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北廷看著李巧說道:「記得把卡里的錢,一分不少的轉到這張卡上。」

他拿出錢包,取出一張卡,放到了李巧的眼前。

李巧的臉色一下子不是一般的難看,都能看到她額頭上冒著的汗珠。


「一個月兩千,六個月是一萬二。你雖然是為了小雅好,但你的做法,你應該明白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李巧在那邊說道:「是,我是做的不對。」

慕北廷嗤笑了一聲,「這件事的後果很嚴重,不單單是不對這麼簡單。」他的語調慵懶又低沉。

李巧覺得自己真是坐不下去了,她現在已經意識到如果不說出真相,後果會有多嚴重了,眼前這個男人不是個善茬,不是安雅那樣好糊弄的。

她突然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了起來,自己明明還想為安雅打算一些的,畢竟事情竟然是那麼一回事,可是現在,也顧不得她傷不傷心了。

……


… 「小雅,這事和李姨也沒多大關係,全是你那個好朋友出的主意啊。」

安雅聽到這些話,愣了愣,明明不是李姨為了自己的將來好心租房子幫她日後救急的嗎?怎麼一轉眼?

「我朋友?誰啊?」

「就是那個叫楚黎的女孩。」李巧說道。

慕北廷聽到這,一張寒著的臉面無表情旎。

安雅綳著臉色,忍不住咳嗽了起來。

「小雅的燒退了嗎?」宋慧把手放在安雅的頭上鞅。

安雅說道:「我們剛從醫院打了吊瓶回來,沒事,已經退燒了,就是說了這麼多的話,突然間想咳嗽。」

「你等一下,我找找葯都放在了什麼地方。」宋慧說著,轉身就要去找藥箱。

安雅指了指茶几下的抽屜,說道:「應該在茶几里,也不知道有沒有被動。」

慕北廷蹲下身體,一把拽出抽屜,抽屜里擺滿了女士的襪子,他眉頭一下子狠狠的凝了起來,一抹戾氣在他的眼裡劃過。

宋慧看了一眼,說道:「這樣吧,我出去去買葯。」

「不用,你和小雅呆在這裡。」慕北廷說著,寒著一張臉色走了出去。

李巧看著慕北廷要走,立刻攔住他,說道:「這位先生,有件事,有件事我想和你說。」

慕北廷回過頭,冷漠的看了她一眼。

「出來!」他說完,大步走了出去。

李巧看了安雅一眼,立刻跟著出去。

出了房間,李巧看著慕北廷說道:「剛才小雅在,我一是真是無地自容,再來這事沒辦法和她說,也沒辦法讓她知道。小雅她不知道,這房子根本就不是她們家買下來的,前些天房東過來,了解了一下她們的情況,也知道她已經嫁人不住在這裡,就把房子給賣了。是她的朋友楚黎把這房子買了下來。小蔡是楚黎找過來住的,我還聽她說希望再住兩個人,才幫她找租房子的。她說她是為了看房子,也不要什麼房租,後面人給的房租,都給我。」

慕北廷聽完她的話,神情閃過一抹陰鶩,這房子對安雅有多重要,他一清二楚,沒想到,房子竟然被房東賣給了楚黎。

小雅要是知道這件事,一定會想辦法從楚黎的手裡把房子買回來。

李巧在那邊繼續說道:「我這些天一直也在為難,要不要告訴小雅,按理說這事其實我也沒做錯什麼,我也想和小雅說來著。不過聽那叫楚黎的女孩說,不准我告訴小雅。我知道前段時間楚黎到過這門口大吵大鬧過,她和小雅之間好像有些什麼恩怨。我一個鄰居,也沒辦法多說。」

慕北廷冷漠幾分的目光看著她,低沉著語氣說道:「你覺得你現在說這些有什麼意義?如果你一開始就和我單獨說這些,也許還不會傷害到小雅。你要真覺得這事你沒做錯,為什麼一開始不說,卻要在小雅面前哭天抹淚?!」

李巧啞口無言。

慕北廷皺著眉峰,她剛才已經當著小雅的面說出楚黎,前腳他們離開房間,也許後腳安雅的電話已經打了過去。

他拽著門,大步回了房間。

果然,安雅正聽著電話,臉上都是難以置信的表情。

「你說什麼?」

「還有什麼可說的,住了二十幾年的家,薛安雅你是腦子被驢踢了嗎,到底是不是你們買的房子你還不知道?你見過你們家有房產證嗎?」

楚黎手裡拿著手機,一隻手搭在拿著電話的手臂上,笑的這個得意,囂張的諷刺說著。

「我不相信,有的,家裡一定有的。」安雅把電話直接扔到了一邊,推著輪椅就向爸媽曾經住的房間過去。

宋慧嚇了一跳,「小雅你幹嘛?」

「宋姐,你推我過去,我要找東西。」

楚黎在電話那邊,聽著噼里啪啦的的聲音,唇角翹的快飛上天了。

讓你讓我凈身出戶,讓你說我分文不值。

薛安雅,我這就把你也凈身出戶的攆出去。

安雅將家裡的證件都翻了一遍,可是不管怎麼翻,都根本沒有找到房產證。

這也就算了,安雅勸自己,也許他們把房產證拿跑了,可是,可是為什麼竟然有一份租房合同?

安雅一下子崩潰了,她緊緊捏著租房合同,好像自己即將失去一切一樣。


不,她不能失去這房子,就算空著,她也不能失去。

「老公,我電話。」安雅向慕北廷伸出手。

慕北廷把撿回來的手機放到她的手上,半蹲下來,看著她說道:「老婆,房子的問題交給我,三天時間,我會把房子還給你。」

安雅眨了眨眼睛,難以置信,「三天?真的嗎?楚黎買下這個房子,就是為了故意為難我,你確定,她會把房子賣給你?她這麼快的找來租戶,就是不打算讓我有機會回到這個房子。」

「看的出來,但都是小問題。」他慕北廷在商場里

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這麼多年,一個房子的問題,還解決不了?那是開玩笑。

……

慕北廷拎著葯回去,宋慧正幫安雅收拾房間。

安雅都不知道她和楚黎之間的仇恨,到了這樣的地步,她竟然算計自己。

醫院那件事,並不是她想那麼做的。

她為什麼一定要這麼和自己仇恨下去?

今天上午,她還那麼假惺惺的給自己遞請柬。

安雅覺得自己就不該那麼把請柬撕掉,就應該去大鬧她的婚禮。

「老婆,你在想什麼?」慕北廷看安雅邊收拾房間,邊發愣,蹙了眉峰問。

「我在想,楚黎都給自己選了一個好歸宿了,還這麼鬧騰做什麼,她怎麼就一定要把事情鬧得不可開交?」安雅覺得頭痛。

慕北廷當然可以想象,楚黎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是喜歡善罷甘休的主。

安雅放著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她一看上面的名字,實在是錯愕住了,楚黎這個時候,怎麼還能給自己打電話。

她把電話接聽,那邊,楚黎氣急敗壞的聲音問她,「薛安雅,你什麼意思?你為什麼要坑我?我上午剛給你遞了請柬,你晚上就這麼坑我有家不能回?」


「楚黎,你很過分。」安雅寒著臉色,她這麼算計自己,害的她已經快沒有家了,剛才還在電話里笑的那麼得意,回頭這麼說她是什麼意思?

楚黎在那邊大罵了一聲,「你胡說八道個屁,我都找了這麼好的老公,我吃飽了撐的,上你家鬧騰去。我告訴你,要是因為離婚的事心裡有氣不順的,我排第二,他們陸家要排第一,我告訴你,指不定這件事還和慕北廷他們家有關。!」

楚黎吼得,簡直都要把嗓子吼啞了。

簡直氣死她了,那麼多雙看她的不屑眼神,簡直讓她火冒三丈。

林家人就是她的剋星,走哪跟到哪。

還有那個趙智睿,你以為你不想娶我就不娶我了嗎?知道什麼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嗎?!

安雅聽著那邊楚黎亂吼的話,覺得她話裡有話,提陸興南也就罷了,怎麼好端端的,她會突然提起慕家?

陸興南?陸家的人?慕家的人?

「楚黎你把話給我說清楚。」

「想我說的清清楚楚,我自己都不清楚。」楚黎一手揪著禮服裙子,一手氣急敗壞的握著電話。

安雅拿著電話說道:「明天,我想見你一面。」

「想見面?好啊,你把林涵剛才說的廢話,給我解釋清楚。呵,薛安雅,房子你別想買回去,你,你又毀了一次我的愛情,咱們,沒完!」

安雅蹙著眉頭,小涵又說什麼了?

慕北廷看著自家老婆拿著電話,臉色越來越不好,他真想把電話直接就那麼拿過來,摔的遠遠點。

「老婆,楚黎說什麼?」看安雅掛了電話,慕北廷冷戾著臉色問。

「這件事,不管怎麼樣,這麼算計我這一出,鬧這一出,心裡有悶氣的人,應該也沒什麼悶氣了。」

她已經和陸興南早就說清楚了一切,安雅覺得,今天這一出,應該就是慕家那邊的人。

「老公,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什麼事?」慕北廷問。

「你媽媽那邊是不是已經知道我是誰了?」安雅認真的看著慕北廷,他今天一定要告訴自己真話。

慕北廷看著她的神色,一抹懷疑,驀然劃過眼帘。

「嗯,她現在已經知道了。」他淡聲說道。

安雅懸著的心落了下來,自己這些天果然沒有猜錯,慕北廷之前說他媽媽不知道自己這事,根本就是假的。

別墅里的張管家故意這樣為難自己,讓她知難而退,也不是她的猜測。

慕北廷的媽媽在逼著她自己離開,房子的事,竟然也是和她有關?

安雅不想把這些說出來,慕北廷對她這麼好,她不會讓他為難。

……


第二天上午,安雅看著自己拖著一副感冒的身體,又回到了那座讓她糟心的別墅,心情簡直不是一般的鬱悶。

「張管家,照顧好太太,吃飯吃藥一定要按時,有什麼問題,及時給我打電話。」慕北廷邊走,邊對身邊的張管家說道。

張管家說好。

安雅覺得自己應該趁著慕北廷在,給自己留條後路。

「張管家要是這麼隨時照顧我,她麻煩,我這邊也有些不便,這樣吧,能不能把家裡的藥箱都放在我的身邊?」

張管家聽到安雅的話,眼睛里閃過一抹光。

慕北廷對安雅的話,絲毫沒有反對,「當然,張管家,等會兒你把藥箱放到主卧室。還有,準備一些吃的,適合生病人吃的東西,不要太油膩。這樣安雅如果覺得餓了,能隨時吃到。」

「好的,先生。」張管家嘴裡答應,心裡則

想著,這麼嬌氣,不過是生病感冒而已,她這麼面面俱到的照顧,還嫌她照顧的不好。

慕北廷沒發現張管家的臉色,在不自然的變化,他將安雅送到房間,讓她隨時開機,好好休息,這才從別墅離開去了公司。

落地窗戶里撒進暖暖的陽光,正好映在安雅的臉上,安雅舒服的想,只要所有自己需要的東西就在自己的手邊,她也不用三番五次的去叫張管家,她也就沒有機會為難自己。

安雅在慕北廷臨走前,讓他打開了電視,手裡拿著遙控器撥著台,她把聲音放得很小,門外的人只要不過來,絕對都聽不見。

安雅正看著節目,看到好笑的地方。

門外,砰砰的敲門聲,絲毫不顧自己現在是個生病的人的響起。

不用猜,安雅第一秒就知道是誰在門外。

她請進兩個字還沒有說出口,張管家直接推門走了進來。

她板著一張古板的臉,眼神看向了電視一眼,大步走了過去,直接很乾脆的把電視關掉。

安雅都快傻眼了,張管家你不要太過分好不好?

「太太,您現在生病,需要好好休息。」她轉過臉,有幾分居高臨下的看著安雅。

安雅的臉色在她的目光里冷了下去,「張管家,電視是慕北廷幫我打開的,我想,你家先生都同意我看電視,我應該可以看電視的吧?」

沒想到,張管家大步向她走了過來,氣場很強的說道:「先生臨走囑咐,太太只可以看一小會兒,所以我才來關電視,免得太太還要下地折騰。太太好好休息,我還有事要忙。」

「你等一下。」安雅喊了一聲,「我已經和慕北廷說好了,你也聽見了,為什麼家裡的藥箱還沒有拿過來?」

「太太稍等,馬上就拿過來。」

「那好。」

張管家沒一會兒的功夫去而復返,這也就罷了,她把藥箱剛放在離安雅很有些距離的地方,家裡的其他人就端著一疊疊放著油膩小吃的盤子進來。

看著這陣仗,安雅覺得自己直接就看飽了。

「怎麼拿了這麼多過來?」安雅錯愕的問。

張管家在那邊說道:「我怕太太會睡的沉,錯過午飯的時間,太太可以等會兒先吃一些這些,如果我午飯的時候沒有把太太叫醒,太太也不會餓到自己。」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