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這位先祖是在交代臨終遺言,古木是有話就問,免得有所遺憾。

「武神可以建立自己的血脈,從而遺傳後世,這是血脈覺醒,而種族覺醒則是一個族群的天賦得到傳承,一旦覺醒,可擁有當年古族的天賦。」

「器靈所說,我也是古族後裔,那麼,可以種族覺醒嗎?」

「可以。」

古沐看著他,旋即搖搖頭,道:「但是,你要知道,古族已經滅亡,這是天道自然的規律,你若想要覺醒,屬於叛逆,就如當年的我一樣,成功在即,卻最終失敗,險些心神失守而徹底隕落。」

「你是說,我如果想要種族覺醒,也是有違天道?」

古木問道。

古沐點點頭,不置可否。

其實連他自己也不能肯定,這到底是不是有違天道,因為他失敗了,並沒有成功,而是否因為自己原因,還是被天道暗算,始終無法確定,僅僅是猜測。

古木苦笑不已。

在羨慕商崇連可以血脈覺醒的時候,突然得知自己可以種族覺醒,而且好像比前者更牛,可最後得來的卻是不能覺醒,覺醒了就有違天道,這絕對是件操蛋的事情。

「時間不早,你也該是和器靈簽訂契約,從而掌控造物之城了。」

古沐說話的同時,兩人身旁,浮現出一個模糊的影子,其形態類似於一個年輕人。

「這是造物之城的器靈,你可以和它進行溝通,從而真正掌控這座城市,到那時,你會成為下一任造物之主,而這個城內的一切,你均可以掌控,甚至那些死去的人,是生,還是徹底隕落,也只在你的一念之間。」

古木聞言,臉色一變,道:「那些死去的人,可以再復活?」

「造物之城屬於自成空間的法器,在這裡死去的人,並非真正的死,只是被困於其中,因為,這是遊戲規則,待得新任造物之主誕生,他們的生和死,才會被抉擇。」

「如果沒有造物之主誕生呢?」

「會死。」

古木明白了,而在這個時候,古沐的身體則在不斷模糊,而他笑著說道:「萬載前的我已經死去,如今的離開也是必然,小子,拿著造物之城,開創屬於自己的紀元,先祖我才能死而無憾……」

最後一個憾字說完,他的身體已經徹底消失。

目睹自己先祖的殘魂在眼前化為虛無,古木的眸子里透發出一抹憂傷。

這個已經死去的先祖,以殘魂之體,寄存在造物之城,為的就是希望自己後人能夠出現,並繼承造物之城,這可是未雨綢繆了一萬多年。

如今,遺願完成,也算是死而無憾了。

可是古木卻感覺,自己先祖有著那麼一點悲劇的色彩。

「也許是真的不夠果斷,真的不如商皇狠辣。」

古木搖搖頭,道。

調整了一下心情,他將目光放在那模糊的人影上。

旋即站起來,走到面前,揮拳擊在此人的臉上,可惜這一拳根本沒打到人,因為造物之城的器靈,是一個意識形態,根本沒有實體。

「我說過,讓我看到你的人,我會揍你,現在相信了嗎?」

器靈笑了笑,道:「信了。」

「服不服?」

如果不是前任古沐已經內定這人成為造物之主,器靈肯定是不服。

所以,只能哭喪著臉,道:「我服了。」

「那還啰嗦什麼,趕快簽訂契約,我還等著回家呢!」

古木喝道。

器靈被這貨打敗了,最終化為一陣光芒,融入他的身體內。

與此同時,在十八層內,出現巨大禁陣,開始瘋狂運轉,散發出刺目光芒,並將古大少籠罩其中。

這是契約陣!

古木和器靈正在簽訂契約。

一旦成功,他將會成為下任造物之主,也會徹底掌控造物之城。

裡面隱藏的天材地寶,他唾手可得,甚至可以容納很多人,居住在這裡。

當年的古沐和商皇抗衡,裝過二十萬軍隊,然後收入丹田中,絕對是一個人出門,帶著一個大軍,走到那裡,一揮手,大軍就出現,可謂強悍無比。

如果不是心神失守,如果不是做出滅殺十萬的壯舉。

以這種承載力超強,走到那裡,打到那裡的移動城堡,遲早是稱霸天下的節奏。

契約的結合,需要一點時間。

而且在不斷簽訂和融合下,處於陣中的古木能夠感覺到,自己的意念正在不斷湧入造物之城。

第一層。

第二層。

乃至,最後的十八層。

這簽訂契約的過程結束,當禁陣消失,古木站在那裡,頓時感覺城內的一切皆在掌控,自己就是這裡的天,是這片空間的真正主宰。

而在真正掌控造物之城后。

古木並沒有將其收入體內,而是觀察著那些死去,被禁錮在某個區域,近乎五萬的靈魂。

稍許,控制著造物之城,將他們紛紛歸於曾經所隕落的層次。

咻——

咻——

那些本已經化為虛無的五萬個肉身,在每一個層次間不斷癒合,最終化為實體,而釋放的五萬靈魂也回歸到本體。

「怎麼回事?」

「我剛才不是已經死了嗎?」

「像是一場夢。」

所有人在恢復后,均是愕然不已。

嗡嗡——

而就在此時,整個空間開始顫抖。

古木的聲音則在每個層次傳來:「諸位,遊戲結束!」

遊戲結束?

五萬人一時間難以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不過,此刻。

他們感覺有一股力量,托起自己身體,然後思維混亂,頓時感覺眼前一黑,待得再次清醒,卻發現已經是在造物之城的外面,那片長滿雜草的空地。

咻——

咻——

當諸人還沒有回過神來,呈現在眼前,屹立尚武大陸長達四年時間的造物之城,突然開始無限縮小,最終化為一點光芒。

造物之城消失了!

那些被排斥出去的五萬武者,目睹偌大城堡化為虛無,頓時一個個崩潰不已,畢竟他們還記得,自己來這裡就是為了它。

如今消失,還怎麼搶?

很顯然,這些死過一次的五萬人,有著太多人,很不甘心,由此可見,寶物在他們心中的分量,以及那份貪婪,超越對生命的珍惜。

造物之城消失后。

五萬人很快就發現,在那片區域,一個年輕人將光芒收入其中,然後沖著眾人笑道:「各位,我想,這一次的遊戲經歷會讓你們終生難忘。」

當眾人看清年輕人的相貌,頓時驚呼道:「武狂,古木!」

所有人一個個神色獃滯,尤其見他將化為光芒的造物之城收入體內,頓時肯定,這貨獲得了造物之城!

不能接受!

眼紅!

在場大多數武者,那份貪婪再次爆發,恨不得一擁而上,將古木給碎屍萬段,然後奪得造物之城。

「誠如你們所想,我現在是造物之城的主人,你們如果想搶奪,不妨一起上,我不介意用它鎮壓你們一次。」

古木微笑著說道。

他知道,自己獲得造物之城,不是什麼秘密,也沒打算去隱瞞。

到了這個時候,他需要讓所有人明白,自己的強悍,讓他們知道,自己就算有至寶,你們也沒能力搶。

因為這不單單是獲得了造物之城,還是因為在他出現在外界,其修為已經提高至武聖中期,而且在掌控造物之城后,更是到武聖中期巔峰。

有種就上吧。造物之城不能隨便鎮壓世俗的普通人,卻可以鎮壓有修為的武者,就算再來五萬,也不會觸犯天道。 「抱歉寶貝兒。」慕靖西捧著她的臉,就要吻下去。

試圖用吻來贖罪。

喬安感覺到自己的雙腳空蕩蕩的,一把推開慕靖西,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並沒有穿婚鞋!

提起裙擺,把自己兩隻腳完完全全展露在他眼前,「慕靖西,你看!」

慕靖西:「……」

失策!

「鞋呢?!」喬安晃了晃兩隻腳,「我的婚鞋呢?」

慕靖西:「……」

太失策!

江洵強忍著笑,小聲建議,「三少,要不然我們還是再回去吧?」

「那不然呢?」喬安沒好氣的道,「也不給我爸爸敬茶了,也不用穿婚鞋了是么?」

沒想到,自己成為了炮灰,江洵悻悻的摸了摸鼻尖,「當然不是當然不是。」

別墅大廳。

盛凌雲端坐在沙發上,陸胤抽了一支煙回來,帶來了好消息,「叔叔,他們回來了。」

「回來了就好。」

盛凌雲剛才還在想,如果半個小時內他們還不回來,他可就要去抓人了。

慕靖西抱著喬安回來,宋雲遲和雲舟也灰溜溜的跟在他身後。

怎麼看,怎麼喜感。

「不跑了?」陸胤率先出聲。

話里,透著幾分看好戲的幸災樂禍。

慕靖西請輕咳一聲,看向盛凌雲,「岳父,第一次結婚,沒什麼經驗,抱歉。」

笑意盡斂,盛凌雲眉頭一蹙,「這是什麼話,難道你還想攢夠經驗結第二次,第三次么?」

喬安輕捶他一下,「你敢!」

「不敢,當然不敢。」慕靖西立即哄著,「娶了你這個小祖宗,就夠我忙的了。哪還敢想第二次?」

陸萌端著茶過來,眸底狡黠的光芒,一閃而逝,她清了清嗓子,「好了,為了避免耽誤吉時,我們還是趕緊敬茶吧。」

喬安白嫩的腳趾蜷縮了一下,「慕靖西,我的婚鞋呢?」

慕靖西看向陸萌,「萌萌,喬喬的婚鞋呢?」

陸萌望天,一副「我不知道別問我」的表情。

最後,還是司徒雲舒把婚鞋拿了出來,小心翼翼的將喬安放在沙發上,慕靖西單膝跪地,握住她白嫩的腳,親自為她穿上紅色的婚鞋。

「親一個,親一個!」

雲舟在一旁起鬨。

眾人也開始起鬨了。

場面一度熱鬧到失控,慕靖西毫不遲疑的,握住喬安的腳,低頭,吻上她的腳背。

「哇!」眾人歡呼。

在地毯上放了兩個蒲團,慕靖西扶著喬安,對著端坐在沙發上的盛凌雲緩緩跪下。

「現在新娘給爸爸敬茶。」

陸萌說完,便把托盤拿到喬安身邊,她端起一杯茶,雙手敬上,「爸爸,請喝茶。」

「哎,謝謝女兒。」盛凌雲接過茶,雖然喬安早就跟慕靖西登記結婚了,可是直到今天,她和女婿一起,跪在自己面前,給自己敬茶的時候,他才真的發覺,女兒要嫁人了。

從此以後,她的身邊,會有丈夫的陪伴,會有兒女的陪伴。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