愣了一愣,Frank有些費力地問到:

「難道你就不想和她生育真正屬於自己的小孩嗎?」

「嗨,孩子什麼的,我都已經有過幾個了。現在也不想再生育了。以後就是她和那兩個小孩也就完全足夠了。」

Frank默然不語。

心裏面卻很是感慨。

自己和Bon的理念,還真是完全不一樣。

也還是頭一回聽到如此對宿務的單身母親推崇備至的說法。

「再看看這個。這是我準備去租的房子。就在海邊。有露天游泳池的哦。還有三個大卧室。」

「我和她住一個,兩個小孩子住一個。唔,還剩下一個房間。你有沒有興趣加入?」

Frank趕緊搖搖頭。

「呵呵。你都在這裡呆了幾十年。為什麼就不買一套公寓呢?」

「買公寓的話,每年都會有稅。物管費用也高。而租房子嘛,租金這麼便宜,我還可以經常換地方。那我為什麼不租呢?」

Frank再看看Bon所選擇定居的地方。

那裡離宿務市區,坐大巴才車程四個多小時。

還需要轉乘。

於是他就搖搖頭。

「算了吧。我還是喜歡住在市區裡面。這裡熱鬧又安全。」

「安全?你知道嗎,這整個F國,也就宿務最安全了。」

「為什麼這麼說?」

Frank有些不解。

「因為這裡是整個F國,多年以來唯一沒有遭受過KB襲擊或者什麼暴亂的地方了。」

「還有就是,這麼多年來,世界各地來宿務這裡養老定居的外國人太多太多。卻很少聽說出現綁架什麼的案件。」

「即使他們都是居住在這樣遠離市區的出租屋裡面。」

「所以,你有什麼必要糾結我那邊的安全問題呢?」

這倒是很新鮮的說法。

「居然宿務是有這麼牛的啊?」

「當然了。但根據我的猜測,這不過是因為每年宿務都會付給一些組織費用。類似於保護費什麼的。」

Bon就要繼續拉著Frank討論什麼合租房的事宜。

但Frank卻覺得和對方再沒什麼好談的了。 畢竟自己和Bon的喜好,還有品位都相差太多。

於是趕緊就禮貌地告辭,去吃早午餐。

路過大堂時,看了一眼電視屏幕。

好像是在播放什麼競選廣告。

Frank這才想起,她們快要正式選舉總統了。

去年好像還在路上看到過一位候選人的車隊浩浩蕩蕩通過。

那是現任的副總統。

Frank也看到過那位的廣告。

主題很抽象。

——候選人站在高鐵門口,飽經滄桑和黝黑的面孔滿是堆不下的笑意。

正彬彬有禮地迎接一對對年齡和階層各異的國民上車。

是要帶領他們踏上快速發展的道如,駛向幸福快樂終點的寓意嗎?

但現在播得更多的,卻是另一位候選人的廣告。

就是大名鼎鼎,最近呼聲很高的達沃市長。

宿務人都親切地管人家叫老D。

老D的廣告就是迥然不同的風格。

完全就沒有文弱的感覺。

具體是什麼樣呢?

開始就是幾萬人大集會,搞得像是示威那樣的盛大場面。

老D再施施然出來朝支持者們揮揮手,向國旗致敬。

之後就拿著一隻話筒,鏗鏘有力呼口號。

比如誓死打擊毒品和犯罪,杜絕貪污之類。

隨後這樣幾句標語也會出現在畫面里。

淹沒在無數人一浪高過一浪的歡呼聲中。

這哪裡還是廣告。

簡直就是赤裸裸的獲勝宣言嘛。

畫風是如此的直截了當。

最近這段時間,選戰日益激烈。

連小飯館里都每天議論不斷。

雖然食客們各有支持的對象,但一個個都還是很理智。

不會有激烈的爭執。

Frank聽過幾次。

他們中的多數,都是支持老D。

原因就是在其鐵腕手段治下幾十年的達沃,犯罪率一直都很低。

華裔在當地聚居的也為數不少,普遍對老D風評不錯。

估計人家對華裔真是比較親近和寬容的。

前幾天Frank還故意拿這話題逗那女工Jenny。

「Jenny,你準備選誰當總統啊?」

本來是很單純的說笑。

Jenny的警惕性還蠻高。

「當然是選,唔,我可不能告訴你。這可是我們的秘密呢。而且,你一個歪果仁,幹嘛對我們要選誰感興趣呢?」

「呵呵,我覺得老D不錯。你會不會也選他啊?」

「哈哈哈,我可不會告訴你。再說了,到了投票日的時候,你不就知道啦?」「什麼時候投票啊?你知道嗎?」

「快了。就是這一兩個月。」

Frank其實是有些不相信的。

一個小飯店的女工也會去投票嗎?

「對了,投票日那天要全城放假。我們要集中到附近的小學投票。那時候飯店要關門。Frank你可就沒得吃啦。」

想到這裡,Frank就朝小飯店張望了一眼。

就正好遇到女主人朝他招手。

她那一大家子也在。

「Frank,告訴你,Jenny被我們辭退了。」

「哇??發生什麼事了嗎?」

「因為她偷拿我們的錢。昨天被發現了。」

「這樣啊。。」

有些不敢相信。

「因為平時里你經常和她聊天。」

「估計她是把你當成了朋友。」

「我們怕她會找到你尋求幫助,這才特地和你打聲招呼。」

「要記得,她那個人,是絕對不可以相信的。你也千萬不要搭理她。」

Frank木然地點點頭。

說起Jenny在女主人這裡幹了好多年。

為什麼會作那樣的糊塗事呢?

雖然不管自己什麼事,但他也覺得有點晦氣。

想想就直接往SMCity走去。

還是購物中心好。

很快Frank就把Jenny的事情忘了個乾淨。

就算只是閑逛,他的注意力也轉移到了那些從事不同工作的女孩子身上。

她們的情況,還有對他的態度是不一樣的。

有的很閑。

好像是等著他的諮詢,或是故意的調戲。

有的則很忙。

忙到根本沒時間搭理他。

然而,不管是哪一類。

她們的工作,幾乎都是要佔用整個的白天。

而這樣的十多個小時,就是Frank的整個生活。

好像她們也就是如此和他聯繫起來的。

和每天生活在一起的伴侶沒什麼不同。

雖然他和她們的夜晚並沒有半點關係。

但那有什麼問題呢?

晚上大家都在昏睡之中,本來就不需要什麼相伴。

Frank倒是寧願她們就這樣在白天和自己密不可分。

讓這樣的歲月安靜流逝下去。

但她們還是存在很大的流動性。

Frank記得,去年自己是撩過樓上那家Lee的牛仔褲專賣店裡的一個女營業員。

「嗨,美女。逛了這麼幾層樓,我發現你才是這棟建築物里最漂亮的女孩子。」

「嗯,只有你才是那唯一的一個,沒有什麼之一的說法哦。」

她的表情表示被雷到了。

「什麼?真的嗎?」

然後就很有些難以言表的欣喜。

Frank和她約了休假時間見面。

結果後來她卻和朋友去海灘度假了。

接著就是對Frank反覆的簡訊騷擾,卻是各種理由婉拒。

很快他就累得要死。

再沒有心思接觸了。

但現在她已經不在店裡上班了。

Frank也不想打聽她的取向。

就是SM裡面的顧客,他都還看不過來不是?

今天就遇到了一個很高的女孩子。

真正的鶴立雞群。

一米八的身高,絕對就是本地人中的鳳毛麟角。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