方就是在軍營裡面傳送消息的,一想到這裡之後不管是李葉雪還是老夫人,還是剩下兩個兒子,眼神都亮了,只要傳送消息這更準確一些的話,那麼在戰場上面就會更安全,打仗的勝算就會更大,那麼自家男人在戰場上面就會更安全。

但是不管是什麼語言,只要研究出來了再重新學習加密,這中間肯定會費人力費功力,那麼到時候所有的東西都要重新推盤,這樣興許還會得不償失。

「其實,與其研究新的語言密碼,不如研究怎麼加密。」

封震還是第一次聽說這樣的說法,以前不管軍營裡面泄露什麼消息的時候,大家總會想著這一種方法不行,要換另外一種暗號,但是沒想到有人竟然會說把這暗號加密,還換加密的方式。

「怎麼說?」

「學習一種新的語言,從學習到滾瓜爛熟需要一段時間,雖說有天賦異稟的人,但也至少需要接觸,而且不是所有的人都天賦異稟,再有一個問題就是就算重新學習了,那麼再重新安排布局,就會推翻自己以前的布陣。」

「學習這種東西必定要大範圍的學習,而且還要興師動眾,這樣的話不僅不會起到保密的作用,反而會引起別人的注意,那麼設下的暗樁也會一個一個的被連根拔起。」

封震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眼神閃了一下,有一種想法突然閃現了出來,這次自己抓到了,終於想到了自己,以前軍營裡面總會有自己派過去的人被抓到了,這種情況經常出現在壞消息的時候,突然被連根拔起了,以前總覺得是人心不穩,但是從來沒有想過是因為新的暗號在學習傳送過程當中出現的問題,今日一言感覺醍醐灌頂。

封慕城也想到這裡了,父子兩個人對視一眼之後,都從對方眼神當中看到了興奮之意,已經找到了問題,那麼兩個人只要解決問題就可以了,在解決這個問題上面只要小心謹慎像慕南枝說的加密的措施做好了之後,那麼所有的東西都做好了。 兩個人像是特別興奮的模樣,根本沒有和屋子裡面的人多說幾句話,匆匆忙忙就走了,這一下午都泡在了書房裡面,就連晚上吃飯也是被人送進去挑燈夜戰,等到第二天早上的時候,整個侯府的人都聽到侯爺那種爽朗的笑聲。

這都是后話,暫且不提,老夫人看到這兩個人這個模樣之後就知道這倆人肯定去書房裡面談話了,於是也沒有管他們。

「丫頭啊,你不僅是祖母的心肝肉,還是我們家的小福星啊,明日我一定要在老祖宗面前好好說一說,這都是咱們家的福星,肯定要讓老祖宗們都認一認。」

一般人認乾親的話,根本不會跟自家老祖宗說,既然已經跟自家老祖宗報備過了,那就是認祖歸宗的意思,可不是認乾親那麼簡單的,慕南枝也想到這個問題了,以前總覺得老夫人對自己的喜歡肯定是隔著什麼東西的,尤其是說自己長得像故人之後,更是覺得是因為故人的原因才對自己這麼好的,但是現在覺得好像老婦人真的把自己當成自己的孫女了。

「南枝,我記得你有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什麼時候把兩個人領過來,也一起拜一拜祖宗,到時候這就是一家人了。」

老婦人這句話說完不止木蘭芝有些驚訝,就連李麗葉雪也驚訝了,這一下子要認三個人,可不是兩個人,也不是一個人那麼簡單的,如果慕南枝一個人的話,老婦人喜歡認祖歸宗,在祖宗面前說的說的那也沒什麼,畢竟認了乾親和認祖歸宗也不差什麼了,但是那兩個小孩子老婦人也要把他倆放到家族的庇佑下面,看來真真是愛屋及烏了。

「祖母……」

慕南枝說不出來話了,其實想說不必做到如此的地步,自己的弟弟妹妹就算家族薄弱,自己也絕對能護得住他們,這段時日自己太忙碌了,沒空管自己的弟弟妹妹,而且慕北望已經和王夫子的女兒定親了,具體也要等到明年就可以成親了。

但是看到老夫人這個表情之後,有些話就說不出來了,尤其是老夫人一副興奮的模樣,說著等到認祖歸宗那天需要請誰,需要做什麼事以及哪些人是必須要請到的,等等所有的事情安排的句句到位,有些話就不知道怎麼說了。

「祖母,弟弟妹妹也快成親,分出去單過了。」

慕南枝想來想去覺得還是把這句話說出來比較好,意思就是告訴老夫人已經要出去,自己過了,那就不需要再和自己捆綁在一起了,老夫人也不用因為自己在考慮弟弟妹妹歸宿的問題了,這一句話說出來之後,李夜雪瞬間對面前這個小姑娘又高看了幾分,若是說自己剛才已經很喜歡這個女兒了,那麼現在就是真的佩服了。

不是所有人面對這樣的功名利祿以及誘惑能抵擋住內心的,能夠守住內心的沒有幾個面前這個小姑娘倒是一個,一想到這個小姑娘是自己的女兒,就覺得很自豪。 老夫人聽到慕南枝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知道大概是什麼意思了,自己雖然認了這個孩子作為孫女,其他兩個孩子倒是沒認,雖說這種情況來講有一點不合適,但是這三個人算是無家人的孤兒了,自己已經認為其中一個孩子如果其他兩個人不認的話倒是顯得不近人情,但是一般人家來說認了一個孩子當乾親,其他的孩子都可以不認,但是誰讓慕南枝家裡有一點特殊呢。

「孩子,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也經過深思熟慮的,倒不是說為了其他的事情就算娶親了,也是啊,咱們家裡面的孩子到時候該有的嫁妝該給的彩禮,一點也不能少。」

老夫人說出這些話的時候,看了一眼坐在下面的夫妻兩個人,不知道自己這件事情是不是這兩個人也同意,當然認一下慕南枝這個乾親的話,不管同不同意都是要進行下去的,而且今天這一夫妻兩個表現自己也特別滿意。

附近兩個人一看就是特別喜歡這個孩子的,一看就是有緣分,但是剩下兩個孩子就連自己也沒見過,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樣子,說白了就是看在慕南枝的份上,才認下這兩個孩子的,所以也不知道這夫妻兩個會不會有什麼意見。

封震就是個大老粗,這一段時日回到京城裡面,雖然在官場上面磨練了也挺久,人情往來自己也不傻,但是對於自家老母親的眼神愣是沒有看懂什麼意思,一副很淡定的模樣點了點頭,那張面無表情上的臉根本看不出一絲絲的情緒,而李葉雪也挺了解自己的,婆婆,一看到這個眼神之後就知道什麼意思了。

「娘,這件事情肯定再好不過的,到時候家裡裡面就可以辦喜事了,家裡面很久就沒有辦喜事了,這一下要熱熱鬧鬧的辦一場,整個京城裡面的人該請都請一請,再說孩子們多一點比較熱鬧,家裡面就是太冷清了,所以說這兩個孩子也在家裡面,但是一個面癱一個是傻子跟本不能和正常的孩子比。」

封慕容和封慕城本來聽著自己母親說的話,並沒有覺得不對勁,但是聽到後來的時候,竟然說自己是面癱和傻子,感覺在罵自己一樣,尤其是最後一句話說是不能和正常的孩子比,突然覺得自己不是親生的,看到父親一臉簡直不能再贊同的模樣,更是覺得萬箭穿心。

封慕容沒有忍住就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看著自家母親兒子家,母親說出來這句話並沒有覺得不對勁,看著兒子頭像自己眼神的時候,竟然翻了一個大白眼,一副嫌棄的模樣。說好的近臭遠香的,自己這麼多長時間沒有看到母親了,回到府裡面竟然一天沒有體會到母慈的感覺,自己這個母親從看到自己第一眼的時候就嫌棄。

看到李葉雪的表情之後,封慕容一副生無可戀又萬箭穿心的表情,看著自家大哥,封慕城看著自家弟弟之後瞬間心情就好很多,還好自己只是面癱。 慕南枝從正北侯府出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吃了飯之後走在京城的街道上面,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感覺有一點不真實,自從來到京城之後,經歷的事情根本沒有辦法想象,想到自己剛來到京城之後是做小攤位,而且那時候一天天想的就是賺銀子,讓自己的弟弟妹妹過上好生活。

但是一想到最近和自己弟弟妹妹已經逐漸疏遠了之後就打了一口氣,已經好長時間沒有和他們兩個人坐在一個桌子上吃飯了,也不知道這麼長時間會不會疏遠了,所以說經常可以見到,但是談心的日子確實少了,於是想到這裡之後就去買了一堆食材,回到郡主府之後,就讓胡媽媽去安排人,把兩個人找回來了。

慕南枝今天要做的東西就是麻辣串,也就是一家人最開始來到京城吃的東西,那一家人剛開始在這裡紮根的時候賣的東西就是這個,一想到這裡之後就倍感親切,把所有的東西都收拾好之後放到一個盤子裡面,分門別類的穿,套好之後就放到一個鍋子里之後擺在院子裡面,雖說現在也已經有一些冷了,但是依然不妨礙吃這些東西,畢竟是辣的可以祛寒。

慕南溪回來的時候就看到自家姐姐在忙前忙后的模樣,突然有些恍惚,尤其是聞到院子裡面的飯菜香更是有一點酸澀,雖說自己最近這段時間在酒樓裡面聞到的全是這種飯菜香味。

但是總覺得那一些飯菜的香味,盒子加姐姐做的飯菜香味根本不一樣,沒有辦法比也沒有,能讓自己吃下去就感到溫暖的感覺,所以看到這幅畫面就覺得心裡踏實了不少。

「哇,好久沒有吃這個東西了,感覺好餓呀,今天還有什麼好吃的,趕緊通通搬上來。」

慕南枝還在忙碌,就聽到炸著呼呼的聲音,看到慕南溪一副驚喜的模樣就笑了出來,好長時間沒有仔細看到自己的妹妹,感覺又出落的亭亭玉立,兩邊的嬰兒肥已經快沒有了。

「就知道你是個貪吃的,趕緊洗洗手,把冰塊裡面的奶茶拿上來,到時候我們解渴,還有我今天下午做的酸梅湯也拿出來。」

慕南溪一聽到有酸梅湯就立刻蹦得起來,這東西酸酸甜甜特別好喝,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做的,紅紅的模樣放到冰塊裡面,十分討人喜歡,尤其是吃火鍋的時候,麻辣鮮香辣的自己受不了的時候喝了一口酸梅湯,簡直就像是活過來了一樣。

「得嘞!」

兩姐妹歡笑的模樣在院子裡面傳了出來,這院子沒有一個丫鬟在伺候,都已經被遣送到院子外面去了,今天只是姐弟三個人在一起吃飯,根本不需要其他人在伺候,所以我院子裡面就像是一個小天地一樣,只有這一家子人。

慕北望走進來的時候看到自家兩個姐姐這一個模樣之後心裡就踏實了不少,這才是自己的家這段時日,因為要考試了,所以也要被加努力,經常在書院裡面不回家。 自己泡在書院裡面,就是想著有一天能出人頭地,能幫助自家姐姐,以前總想著自己能考上之後就可以幫助自家姐姐在後面立威,到時候在生意場上面就沒有人能夠威脅自家姐姐了,而現在看到慕南枝一步一步走到了郡主的位置上面,更覺得在這個險象環生的朝廷上面,更應該能成為自家姐姐的後盾,就算不能成為後盾也不能拖後腿,要不然這一些問題以後都是致命的。

慕南溪看到二哥站在門口的時候就有一點愣住了,尤其是那沉穩的氣質,更讓他眼神晃了一下,自己在酒樓裡面見過那麼多的公子哥,自家二哥的氣質可是一般人都比不上的,面色如玉,長得好看不說就連周身的氣質也十分穩重,假以時日肯定就是人上人。

「哥!快來,姐姐今天做了特別多的好吃的,你要是再不來的話就被我吃光了。」

慕北望看到對著自己揮手的妹妹一臉無奈,這個妹妹從小就是不拘小節,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還好自家姐姐可以罩著她在後面擦屁股,要不然不一定能惹出多麼大的麻煩呢,尤其是看看他現在的模樣,竟然一邊站著吃東西,一邊對著自己招手,一點也沒有大家閨秀的樣子,也不知道這輩子能不能加出去了。

慕北望走到自己家妹妹面前,看到那一臉吃成小花貓的模樣,一隻手就伸到她的頭上,嘣的敲了一下,一點也沒有忍住的模樣,特別響亮的一個聲音,敲完之後就感覺身心舒暢。

慕南溪突然被敲了一下之後,感覺已經疼的眼淚都要出來了,放下自己手中的筷子就滿一院子,追著自家大哥就打了起來,慕南枝看著弟弟妹妹兩個人,感覺自己的決定是對的,今日以後要多應該和兩個人說說話,要不然在這個世上活著的意義可就沒有了,自己的親人也就只有這兩個。

「南溪,快別打你大哥了,要是被打壞了的話,小心王小姐嫁進家裡面給你好果子吃。」

慕南溪聽到這句話之後還真是不打了一副好笑的模樣,看著自家哥哥通紅的臉笑得更加開懷了,倒不是害怕為親人的嫂嫂,而是覺得調侃自家哥哥的時候,可不多於是笑的更加大聲了,院子裡面都能聽到。

慕北望雖說已經變得沉穩了不少,周身的氣質已經沉澱了,但是碰到這樣的事情還是忍不住臉紅了起來,尤其是偶爾還能在書院外面看到王小姐的時候就更加害羞了,起來這段時日兩個人也接觸過,但是都是特別手裡的,今日被自家大姐說出來之後感覺像是偷偷摸摸的一樣。

前面兩個看著那個臉紅的少爺笑的更加高興了,調侃起來可是一點也不留情面,墓碑忘了,這一下子臉通紅的就沒有削過,像是可以煮雞蛋了一樣,坐下來一副傲嬌的表情不理會,這兩個人手中的筷子,戳著碗里的丸子,像是要戳出花一樣來。 三個人好不容易停止打鬧之後坐下來也沒有說什麼,就開始吃了起來,還像以前一樣互相的夾菜,像是這麼多年已經留下來的習慣,這些日子雖說沒有坐在一起吃飯,但是習慣是不可以能改變的。

慕南枝看著兩個人就響起來了,今日老夫人對自己說的那些話,也不知道弟弟妹妹能不能同意,所以說他也希望這兩個人可以認為看清這樣的話自己就算保不住這兩個人也可以有一個更強大的靠山,這樣的話不管在日後哪個方面都有很好的幫助。

思索了半天也不知道怎麼開口,還是墓碑忘了細心,看到自家大姐一副語言幼稚的模樣,就知道肯定有什麼事是比較為難的,以前不管什麼事,自家大姐都會和他們說的,就算有什麼難辦的事情,也都是辦好之後和他們講道理,一一清算到底應該怎麼辦,今日肯定是遇到什麼麻煩了,才會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姐,是發生什麼事了嗎?我們是一家人,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以說的,只要說出來,雖說弟弟沒有什麼本事,但是還是可以出出主意。」

慕南溪剛才就顧著吃東西了,此時聽到自家大哥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又看了一下自家大姐的表情了,還真覺得有什麼事情,於是放下筷子之後點點頭也十分嚴肅的模樣。

慕南枝看著他倆一副嚴肅的表情就笑了笑,表示自己沒有什麼事情,當然心裏面也覺得十分溫暖,自家的弟弟妹妹看到自己心情不好,想到的事情是關心自己,而不是遮遮掩掩。

「今日我去了鎮北侯府。」

兩個人點點頭都表示知道,正北侯府要認自家姐姐當乾親,當天自家姐姐就和他們兩個說過了,這件事情也不是什麼大問題,點點頭難道是說鄭北侯府的人眼高於頂,給自家姐姐難看了嗎?慕北望想到這裡之後就臉色有點不好看了。

「老夫人想認一下你們兩個。」

慕北望剛剛還在想自己日後要嚴格刻苦讀書,要讓大姐在所有人面前都談得起頭來,突然聽到這一句話的時候有點反應不過來了,這老夫人要認自己和妹妹這是什麼情況。

慕南溪這段時間也接觸了不少這樣的事情,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也有點驚訝了,因為沒有想到為什麼會認自己和哥哥,一般認乾親,只要一個人就可以了,還沒有說認下一家子人,除非是視角父母雙親都認識的情況下才能這個樣子。

「不知你們是什麼想法。」

慕南枝一直都不是特彆強勢的很民主,既然這件事情關乎於他們兩個人,那麼就沒有必要替他們兩個做決定,把所有的問題擺在這兩個人的面前,只要讓他們做選擇就可以了,自己偶爾提出一些建議,避免他們碰的頭破血流,也免受外面的干擾。

慕北望想了一下自己,又想了一下妹妹,就不知道自己和妹妹兩個人同意了之後會不會給大姐造成什麼困擾。 慕北望想了半天之後,緩緩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姐,老夫人當時認親的時候也是看著你比較有緣分,所以才認了這門鋼琴,我覺得老夫人既然提出這個想法的時候,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面,不想讓你為難,也不想讓你有什麼後顧之憂,但是我們不能這麼做。」

慕南枝真沒想到自家弟弟會有這樣的分析,點點頭是一滴一滴接著說下去。

「老夫人想認我們兩個也作為感情,可能是看在姐姐的面子上面,畢竟老夫人可是從來沒有見過,我們更沒有聽說過,我們可能就連我們什麼樣的性格是什麼樣的人也沒有打聽過,在這種情況下面提出這樣的事,也是讓你有一種被關照的心情也是特別喜歡,你愛屋及烏才會有這樣的做法,但是對於我們來說這一樣的事簡直就是高攀,沒有什麼能耐也沒有什麼可以讓人欣賞的地方,就接受這樣類似於施捨的行為。」

「這樣的事不應該是我們能做的,也不可以做,不僅會讓人瞧不起,我們也會讓人瞧不起大姐,所以這件事情我們不能答應。」

慕北望說的很堅定,剛才自己就想到這裡了,若是一家人都被認為乾親的話,那肯定會有人說三道四的,如果自己有能耐考上高中的話,那肯定這樣的聲音就會小很多,但是如果自己還是一清二白的人的話,那所有的人都會以為一人得到雞犬升天吃相會太難看了,所以這件事情必然不會答應。

慕南溪本來就沒有什麼想法,聽到自家大哥說出這樣的話之後就覺得真的有道理,自家姐姐本來走到這個位置上面就是靠著自己,如果因為自己和大哥這樣的事情把大姐拉下水,那就是不行,要不然這樣就會影響大姐嫁到王府裡面,所以不管因為什麼事情都不會答應的。

「姐,你也不用想太多,這件事情回絕了就可以了,畢竟我們也不缺靠山,你還是我們最大的靠山呢,這說出去可有面子了,說我的姐姐是郡主,所有人誰不羨慕,再說了,現在我出門身後還跟著兩三個丫鬟,這樣的靠山已經很厲害了。」

慕南溪說的特別直白,聽的另外兩個人都笑了,確實身為郡主的弟弟妹妹只要說出去肯定就會受到萬人追捧,而不是那種虛情假意的追捧,畢竟慕北望在書院裡面都是一些學子,相對來說比較單純,還沒有真正的走到官場上面,大家都有一個報國的心情。

而且現在市面上的那個拼音也是自家姐姐弄出來的事,所以現在學子當中都在上傳新的郡主,是有多麼的厲害等等,連帶著自己也水漲船高,在書院裡面,很多人都會來請教自己的問題,畢竟這拼音自己是最開始學的,所以這段時日自己不僅學業上比較忙碌,而且在傳授上面也比較忙碌,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家姐姐,所以妹妹說的話也很對,靠山已經很厲害了。 慕南枝看著兩個人若說是不敢動的是假的,所有的事情弟弟妹妹都為自己考慮清楚了,看得出來兩個人已經長大了,考慮的問題已經全面了不少,自己當時確實學的應開可以列印,畢竟這樣的好事過了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了,所以說自己也可以作為兩個人的靠山,但是在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權利可以代表一切銀子就可以讓鬼推磨。

剛開始自己想的很簡單,就是想讓弟弟妹妹認一下這門鋼琴,到時候也可以有靠山了,相對厲害的靠山,但是兩個人完全是為自己考慮的也十分感動,確實是這樣的,現在冷靜下來理智思考一下這件事情。

不答應是對的,於是十分欣慰的點了點頭,看著這兩個人感覺恍如隔世,本來還是依靠在自己下面的兩個人,現在已經逐漸的成長了,還有這樣的見地,一副老母親的欣慰感就油然而生。

「對了,北望,前段時間我去看了一下黃曆,再過五天就是可以下聘的節日了,這段時間大家都在忙碌,沒有時間下品,也沒有什麼黃道吉日,五天之後就是一個黃道吉日,到時候我們準備去下聘你去你夫子家裡面稍微打聽一下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我們好趕緊準備。」

慕北望聽到這些話的時候,臉又紅了,沒想到這麼快就下聘了,而且只要下聘之後就馬上成親了,也不知道成精之後的兩個人會變成什麼樣子,也只能點點頭,趕緊把臉埋在碗裡面。

慕南枝看到這個樣子就覺得好笑,所以說這段時日,這孩子已經成長了不少,但是遇到這樣的事情確實還是有些害羞,當真是純情。

「北望,你既然已經成親接下來解決,就問你一件事情,成親之後你是想繼續在郡主府裡面過,還是出去當過,如果想要出去當過的話,姐姐送給你一套宅子,還有田地商鋪。」

慕北望想到這裡之後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自己從小就是和姐姐一起長大的,如果說成親要出去單過的話,那就要遠離了家裡面根本沒有父母長輩。

「姐,不想出去過,家裡面沒有長輩,只要分開了就有一種這個家就要散掉的感覺,還是住在郡主府裡面吧,如果有一日姐姐出嫁成家了,到時候再分開。」

慕南枝也是這個意思,因為弟弟妹妹從小就是在自己身邊的,如果家裡面有長輩的話走就走,分開就分開了,畢竟還是可以聚在一起的,現在根本就是家裡面沒有長輩,想要分開的話,再去到一起可就難了。

「那到時候田地和商鋪的該給還是給宅子也給你們買好了,這些東西都要給王小姐你和王夫子到時候說清楚家裡面的事情到底應該是怎麼辦的。」

慕南枝把這些話都交代清楚了,子霞這個決定之後一定要讓對方知道,要不然就怕對方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而且就算待在郡主府也要看對方的意思。 慕北望當天坐在自己的院子裡面,對月獨飲的時候就想到了王小姐,一想到過兩天就上門提親,下聘禮,就覺得內心火熱,這下姐姐沒有成親,她做回家裡面的頂樑柱,先提親成親了,確實也說得過去,但是自家已經成親了,還住在姐姐的府裡面就有一些委屈王小姐了,但是一想到三個人相依為命到現在自己成親之後分出去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這樣聚在一起,所以說成親之後可以分出去,但是還是想要和家人住在一起。

第二天的時候慕南枝就帶著慕北望來到王夫子的家裡面,昨天姐弟兩個人說要問一下王家人到底是怎麼想的,如果想要分出去當過的話,宅子已經買好了,但是想要住在府裡面之後再出去當過的話也是可以的,畢竟這自己那麼大的府里,也只有自己一個人住,實在是太冷清了。

王夫人一聽到嚇人說姐弟兩個來了之後就有些激動了,趕緊把人請過來,誰知道進來之後沒有看到聘禮臉色,就有一些疑惑了,不知道為什麼但是這人已經開始下聘交換了庚貼,那肯定就板上釘釘的事,就怕對方現在是郡主看不上自家了,所以心情還是有點忐忑的。

慕南枝讓慕北望去找王夫子聊學問,自己和王夫人說這些事情,畢竟女人家在一起還是比較好說的,他一個男人不便插手這樣的事情,如果家裡面有長輩的話,也就不需要自己出面了。

王夫人趕緊把這位郡主迎到院子裡面,出現這位姑娘的時候,還是那一個小小酒樓裡面的東家做的吃屎比較好吃,那一次自己看到這個姑娘的時候就覺,這是一個讓人喜歡的小丫頭,沒想到這短短的小半年裡面就已經升為郡主了,根本和自己門不當戶不對。

自家老爺雖說是文學館的夫子,但是這夫子一抓一大把還不是太學院的,根本沒有辦法可比,所以也有一點忐忑,自己家女兒這樣的婚事到底能不能成,如果對方反悔的話也沒有辦法,雖說交換了鋼鐵,但是還沒有下聘所有的事情也有轉還的餘地,自家人就算再怎麼委屈也沒有地方可以伸冤。

「郡主,嘗一下家裡面新炒的茶葉,今日不知道來是有什麼事?」

王夫人倒了一杯茶,就送到了慕南枝的面前,問了出來。

慕南枝笑了笑也看得出來對方的神情,也害怕波折。

「王夫人,本來家裡面要是有長輩的話,這件事情也就不用我來說了,但是確實有一些難以啟齒。」

王夫人聽到這句話之後,臉色都有一點煞白了,握住手絹的手已經隱隱的有些發抖了,聽到這句話就感覺自己的女兒已經被退親了,突然感覺五雷轟頂,本來自己當時還是有一點心理建設,覺得要是退心的話也沒有什麼,就是有點委屈,但是當自己真正聽到這樣的話之後就覺得根本承受不住,別說自己女兒了,自己就已經委屈的要哭了。 慕南枝看了對方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的話讓對方誤會了,趕緊就開始解釋了起來手舞足蹈的模樣。

「王夫人你誤會了,今日來不是為了別的事情,是因為家裡面沒有長輩,姐第三個人我們從小相依為命一直到現在,所以說現在住在君主府裡面,沒有吩咐別過,但是弟弟已經快要成親了這也不知道王夫人是有什麼要求嗎?」

王夫人一聽到不是退婚的事情,就是到自己有點失態了,然後心裡的一塊大石頭落下來了,還好不是退婚的事,等到聽到後來的時候,就覺得更加不可思議了自家攤上這門親戚已經是高攀了。

郡主的弟弟現在可能就是個香餑餑了,很多人都想著把這個人招到自己家裡面,也為了攀上郡主的這條大船,但是沒想到讓自家撿了個漏,誰讓郡主之前就開始和自家定親了呢。

「要求?」

「對,我們三個人一直是住在一起的,現在住在郡主府地方也大,也不知道夫人是什麼意思,如果想要兩個年輕人出去住的話,宅子我已經買好了,是個五進宅子,另外田地商鋪我也準備好了,到時候一起作為聘禮送過來,宅子裡面的下人也都打理好了。」

「但是近日來確實是因為一件事情也算是一個不情之情,這郡主府裡面只有我們三個人在住,所以說聽著感覺挺熱鬧的,但是離的都遠,三個院子也挨的不近,平日裡面也十分冷清,如果弟弟出去了,那可真就太冷清了,沒有辦,把時常聚在一起了。」

王夫人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才想起來三個人的身世是什麼樣子的,確實有一些難辦,按道理說的話,如果分出去澄清,那肯定是要自立門戶,自己住一個宅子才是正式,但是現在若是住在郡主府的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現在郡主已經提出這樣的要求了,很有可能慕北望也是同意的,但就怕自己的女兒受到委屈。

慕南枝也知道這件事情確實有一些難辦,而且提出這個要求肯定也是讓對方有些為難的,自己也有妹妹,如果妹妹住在別人家裡面的話肯定會有要求的,而且自己也會有想法,萬一受到委屈呢,所以對方肯定也是害怕自己的女兒受到委屈,想到這裡之後就開始說了起來。

「夫人,其實住在府裡面,到時候田地,商鋪以及宅子都是給他們兩個人的,到時候也就算是單過,互不干擾服裡面的事情雖說是有我在管著,但是這院子裡面的事情,院子裡面的事可都是自家的事,我不會幹涉的。」

「同樣的因為家裡面有沒有長輩不會有立規矩這樣的事情,只是偶爾大家在一起吃個飯,府裡面的一些吃穿用度都按照平日裡面的份額正常發放,如果兩個人想要出去過的話,宅子裡面反正現在已經收拾好了,只不過到時候還是希望兩個人可以隔三差五的回到郡主府裡面吃個飯。」

慕南枝說到這裡王夫人也聽明白是什麼意思的,但是自己如果不同意的話,那可真就有一點不知好歹了。 王夫人思考了一下也不知道這件事情該怎麼說了,其實心裏面還是希望兩個孩子出去過的,在府裡面自己的家裡面住的還是自在,不管到時候發生了口角還是什麼樣的事,也不會按照別人的事。

慕南枝看到王夫人的表情,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眼神有些閃爍,就知道這一件事情肯定是行不通的,還好自己買的宅子不算離得特別遠,但也不算特別近,走路的話也需要一盞茶的時間,所以說這樣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但是確實一味的禁錮在身邊的話,到時候也會產生各種各樣的口角,所以這樣的話也由自己說出來比較好,畢竟這樣的要求也是自己先提出來的。

「王夫人不用過多煩惱這件事情,也是想要有一個大家商量的結果,既然兩個人想要出去過,宅子已經準備好了,田地商鋪這些東西都已經準備好了,今天商討過後,我們就可以找人來下聘禮了,到時候也請王夫人多多包涵。」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