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到了有東西頂著自己特殊的部位,邢敏也跟著顫抖了一下,而且那東西還在動。

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可此刻被歐陽博抱著的感覺很美好,她不想這種美好立即消失,只是慣性的伸手去擺弄了一下,想把他挪開。

一把握住那粗壯的金槍,她瞬間明白了什麼,驚呼一聲逃出了歐陽博的懷抱。

「敏兒,抱歉!」歐陽博是老臉一紅,欠身說道。

雖然邢敏對他有著山盟海誓,可他們畢竟沒有突破過最後一層關係,此時的尷尬,他實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博哥,你太壞了。」邢敏蒙著臉說道。

可她的心底卻還是有著一個聲音『如果博哥想要,我還是願意給你的』可這些話她是說不出來的。

如果不愛歐陽博,她就不會跑出來,如果不愛歐陽博,她怎麼會跟著他四處冒險,因為愛,所以她願意付出一切。

「你太美了,沒把持住。」歐陽博訕訕的笑道。

「下次你可不許這樣欺負我了。」邢敏紅著臉說道,此時的她看上去更是別有一番韻味。

「是,小生記下了。」歐陽博笑道,下一刻他岔開了話題說道:「崇明這段時間修鍊如何?」

「你呀,不知道給他的什麼功法,居然讓他這麼小的年紀就開始學會自虐了,每天看著他傷痕纍纍的,我都心疼。」邢敏很快就放開了剛才的尷尬說道。

「那不是自虐,要成長,必須要經過那一種特殊的殘酷訓練,如果他的身體跟我一樣的有著先天的問題,恐怕他會更加的苦。」歐陽博沒有絲毫的同情心,淡定的說道。

萬敗老祖留下來的功法和武技,只有兩種極端的人才可以修鍊,一種是天生的純陽體質,一種是天生的純陰體質,其他人修鍊很難有成就,甚至是隨時可能死亡。

而煉體真功功法是經過歐陽博改編過的,融入了他小時候自己修鍊的方法和技巧,也融入了煉體真功裡面的前期修鍊方法,當然,說是自虐也可以說得過去。

因為改編過的功法裡面,每一項都必須是煉到極限才可以停下來休息,而丹草宗有著更好的丹藥和藥材,也有著技術比當初徐三爺爺請來的名醫還要好的人,相比較而言,所以柳崇明此刻都是身在福中了。

「走,我們去看看他。」歐陽博說著,拉著邢敏走了出去。

後院的一個小廣場上,柳崇明赤.裸著上身,正在揮汗如雨的進行著苦練,雖然才十三歲,可此刻的他身體明顯比一年前強壯了很多,人也長高了不少。

「拜見師傅。」柳崇明拜倒在地。


對歐陽博,他是由衷的敬佩,不但是因為歐陽博救了他,更是因為歐陽博收下他,傳授給了他武技,更是交給了他不少的做人道理。

在他心中,歐陽博就是神,他對歐陽博的尊敬超越了任何人,他也曾暗暗告訴自己,等有了實力,也要像師傅一樣做一個正直的人。

本書源自 第三百章收仆採光


「起來!」

歐陽博伸手扶起跪在地上的柳崇明,眼中滿是欣慰。

柳崇明此刻已經是元氣三階的修為了,短短一年的時間,從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普通人,走上了武道之路,這一點,歐陽博是開心的。

同時他也為柳崇明的堅韌和刻苦感到開心,只要柳崇明堅持不懈的走下去,成為強者也是早晚的事情。

他把自己改編過的武技,功法等等都給了柳崇明,就是希望有一天他可以成為強者,不在受人欺負,同時,他也忘不了當初柳崇明被打的時候眼中那股堅定。

所以他才決定手下柳崇明做弟子的,因為當時的眼神深深的觸動了他,柳崇明多麼像小時候的他。

「修鍊辛苦嗎?」歐陽博問到。

「不辛苦,我只有開心。」柳崇明說道。

「嗯,心態很好,要時常保持,有什麼疑問嗎?」歐陽博道。

「嘿嘿,暫時沒有,之前有一些不明白的,師母已經告訴我了,還有一次不懂的是那個木老師兄給我講解的。」柳崇明擦了一把汗水說道。

一個師母,一個木老師兄,連續兩個稱呼,讓歐陽博生出了一額頭的黑線!

「好吧,先去洗洗,今天晚上我們一起吃飯。」歐陽博說道。

「是,師傅!」柳崇明開心的去洗澡了。

「這個孩子倒是很不錯。」邢敏說道。

她其實也比柳崇明大不了多少,但是習慣了被稱呼師母的感覺,叫孩子的時候也就沒有了那種不大的感覺。

「嗯!」

歐陽博輕輕的應了一聲,沒有多說什麼,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走,去看看那個找我的人去。」歐陽博道。

「誰呀?」邢敏疑惑的問道。

「採光!」

歐陽博說完,當先朝著前院走去,哪裡才是客舍的所在,邢敏只好快步跟上歐陽博的步伐。

進入了前院的路上,時常都會遇到三三兩兩的武者,他們一個個的對歐陽博神態都是非常的恭敬,祖師,祖師的打著招呼。

一開始還有些不大習慣,慢慢的也就習慣了,畢竟不管是在那裡一個勢力當中,輩分尊卑都是非常的森嚴。

客舍,採光住處!

「公子,本該是小的去拜見你的,但是你一直閉關,小的就一直等在這裡。」採光恭敬的給兩人倒水說道。

可是下一刻,他感覺到了一種淡淡的威壓,仔細一感應,更是大吃一驚,歐陽博此刻的修為更是讓他無法感應了。

當日,還能夠感覺出歐陽博很強,可是此刻沒有威壓釋放居然給自己的感覺更加的強大了,他心中暗暗開心不已,同時也為自己做出的決定更加的贊同。

「無所謂拜見不拜見的事情,你找我到底是何事?」歐陽博直接問道。

「小的當日被逼無奈,冒犯了夫人,還請公子見諒!」採光躬身說道。

「這一次小的前來,就是希望公子收下小的,雖然小的實力不濟,但是為公子跑腿,辦點消失還是可以的。」採光急忙說道。

「呵呵,當日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再一個來說我沒有那種收仆的習慣。」歐陽博說道。

「公子,小的是真心實意的要跟著公子,對公子絕對是忠心的,請相信採光,一定會辦好公子交代的事情。」採光說著,重重的跪了下去。

「博哥!」

歐陽博一伸手阻止了邢敏將要說的話,對著採光說道:「你走吧,只要以後少為惡,多努力,相信你一定可以走的更遠一些。」

從採光的表情當中歐陽博可以感受的出來他的真心,但他自己也確實沒有收僕人的習慣,哪怕現在來到了五華帝國,需要人手,他依然沒有任何動作。

五華帝國水深,人手越多是越好,可是要找到一些真正忠心於自己的人可就很難找了,要建立一個勢力現在也不是時候。

但是現在卻是可以準備了,因為帝都已經不遠了,早晚有一天,萬聖宗會在五華帝國生根,這也是歐陽博的心愿。

阻止邢敏的目的就是為了不想那麼快就讓採光感覺到希望而不太珍惜,或許現在他需要成長,但是有一天實力達到了一個巔峰的時候就會有一種不甘心的場面出現。

對於這些,經歷過無數大風浪的歐陽博是知道厲害的,恩威並用是不錯的用人方法,但是有時候考驗一個人的忠誠是需要時間的。

「公子,採光這輩子決心跟著公子,如果公子不信,採光自斷一臂表露心跡。」採光急了,歐陽博的那話里拒絕的成分太大了。

花剛一說完,手中閃現,一把小巧的匕首出現,沒有絲毫遲疑,對著左臂就揮了下去。

一邊的邢敏緊張得一顆心噗噗的狂跳,要是他這麼大的離奇下去,左臂就真的廢了。

可是採光的表情卻沒有絲毫的抱怨,眼神更是堅定無比,揮起匕首的剎那,一點遲疑都沒有,眼神也沒有一絲害怕的表現。

要知道,一條手臂的殘廢對一個武者來說,那戰鬥力可是會大打折扣的,這對於做作的武者來說是裝不出來的。

眨眼間,匕首已經到了左臂位置,可是卻再也斬不下去了,歐陽博的手已經擋住了。

「公子!」採光疑惑的望著歐陽博。

「你要是這條手臂廢了,以後怎麼幫我辦事!」歐陽博說道。

「叮噹!」

採光一下子丟掉了手中的匕首,一把抓住歐陽博的手說道:「多謝公子收下我。」

「我可不喜歡被男人抓著手,還這麼親昵!」歐陽博微笑著說道。

「額…是,公子!採光這是高興的。」採光趕緊放開了手說道。

「不知道你平時喜歡用什麼武器?」歐陽博問道。

「小的喜歡用長槍,修鍊的也是槍技,可是好的武器小的也買不起,差的那種還不如不用。」採光說道。

說話的時候,他的臉上也不自然的紅了起來!

歐陽博能夠理解,他是散修,能夠湊一些修鍊資源就去給人家做了打手保鏢,如果不是自己當初看出來他的不自願,可能早就廢了他。

「這個,給你!」歐陽博在戒指取出了奪命槍遞了過去。

「咕咚!」


奪命槍出現的瞬間,那淡淡縈繞的流光就讓採光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口水。

他知道這不是普通的東西,才剛剛認主,就給這麼好的寶貝,這讓他自己都有些轉不過彎來。

「公…公子,這個,太…太貴重了。」採光說話的時候眼睛卻沒有辦法從奪命槍身上挪開過。

「這個也是搶來的,我用不上,給你了也是物盡其用。」歐陽博淡淡的說道。

「當然,這是那些要打我注意的人手上搶來的。」歐陽博補充了一句。

「拿著吧!」邢敏在邊上說道。

「多謝公子,多謝主母。」採光是重重的磕了一個頭說道。

「好了,也沒什麼大事你就住在這裡吧,過幾天隨我下山。」歐陽博說完起身拉著邢敏離去。

「恭送公子!」採光恭敬的說道。

等到看不見了歐陽博的背影,他才如夢初醒一般,望著手裡的槍興奮起來。

他本是人家的保鏢,可他卻有著一身的正義,可是奈何需要修鍊資源,不得不違背良心做事,現在他的轉機來了,他有了一個他認為可以追隨一輩子的人。

這個人不但又跟一樣的正義,而且還有著強決的實力,他相信,只要跟著歐陽博堅定的走下去,未來一定是光明的。

「公子,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採光再次堅定的說道。

後院,歐陽博住處!

丹草宗的所有高層都在這裡,歐陽博閉關出來,他們就擺下了盛宴慶賀。

就連一向很少接觸的莫聲也來了,當然,歐陽博煉製的丹藥品質,這些人都是非常清楚的,早就被先一步過來的莫聲忍不住的說了出來了。

所以在宴會上,高層們一個個的不停像歐陽博道賀,就連歐陽博的弟子柳崇明也被捧得高高的。

「小子,聽說你要離開?」宴會結束后,莫聲問道。

「是的,師傅,弟子現在到了瓶頸,需要下山走走。」歐陽博說道。


「打算去那裡了。」莫聲問道。

「天炎山脈!」

「什麼?天炎?哪裡可是五華帝國最危險的一個地方,不行。」莫聲直接說道。

歐陽博知道師傅這是擔心他的安慰,除了感動之外,他還能怎麼說,但是他必須去,他的突破都是以戰養戰,只有在戰鬥當中突破,不然花費了那麼長的時間他還是依然沒有辦法感應到靈氣的親和力。

「師傅,弟子走了太多路,才走到了今天,天炎山脈雖然很危險,但也是弟子成長的另一個天堂。」歐陽博堅定的說道。

莫聲當然知道所謂的天堂是什麼意思,可是歐陽博有著四色元氣,而且年齡不大,必須是丹草宗要保護的對象,不能出現任何問題的,天炎山脈裡面的危險可是連地元境六階的自己都沒有進入過中心地帶的。

他這一去,要是出了什麼問題,自己如何對得起丹草宗,對得起一個成長中的天才,更如何去對得起歐陽博的父母。

雖然接觸時間不長,而且回來了之後就一直閉關當中,可是他的秉性自己也很清楚,決定的事情很難改變,想到這裡,他就非常的頭疼。

「師傅,弟子一路走到今天都是在血雨當中過來的,有些事情弟子也知道輕重,師傅完全可以放心。」見到莫聲沉默了,歐陽博再次開口說道。

看書蛧小說首發本書 第三百零一章天炎山脈

師傅的表情和沉默代表了一切,歐陽博也知道師傅是擔心他,但他有著必須要去的理由。

一個是地元境三階巔峰在時間戒指裡面已經穩固了,他需要尋找到突破的方向。


二是需要戰鬥,以戰養戰,才能有契機出現,加上天炎山脈在地圖上顯示的來看,距離帝都也不是很遠。

三一個,山脈很危險,但卻充滿了機遇,說不定還能夠找到一些煉丹或是煉器的好材料。

第四點,他對自己的實力還是有譜的,雖然他算不上強大,但是速度確實異常的快,就算是遇到不敵的,他也還有逃跑的機會。

「跟為師來!」

莫聲沉默了半天只說了一句話,起身便走。歐陽博只好跟在身後,也不知道師傅要幹什麼。

這是一間比較幽靜的獨院,院子當中有一塔狀的建築,說它是建築,可也僅僅是一間比較大的屋子。

「小子,這裡是我丹草宗的聖地,歷來只有突破了地元境四階的武者和當前的宗主才可以進入,但是今日為師破例帶你進去。」

莫聲說完雙手連續揮舞起來,強大的元氣形成了一個兩米大小的漩渦,漩渦最後形成了一個拳頭大小的鑰匙形狀,衝進了一個鎖孔,咔擦一聲,大門開啟了。

大門開啟的瞬間,一股悠久的味道撲面而來,歐陽博都忍不住後退了兩步。

「聖地?不知道師傅帶我來這裡是….」歐陽博想著。




發佈回覆